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零五章 真假難辨

第三百零五章 真假難辨

我扭頭,看見胖子從地上坐起來了。他臉上睡痕猶在,頭髮上粘著枯草。
果然,眾人都愣住了,開始細心地打量我們兩個。
忽然,旁邊傳來一個聲音:「這有什麼難的?咱們照照魂不就得了?」
曹操嘿嘿的笑了一聲,一副看透世人的樣子。他淡淡的說道:「這兩個人都沒有把握確定他們自己就是真的。所以不敢照魂。」
曹操走到我面前,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我。我感覺他的目光很深邃。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。
我忽然明白過來了。假許由的反應當真高明。他越這樣裝無辜,眾人才會越容易認為他是真的。
啞巴淡淡的說:「我平生不太愛說話,但是言出必行。」
妖道的話固然親切,不過,啞巴並不買賬,他冷冷的看了妖道一眼,然後讓了讓身子。站到一旁去了。
曹操不愧是大人物,氣定神閑,毫不理會,鎮定的說道:「我的意思是說。這兩位沒有撒謊。他們都以為自己是許由。換句話說,他們中有一個是假的,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。」
我把桃木劍在曹操脖子上來回拉了一下,頓時出現了一道血線。
然後,我先開口了。開始講和我和方丈怎麼認識的。方丈聽得連連點頭,指著我說:「這個是真的。」
我幾乎要抓狂了,看著假許由,惡狠狠地說:「你到底是誰?你想幹什麼?」
我和假許由對視了一眼,我們兩個的眼睛里都漏出恐懼來。m.hetubook•com•com很顯然,我們都開始對自己不自信了。
假許由也一臉好奇:「這話我正想問你。」
曹操像是能洞察一切一樣,微笑道:「是嗎?悉聽尊便。」
我冷笑一聲:「你們當我傻?我要是把曹操放了,你們還肯走?」
無雙看著章信和溫玉,臉色變了一變。她想說什麼,不過話到嘴邊上,終於還是沒有說出來。她看著眾人:「有什麼辦法,驗驗真假?」
我盯著他們:「怎麼?你們還不相信我?」
曹操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,然後說道:「所以,本人閱人無數,看人從來沒有走眼。這兩位許由,都是真的。」
沒想到,假許由並沒有動手。他的表情比我還要無辜,比我還要震驚。他看著我,一臉誠懇地說道:「我才是許由,你到底是誰?」
我想了想,又開始講怎麼和無雙認識的。不過,完全沒有用。假許由把我的事摸得一清二楚。
說到這裏,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和假許由的身上了。
啞巴像是有些生氣,他瞪著我說道:「你不要得寸進尺。」
方丈看著曹操,一臉賤笑:「可惜了啊,要不是你,兩個許由早就開始內鬥了。現在聯合起來對付你們,你真是作孽啊。」
妖道嘿嘿笑了一聲,和啞巴勾肩搭背的說道:「誰讓我們是好兄弟呢?」
我冷笑道:「你儘管放馬過來。反正我要死也得拉上一個墊背的。hetubook.com.com
我和假許由幾乎同時脫口而出:「別。還是先別……」
假許由罕見的搖了搖頭,他說道:「我沒有去冥界搬救兵。我和無雙幾個人走散了。等我再找到他們的時候,你卻出現了。」
這中間最著急的莫過於啞巴了。他開始勸我:「你先把我家主人放了,我可以保證你不死。」
這時候,被邋遢道士綁起來的曹操哈哈大笑:「幾個小娃娃,真是讓本王看了一出好戲。」
我們押著曹操,互相討論了一下,認為我們現在的幾個人加在一塊,就算不能打敗妖道和啞巴,逃跑還是可以的。
我看著啞巴:「你的話可信嗎?」
我一聽這話,不由得一錯愕。
我微微笑了一聲:「這個條件倒也挺不錯。只不過,我要保證所有人的安全才能放開他。」
胖子還沒有反應過來:「為什麼?你們剛才吵了這麼久,把我都吵醒了。怎麼?馬上就能分出真假了,你們反倒不願意了嗎?」
無雙不耐煩的說:「別吹了行不行?現在誰有興趣聽你說這些?」
啞巴對曹操的話深信不疑。居然恭敬的點了點頭。轉身走了。可見曹操當年訓練死士,當真是卓有成效。
這話是對著我們兩個說的。但是聽在我耳朵裏面,我忽然一陣驚慌,我心中想到:如果曹操的判斷沒有錯。也就是說,我有一半的可能是假的?這可怎麼好?
啞巴無奈的嘆了口氣,有點不知所措和_圖_書了。
曹操點了點頭。他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。雖然被身子綁著,走路有些不方便,但是這不影響他威嚴的氣勢。
我嘆了口氣,只得點了點頭。我的餘光瞥見,假許由也在做著相同動作。他和我像是有心電感應一樣,反應如出一轍。
啞巴還沒有說話,妖道忽然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好,我和啞巴離開,你們自便,不過,千萬要保證曹操的安全。」
我雖然興奮地放聲大笑。但是無雙和瘦子幾個人卻一臉懷疑的看著我。
無雙說道:「不僅你看不出來,連我也看不出來。」
方丈直接罵出來了:「放你娘的狗臭屁。你腦子是不是壞了?」
然後慢慢地轉過身來,說道:「本王平生經歷大小戰陣無數,麾下良將千員,軍有百萬……」
溫玉皺著眉頭說:「我感覺這兩個都是……」
我和假許由都沒有說話。我是大學生,不是孫猴子。知道一遍一遍的強調「我是真的」,根本沒有任何意義。我需要證據。
我說道:「我從冥界搬救兵回來,然後你就出現了。難道,你也搬救兵了不成?」
邋遢道士慢慢的走過來,警惕的看了看我們兩個。然後他無奈的搖搖頭:「我看不出來。」
溫玉垂了垂眼睛,悠悠的說道:「現在外面有強敵。既然兩個許由都沒有惡意,為什麼大家不先把他們打跑,然後再找出真的許由來呢?」
瘦子看問題看的比較徹底,他有些沉重的說道:「他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•com們沒有打算真的放棄我們。他們正遠遠地監視著我們。一旦有我們開始內鬥,他們就會趁虛而入。」
啞巴瞅了他一眼,鎮定的說道:「我可以保證,如果他要殺你的話,我全力阻止。」
瘦子點點頭,高興地說道:「這個計策不錯。一個人的身體再怎麼相似,魂魄總不能作假。只要照照魂就可以看出來。」
章信看看兩個許由,又看看溫玉:「姐,咱們怎麼辦?」
無雙看著我們:「真的是這樣?」
這時候,一直沒有開口的曹操淡淡的說道:「啞巴,你先走。這些人,不敢對我怎麼樣。」
啞巴看著我:「我們答應離開了,現在可以放了我家主人了吧?」
曹操嘴角上鉤,笑道:「有時候,你以為你是真的,實際上未必。」
顯然,我們比較相信曹操的判斷。但是這種情況實在是匪夷所思。
他們四個人走了。而且,把胖子也扔在地上,還給我們了。
假許由同樣斬釘截鐵的說道:「我也肯定是真的。」
我有些崩潰的看著他們:「你們真是疑心重啊。」
沒想到,我只是喘了一口氣。那假許由詫異的看著我:「你怎麼知道我的事?」然後他噼里啪啦接著講了一通,和我經歷的事情分毫不差。而且無論是手勢還是用詞,都是我用慣了的。
瘦子有些為難的說道:「這個,許由啊。不是我們不相信你。剛才我在想,萬一,你才是假的怎麼辦?我們被抓到之前,你就把m.hetubook.com.com真許由掉包了。那樣的話,即便你請來了冥王,我們也沒辦法信任你。」
曹操看了我兩眼,什麼話都沒有說。然後他走到假許由的面前。像剛才一樣,他同樣盯了假許由一會。
我扭頭惡狠狠地看了曹操一眼,漫不經心的問道:「好戲?難道你有辦法分清楚誰是誰非?」
我露出會意的微笑:「這樣一說,事情就對了。你是假的,你是後來才冒出來的。」
啞巴錯愕的看著妖道:「你肯為了我家主人放棄這些人?」
啞巴驚呼一聲:「我家主人有什麼閃失,我把你碎屍萬段。」
本來我以為,只要我一露面,兩個許由對峙。假許由第一反應肯定是要殺人滅口。只不過,當時情況危急,來不及顧慮,只要衝出來了。至於他要殺我,我也之後儘力躲避。
這話一出口,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無雙看著他們四個人離去的方向,奇怪的說道:「這麼輕易就放過我們了?」
章信對溫玉說:「姐,你不是能感應到許由嗎?這兩個哪個是真的?」
無雙和瘦子贊同道:「這個辦法,還算有道理。」
妖道笑了笑,然後招呼著瘦道士和司機,也隨後離開了。
我斬釘截鐵的說:「我肯定是真的。」
然而,我們試探著走了一會,卻沒有發現他們幾個的蹤跡。難道說,他們已經走了嗎?
對於啞巴的信譽,我還是要相信一點的。然後,我回頭看了看妖道。然後指了指他:「你也能保證妖道不殺我嗎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