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零六章 霸主

第三百零六章 霸主

方丈苦著臉:「你想要這佛珠,我送給你好了。」
章信笑了笑,布滿皺紋的臉上居然露出來一點調皮:「我不是章信。」
邋遢道士點點頭:「詛咒已經完全解除了。而且,張元替代奇才做了冥王。」
無雙有些失望的說:「現在章信只是個虛影,實際上是小山魈。而溫玉身體沒了,功夫又大打折扣,哎,要不然的話,咱們至於這麼窘迫嗎?」
這下,我們開始風聲鶴唳,杯弓蛇影。幾乎每一棵草,每一棵樹都要檢查一下,才敢向前邁步。
然後,他開始自顧的分析:「你之前所說的那個仙人,每隔百年就幫你投胎轉世一次。我覺得,這裏邊很成問題,很顯然,那僧人沒有安什麼好心。他故意不讓你們母子相見的……」
溫玉所指的他,正是章信。
邋遢道士看著溫玉說:「不過,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。你是奇才的母親。當日你身上的獸血被打散。露出魂魄上的印記,於是奇才把你認了出來。也正因為這樣,他才冒死將你的魂魄聚攏。」
無雙說道:「怪不得啞巴說三天之後來找我們,原來是去抓你們兩個了。」
方丈和胖子都很興奮。他們兩個說道:「看來他們已經怕了。咱們快走吧。」
溫玉問道:「是誰?」
小山魈說:「本來我變成章信的樣子之後,也打算鑽研他的秘術,練功長生的。然後有一天,我看見溫玉姐的魂魄木木愣愣的和-圖-書飄過來了。問她什麼她也不知道。只是一個勁的在荒野中亂晃。我發現她的魂魄雖然支離破碎,但是比一般人要強得多。於是將她的魂魄接到山洞,一連調養了很多天,她才慢慢的緩過來。」
溫玉看了看章信,說道:「他的確不是章信,他是小山魈。」
然而,邋遢道士並沒有和方丈糾纏,他說道:「不過,方丈似乎把以前的事都忘記了。實際上,除了他之外,我感覺還有一個人在算計你們。」
假許由似乎很善解人意,他向邋遢道士說道:「別再刺激他了。」
溫玉問他:「你想說什麼?」
我心中五味雜陳,問道:「回不去了嗎?李小星再也不會出現了嗎?」
曹操點點頭:「李小星的記憶,已經被我從魂魄中抹去了。現在我是曹操。是這個世上的霸主。再也不會有李小星這個人了。」
無雙忽然笑了笑,一把揪住曹操,桃木劍橫在他的脖子上:「你說實話,你是不是認識路?」
胖子問道:「那咱們怎麼辦?」
溫玉點點頭,也有些慶幸的說道: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我看溫玉的樣子,似乎要瘋掉了。顯然,這樣一個重大的消息讓她一時間難以接受。
我忽然一切都明白了,我看著曹操說道:「所以,啞巴勾引李小星,和他一塊去盜你的墓。將你的頭骨取了出來?」
邋遢道士猶豫了一下,說道:「當初我沒有跟著hetubook.com.com你們去冥界。不過,冥界的事情我聽說了一些……」
胖子點頭:「可不是嗎?太壞了這幫人。」
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:「小山魈?」
我這才明白,為什麼剛才章信的實力那麼弱,剛剛一個照面就被妖道打倒了,原來,這一位並不是真的章信。
溫玉點點頭:「我看你也不像。」
曹操笑了笑:「我之前是李小星,不是啞巴的主人。我又怎麼會知道路?」
曹操看著我們說道:「許由說的沒錯,我是蓋世梟雄。應該不至於難為一個老百姓。但是你們不知道。我只能去找李小星,別人都不行。」然後,他很鄭重的說道:「因為,李小星是我的轉世。我要想復活,就必須著落在他的身上。」
溫玉的目光少有的銳利,她看著方丈:「你是那個仙人?」
我們像是聽天方夜譚一樣,怔怔的聽著這一切。
我們在荒山野嶺走了很久,從早上走到傍晚,始終沒有走到有人煙的地方。
然後,邋遢道士指了指方丈:「我們現在懷疑,這個仙人就是方丈。」
曹操點點頭:「沒錯。當他的手碰到我的頭骨。那道符就開始起作用了。之後的幾天,他一直沉浸在夢中。他的魂魄和我的記憶開始重合。慢慢的,終於變成了我——曹操。」
溫玉聽了這話,反應卻不是很大。
曹操這麼一說,我倒想起來了,他說道:「曹操,你怎麼也算是蓋和_圖_書世梟雄,你奪走李小星的身體算是怎麼回事?你知不知道李媽有多難過?」
曹操的一番話,把我們都說愣了。沒想到,那個膽小怕事,瘦弱不堪的李小星,居然是曹操的轉世。
曹操點點頭:「不錯,那是我的頭骨。當年奇才去冥界之前,曾經在我頭上加了一道封印。許諾我說,如果他冥界之役大勝,回來幫我解除封印,並助我長生。如果他攻打冥界失敗。這道封印會留在我的腦子裡。我死之後,這顆頭不會徹底爛掉,一旦找到轉世。就可以重新復活……」
曹操搖搖頭,坦坦蕩蕩的說道:「我不認識路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當時你的確魂飛魄散了。只不過,在關鍵時刻,奇才用平生的功力把你的魂魄聚攏起來了。然後,將你的魂魄碎片送入了六道輪迴中。或者正是因為這樣,你才僥倖撿了一條命。」
方丈嚇得屁股尿流,連連擺手:「我不是,我不是。我哪是什麼仙人啊。你見過這麼慫的仙人嗎?我可是一點道術都不會啊。」
溫玉說道:「我魂飛魄散了嗎?我只記得被奇才打了一掌。然後身上難受的要命。隨後,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。像是一滴墨水滴到了水裡,幻化出各種奇形怪狀來。后倆,這墨水變成人,變成動物,變成城郭。我就在那好奇的看著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醒了過來,然後看到他了。」
瘦子搖搖頭:「我覺得事情沒和_圖_書有那麼簡單。妖道這種人,會輕易地放咱們離開嗎?他肯定在什麼地方藏著,引誘咱們上鉤。」
我搖搖頭:「這個地方哪有牆。」
無雙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「咱們回事?難道遇見鬼打牆了嗎?」
曹操微微一笑,摸了摸腦袋說道:「後世都知道我又偏頭風,可是卻不知道,這個病是拿到符咒引起的吧。」
這番話顯然對溫玉的觸動很大。她震驚的轉過頭來,一字一頓的問道:「我是奇才的母親?」
邋遢道士看著溫玉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而我一聽他們提到章信,我也好奇起來了,暫時忘記了兩個許由的煩惱,問道:「章信,你明明是溫玉的師父,為什麼叫她姐呢?有點不對勁啊。而且,當初你明明魂飛魄散了。」
邋遢道士點點頭:「奇才親口說的。」
胖子估計在曹操的夢裡呆久了,有些大胆的問道:「那麼……那個頭骨是怎麼回事?那也是你的嗎?」
我詫異的問:「你不是章信?你是誰?難道世間也有另一個和章信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不成?」
開始的時候,我們走的很小心。等走到後面,又累又餓,不由得也放鬆警惕了。
溫玉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:「是嗎?你快給我講講,我魂飛魄散之後的事情就不知道了。他們是怎麼逃出來的?咱們身上的詛咒解了嗎?」
邋遢道士似乎和方丈杠上了。他指指方丈手裡的佛珠:「這串念珠是從地下挖出來的和-圖-書寶貝。方丈就是佛珠的主人。有那麼一兩次,方丈手裡拿著佛珠,金光萬丈,簡直天下無敵。」
胖子也添油加醋的說道:「就是啊。我剛剛從夢境中逃出來,還沒有吃幾頓好的呢,就被啞巴帶人給抓過來了。」
瘦子想了想,說道:「走是肯定要走的,不過,要小心翼翼的走。都提高警惕。免得中了陷阱,被他們一網打盡。」
無雙喝道:「放屁,你是啞巴的主人,我們是啞巴和妖道抓來的,你會不認識路?」
小山魈點頭說道:「我原本是守著他的屍體的。後來慢慢的,他一身修為被我吸收,得到了。我也漸漸地變成了他的樣子。」
我們找了一圈,並沒有發現啞巴和妖道的蹤跡。
無雙首先開始扯閑篇。看的出來,她已經忍了很久了。她問溫玉:「溫玉,你在冥界不是已經魂飛魄散了嗎?現在這是?」
邋遢道士說道:「章信。我感覺她教你秘術,用獸血把魂魄上的印記覆蓋起來,沒有安什麼好心……」
溫玉點點頭:「那倒也不錯。我覺得張元很有能力,不在奇才之下。」
無雙記性很好,她馬上明白怎麼回事了。說道:「我想起來了,當初章信死了之後,咱們把他的屍體放在地下的棺陣裏面。那個小山魈曾經去守著他的屍體了。」
邋遢道士爭辯道:「我這不是刺激她。我是告訴她事情的真相。免得再發生悲劇。如果奇才早點把溫玉認出來,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