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零七章 辨認

第三百零七章 辨認

我們幾個人商量了一會。都認為晚上確實要比白天危險一些,而且妖道和啞巴不知道藏在哪裡,虎視眈眈,隨時有可能對我們下手。這時候,謹慎一點總沒有錯。
瘦子為難的看著我們兩個:「你們怎麼辦?」
小山魈看了看溫玉,說道:「姐,你小心點,我很快就回來了。」
我點點頭:「不錯,畢竟在一塊玩了四年。」
曹操微微一笑:「聽說許由膽小多疑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我現在是孤家寡人一個,又不會道術,難道你們擔心我逃跑嗎?」
曹操咳嗽了一聲,說道:「你們是不是把我的繩子解開?」
曹操揉著手腕,低低的說了聲:「多謝。」然後,他目光有些黯然:「當年袁公路兵敗淮南,臨死求蜜水解渴。然而苞人說道:『止有血水,安有蜜水。』哎,此情此景,和現在真是相似。」
小山魈見我們吃完,說道:「剛才我看見一個好地方,有水有屋。晚上在那裡睡覺不錯。」
這也就是說,這屋子應該不是妖道特地給我們設下的陷阱。
瘦子問:「誰想守夜?」
假許由問我:「你有什麼辦法分辨咱們兩個嗎?或者說,證明你自己。」
m•hetubook.com.com假許由點點頭:「好,無論結果如何。都不要自相殘殺。」
曹操並沒有說話。而我遠遠地聽見了一聲呼嘯。
我看看曹操。這個身體原本是屬於李小星的。從曹操的眉宇間,還能找到一點李小星的影子。只可惜,我思念的舍友再也不見了。
我們做成了一圈,生了一堆火。所有人都沉默的看著火苗,誰也沒有說話。我們的背後是黑暗,靜悄悄的,聽不到半點有人走過來的聲音。
一切證據都表明,這裏曾經住著什麼人。
我和假許由異口同聲的說:「我要守夜。」
我和假許由像是連體嬰兒一樣應聲道:「放心,能用談判解決的問題,我從來不會動手。」
瘦子想了想,說道:「你們倆要一塊守夜?」
實話實說,這兔肉並不算美味。煙火味混著血腥味,咬一口有的焦了,有的還是生的。
溫玉見他不再自稱本王,反而換成了老夫。態度可憐了許多。覺得於心不忍,走過去,把他的繩子解開了。
我看了看在屋子裡熟睡的瘦子:「我曾經見過瘦子照魂。我們可以自己試試。」
瘦子擺擺手:「那你們好自為之,千萬不m.hetubook.com.com要打起來。」
我和假許由同時遲疑了幾秒鐘,又同時說道:「不錯,我們要一塊守夜。」
我和假許由同時脫口而出:「不行。」
曹操仰天大笑:「你是第一個要和本王做朋友的。」然後他目光炯炯的看了我一眼:「如果你實力再強大一點,沒準我可以考慮和你做朋友。要知道,當年的奇才,也只不過跟我是合作關係。他的確道術高明,可是本王雄兵百萬,坐擁天下,又豈會把他放在眼裡。」
我想了想,這倒也是。他是山魈,狩獵的本事比我們高得多。
我們討論了一會,終於決定在這裏過夜。選出兩個人守夜,然後其餘的人去睡覺。
小山魈自告奮勇的站出來:「我可以幫大家找食物。」
過了很久,假許由慢慢的說道:「其實,我對你沒有惡意。但是我不知道你是誰,所以,不得不防備著你。畢竟害人之心不可有,放人之心不可無。」
曹操拍了拍自己的身體,說道:「這身體,是李小星的。」然後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:「這魂魄,也是李小星的。李小星並沒有死,只是失去了記憶。你不必傷感。」
曹操站在黑暗中,深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沉的說:「走夜路很危險,我倒建議你們白天在走。」
小山魈指著身後說:「不遠,幾百步而已。至於是不是陷阱,我就弄不明白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?」
曹操說,李小星的記憶已經被他抹去。世上不會再有這個人了。我心中五味雜陳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假許由想了想,說道:「我相信你沒有惡意。我們兩個都覺得自己是真的。但是肯定有一個是假的。」
曹操嘆了口氣,看著火苗說道:「老夫只是被繩子綁的手腳有些麻了。」
胖子最先倒在地上:「走了一整天了,水米沒沾牙,反正我是走不動了。」
我們悄悄地把木屋圍住了,前前後後勘察了一番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而且,這木屋看起來像是木頭做的,自己敲敲,卻發現這木頭堅硬無比,簡直像是石頭一樣。而且,看屋子的樣子,絕對不是最近才搭起來的。
我苦笑的看著他:「我知道,你的魂魄和身體都是李小星,可你是曹操,不是我的朋友。」
溫玉點了點頭,拍拍他的腦袋:「你也小心。」
等小山魈奔到近前我們才發現,他手裡面抓著幾隻兔子。而他的嘴上,也血肉模糊,www.hetubook.com.com顯然,之前他已經吃過了。
我們也沒有客氣,把兔子接過來,剝皮開膛,扔掉內臟。也沒有清洗,就直接在火上烤了。
但是我們已經餓了一天,飢不擇食。片刻之後,將這些東西都吃掉了。
然後,又是一陣沉默。
我問小山魈:「那地方在哪?距離這裏遠嗎?該不會是個陷阱吧。」
假許由點點頭:「我也想知道答案。這樣,如果誰是假的,就自己離開這裏怎麼樣?」
我想也沒想,就把手舉起來了。我心裏很清楚,今晚我必須醒著,因為我不僅要防著妖道,還要防著假許由。萬一他趁我睡著了把我殺了怎麼辦?
我點點頭:「無論誰真誰假。我只想知道答案,並沒有打算除掉你。」
小山魈答應了一聲。蒼老的臉上顯出孩子般的笑容來。然後他趴在地上,跳躍著跑遠了。
我點點頭:「這個自然。」
緊接著,一個黑影迅速的向我們沖了過來。這黑影不是別人。正是小山魈。
我點點頭:「這樣倒也不錯。」
我點點頭:「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
隨後,我走到屋子裡面,輕輕地從瘦子懷裡抽出了那張白紙。
我嘆了口氣,一扭頭,發現那個假許由和我一樣,也是一臉的悲傷和*圖*書。我本來想搶白他一句:「你一個冒牌的,跟著我傷什麼心?」後來一想,或者,我自己是冒牌的也說不定,於是,這話就沒有說出口。
也漸漸地深了。我們兩個在屋門口生了一堆火。一人一邊,像是兩尊門神,坐在火堆旁邊。
看得出來,他和我有一樣的顧慮。
邋遢道士看見曹操滿腹牢騷,打趣道:「這才叫風水輪流轉。總算該你啦。」
屋子後面有一口古井。裏面有半井水。
我聽了這話,沉默不已,心中卻在想:你現在也不過是孤家寡人一個。身手不如我們好,有什麼可拽的。
我搖搖頭:「我也聽說曹操心思縝密,詭計多端。保不齊把你放開之後,你會暗中做什麼事。」
我們幾個人走了一段,眼看天黑了。可是我們根本沒有從這裏走出去。
無雙見眾人都吃完了,提著桃木劍站了起來:「走,咱們去看看。」
曹操看了我一眼,很威嚴的說道:「恐怕,你一定在緬懷李小星吧。」
舉起手之後,我發現眾人的目光都有些一樣。我順著他們的眼睛看過去。這才發現,不止我一個人舉手了,假許由也舉手了。
我們一幫人小心的跟在小山魈身後。慢慢的走了過去。幾分鐘之後,果然出現了一座木屋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