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二十六章 孝子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孝子

女士優先,無雙和衣睡在床上。我和方丈則打地鋪。
他擦了擦嘴,將那隻碗遞給孝子:「多謝,多謝。」然後他轉身就要走。
這時候,那孝子不知道從哪端出來一碗湯。向那砍柴人說道:「兄弟,涼的,綠豆湯,喝了解解渴吧。」
我們奇怪的跟在他身後:「什麼意思?誤了時辰了?」
然後,他的身影一閃,消失在老樹後面,再也不露面了。
老黑點點頭,一臉笑意:「不錯,不錯。」
張夫人的那幾座墳墓還在,只不過,裏面既沒有魂魄,也沒有屍體。它真的死了。
第二天早上,我們吃過早飯,告別了表舅,開始去尋找老黑。
無雙點點頭:「好像還沒有死。」
我詫異的看著這一切,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。我喊老黑:「你出來,我有事情要問你。那些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誰?妖道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」
背柴人大急,連忙彎腰去背柴。
我點點頭,嘆了口氣:「快一星期了,還是沒有瘦子他們的消息。我現在越來越忐忑了,那條蛇是不是在騙我,不過,他沒有必要騙我啊。」
我也閉著眼睛說道:「我恨不得現在就去看老黑,不過,我實在和-圖-書太累了。咱們折騰了多久了?」
我這話剛剛說完,就聽見一陣爽朗的笑聲從樹後面傳出來。然後是老黑的聲音:「許由,經過這一番歷練,你果然縝密不少啊。怎麼樣,把冥王宰了嗎?」
不料,他剛剛邁步,那孝子一下揪住了他的衣服:「救救我爸。我求你了,救救我爸。」
那老樹沒有什麼動靜,只是一陣微風吹過,晃了兩晃而已。
然後他笑眯眯的看著我。似乎很是得意的樣子。忽然,他又把笑容收回去了。開始皺著眉頭嘀咕:「這事情好像太容易了點……」
方丈一臉茫然的搖搖頭:「我不知道。」
我看著無雙:「聽他這意思,他爸病了?還沒有死?」
老黑有些興奮的問我們:「照這麼說的話。奇才被你們給殺了?」
我眼看著老黑從樹後走了出來。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,下一秒才意識到,這不是他的真身,只是一道神念而已。
我們在墳前逗留了一會。然後就向老黑的方向走去了。
無雙指了指方丈,問老黑:「你還認識他嗎?」
我又氣又急,提起桃木劍砍那棵老樹。然後,那棵樹像是有什麼靈性一樣,砍斷一枝,馬上和-圖-書長出另一枝來。
吃過晚飯之後,我們疲憊的躺下了。
村口有一個人,提著一個大包,正在行色匆匆的走著。
方丈也是一頭霧水的問老黑:「那裡告訴我,我是誰?」
老黑再也沒有半點聲息。
老黑搖搖頭:「我不知道。」然後,他又充滿希望的說:「我現在不知道她在哪,不過,很快他就回來找我的,這是命,她逃不了。」
我看老黑的話自信滿滿,又想起來溫玉自殘的慘狀,不由得替她擔心起來。
然後他打量了我們兩眼,急切的問道:「溫玉呢?他怎麼沒有和你們一塊來?」
這一趟我們來的快,走的也快。趕到大聖村的時候,還不到中午。
老黑點點頭,神色變得有些悲傷:「溫玉不肯救我,我怎麼會脫困?」
無雙看著這棵樹,用桃木劍捅了捅,說道:「老黑該不會是死了吧。又或者,他逃走了?」
那小子千恩萬謝的說了一番話。然後揣上兩塊樹根,飛也似的跑了。
我們就這樣互相閑聊著,過了一會,漸漸地睡著了。
老黑冷笑一聲:「我當然認識。當年如果不是我,這小子早就沒命了。」
隨後,這人撲通一聲跪下來。從和*圖*書那個包裏面拿出一沓沓的紙錢,然後開始燒紙,一邊燒。一邊哭哭啼啼:「爸,你的病趕快好吧。爸,你的病怎麼還不好。」
看得出來,那砍柴人很想走。但是他又一副很渴的樣子。猶豫了一下,他還是把那碗綠豆湯端起來,一仰脖,將那碗綠豆湯喝了。
那個背著柴禾的人看了看燒紙錢的孝子,不由得停下了腳步。他想說什麼,不過還是搖搖頭,繼續向前走了。
原本跪在地上燒紙錢的人,哭聲變得更大了,簡直驚天動地:「爸,你醒醒吧。你別死啊,爸……」
我們看他滿臉焦急,似乎有什麼比天大的急事一樣。他走過我們身邊的時候,我清清楚楚聽到他嘴裏在念叨著:「完了完了,來不及了。完了完了,要誤了時辰了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是啊,被扔在化魂池裡面了。」
我們正說著。忽然,路邊走過來一個擔著柴禾的漢子。這漢子在烈日下走的汗流浹背,很是辛苦的樣子。
背柴的人表情很窘迫,他著急的說道:「這位老哥,我就是個砍柴的,你爸的事,我怎麼管得了?」
雖然知道只是一道神念,不可能傷的了我們。不過,我們仍然被他吼得有些心驚。https://m.hetubook.com•com
我點了點頭,和無雙方丈三個人,垂頭喪氣的向回走。這一趟,除了得到消息,知道老黑仍然被關著之外。其餘的,什麼也沒有打探到。
這時候,那孝子拉住背柴人的衣服,跪在地上,哭哭啼啼的說道:「你喝了我的綠豆湯,好歹救救我爸。」
老黑有些奇怪的看著方丈:「你不知道?」
我們都默然不語,老黑忽然變得很急切,問道:「溫玉是不是出事了?告訴我。說話。」
無雙閉著眼睛,嘴裏默默地說:「許由,明天去看老黑嗎?」
那裡長著鬱鬱蔥蔥的樹。我們站在地面上,衝著那盤根錯節的老樹喊道:「老黑,我們來看你了。」
我問老黑:「溫玉現在在哪?」
我有些狐疑的說:「人還活著呢,就在這燒紙錢,合適嗎?」
這人一邊燒紙錢,一邊抻著脖子四處亂瞟。看得我目瞪口呆。
那砍柴人一愣,像是沒有料到孝子會使出這一招來一樣。他不情願的看了看孝子,然後嘆了口氣。將手伸到懷裡,掏出來兩塊樹根一樣的東西。遞到孝子手中,說道:「我這兩天上山砍柴,好容易得到這兩塊草藥。本來打算留著以後自己用的。不過,看你這麼著急,就只m.hetubook.com.com好讓給你啦。哎,大熱天的,明天恐怕還要上山一趟。」
方丈說道:「從冥界出來快一星期了吧。」
我們跟著他走到村口。之間這個人虔誠的站在地上。看了看表。然後向東走了十步,又向南走了十步。隨後,他所站的位置,正好是大聖村的交通要道。
實際上,對於表舅的話,我們並沒有太在意。畢竟人老了,接近死亡的時候,難免疑神疑鬼。
然後他急匆匆要向前走。那孝子不依不饒,趁背柴人不注意,伸手把他背上的柴禾拽下來了。
我看著老黑,警惕的問道:「你還沒有脫困嗎?」
我想了想,說道:「應該不會。這棵樹和他長在一塊了,一損俱損,一榮俱榮。這棵樹還活著,老黑就應該還在。」
無雙拽住我:「算啦。老黑被關著,沒有辦法對付我們。咱們也殺不死他。還是回去歇著吧,找找溫玉他們的消息。別等著溫玉不小心把老黑放出來了再干著急。」
然後,我簡明扼要的把井底那條蛇的情況說了一遍。老黑聽了之後,嘿嘿笑了兩聲,然後說道:「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這麼說的話,溫玉應當安然無恙。」
老黑忽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。隨後淡淡的說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