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二十七章 樵夫

第三百二十七章 樵夫

方丈狐疑的說:「這事我怎麼聽著有點不靠譜呢?你去醫院檢查了嗎?老爺子得的什麼病?」
孝子家的卧室裏面躺著一個鬚髮斑白的老頭。親戚朋友坐了滿屋子。這些人都圍著趕回來的孝子:「東西拿到了嗎?」
難道說,他真的只是病了嗎?
第二天中午,我們三個人像昨天的孝子一樣,在十字路口燒紙,一邊燒紙,一邊念叨。
眾人雖然被老頭訓了一頓,趕了出來。不過,個個臉上洋溢著微笑。看起來,很是高興的樣子。
正在說著,忽然院子裏面有人喊道:「你這不懂事的孩子,你怎麼還在這玩呢?你表舅不行了。」
孝子掰開老頭的嘴開始灌湯,嘴裏說說道:「放心吧,我在冰箱裏面冰過的。」
方丈面色死灰:「大嫂,你可別嚇我啊。我表舅怎麼了?」
方丈點點頭:「我來看看老舅。」方丈轉頭小聲的向我們解釋:「我們之間沾一點親。」
我疑惑的看著他:「到底怎麼回事?」
孝子說道:「他們的癥狀和我爸一樣。都是一睡不醒。這樣昏迷三天,然後就死了。這兩天,陸續又有兩個老頭得了這樣的病。其中大劉家的老太太,守著老爺子哭成了淚人。最和圖書後也不知道是哭迷糊了,還是感動了老天爺。晚上就夢見一個神仙。告訴她說。中午的時候,有個砍柴的會從村子里過。你要先在路邊燒紙錢,激起他的同情心。然後請他喝一碗綠豆湯。他就會把草藥給你了。這老太太果然照辦,你猜怎麼著?老頭真的好了。」
方丈指著孝子的背影說:「這個人是我們村的。剛才的那個背柴禾的不是。」
方丈看著表舅,說道:「沒有辦法了,我去買紙錢。」
方丈拽住那孝子,問道:「哥,這葯好像挺管用啊。」
方丈點點頭:「知道啊。我表舅告訴我的。」
我拿出桃木劍,架在他的脖子上,問道:「哪來的?」
我看著背柴人搖搖頭:「他不是修道之人。」
我們三個人擠到卧室裏面。那裡坐著一個老太太,正在照看那老頭。
方丈癱坐在地上,開始抓自己的頭皮:「怎麼辦?怎麼辦?怎麼辦?」
無雙眨眨眼:「那玩意是葯?」
忽然,老頭蒼白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。大夥開始竊竊私語:「好了好了。這是要好了。」
這時候,方丈也趕過來了。他緊抓著砍柴人的肩膀,急沖沖的說道:「葯呢?把葯交www.hetubook.com.com出來。」
我們上下打量他,不住的試探他。
我和無雙急呼一聲:「別走。」然後從兩側包抄了過去。
我們一路跟過去,他跑的很著急,根本沒有注意到我們。
我和無雙對視了一眼,然後上前一步,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老頭。似乎沒有什麼異樣,不像是跟上髒東西了。
第三天是唯一的機會了。我們焦急的等待著。然而,中午很快過去了,背柴人依然不見影子。
方丈踉踉蹌蹌的向外走,嘴裏念叨著:「表舅,表舅。」然後,他被門檻一絆,摔倒在地。
背柴人戰戰兢兢的在懷裡摸了摸,然後拿出來兩塊樹根:「你們想要搶葯啊。」
我問背柴人:「這些樹根你從哪來的?村民得病,和你有什麼關係?」
第二天,孝子還是沒有出現。
方丈大叫一聲,興奮地向背柴人跑了過去,那樣子,像是色狼看到了落單的美女。
無雙看看方丈:「這是你們村的?」
方丈沮喪的回到家中。
方丈根本沒有再理會他。握著兩塊樹根,飛也似的跑回家去了。
背柴人被我們嚇得夠嗆,問道:「你們想幹嘛?」
我們三個人就在這烈日中坐著。誰也沒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有提出要回家。
背柴人說道:「這些事,都是一個老神仙讓我做的。」
這兩個人一個向東,一個向男,分道揚鑣了。
我們站在三岔口,無雙問我:「咱們現在怎麼辦?」
孝子搖搖頭:「誰知道呢。醫院根本查不出來。」
然後,病床上的老頭一掀被子坐了起來。中氣十足的喝道:「你們都在我屋子裡圍著做什麼?臭死了。出去,出去,都出去。」
這老太太顯然是認識方丈的,她說了聲:「大外甥,你來了?」
我點點頭:「看起來像。」
快到傍晚的時候,方丈忽然跳了起來。大聲說道:「來了,砍柴的來了。」
孝子在後面提醒他:「別著急,有三天的時間,只要你能遇見那砍柴的人,你表舅就算得救了。」
孝子說道:「我跟你說啊,這件事,不光我知道,基本上全村的人都知道了。幾天前,咱們村接連死了幾個人,這事你知道吧。」
孝子家還算殷實。貼著瓷磚的小院,看起來很乾凈。
我和方丈抓著背柴人,卻沒有動。
我看著孝子,問道:「所以,你也照辦,跪在路邊燒紙,好向那砍柴的拿葯?」
我們點點頭,問那老太太:「老舅hetubook.com.com這是怎麼了?」
無雙點點頭:「的確不是。」
老太太愁眉苦臉的說道:「還不是得了那個病了嗎?一睡不醒。過幾天就死了。哎,村子裏面已經死了三個了。他是第四個。說不定,後面就輪到我了。」
我連忙站起來,向村口的方向張望。果然,那個砍柴的人正在背著柴禾,一步步的走過來。
這砍柴人常年干體力活,自然健步如飛,然而,他的動作再快,到底不是我們修道之人的對手。幾分鐘之後,他被我和無雙攔了下來。
我們兩個修道之人幫表舅徹頭徹尾的檢查了一遍。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
一碗湯下去。屋子裡面安靜的出奇。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著那老頭。盼望著奇迹的發生。
背柴人被方丈嚇了一跳,扔下柴捆,掉頭就跑。
很快,我們三個人跟上了飛奔的孝子。
老太太一邊讓地方,一邊說道:「你小心點。剛出鍋的湯,打算燙死他啊。」
背柴人搖搖頭:「這事我不能說。」
大嫂說道:「怎麼了?人老了,得了那個病了。本來在街上坐著,和幾個老頭聊天。忽然就睡過去了,再也叫不醒。」
我們沒有攔著他,因為這當真是最後一個辦法了。
眾人歡呼雀躍。簇擁著孝子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,一窩蜂跑到廚房去了。不用問,他們打算煮了那兩塊樹根。
老頭微閉著雙眼,有進氣沒出氣,看樣子,氣色很是不好。
孝子興奮的點點頭:「拿到了,拿到了。」
想不到,昨天還在笑話別人,今天就趕上了我們。這現世報來的也真夠快的。
幾分鐘之後,那幫人一窩蜂的從廚房沖了出來。孝子手裡端著一碗湯,喊道:「來了來了,媽,你讓一讓,趕快讓我爸喝了這碗湯。病就好了。」
我看看孝子的背影:「要不然,咱們跟過去看看?」
方丈問那孝子:「你這葯怎麼來的?你怎麼知道那砍柴的人身上有葯呢?」
然而,一天過去了,那背柴人並沒有出現。
方丈茫然的點了點頭,然後急匆匆的回家了。
孝子點點頭,樂呵呵的指著老頭說:「你看,我爸這不是好了嗎?」
那小子點點頭,說道:「可不是嗎?要不是有這副葯,我爸肯定死了。」
我和無雙跟在方丈身後。趕到表舅家的時候,表舅已經被人抬回來了。正在床上躺著。
我們三個人看著這一幕,都有點摸不著頭腦。
我們三個齊刷刷的回頭,看見一個大嫂,正在焦急的看著方丈。
背柴人打了個哆嗦,說道:「神仙給的,一個老神仙給的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