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二章 蘇醒

第四百零二章 蘇醒

看無雙的臉色,似乎有點不大爽。不過,她只是咬牙切齒的看了看溫玉,沒有再說別的話。
無雙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:「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
溫玉的臉色有些不自然,她目光閃爍的說道:「很多,很多。但是都是零星的片段,不太完整。不過,我們倚靠著諦聽的預言,打敗了地藏王菩薩。逃出了冥界。」
十幾分鐘之後,鬼使終於把飯做好了。我和無雙狼吞虎咽的開始吃。
然後,她把溫玉的魂魄放出來了。
我和鬼使商討的時候,無雙一直一言不發。最後,她拍板決定:「溫玉不能送走。因為我們是朋友。」
我問無雙:「還能救活嗎?」
我抬頭看著他:「你的意思是,這是一個圈套?」
無雙的話是一個圈套。我知道她並不關心溫玉有什麼目的。她真正想到知道的,是我有什麼想法。
她的頭髮雖然披散著,但是已經不像昨天那散亂了。臉上的污垢已經清洗乾淨,但是顯得一張臉更加的蒼白了。
我看著這個火藥桶兼醋罈子。想了一會,鄭重的回答道:「我不知道。」
第二天早上天還沒亮我就醒了。睜開眼,看見對面沙發上已經空了。
www.hetubook.com.com胡思亂想的時間沒有多久。無雙又把我的思維拉了回來。她問我:「怎麼不說話了?你想不想知道?」
鬼使點點頭:「我感覺這是一個圈套。但是這個圈套不在你們的身體上面,而在溫玉身上。她是整件事中多出來的那一個人。給我的感覺是,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。就是為了讓你們見到溫玉。」
只聽溫玉又說道:「我們三個人剛剛從身體裏面逃出來。正要計劃著下一步到哪裡去的時候。這棟樓忽然被一大群紙人給包圍了。原來,屋子裡面的那對師徒惹上了一個大魔頭。這個大魔頭,就是地藏王菩薩的惡念。他實力超凡,又無惡不作,實在是難以對付。」
溫玉解釋道:「我本來是想找你的。但是等我來到這裏的時候,你不在。奇才嗯哼老黑等不及了。於是我們使了一些手段,讓你父母,還有曹操幾個人幫我們。」
無雙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,繞著溫玉轉了一圈,說道:「還不錯,雖然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好。不過,已經沒什麼大事了。」
我看他收起來平時的嬉皮笑臉,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。不由得m.hetubook.com.com有些擔心,問道:「是不是有什麼問題?」
我腦海中出現爸媽嚇得面色蒼白,拿著菜刀製造碎屍的場景,不由得一陣生氣。
我嚇了一跳,猛地回頭。看見溫玉站在我們身後。
溫玉想了想,說道:「我、老黑還有奇才。我們三個人被困在鎖魂環裏面。變成一個三頭怪獸。這個你們知道吧?」
我脫口而出:「為什麼啊?」說了這話之後,我意識到我的反應有點過於強烈了於是又加了一句:「我父母的下落可全都著落在她的身上了。」
鬼使指指我和無雙的身體:「前兩天還我們的,是地藏王的惡念無疑。除了他以外,其餘的人也沒這麼大的本事。可是,他既然想要害你們。為什麼還要把身體留給你們,讓你們這麼輕易就找到身體?」
我盡量平和的說道:「有一點好奇。如果能從她的身上打聽出我父母的下落就好了。」
鬼使說道:「反正這是我的想法,聽不聽在你們。我也沒有證據,只是憑著這麼多年行走江湖的感覺。」
無雙揉著睡眼,嘟囔著說道:「放心,屋子裡面貼了鎮鬼符,她跑不出去。」
鬼使連連點頭:「見過,見過。www.hetubook.com.com當初她和你們一塊攻到冥界,我親眼看見的。」
我答道:「這是溫玉。你應該見過的。奇才的母親。」
鬼使點點頭:「二位,我覺得,你們最好把這位溫玉送走。」
溫玉看著我們兩個說:「地藏王菩薩有一道惡念,他想害你們,是我救了你們。」
「我們逃出冥界之後,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這肉身扔掉。好讓魂魄分離出來。但是我們雖然用肉身一點點的取代了鎖魂環,可是仍然沒有辦法做到靈魂出竅。於是,我們只能選擇最痛苦的辦法。找人一片片將我們身上的肉割了下來。」
無雙又說道:「後來,我們通過三四年的參悟和刻苦的修鍊。終於一點點的,把鎖魂環替換成了血肉之軀。也就是說,我們終於有機會讓魂魄從裏面逃出來了。本來我想的是,我們逃出冥界,然後各奔前程就好了。但是沒想到。奇才和老黑這對死對頭,居然達成了共識。他們脅迫著我找到了諦聽。然後逼著它預見未來。」
無雙點了點頭:「應該不難。現在已經是晚上了,陰氣充裕,讓她在這躺一會,慢慢的就緩過來了。咱們最好不要干預,免得弄巧成拙。」
鬼使原本一副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聽傳奇的樣子。但是聽到後來的時候面色越來越凝重。
我只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,從她和奇才、老黑的魂魄被關在鎖魂環裏面,化作三頭怪獸開始,一直講到剛才我和無雙在地下找到屍體,順便將溫玉也救了回來。
我聽得一愣:「什麼意思?」
無雙好好奇的問:「你們都看到了什麼?」
我有些悻悻然:「真是巧了,你們在找的人,就是我的父母。」
我問鬼使:「哪裡蹊蹺了?」
無雙檢查了一下,說道:「她是被人打傷的,魂魄受到了重創。如果不是多年的修鍊,這會已經魂飛魄散了。」
我著急的連忙搖晃身邊的無雙:「不好了,不好了。溫玉不見了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親眼所見,自然知道。」
我問溫玉:「出什麼事了?為什麼你會在我們的身體旁邊。」
鬼使坐下來,看著我和無雙說道:「二位,你們年紀很輕,實力很強大。我很是佩服。但是我活的時間比你們長,所以閱歷上比你們豐富了一點。今天的事,我總覺得有些蹊蹺。」
鬼使在廚房裡面丁丁當當的做飯。他是一隻鬼。本來就不必進食。但是被無雙打發到廚房去了,不得不說,有點可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憐。
這魂魄很虛弱。自從我們認識溫玉到現在,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一幅虛弱的樣子。
於是溫玉躺在客廳裏面。我們任由她一個勁的嘟囔:「許由,救我,許由,救我。」
對於她這套說辭,我半點都不相信。實際上,我覺得無雙不送走溫玉,一方面是出於好奇,另一方面,是為了救人尋找線索罷了。
鬼使百無聊賴的在屋子裡面轉來轉去,一看看到了溫玉。他咦了一聲,問道:「這又是誰?看著有點面熟。」
總的來說,昨天晚上她是一個滲人的惡鬼,現在變成了一個陰慘慘的孤鬼。
剛說完這句話,我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:「你們還挺關心我的。」
然後他好奇地看著我和無雙:「你們怎麼把她找到的?」
客廳里的空氣有點緊張。我正了正身子,盡量正襟危坐。
那天晚上吃過飯之後,我們就東倒西歪的睡著了。溫玉整夜整夜的重複著那一句話,搞得我連做夢都在救人。
我撓撓頭:「不能吧,有那麼玄嗎?如果溫玉想找到我們,昨天晚上直接過來就行了。何必又是把自己弄成這樣,又是怎麼樣的。」
無雙不打算放過我,她把鎖魂環在手裡拋來拋去,然後問我:「你想不想知道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