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三章 瞻前顧後

第四百零三章 瞻前顧後

溫玉接著講到:「後來,奇才和老黑還有地藏王的惡念。他們三個打算抓住許由。又或者,他們打算抓住無雙。總之。他們布下了一個大陣。這個大陣,由地藏王的惡念催動,奇才和老黑在旁邊協助。看樣子,他們打算把你們一網打盡,永除後患。」
溫玉說道:「我不知道老黑和奇才在計劃什麼。總之,他們和地藏王的惡念混在一塊了。而我是不願意和他狼狽為奸的。所以我想對付他。不過,也只是想想罷了。」
忽然,我感覺有人在拽我的手指。我睜開眼。一眼看見溫玉正蹲在床下,神色緊張地拉我。
朦朧中,我聽到無雙說:「你過來。」
溫玉見無雙並沒有醒來。神色稍微有些放心。然後她指了指門外,要我出去。
無雙氣呼呼的說:「放屁。沒一句實話。」然後她踹了我一腳。翻身躺下了。
我答應了一聲,喜滋滋的走過去。坐在她身邊,正要伸手把她抱住。
我也躺了下來。剛進門時候的激動漸漸地消減下去了。想想也是,鬼使和溫玉都在門外。如果真要有什麼行為,確實太不合適了。
然而,溫玉沒有什麼反應。她只是淡淡的回答道:「他m•hetubook.com.com們確實被地藏王的人帶走了。你們應該已經查到了。他有一個什麼延年益壽會。許由的父母就在那裡。至於具體在什麼地方,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我心想:「結了婚真好啊。想幹什麼幹什麼,再也不用藏著掖著了。」
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無雙用「咱爸媽」這個詞。不由得心中一陣異樣。
我看著她,目光有些迷離。
卧室裏面只有我們兩個。氣氛一時間曖昧起來。
我點點頭:「原來如此。」
無雙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雙手交疊在胸前,身子蹬的筆直。這是典型的死屍睡棺材的樣子。或許,這是她在棺材鋪躺了二十年,養成的習慣吧。
很奇怪的是,這一次溫玉並沒有像以前一樣,表現得多麼悲傷或者難過。她反而很平靜。這種平靜,卻讓我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無雙哼哼了兩聲,說道:「今天看見溫玉了,高興了是不是?」
溫玉一臉痛苦:「可是他卻不承認你。我曾經勸說了很多次。然而,他告訴我說,他的父親是后羿。他的父親果敢剛毅,威力無窮,敢作敢為。絕對不是現在這個膽小怕事,瞻前顧後,軟弱無m.hetubook•com.com能的人。就算你是他的父親,他也羞於相認,倒不如將你殺了,讓你投胎轉世,變得勇敢一點,再考慮是不是認你。」
我躺在床上,閉著眼睛胡思亂想。本來我就是剛剛睡醒的,按道理誰,不會再睡著了。可是,當真有一陣陣的困意湧上來。
我見她笑了,這才放心。坐在沙發上,一邊暗暗吐氣,一邊擦汗。
鬼使問道:「就是把我們困在樓上的大陣?」
無雙看了看外面的天:「今天晚上吧。白天去也沒人。」
溫玉點點頭:「他們施法的地點,就在停屍房下面。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咒都是用血畫起來的。他們就在那裡,遙控著陣法,他們用你們的身體做誘餌,將你們的魂魄困住了。這個陣中間,似乎有一隻凶獸。當時我看的清清楚楚,這凶獸要爬上來,眼看你們就要死於非命了。我沒辦法,於是在旁邊搗亂,破壞陣法。」
無雙點點頭,說道:「這次咱們有備而來,肯定不會再像上次那麼狼狽了。」
鬼使好奇的問:「沒了?」
一邊說著,她又掐了我一把。
我推推她:「你幹嘛?」
我連忙辯解:「哪啊,我是對你有意思。和_圖_書
鬼使聽見我們提到停屍房,面色就有點緊張,問我們:「你們什麼時候去?」
我搖搖頭:「這都哪跟哪?」
鬼使走過來,向溫玉問道:「後來發生什麼事了?你怎麼弄成這樣?」
溫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然後指了指床上的無雙。
鬼使說道:「要不然你們再等等?地藏王菩薩和我們約好了。三天之後來人間。明天就是三天之後了,現在沒必要冒險吧?」
無雙說道:「你一進門我就看出來了,一臉淫笑,是不是對她有意思?」
我猛然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,連忙向無雙走過去,硬著頭皮問道:「你渴不渴?我給你倒杯水。」
我看了無雙一看,想要把她叫醒。但是溫玉沒有半分之前的鎮定,眼睛裏面全都是哀求之色。我有些於心不忍,只得輕輕爬起來,走到客廳去了。
我發愁的說道:「」看來,想要找到他們,只能去停屍房接著守株待兔了。
鬼使不說話了。無雙抓住我的手:「走,咱們回房睡覺,養好了精神,晚上幹活。」
我疼得快要斷氣了。臉上忙伸手捂住腰,使勁掰她的手:「你怎麼回事?別以為我脾氣好就好欺負啊。」
無雙一臉失望,向我m.hetubook.com•com說道:「沒有咱爸媽的消息啊。」
溫玉這一番話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引述的奇才。總之我聽了之後,臉紅脖子粗。
我恍然大悟:「怪不得那凶獸吞噬樓房,吞到一半的時候,忽然消失不見了。原來是你乾的。」
無雙瞪著眼說道:「被抓起來的不是你爸媽,你當然不著急了。今晚必須去,不然的話,他們出點什麼事,你負責嗎?」
我撓撓頭:「這都是什麼事?」
我問道:「可是什麼?」
溫玉點點頭:「當陣法被打斷的那一刻。它釋放出來強大的力量。我們全都被反噬了。奇才和老黑當場昏死過去。而我則倒在地上,魂魄虛弱到了極點,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。只有地藏王,他還留有一絲神智,不過,也受了重傷。他沒有管我,只是帶著奇才和老黑匆匆的走了。把我扔在那裡了。」
無雙卻沒有回答我,只是一臉平靜的看著我和溫玉。我正在奇怪,一低頭看見她右手緊攥著桃木劍。手上青筋畢露,關節突出。絕對是使了不小的勁。幸好這把劍用血養起來的,不然的話,現在已經碎了。
無雙閉著眼睛說道:「睡覺啊。晚上還要救人呢。」
溫玉點點頭:「沒了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。」
我聽到溫玉說地藏王菩薩的惡念難以對付。不由得有點奇怪,問道:「你們要對付地藏王的惡念,你們不是一夥的嗎?」
這時候發現無雙正在使勁掐我身上的肉。
然後,她不由分說把我拉進屋子裡面。砰地一聲,把門關上了。
沒想到,腰上一陣生疼。我哎呦了一聲,回過神來。
無雙一邊說這話,一邊偷眼看溫玉。顯然,這話就是說給她聽得。
我尷尬的四處張望,問無雙:「我膽小怕事嗎?」
我和無雙說話,把溫玉徹底的晾在了一邊。
我嚇了一跳,正要問她怎麼會在這裏。
我不由得詫異:「真……真睡覺啊。」
無雙一臉平靜倒不如說是嚴肅。她把眼神從溫玉身上收回來,然後開始看我。
溫玉說道這裏,然後有些痛心的說:「我不知道奇才是怎麼想到。他居然想要害你。你是他的父親啊。可是……」
我被她看得有點害怕。眼瞅著她似乎要舉起桃木劍,正在緊張。無雙忽然綳不住,笑起來了。她用桃木劍指著我,哈哈大笑:「果然是瞻前顧後,膽小怕事。哈哈……」
或許,是這兩天太累了。我這樣想著,就進入了夢鄉。
無雙頭也不回:「廢話。」然後就沒有聲音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