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四章 記憶

第四百零四章 記憶

溫玉低頭不語,眼睛裏面的淚水卻開始吧嗒吧嗒的流下來。
這一嗓子嚇了我一跳。然後,我猛然驚醒了。
我一看見這首詩,心裏面咯噔一下。
我滿臉疑惑的跟著她向外走。
我對這首詩有心理陰影。我默默地看了一遍這首詩,心想:「接下來,該不會是檢查作業吧。」
我正在慌張。班主任在黑板上寫了一首古詩。然後讓大家背誦。這首詩正是那首石灰吟。只留清白在人間……
我無奈的說道:「好,我們現在就去。不過,得早去早回。你說的那個地方,應該用不了多久吧?」
我詫異的嘆了口氣:「這該不是在做夢吧?」我掐了自己兩把,但是一切都很真實。
我有些擔心的看著她,問道:「什麼意思?是不讓我想起來?」
我心神不定的跟著她走,一邊走一邊思考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我們像是夢中一樣,轉了大半個鄭州城。
恰好是在這時候,有一輛逆行的汽車開了過來,速度飛快的朝我撞上來。我飛起來,整個人飄在半空中,透過擋風玻璃,我看見司機的那張臉。心裏咯噔一下:「這不是幾年前,在太原的時候,撞我的那個搶劫犯嗎?」
溫玉回過和-圖-書頭來看我。
我向後張望了兩眼:「要不要把無雙和鬼使叫上?」
眼看班主任正在慢慢接近。我必須得想個辦法了。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。但是我現在不能坐以待斃了。班主任發起火來,大耳光不是鬧著玩的。
我發現我坐在教室裏面。周圍全是一幫小屁孩。大家正在亂鬨哄的說話。
我看見溫玉不知道什麼時候去了馬路對面。於是猶豫著走了過去。
我一邊回頭,一邊問道:「你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?」
我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。滿頭大汗的喘著粗氣。
直到這時候,我才想起來了。這條馬路不是鄭州的,是太原的。
溫玉使勁的點點頭:「真的。只要你找回了記憶,就認得我了。」
溫玉詫異的看了我一眼,隨後,含淚點了點頭。
我坐在位子上發愣:「我現在還在上小學?我不是已經長大成人,甚至和無雙結婚了嗎?難道現在是夢?不可能啊,這個夢太真實了。難道,我過去經歷的一切是一場夢?夢裡面我畢業,捉鬼,結婚?」
溫玉哭著說:「你明明就是后羿,為什麼要說自己是許由。」忽然,她使勁的在自己臉上抹了一把,將那和_圖_書些淚水擦掉。然後有些瘋狂說道:「是他們把你的記憶封住了。他們故意不讓你想起以前的事來。」
幾分鐘之後,我看見一個牌子。忽然恍然大悟起來:這不是我的小學嗎?
和夢中的情景一模一樣。我們出了客廳,來到大門口。
我看著這條路,感覺有些熟悉。但是在哪見過,我又想不起來了。
我從小生活在鄭州,這裏閉著眼睛我也能找到。但是現在,我正在被一個外鄉人帶著,在黑暗中亂走。
我有點慌神,我看著她,說道:「你怎麼了?你這是幹嘛?怎麼哭了?」
然後,溫玉拽了拽我。指了指門口,示意我跟著她出去。
小時候,我們的教室很破。一到下雨天大家必須移動桌椅板凳,避開漏雨的部分。不然的話,書本都要濕了。
我小時候,鄭州還不像現在這麼大。如今很多高樓大廈,繁華的街道,在我小的時候,還是郊區。包括我們的小學。也是這樣。
我問溫玉:「你這是要帶我去哪?」
我迷迷糊糊跟著她出了大門口。看她的架勢,是打算下樓。
我坐在凳子上,暗暗地和自己較勁。陰陽二氣沒有任何反應,丹田之內也空無一物和*圖*書
我想也沒想,雙手向後一背,就把衣服脫下來了。
溫玉說道:「我不知道是誰。但是我知道你的記憶在哪。我問過諦聽,他告訴我,只要今天我帶你去那個地方,就一定能幫你找回記憶。」
我心中想到:「怎麼回事?剛才是一個夢嗎?」
無雙似乎已經睡熟了,完全不知道溫玉拉著我出了門。如果她知道的話,估計又得火冒三丈。
我這時候發現,教室是孤零零飄在半空中的。我的腳下根本沒有著落。我就這樣,大頭朝下,栽了下去。
後來,這小學被評為危房,拆除了,另建在他處。
溫玉帶著我開始在鄭州走。
就在他低頭檢查作業的時候。我瞅准機會,猛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。
然後,我繼續向門口跑過去。在我邁到門口的那一剎那,腳下忽然一空。
我向窗外看了一眼。外面的天灰濛濛的,很陰暗。看不清楚是白天還是晚上。教室裏面亮著昏黃的燈光,班主任滿臉油汗,挨個走了過來。
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的路燈都很昏暗。個個死樣活氣,像是將死未死的人一樣,立在道路兩旁,苟延殘喘,拖延時間。
我想站起來走掉,找找溫玉,看看這一切都和圖書是怎麼回事。
忽然,我扭頭看見溫玉正蹲在床邊,一臉可憐的望著我。
我心裏一哆嗦,看看無雙,正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呼呼大睡。
所以,我向前走了一步之後,就再也沒有膽量叫醒她了。
溫玉帶著我走了一段,忽然,我覺得有點不對勁。因為這些路有點奇怪。
我有些猶豫地看著她:「真的?」
緊接著,上課鈴響了。班主任走了進來。和十幾年前一樣,沒有什麼變化。
我試探著問溫玉:「你是不是要幫我找回記憶?」
這下我有點沉不住氣了。停住腳步不走了。
這裏我感覺很熟悉,但是同時又有一種陌生感。那種感覺,就像是走在大街上,遇見了一個久未謀面的熟人。你越看越眼熟,但是又不敢相認。
果然,在大家背誦的時候。班主任開始挨個檢查作業了。
然而,我站起來之後才發現不對勁。我的身高,我的衣服。怎麼回事?我變成小時候的模樣了嗎?
我向門口狂奔而起。我感覺腦後生風,已經拼出命在跑了。
這時候天剛剛黑下來。兩個小時的時間不算長,於是我點點頭,答應了。
然而,我回頭的時候,卻看見身後站著的不是溫玉,而是一個滿臉橫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肉的大漢:「不好好聽課,幹什麼呢?」
只不過,我以為我夠快了,卻忽略了班主任人高馬大,手長腳長。他只是一個轉身,向前一伸手,就抓住了我的衣領。
然後她拽我:「走啊,咱們快走。」
溫玉帶著我走到客廳。但是她沒有坐下來,反而繼續向前走去。
焦頭爛額之際,我越來越覺得眼前的發生的事我已經經歷過了,我記得當年我沒有帶作業。然後被一頓猛揍。再後來,我就記不清楚了,只知道,我的記憶發生了斷篇。少了一個星期的內容。而為班主任,則不知道到哪去了。
然後,我們又停在了一個地方。這裏很明亮,很寬敞,是一條車來車往的大馬路。
藉著樓道的燈光,我看見她臉上亮晶晶的一片。分明是已經淚流滿面了。
我拿出書包,仔細翻了翻,果然,裏面沒有那份作業。
我躊躇不安的看著她:「那個什麼,你還是叫我許由吧。后羿聽著不習慣啊。」
如今我眼睜睜的已經被拆除的學校出現在面前。其震驚程度,可想而知。
溫玉點點頭:「用不了多久,兩個小時就能回來。」
溫玉沒有之前的半點鎮定,她開始捂著臉痛哭流涕:「后羿,你得跟我走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