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七章 陣紋

第四百零七章 陣紋

「高人想了很久,終於支了一個招。說下面的東西厲害,想要進去除掉他們是不可能了。只有逼他們走。具體的方法就是,在上面堆出一個山坡來。泰山壓頂,住在下面的東西肯定會很難受。這時候,卻不趕盡殺絕,以免他們魚死網破,拚死一搏,那事情就壞了。」
然後,她帶著我們向別墅區後面的一座山坡上走了過去。
鬼使連連搖頭:「我哪知道啊,當時我暈過去了。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除了倒著的樹,什麼東西都沒有了。對了,我們村還死了幾個人。剩下的我真不知道了。」
「這個高人臨走的時候,要了比之前說好的價錢十倍的傭金。因為他號稱,這一趟,讓他的陽壽足足縮短十年。」
無雙則奇怪的說道:「這陣紋是誰畫上去的?難道有人在我們之前,已經捷足先登了?」
「這個高人勸那些老闆,還是放棄這塊地吧。下面埋著的東西,不是人人都惹得起的。但是那些有錢人卻不信這一套。一定要高人想個辦法。而且,他們並不甘心讓這塊地閑著,總想著有朝一日,把下面的陣紋給破了。然後好接著蓋房子,掙錢。」
溫玉的話讓我陷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入了深思中。我想了一會,然後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,你專門到我死掉的地方,找到了這些黑色的靈芝?」
溫玉耐心的解釋著,而我滿腦子都是溫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。憑著對我魂魄的感覺,跳進糞坑裡面摸靈芝的場面。
我問鬼使:「你把他們的屍體埋在哪裡了?」
溫玉說道:「這山,是他們人為堆起來的。一開始的時候,我以為是這些富豪想依山傍水建一座院子,所以在這裏堆起一個小山坡。但是後來我發現不是以為這個。他們之所以把土堆到這裏,讓它形成一個山坡,是因為,這山坡下面有很多陣紋,他們動不得。萬般無奈,只好在這裏堆出一個山坡來。」
我看看鬼使:「怎麼回事?不是山村嗎?」
無雙用桃木劍敲了敲我的腦袋:「嘿嘿嘿,你想什麼呢?我怎麼看你這表情不大對勁啊。你是不是在笑?」
半夜的時候,我們終於走到了目的地。與料想中不同。這裏並非是偏僻的村落。而是一片富足的別墅區。
鬼使一臉驚喜的說道:「是啊,我活著的時候還是山村。不和-圖-書過,這都多少年過去了。看來,我的子孫後代都發財了啊。那兩位仙人真的顯靈了。」
然後,他有些坦白從寬的意思,說道:「我把屍體埋在我們家祖墳了。本來想沾沾仙氣。讓我們家也飛黃騰達,豐衣足食。結果,好像也沒什麼作用。」
無雙看了看鬼使:「他應該很清楚,就在他的老家。」
這時候我才發現,在鄭州市的郊區,居然有這麼一座山。
鬼使可能被我這種自信嚇到了。然後他說道:「那什麼。是,沒錯,我知道大戰的結果。可是這事跟我沒關係啊,他們是自相殘殺,然後死了。你想啊,我們這些村民都是普通老百姓,肯定不是兇手。」
我只好揮揮手,說道:「你帶路,帶我們去看看這兩具屍體。」
我看著裏面的台階,說道:「這不像是一口井,倒像是一個地下室。」
我好奇地走到山坡上,問道:「這裡有陣紋?你怎麼知道?」
「所有的人都以為這個高人吹牛,結果把自己的小命給搭進去了。結果,第四天的時候,這個高人從洞裏面鑽出來了。整個人像是老了十歲。據他講,這下面有一個很厲害的陣法,牢牢地控制著這www.hetubook.com.com塊地。他進去之後,不慎被陣法困住了。幸好,陣法已經很久了。他又沒有深入太多,一連試了三天,在第四天的時候,才終於逃了出來。」
我一邊聽著溫玉講打聽來的消息。一邊已經走到了那口井附近。
一路上,鬼使一直嘮嘮叨叨,說的儘是些:「現在已經過去幾千年了,我們的村子在不在還要另說。要是找不到可別怪我啊之類的。」
我搖搖頭:「你在撒謊。你們村不大,根本沒有多少人。那天敢出來看熱鬧的,都是膽子大的壯勞力。他們一死,你們村基本上只剩下老弱婦孺了。你幾乎成了唯一的勞動力。仙人大戰的結果,你不可能不知道。」
溫玉說道:「我知道在哪,你們跟我來。」
我點點頭:「那個地方在哪?」
在路上,鬼使有很多次借口忘了路,想要溜走。但是都被溫玉攔住了。溫玉去過那個村子一次,所以記得清清楚楚。
我連忙擺手:「沒有啊。我在想,剩下的記憶在哪?還有就是,這些靈芝吃了補不補身子……」
鬼使猶豫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後來,我把兩個仙人的屍體埋了。」
我看鬼使的表情。他說這話的www.hetubook.com.com時候一直在左顧右盼,兩隻眼珠轉的飛快。這幅表情八成是在撒謊。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拆穿他,因為我一點信息都沒有。
我岔開手指,指了指自己的眼睛,像是電影裏面的特種兵:「我看到了。」
鬼使搖搖頭:「這個我哪知道?這裏變化這麼大,你這不是誠心難為我嗎?」
「這個高人教那些有錢人挖了一口井,從上到下,一直通到陣紋附近。如果下面的東西受不了了,可以沿著這口井逃出來,自行逃走。這樣等於放了他一條生路,也總算讓那些有錢人達到了目的。據他說,只要那些東西逃掉了,這個陣紋就會自行毀掉。至於那些東西什麼時候會走,那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。」
鬼使似乎還沒有弄清楚什麼情況,擺擺手說道:「怎麼回事?我就是個看熱鬧的,怎麼和我扯上關係了?」
我走過去,拍拍他的肩膀,問道:「當初那兩個仙人大戰一場。後來是不是同歸於盡了?」
溫玉說道:「剩下的靈芝,在你和地藏王大戰的地方。那裡被刻上了符咒。我現在的魂魄力量很虛弱,沒有能力將他們拿出來。所以,我這次來找你,也是想讓你將這些靈芝取出來,告訴我們,當和_圖_書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要知道,這些事是諦聽臨死前告訴我的。我並沒有主動問他。他似乎一直在守護著這個秘密,臨死的時候,可能是想把這個秘密傳承下去,所以才告訴了我。」
這裏面燈火通明,門口有站崗的保安,籠子里有咬人的藏獒。
溫玉點點頭:「沒錯,這些靈芝裏面保留著你死之前的記憶。我將它們取出來,分幾次給了你。所以你才會重重複復的,以為自己一直在做夢。」
我點點頭:「我知道你不是兇手。後來發生什麼事了?」
溫玉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口井:「半山腰有一口井,你不覺得奇怪嗎?我也是找了個富豪,逼問了一番才知道的。原來,當初他們在這裏打地基的時候,總是出事,不是挖掘機壞了,就是工人病了。幾個月過去了,居然只刨開了地皮。後來他們請了一個高人來看看。那高人就拿著一個鏟子,挖了一個洞。鑽進去了。三天三夜,沒有再露面。」
走到這裏的時候,我才發現,叫它井,似乎有點名不副實了。因為這口井不是直立的,而是傾斜的,有一定的坡度,一直通到地下去了。
鬼使咽了口吐沫:「那什麼,你怎麼知道除了我之外,其餘的人都死了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