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八章 說謊的鬼使

第四百零八章 說謊的鬼使

溫玉提醒道:「下面的陣紋很厲害。我差點出不來。你小心點。」
鬼使看了看,說道:「這好像是人的手骨啊。怪不得這裏沒有再挖了。手都斷在這裏了,誰還敢繼續挖?」
我閉著眼睛,舉起桃木劍,憑著感覺,使勁的扎了下去。
我低頭,正好看見一隻五彩斑斕的大蝎子,沿著我的腿,飛速的爬了上來。
我們兩人兩鬼,走了一會,漸漸地,到了最底部。
我剛說完這句話,忽然感覺到腿上有一陣麻癢。
我看了看鬼使的神色,似乎有點不大對勁。我問他:「你說,別墅區住著的,都是你的後代子孫?」
我試探著從新走到那坑坑窪窪的地面上。這次我沒有再站著,反而坐了下來。
我依言停住腳步。這時候,我看到坑坑窪窪的地面上散落著什麼東西。像是什麼細小的骨頭一樣。
我這麼說,自然是因為旁邊站著無雙。
我睜開眼,發現我們像是站在一個大沙漏裏面一樣。泥土像是殺子一樣漏下去,露出了這裏的本來面貌。
無雙點點頭,說道:「看來,那這些工人的斷手就是這麼來的。不過,這個陣法有這麼厲害嗎?甚至連你都著了道?」
我搖搖頭:「剛和_圖_書才我沒注意,沒想到它會來這麼一手。這樣吧,我再去一趟,如果有什麼不對勁,你就趕快把我弄回來。」
這些符咒旋轉著,發著光,像是在守護著什麼東西。我盯著這些符咒,感覺它們似乎在模擬日月星河,裏面似乎隱隱約約透著什麼大道理。
這時候我才發現,我的手出現了一個傷口,應該是剛才被蝎子咬的。這個傷口不疼。但是它正在迅速的擴大。上面長出和蝎子一樣的五彩絨毛來。
鬼使眼珠轉了轉,然後一臉諂笑:「我這不是後來在冥界當差嗎?一直沒有投胎轉世,所以,時不時來人間看看。」
鬼使指了指腳下:「就在下面,我也記不清楚了。」
我搖搖頭:「我不知道。」
無雙的話說的很有道理。這裏很可能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。我故作輕鬆的說道:「看來,我是找不到之前的記憶了。要不然,咱們走吧。」
我驚訝的看著地上的蝎子:「怎麼回事?怎麼死了?」
我點點頭,心中想到:「有錢人果然是有錢人。」
我回頭看了看,溫玉指著牆上一個地方說道:「他們在這裏安了燈。」
我低頭看了看兩隻手,完和_圖_書好無損,這才鬆了口氣。然後說道:「剛才出現幻覺了,我看見一直大蝎子,把我的手給咬爛了。再不砍掉,整個人都爛了。」
無雙一臉傲然:「你出不來,不等於我出不來。」
溫玉搖搖頭:「這陣法我已經研究了幾天了。你們看,他們是由很多小陣法組成的。你動了任何人一個,都會牽連其他的。到時候,四面八方的陣法全都攻擊咱們,壓力應該也不小。」
無雙揉著太陽穴說:「這都是什麼鬼東西?」然後她扭頭看了看鬼使:「你乾的?」
我仔細看了看,確實是這麼回事。而且這些陣法分佈的有一些規律。從一個方向,到另一個方向,越來越完美。
無雙說道:「那咱們把人挖出來吧。這些陣法,估計也不能奈何我們。」
眼看傷口已經蔓延到手腕了。我不敢怠慢,抽出桃木劍,一下砍了上去。
通道是用水泥和鋼筋撐起來的,很堅固,也很平整。然而,盡頭的地面卻不是這樣了。
我有些奇怪的看著眼前坑坑窪窪的地面:「好端端的,人的手怎麼會斷?還有,那些陣紋在哪?」
這一次不是幻覺,是這裏真的在動。
無雙仔細看了看這些陣法,和_圖_書然後指著一處說道:「你們看,這些陣法有的威力強大,有的根本就是半成品。給我的感覺,像是有人在這裏畫著玩,在練習一樣。」
我站在符咒中間,盯著他們看了一會,然後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一點眩暈。
不僅僅是地面上,甚至通道的四壁,都畫滿了符咒。
鬼使點了點頭:「是啊。」
無雙點頭答應了。
我的腳踏在地面上的時候,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。這就是普通的泥土地。
我聽到一陣輕響,像是什麼東西漏了氣一樣。然後,腳下一陣顫動。
然後,她像是故意的一樣,大大方方的走下去了。
無雙又問鬼使:「你把仙人埋在哪了?」
我們向下走了兩步,忽然,通道旁邊的燈光全都亮了。把地下空間照的亮如白晝。
我看了看密密麻麻的陣法:「這些陣法這麼多。就算挨個破壞掉,也得需要不少時間啊。」
無雙躊躇滿志的說道:「既然找到了這個規律,事情就好辦多了。看來,這些陣法互相勾連,應該不是有人故意弄成這樣的。咱們只要一步步來,先從簡單的做起,挨個把這些陣法破壞掉,就可以進去了。」
我擔心她有什麼危險,連忙跟了下去。和-圖-書
我盡量做出一副深不可測的樣子來:「地藏王成仙有多少年了,我不清楚。但是至少得有幾千年了吧。這幾千人,人口遷移啊,生老病死的,變化實在太大了。你怎麼就那麼肯定,這裏住著的人,是你的後代呢?」
我看到無數的毒物從地面上爬了出來。他們耀武揚威,似乎要將我吃掉。但是我不為所動,因為我能看出來。他們都是假的。
我連忙躲開,捂著臉說:「你幹嘛?」
我想下去看看。但是溫玉攔住我:「別去,那裡已經不安全了。站在台階上。」
無雙看了看我:「你畫的?」
無雙指了指我的桃木劍:「剛才你發瘋了,要砍斷自己的右手。」
這裏凹凸不平,坑坑窪窪,像是有一個懶惰的工人,在這裏鏟了兩鏟子,然後撤走了一樣。
鬼使連連擺手:「不是我,不是我。我只是把仙人埋在這裏了。後來怎麼出現了這麼多這玩意,我也不知道。可能是仙人死而復生,為了保護自己的屍體,所以在這畫下的也說不定。」
緊接著,我感覺手背上一麻,這些絨毛迅速的枯萎。露出了蝎子的本來面目。它身子一歪,從我手背上掉了下去,仰面朝天,就這樣死了。
忽然,我聽到和-圖-書一聲尖叫:「許由,你的手。」
然而,我只聽到啪的一聲巨響。像是有人給了我個大耳光。我被打的腦袋一歪,左半邊臉都是麻的。
我暈頭轉向的張開眼,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台階上。而無雙揚著手,正躍躍欲試要打第二個。
我回頭看了看他們幾個,說道:「這裏沒什麼啊。」
我一下慌了神。想也沒想,連忙揮手想把它趕下去。然而,這蝎子速度飛快,一下又跳到了我的手上。緊接著,我看見它身上彩色的絨毛全部張開了。它整個身子變成了一個毛茸茸的,五彩斑斕的圓球。
我一邊說著,以便不由自主的邁了下去。
我知道事情有點不妙了。我看了看腰間的桃木劍。嘆了口氣:「壯士斷腕,也只能這樣了。」
我搖搖頭:「你又在騙我們。」
我閉著眼睛,仔細感受他們的源頭。漸漸地,我發現地面上的某一處,有些不尋常。所有的毒物,都是從那裡冒出來的。
無雙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始反駁我:「既然來了,當然要下去看看。不然我可不甘心。」
鬼使在旁邊附和:「是啊,是啊,就算破壞掉,也需要不少時間。」
我盤腿坐在中央,收斂心神。這樣能最大限度的保證不受到干擾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