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零九章 仙草

第四百零九章 仙草

我搖搖頭,說道:「開始的時候,你告訴我們說,已經很久沒有回來過了。自己的老家在哪都記不清楚了。可是剛才你又說。這裏全都是你的後代,你時不時會回來看看他們。」
鬼使雖然口口聲聲說這是黑色的蘑菇,不過,我卻聽出來了。他說的,應該是靈芝。
鬼使嚇得心驚膽戰。過了一會,他像是下定決定了一樣。重重的點了點頭,說道:「好吧。我可以告訴你們。」
鬼使梗著脖子,強自爭辯道:「我記錯了不行嗎?對了,我以前回來的時候,走的都是冥界的路,直接回來。現在跟著你們走人間的路。我當然不認識了。」
「第二天,我把這事告訴了我的太爺爺。這太爺爺已經很老了,留下幾十號子孫,我們家只是他的一個旁支罷了。也幸虧是我們這些子孫孝順,有什麼好吃的,好穿的,先給他。所以他才能活了這麼個大歲數。」
我問鬼使:「後來呢?你把仙人的屍體怎麼樣了?」
「想到這裏,我就連忙跑回家,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太爺爺。這下,老爺子也有些著急了。讓我們扶著他,一步三搖的走到外面來。然後,命人把我爹的墳挖開。那時候www.hetubook•com.com,他老人家死了還不到一個月。可是打開棺材板之後。我們看見裏面只剩下一副骨架了。而且這骨架像是放了幾百年一樣,非常脆,一見風就幾乎要變成粉末。」
鬼使被無雙搶白的滿臉通紅,憋了好一會,終於說道:「我能留在冥界,是因為地藏王菩薩作保。他看我天性善良。幫他掩埋了屍體,所以讓我留下了。」
鬼使連連求饒:「幾位,你們饒了我吧,我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我聽鬼使的話中透著無奈,不由得想起一句話: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無雙說道:「好像確實有點不對勁啊。人死了之後就進入陰曹地府,只要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輩,就會轉世投胎。你是怎麼留在冥界的?做了地藏王菩薩的使者?你會道術嗎?要想留在冥界,至少是陰差吧,你一點本事都沒有,怎麼做到的?」
只聽鬼使接著說道:「我馬上就意識到了這東西不是凡物。俗話說,挨著金鑾殿,必長靈芝草。現在土裡面埋著兩個仙人,沒準這蘑菇就是靈芝人蔘一類的東西。我小時候也聽過不少的傳說。說是人蔘長到一定程度,有了靈氣,能夠四和-圖-書處亂走。除非你拿著一根紅繩,把它拴住。這樣它就沒有辦法亂跑了。」
「太爺爺一見這個模樣,幾乎掉下眼淚來。他告訴我說:『我安葬的那兩位仙人,實在太厲害了,即使死了,剩下的屍體也不甘心,已經把我老爹的屍體給吸幹了。如果任由他們這樣下去,恐怕我們全村都保不住了。』這個說法自然讓我惴惴不安,大為惶恐,於是問太爺爺,我該怎麼辦。太爺爺最後說道,讓我遷墳。」
「第二天晚上,我爹又來了。不由分說,又是一通打。我跪在地上就求饒,我就問他:『為什麼打我們啊。』可是我爹也不說話。只是痛打了我們一頓。」
鬼使接著哀怨的講到:「雖然當初我是一片好心,也是想讓家族昌隆。但是禍事畢竟是我造成的。所以那些親戚朋友誰都不幫我,只讓我自己忙活這件事。於是我就起早貪黑的挖墳。」
鬼使擺擺手:「你開什麼玩笑?我哪敢把仙人的屍體怎麼樣?我遷墳,遷的是自己家的祖墳。等於把這塊地方讓給這兩位仙人了。」
「之後的幾天,我一邊幹活,一邊觀察著周圍。那仙草也斷斷續續露過幾面,但是每次打個和圖書照面就不見了。我根本抓不住它。後來我漸漸想明白了,可能是我太凶了。每次急沖沖走過去,就讓它發現了。恐怕,我得找個年紀小,陽氣弱的人和他打交道。於是,我把家裡的孩子抱來了。我那孩子不過三歲。剛剛學會說話,還不是很懂事。我專門挑晚上幹活,我在旁邊挖墳,就讓他在墳地裏面玩。」
「話說太爺爺聽了我的話之後,當場說道。家裡的老人不安生,肯定是因為墳地不妥當。你去看看,墳頭上是不是長草了,或者是漏水了。」
無雙又威脅道:「如果你不說實話,我就把這張符貼在你身上,然後用桃木劍慢慢的割你的肉。」
鬼使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主,於是緊張的點了點頭。
「我果然去祖墳上看了看。一切妥當,沒有什麼問題。忽然,我就想起那仙人來了。家裡出事,好像也是從埋了這兩位仙人開始的。」
鬼使左右看了看,忽然扭頭向跑到外面去。這一跑除了露餡之外沒有半點用。我和無雙身手多快,馬上給他抓下來了。
我說道:「地藏王菩薩感激你掩埋了他的屍體?要知道裏面埋著的地藏王,不知道是那一世,當時他甚至是道士打扮和*圖*書。根本和現在的地藏王不是一回事,你老實回答,為什麼把你留在冥界?」
鬼使被我逼問的連連後退。他的身子靠在那些符咒上面。陣紋泛起的白光把他的臉色映的有些發白。
我插嘴道:「該不會是鬧鬼了吧。」
鬼使蹲在地上,說道:「當初我把兩個仙人埋在了我們家祖墳附近。我想著啊,希望仙人的仙氣,能保佑我們家發達起來,最不濟,當個村長也好啊。」
無雙逼問不舍:「那你是怎麼留在冥界的?當初你帶我們去陰間的時候,幾個陰差就把你攔住了。你都不敢吱一聲,看樣子,你也沒什麼真本事。」
「當時我就下定決心。也不挖墳了。回家找媳婦要了一根紅繩。來到墳地裏面,就想把那仙草給捆住。可是我等了一夜,它再也沒有出現。」
我聽鬼使這話聽得直冒冷氣,不由的說:「你小子也太變態了。」
「這樣挖了幾天之後,有一天晚上,天黑的早了一些,我點著燈籠,打算把活幹完。不然的話,萬一晚上下雨,我就得吃不了兜著走。後來,我幹活的時候,無意中一瞥,看見墳頭上有一隻黑色的蘑菇。我整天在這片墳地幹活,裏面有什麼,基本上已經一清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二楚了。忽然看見這樣一隻蘑菇,感覺很奇怪。我正想湊近了看看。結果這蘑菇刺溜一下,跑走了。」
鬼使辯解說:「什麼撒謊啊?我沒有撒謊。」
鬼使猶豫了一下,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:「不會道術。一點都不會。」
無雙從身上掏出一張鎮鬼符:「知道這是什麼嗎?」
我一聽這話,不由得啞然失笑。這話簡直漏洞百出啊。
鬼使雖然含糊其辭的大肆強調兩條路不同。但是我們都開始懷疑他了。
鬼使一拍大腿:「就是鬧鬼了。」然後他接著說道:「開始的時候,我們以為是家裡有賊,可是只看見家裡的東西翻得亂七八糟,卻不見少什麼。過了幾天,家裡的東西不再亂動了。我們家人開始做夢。夢見我死去的爹挨個打我們的耳光。也不說話,就是那樣怒氣沖沖的打。等我們醒了之後,互相一看,人人臉上一片通紅,分明是打出來的。」
容納后,鬼使有些尷尬的說:「誰知道自那之後,我們家就不太平了。先是家裡的雞莫名其妙的就從雞籠子里跑出來了。緊接著,鍋碗瓢盆,到處亂飛。」
我們幾個互相對望了一眼,都有些滿意的看著鬼使,催促道:「到底怎麼回事?快說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