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一十九章 夾縫

第四百一十九章 夾縫

想到這裏,我連忙飛奔上樓。跑了回去。
我連忙抽出桃木劍,挨個砍殺出去。
我被現實和回憶夾在正中央,在夾縫中努力的掙扎著。
我這麼一著急,頓時方寸大亂。猛吐了幾口氣。
忽然,我想到了另一種可能。或許,他沒有用魂魄操縱這些紙人。而是直接把自己的魂魄附在了紙人上面。
農夫很感激的看著地藏王,沒有說話。
鬼氣,鬼氣,鬼氣。
我有一種感覺,這些紙人或許出自紙紮吳之手。
地藏的道術何等高超。馬上聽到了。他喝道:「什麼人?」
沒想到,地藏王菩薩那麼偉岸的一個人。在前世會做這麼重口味的事。
此時我已經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彙來形容我的心情了。
地藏看看農夫,有些憐憫的說道:「你們求我救她。我只能想出這麼一招來。用你們的陽氣,通過交合的方式進入她的體內。這樣是最穩妥的辦法了。可是,有兩個弊端,你們也看到了。交合之後,你的陽氣幾乎弱到了極點,回去之後,肯定大病一場。這還是因為你身強體壯,如果是身子稍微弱一點的,估計已經變成廂房裡堆著的死屍了。」
地藏嘆了一口氣,伸手把她的眼皮合上了。
地藏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•com點點頭,又說道:「還有第二個顧慮。你們想過沒有。就算我能把她救活,她一旦知道了醫治的過程,還怎麼在這世上立足?」
我忽然明白了,為什麼地藏王畫這個女子的時候,只畫了一個人頭。估計女子是屍體的時候,畫出來實在沒有什麼美感。
我看見那女子的身子躺在地上。像是請全身裹著白紗。而那農夫跪在地上,粗手粗腳,黑不溜秋。
地藏回頭看了他一眼,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:「把衣服穿上。」
開始的時候,我以為這些紙人是地藏王乾的。趁我深陷到回憶中,打算偷襲我。
我疑惑的撓撓頭:「難道我猜錯了?不是紙紮吳?因為紙紮吳的本事,出了小區的範圍,就控制不住了。除非……除非他將自己的魂魄附在了紙人上面。」
農夫點點頭。
一邊砍,我心裏一邊念叨:「這不是真的。這不是真的。這是幻覺。媽的,這年代估計連蔡倫都沒有生出來,哪來的這麼多紙人?這是幻覺,這一定是幻覺。」
我砍殺了一陣,忽然身子重重的撞在什麼東西上面。
由明變暗,由暗變明。終於,我回到現實中了。
和圖書地藏指了指那女子:「我們將她放回到棺材裏面吧。」
只有這樣,脫光了衣服,躺在地上,睜著一雙妙目,面頰微紅的時候才最好看。只可惜,這種情況下實在沒有辦法畫身體。因為畫出來就不是美人圖了,變成春宮圖了。其他的人畫這種圖尚情有可原,畢竟食色性也。但是地藏王一個修道之人,練功房裡常年畫著這麼一副這玩意。不走火入魔才怪。
然而,這時候我發現一身道術,根本施展不出來。
我盤腿坐下來。用陰陽二氣將這裏完全封住。然後,開始仔細的看這些紙人。上面確實寫著我的生辰八字。只不過,這些生辰八字都寫在無關緊要的地方,很顯然,不是用來拘魂的。
地藏點了點頭,然後感慨道:「你們對她忠心耿耿,我都看在眼裡了。今天實在忍不住,感慨一番,希望你不要見怪。」
幾分鐘過去了。這女子始終睜著一雙眼睛,再沒有其他的什麼動作了。眼珠沒有轉動,也沒有眨眼。
我連忙捂住肚子,不由得暗叫一聲:「糟了,太餓了。沒忍住。」
這些紙人描眉畫眼,個個寫著我的生辰八字。沖我咧嘴笑著。
我想逃跑,但是我眼睛看到的,是幾千年前記憶中和*圖*書的內容。我身子感覺到的,卻是現實中的家。
隨著這一聲喊出來。原本已經死掉的女子。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我一看這雙眼睛,頓時驚呆了。這根本就是地藏王在牆上畫的那雙眼。俊眼修眉,顧盼神飛。這目光,根本不屬於一個死人啊。
我看著他們兩個在那裡忙活。心裏卻想到:「原來地藏王是在救人。用這種方式調和陰陽,倒也真是夠驚人的了。只是不知道,這女的魂魄為什麼被陰氣困住了。」
農夫很堅定的說:「為了我們家小姐,我不怕死。」
或者說,這些字完全是出於閱讀的目的,對道術,沒有任何影響。
眼看身後的女屍已經向我跑了過來。而身前的紙人又像是潮水一般涌過來。我定定神,喝道:「我怎麼也算是個半仙了,會怕你們?」
農夫說道:「先生。實不相瞞,我們家小姐的命,不單單是她自己的。老爺過世的時候曾經吩咐過,無論用什麼辦法,一定要將她的救活過來。」
我剛剛想到這裏。忽然,肚子裏面發出咕嚕咕嚕的一聲。
剛才她面色蒼白,一副死相的時候我認不出來。但是現在她面色紅潤,不像是死了,倒像是美人沉睡初醒。
身後的女屍消失不見了。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但是滿屋的紙人卻還在。
農夫答應了一聲。然後就要去搬動那女子的身體。
想到這裏,我也沒有走門。也顧不得嚇到路人。直接推開窗戶,從樓上跳了下來。
農夫七手八腳的把衣服穿上了。地藏嘆了口氣,坐在屋子裡說道:「陰陽協調。陰陽協調。她體內的陰氣太重,將魂魄整個凍住了。我雖然有道術,可以催動陰陽二氣,但是也只是在外圍有走一圈。不敢強破壞困住她魂魄的這些陰氣。以免將她的魂魄也損壞了。因為嚴格意義上來說,她還沒有死,只要將這些陰氣化開,就能救活。」
那農夫跪在地上,問道:「還是不行嗎?」
她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衫,一件件替女子穿上了。
我在心裏微微嘆了口氣:「褻瀆了,真是褻瀆了。」
紙人仍然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屋子裡面。我仔細地檢查他們。果然感覺到了魂魄的氣息。
我嘴裏念叨著,四處張望著。繞著小區奔跑著。我始終沒有感覺到鬼氣。
地藏王聽到身後農夫的驚呼聲。連忙伏倒在地。堪堪避開了這女子。
但是我仔細看了看這些紙人,馬上否認了這種想法。因為這些紙人太面熟了。這種扎紙人的手法,處處都有紙紮吳師徒的印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記。
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。糟了,現實和回憶又混在一塊了。
我扭頭就想跑。但是這一轉身。頓時嚇得手腳發軟。我看見院子裏面,不知道什麼時候,密密麻麻站了很多紙人。
我恢復了道術,馬上大展神威,大砍大殺。將這些紙人殺的七零八落。
而我在窗外只顧著看熱鬧,全沒想到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女屍沒有抓到地藏王,勢道不減,繼續向前,向我抓過來了。
我再仔細看了看,心中更是確定無疑了。地藏王在牆上畫的,必然就是這個女子。
我正打算要逃跑。忽然看見農夫懷裡的女子已經站了起來。她的身子重新變得僵直。雙足在地上一點,身子飛在半空中,向地藏身後撲過去了。
然後,提著桃木劍就要衝出來。
我知道,他雖然扎紙人的技術高超。但是控制魂魄的能力卻不怎麼樣。所以,他一定就在附近。
奇怪的是,地藏王和農夫始終沒有從屋子裡面走出來。隨著我摸索的奔跑。周圍的景物也在變換。
這時候,那農夫跪著向前爬了兩步,輕輕地說道:「小姐,你怎麼樣了?」
我一邊逃跑,一邊努力的回憶著家裡的布局。漸漸地,我開始有點得心應手了。
我伸手摸了摸。好像是家裡的茶几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