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二十章 無暇偉人

第四百二十章 無暇偉人

不知道是被那些亂七八糟的記憶影響還是怎麼樣。我走的有點晃。我感覺我的步伐不再是我自己的了,摻雜了另一個人的。
我聽到頭頂生嗡嗡的響聲,心中慘呼:「媽的,這家還開著電扇。」
隨後也不客氣,一腳把門踹開了。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這一代的神神鬼鬼,哪個不知道鄭州是我罩著的?什麼小鬼敢在這裏出幺蛾子?我大踏步的走了過去。
就像人可以抓起一把沙子,但是抓不起一把水一樣。
無雙把手機掏出來:「關機了嗎?我不太會用。剛才電話響了,我按了一下。然後就沒有動靜了。」
但是很快,燈被打開了。然後有一隻手,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拽起來了。
我趴在地上,根本不想站起來了。因為我覺得有點丟人。
一路上,我都在仔細的尋找他們的蹤跡。但是半點線索都沒有。
緊接著,一隻腳踩在脖子上了。隨後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:「什麼人?」
我仔細的感知紙人這些紙人。慢慢的,我感覺的一點點魂魄的波動。
然後我連忙岔開話題:「我給你打電話,你怎麼關機了?害我這一通好找。」
現在敵在明,我在暗。知己知彼,我心中倒和_圖_書也很自信。
我隨手把店主的繩子解開。問道:「你這裏怎麼鬧鬼了?跟我們說說。」
我不敢怠慢,連忙一個倒仰,堪堪避了開去。
看得出來,店主是個做生意多年的精明人。聽了一會,就知道我們對什麼感興趣。
隱隱約約的,我感覺無雙和鬼使出事了。
然後,我一五一十的把前世的記憶講了一遍。
店主連連點頭:「沒錯,鬧鬼了。」而且,他像是擔心我們不肯幫忙一樣,著重講了一句:「和我這裏的紙人有關係。」
我沒有再動那些紙人,將他們七零八落的放在了客廳裏面。或許,有鎖魂環的話,可以將這些紙人重新聚攏起來。
我一臉無語的看著她:「鬧了半天,你根本不會用啊。」
無雙白了我一眼,沒有再說話。
她翻了兩眼,忽然奇道:「咦,這裏似乎有點不對啊。」
我指指老闆,問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?他是延年益壽會的人?」
這時候,我忽然聽到旁邊一陣嗚嗚聲。我扭頭,看見紙紮店的老闆被綁在椅子上,嘴裏塞著不知道什麼東西。
我貼在紙紮店的門上,輕輕地敲了敲門。裏面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。緊接著,等滅hetubook.com.com了。
我雙手做合十狀,藝高人膽大,把劍夾住了。
我暗示她:「這怎麼能算是不正經呢?情之所至,正常的生理活動……」
紙人上面的魂魄極其微弱。如果不是刻意的感知,根本察覺不到。我想把裏面的魂魄分離出來。但是試了幾次,都失敗了。這些魂魄實在太微弱了。
然後她看了看紙紮店的店主。隨手拿起了桌上的賬本。
這裏唯一亮著燈的,是一家鋪子。遠遠地,招牌上寫著花圈壽衣幾個大字。
而鬼使則一臉不信,說道:「你不要詆毀地藏王菩薩,他不是那樣的人。」
我連忙想鬆開手。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。我的身子重重的撞在電扇上。
無雙指著一處說道:「你看這裏。丟失紙人一百個。這是什麼意思?」
我拿起電話,撥通了無雙身上的手機。很久都沒有人接聽。我正在擔心的時候。手機關機了。
我點點頭:「勉強算是吧。怎麼?你這裏鬧鬼了?」
屋子裡很黑,我一時間並不能適應。就這幾秒鐘的工夫。忽然一陣凜冽的氣息,朝我的腦袋沖了過來。
鬼使在旁邊看著我,說道:「許由,你怎麼一個照面就被無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雙打趴下了?」
店主支支吾吾的,似乎想要說話。我把他嘴裏的東西掏出來,問他:「怎麼回事?」
無雙的點點頭:「是啊,每到一個紙紮店,先把賬本拿出來。有誰大批量的買紙人來著,一看便知。如果店主不合作,就綁起來。」
我想轉身回去,找個電視台或者廣播台,想想措辭擬一份尋人啟事,或許更可靠一些。
我擺擺手:「我知道他現在不是那樣的人。但是我說的是前世。」
對方抽了兩下,沒有抽動。忽然加大力道,把我整個人揮了起來。
我在屋子裡面轉了幾圈,終於還是走出去了。
店主說道:「你們是道士嗎?我剛才聽你們的交談,好像是道士。」
我尷尬的看著無雙,厚著臉皮笑道:「我找你們一天了,原來你們在這啊。」
我擺擺手:「我太輕敵了,我還以為是什麼小鬼呢。你想想,我把無雙當成小鬼,無雙把我當成地藏王。一個鬧著玩的,一個是拚命地。我能不被打趴下嗎?」
我找的很不從容,因為我不知道我的記憶什麼時候會重啟,讓我重新陷入到回憶當中去。
彭的一聲。電扇停止了轉動。扇翅像是幾百年沒有磨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過的刀。狠狠地撞在我的腰上。
店主連連點頭:「沒錯,鬧鬼了。」
我看看窗外,天色已晚。我想去找他們,但是又不知道應該去哪。
我目瞪口呆的看著無雙:「所以你和紙紮吳,這一整天都在排查紙紮店?」
我在街上漫無目的,憑著感覺到處亂走。哪裡又鬼氣,就跑到哪裡。這一路上驚擾了不少的大小孤魂。可以說攪動的四鄰不安。
我看了看表,已經下午五六點鐘了。無雙和鬼使已經出去了幾個小時,現在還不回來,我擔心他們會發生什麼危險。
這時候我更加堅信,這些紙人沒有惡意。似乎是在提醒我,或者,是在暗示我什麼。
當我把手機交給無雙的時候,我清楚的記得,電是滿的。
我問道:「你們出來了一整天,不是為了找延年益壽會嗎?既然他不是,為什麼把他給綁了?」
或許,那是我的前世吧。
我湊過去,問道:「怎麼了?」
然後我掉了下來。
我點點頭:「有一點收穫,說出來你都不相信。」
無雙看著正在接電話的店主。向我問道:「怎麼樣?你在家裡,有什麼收穫沒?」
然而,當我正要轉身的時候。我看見兩個人影,飛快的朝這家店走去www.hetubook.com•com了。我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怎麼回事。他們的身影就一閃而沒。消失不見了。
無雙說道:「我們打探到。延年益壽會的那些紙人,並不是自己扎的。而是從紙紮店買的。這樣一來,只要我們挨個排查,早晚能查到誰是延年益壽會的人,然後順藤摸瓜,把他們的老巢找出來。」
沒想到鬼使很堅決的說:「前世也不行。地藏王菩薩從最初到現在,都是沒有污點的偉人。」
無雙搖搖頭:「似乎不是。」
我暗笑一聲:「真是掩耳盜鈴。」
是一把劍。
無雙聽得目瞪口呆,緊接著,又滿臉通紅的說道:「沒想到,地藏王的前世這麼老不正經。」
然而,我始終沒有問出來,無雙到底在哪。
無雙皺著眉頭說:「怎麼是你?我還以為是地藏王的惡念呢。」
這樣走了一會,天漸漸地黑下來了。我發現我已經快要走出鄭州市了。這裏已經沒有了高樓大廈,即使是路燈,也有些發黃,似乎隨時打算罷工滅掉。
我在那裡感覺到了鬼氣。但是一整天的失敗,讓我有點失望了。我感覺,即使我走進去,得到的仍然是失望的答覆。
店主剛要說話。就聽見他腰間的手機響了。店主連連致歉,然後躲到牆角裏面接電話去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