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二十五章 陷害

第四百二十五章 陷害

事情進展的很順利。我只要在他們快要接近那兩座木屋的時候,抄近路趕到他們前面就可以了。
女人湊到我耳朵邊上,低聲說道:「千萬不要告訴別人,尤其是你師兄,這個地方就在……」
我點點頭:「想,你告訴我吧。」
而且,我隱隱約約已經知道那個線索是什麼了。這線索,恐怕就在女子的身上。
地藏笑道:「剛才你殺了全村的人,卻獨獨放過了我。實際上,不是你不想殺我。而是知道自己的實力,不想殺我,對不對?」
地藏王想了想,也同意了。
或許,是因為身後跟了一個女人。這一路上,地藏王的速度並不快。而我,也可以從容的跟在他們身後。
我沒有再跟著這兩個人。而是慢慢地繞到了山的另一面。
整個白天,風平浪靜,沒有發生任何事。我也多次提到,想要和他一塊去,但是每次都被攔下來了。
地藏搖搖頭:「我什麼也不想做。我只想告訴你。你的那些心思,逃不過我的眼睛。你並不想讓我跟著你去找那種力量,對不對?」
地藏王根本不打算放過我,在我身後緊追不捨。我知道現在仍然處在回憶中,但是記憶中挨了揍也很疼啊。所以我一https://m.hetubook.com•com邊祈禱著能早日回到現實中,一邊玩命的向前跑去。
我憨厚的笑道:「師兄,你要去哪啊。」
女子的眼神有些慌亂,緊接著,又馬上否認道:「哪有這回事?我很希望你去。」
半夜的時候,我忽然聽到一個聲音,在木屋外面輕聲說道:「睡了嗎?」
然後他毅然決然的轉過身去,向前走了。
於是我不敢怠慢,猛地一撞,將那木屋撞塌了。從裏面逃了出來。
我點點頭,盡量做出一副懵懵懂懂的神態:「還好,還要。」
地藏沒想到我會問東問西,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敷衍道:「總之很遠,這位姑娘遇到了一點事,我要幫她。」
我把聽來的話活學活用,說道:「聽說師兄年輕的時候曾經遊歷天下,所以才有今天的修為,我也想效仿師兄。」
然而,地藏卻死活不同意。他搖搖頭,說道:「你好好在這裏獃著吧。這一趟很危險,等我回來之後,再找時間帶你去遊歷。」
地藏王回來了,熱情的說道:「師弟,最近修行怎麼樣了?」
地藏冷笑一聲,說道:「你也不用費盡心機勾引我了,我不會上當的。」
www.hetubook.com.com我連忙將她推開,說道:「你要幹什麼?」
這時候,我心裏面居然升起一個可笑的念頭:「看來,地藏王果然已經愛上這個女子了。」
果然,地藏王也看出來了。他淡淡地說:「你不用再白費力氣了。我對你沒有興趣。」
地藏像是瘋了一樣,最裡面重複著:「你殺了她?你居然殺了她?」
我裝傻,說:「不知道。」
我正襟危坐,問道:「你要和我說什麼?」
地藏毫無預兆的伸出兩隻手,作勢要扒掉女子的衣服。女子條件反射一般的向後退了一步,然後從懷裡拔出一把鋼刀。這把刀上面還沾著血跡,估計是剛才屠戮村民用的。
我心中一喜:「總算找到路了。」
我隨口答道:「還沒。」
然後,地藏把那女子提了起來,喝道:「那地方在哪?」
我忽然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。因為,這女子的表現,似乎有點太過熱情了。
一整天,地藏王一邊收拾行李,一邊交代我。他走了之後,我要如何如何。我都虛情假意的點頭記下了。
地藏怒道:「胡說,我親耳聽到,她告訴你了。」
等到了晚上的時候,師兄把木屋讓了出來,讓那女子睡了。自己和*圖*書去山洞練功了。
那女子柔聲說道:「今天我一見你,就覺得器宇軒昂。所以臨走的時候,想和你說兩句話。」
天快要亮的時候。我終於遠遠地看見一座山峰。以及山峰上的兩間木屋。
那女子小聲的問:「你知道,我要和你師兄去哪嗎?」
我覺得奇怪,推了推她,沒想到,她應聲而倒。
我看看旁邊的女子。而那女子也熱情的飛過來一個媚眼。
地藏雙目通紅:「你殺了她?你為了獨吞那種力量,所以殺了她?」
我連連搖頭:「我不知道啊。她沒有告訴我。」
而地藏王,則不冷不熱的回應著。也不知道他修鍊的時間久了,已經有了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鐵石心腸。還是因為剛才的殺戮,讓地藏王對這個女子再也沒有好感。
她柔聲說道:「因為我覺得你是個好人。而你那師兄,不值得託付。你告訴我,你想不想知道,那個地方在哪?」
我正在詫異,忽然房門被推開了。
那女子雖然百般辯解說自己沒有勾引地藏王的意思。然而,半路上地藏說了這番話之後,她當真沒有再去騷擾他。看來,是已經放棄了。
地藏冷笑一聲,回頭看著女子說道:「當真?」
我心中覺得好笑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,地藏在山洞裏面把女子的眼睛畫得那麼傳神,當真一點都不動心嗎?
那女子只是一個勁的否認,表示自己的忠心。
地藏點點頭,然後說道:「我有一些事,要出一趟遠門。這裏就交給你了。」
我問這女人:「你告訴我這些幹什麼?」
不過,八卦歸八卦,最重要的還是逃命。所謂哀兵必勝,地藏王正在氣頭上,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。
我回到木屋中的時候,地藏和那女子還沒有回來。直到我調勻了呼吸,把過一會要說的台詞,仔仔細細的排練好了。他們兩個才漸漸的出現在山腳下。
我又裝的像是一個二傻子一樣:「是去捉鬼嗎?我也想去。」
地藏手裡舉著一織點燃的薪柴走進來,看著我說道:「那地方在哪?」
女子被提起來之後,我們兩個才發現她已經死了。心窩裡面插著我的桃木劍。
而那女子不驕不躁。一直嘗試著和地藏王搭話。
那女子嘆了口氣,說道:「你們師兄弟兩個。真是一個狡詐,一個憨厚。我告訴你吧。你師兄要和我去西方。去找一樣神秘的東西。只要得到它,簡直連神仙都不必放在眼裡。」
女子似乎也意識到,自己的身體把心思出賣了。倆忙靠上來,說道:www.hetubook.com.com「不用這麼著急,你想做什麼,可以直接告訴我。」
地藏有些不耐煩:「你去做什麼?」
我連連擺手:「我沒有啊。不是我乾的。我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我眼看事情不成了,總不能一路跟蹤他們去吧。正在著急的時候,那女子說道:「不如我們今天現在這裏準備一番,帶些乾糧盤纏,明日再上路,如何?」
從她剛殺掉那麼多的村民來看。她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。這種人,很難放下身段,去討好別人。更不用說勾引了。除非,她有什麼目的,不得不這樣做。
我支起耳朵,等著這女人告訴我那地方在哪。然而,她卻再也沒有動靜了。
一路上,女子都在沒話找話,和地藏王交談。與其說是熱情,倒不如說是在勾引。
我坐在木屋裡面,愁眉不展,根本睡不著。
女子點點頭,做出一副嬌羞的樣子來:「當然是真的。」
我嚇了一跳:「怎麼回事?難道死了?」
這裏沒有路,只有嶙峋的怪石。以及盤根錯節的老樹。幸好我是修道之人,身子輕,動作快,一路飛奔,如履平地,向山上跑去了。
那女子膩聲說道:「雖然你對我沒有興趣,但是我對你有興趣啊。」
然後,屋門開了,一個溫軟的身子,直接撲到我懷裡來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