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二十六章 陰差陽錯

第四百二十六章 陰差陽錯

在奔跑的過程中,地藏王一言不發,只要逮住機會,就像把我擒住。
我想隨手把它扔到火堆里算了。但是我看見它的一身毛,以及長尾巴。不知道為什麼,想起白狐來了。
我知道我現在處在回憶中。我想醒過來。但是我做不到。這一切像是一個逃不出來的噩夢。
除了我身前的一點火光之外。再也沒有什麼了。我保持著戒備,慢慢的躺了下去。
地藏冷冷的說道:「當時我親自檢查了一遍,她被你的桃木劍直接扎穿了心臟,已經魂飛魄散了。你還想騙我?」
我們兩個這一追一逃,不知道經歷了多長時間。我只知道天黑了又亮了。亮了又黑了。日月星辰循環不休,而我漫無目的的奔跑著。
我百口莫辯,最後懶得再辯解。只是馬不停蹄的向前跑。
然後,他重新撲了上來。
正在這時候,那狐狸回過頭來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。那眼睛像是黑色的湖水,一下將我吸了進去。
這些畫面在我眼睛前面快速地旋轉著,忽然一聲輕響,它們都消失了。而我,也從那黑色的湖水中拔出來身子。
我不知道逃了多久,漸漸地,生出一個想法。或許,我應該去西和*圖*書方看看。萬一運氣好,能找到那種所謂的力量呢。
我打了個哆嗦,馬上清醒過來,在這荒原上四處張望。
我微微一笑,然後說道:「你救了我一命,我應該報答你,但是我身上沒有金銀。這樣,我教你一套吐納之術。如果你好好練習,強身健體,延年益壽是肯定的。而且陽氣強大了,鬼神不敢侵。」
不知道跑了多久,地藏的氣息不然不見了。
終於,我找准了它的位置。迅速的伸手,將它一把抓住了。
晚上的時候,我生了一堆篝火。我坐在火堆旁,閉著眼睛練功。
鬼使點點頭:「好像是。」然後他指了指我手裡的狐狸:「只是我的獵物。」
只不過,我突然變換方向,向西方奔逃,更坐實了地藏對我的懷疑。他憤怒地在我身後狂吼著:「還說你不知道線索?你知道自己甩不掉我,所以打算當著我的面獲得那些力量嗎?」
想到這裏,我使勁的推了他一把。這一下有些用力過猛,鬼使幾乎是被我打出去的,他的身子重重的撞在一棵樹上。然後有滾落在地上。
我回頭,看見是鬼使,他身上背著弓箭。正在奇怪的看著和-圖-書我。
我捂住了耳朵,不再聽那些聲音。而是開始仔細的感知那些淡淡的氣息。這股氣息很奇怪,不像是人的陽氣,似乎也沒有鬼氣。
地藏王的氣息不見之後,我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了。因為他在我後面的時候,我只要向前奔逃就行了。現在他忽然失去了蹤跡,我反而感覺四面八方都是他了。
怪不得尋找它身上的鬼氣這麼難。原來這傢伙根本不是鬼。
地藏的話讓我心中一緊,原來我乾的事他早就已經知道了。
我閉上眼睛,這聲音就會出現,我睜開眼睛,一切都會歸於平靜。
我坐在火堆旁,正在閉目養神。忽然,我感覺那團火劇烈的燃燒起來了。我猛地睜開眼睛,看見地藏王的臉浮現在火苗之上,他向我咧嘴,鬼魅的一笑,隨後消失不見了。
我知道,這輩子估計是和他說不清了。只要漫無目的的,繼續奔逃。
我看見它這幅樣子,忽然有些心軟。我低聲說道:「以後不要再害人了。你長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。我今日不殺你,你走吧。」
地藏的眼睛似乎能洞察一切,他看著我,緩緩地說道:「你不知道?你連續幾天跟蹤我去山村治和*圖*書病。我猜,你已經謀划很久了吧。」
我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窒息感。然後我看到了很多人。有一會是道士,一會是和尚的地藏王。有化作三足金烏的方丈,有一條雙頭蛇,一直頭是無雙,一隻頭是溫玉,她們兩個糾纏在一塊,互相撕咬。我也看到了我,化作一隻小白鼠,蹲伏在地上,一動也不敢動。
我拍拍鬼使的肩膀,說道:「你是附近村子的村民?」
我一步步的後退,腦子裡轉的飛快:「那什麼,師兄,那個女的擺明了是挑撥離間,陷害我,你可千萬不要上當啊,她肯定沒有死,不定躲在哪裡看咱們倆的好戲呢。」
我沒想到膽小怕事的鬼使,居然在前世這麼硬氣。我笑了笑,說道:「剛才那隻狐狸已經有了靈性。你如果殺了它,或許不是什麼好事。萬一它的冤魂報復你怎麼辦?」
古代的士兵擔心夜間劫營,所以流行枕戈待旦。我發現這是個好主意。樹枝枕在腦袋下面,會把地面的震動放大無數倍。地藏王醒來之後,會馬不停蹄的追我,而我則在第一時間跳起來,甚至回神的時間都沒有,繼續茫然的在天地間奔跑著。
我心中又是喜悅,又是https://m•hetubook.com.com疑惑:「難道我把他甩掉了嗎?似乎有點太突然了。」
我低頭看了看狐狸,它還活著。而且,眼睛裏面流露著乞求之色。
然後,我把狐狸放在了地上。它背著那支箭,迅速的溜走了。它在鑽到草叢之前,回頭深深望了我一眼。這個眼神讓我心裏面一跳。因為實在太像白狐了。不過,我很快釋然了,它們是同一種動物,估計這幅表情是批量生產的吧。就我們看非洲人,大概也都是一個模樣。
這一晚上,我驚醒了無數次。我總覺得,身邊有腳步聲,正繞著我的身子,一步步的走著。
鬼使有些不滿的看著我:「你憑什麼把我的狐狸放走了?」
鬼使欣然答應了。然後邀請我去他的家中坐坐。一路上嘮嘮叨叨,全是講他家中如何如何困難。白天要耕田,晚上還要出來打獵等等。
鬼使瞪大了眼睛,問道:「真的?我不識字,你可不要騙我。」
開始的時候,我什麼也沒有想,只是茫然的跟著他向村子裏面走。然而,等我看見周圍那些熟悉的景物的時候,不由得嚇了一跳:「這裏不是地藏王和我決鬥的地方嗎?沒錯沒錯,當時鬼使還在一邊圍觀來著。」
和*圖*書使點點頭,說道:「是啊。整個村子的人都是我的親戚,我告訴你,這件事如果你不給我一個說法,你就別想走了。」
這一聲感剛剛喊完。周圍地面上的落葉砰地一聲,燃燒起來了。他們變成了一個火圈,正好把我圍在正當中。
我信步向西方走著。一邊走,一邊試探,仔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,然而,什麼都沒有發生。
有的時候地藏王累極了,會倒在地上睡著。而我也會趁這時候停下來,倒在地上休息,我已經是同樣的精疲力竭了。我找到一根樹枝,枕在上面。
我背對著初升的太陽停下腳步,我誠懇的對地藏說道:「師兄,我真的不知道那地方在哪,那女的陷害我。」
我沖他大聲地喊著:「快跑。」
我回過神來了。我看見自己的脖子被狐狸纏繞著。它正在有氣無力地從我身上掉下去,而它的背上,已經中了一箭。
我掉在這湖水中央,浮浮沉沉。一個浪頭接著一個浪頭的打過來。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明明學過游泳,但是在這裏偏偏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。
那個東西尖銳的嚎叫著,哭訴著。我把它拿到火光下面。看見是一隻碩大的狐狸。
我把狐狸提起來,問道:「你救了我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