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三十一章 卧底

第四百三十一章 卧底

無雙估計是睡棺材睡習慣了,經常忘記鎖門。
我搖搖頭:「我回憶裏面沒有看到是誰拿了那把劍。」
不錯,我要幫無雙照照魂。
我在紙的另一面,看著上面的影子。是無雙沒錯。她微閉著雙眼,均勻的呼吸著。像是畫在宣紙上的一幅畫。我不由得看的有些呆了。
我嘿嘿笑了一聲,說道:「等明天無雙睡醒了,我讓他給你們兩個做兩個鎖魂環,套在手上就沒事了。」
我連忙說道:「我,是我,許由。」
我輕手輕腳的上樓。然後打開了房門。就在房門被打開的那一刻。我愣住了。屋子裡坐著兩個人。正是瘦子和邋遢道士。
我點了點頭,沒有和他們再說話,隨手推開了無雙的房門。
邋遢道士說道:「他好像去冥界了。找那個啥菩薩,去做彙報了。」
我點點頭,要走的時候又回頭問紙紮吳:「胖子和小山魈怎麼樣了?都好嗎?」
我苦笑一聲:「我還不想參与呢,可是事情偏偏落到了我的頭上。」
無雙一瞪眼:「誰是假的?」
紙紮吳說道:「你最好別打草驚蛇,找機會利用這兩個人,把你父母救出來。根據我這麼多年的經驗,地藏王的惡念不會對你父母怎麼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樣。那應該是他對付你的最後籌碼,所以你放寬心。」
我開始裝傻:「我不知道啊。我陷入到回憶中的時候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。剛才我是在大街上醒過來了。你們怎麼也不看著我點?由著我亂跑,萬一讓車撞了怎麼辦?」
也是湊巧,半夜的時候我起來洗臉。紙紮吳這才故意吸引我的注意,把我引出來,說這一番話。
然後,我從懷裡摸出一張白紙,和一隻蠟燭來。這一套東西,是剛才用紙紮吳手裡面拿回來的。
我想了想,問道:「吳老頭,你年紀大,見識多。你說,地藏王的惡念派這兩個人在我們身邊是為了什麼?」
然後她問我:「那把劍到底去哪了?」
大半夜的,這倆人不睡覺坐在沙發上。實在太可疑了。尤其是剛才聽了紙紮吳的一番說辭。我現在看這兩位,怎麼看怎麼像反動分子。
我撓撓頭:「這次看見的東西太無聊了。都是怎麼練道術的。這要是放在前一世,可能比較有用。可是現在,我已經夠強大了。還真是用不著。瘦子,如果你感興趣,我教你怎麼樣?」
我勸道:「忍一忍,很快他們就現出原hetubook•com•com形來了。」
瘦子打了個哈欠,像是漫不經心的問我一樣:「許由,你大半夜的不睡覺,去哪了?」
我心中暗叫不好,萬一讓無雙知道我懷疑她,她還能饒得了我?
蠟燭點燃了。我看著上面映照出來的形象。
忽然,上面的魂魄劇烈的晃動起來。我正在詫異,一把劍猛地刺穿了白紙,抵在了我的喉嚨上面。然後我聽到無雙低聲喝道:「什麼人?」
我連忙讓她小聲點,然後我把今天晚上的事向無雙說了一遍。
無雙大失所望:「不是吧。這麼巧?那一段記憶去哪了?難道我們遺落了某個靈芝?」
紙紮吳的聲音裏面透著焦急:「都好,都好。等事情辦完了,我們自然會去找你們。你快走吧,萬一被延年益壽會的人發現不對了,就麻煩了。」
我把門關好,然後認真的鎖了起來。
紙紮吳笑了笑,向我說道:「這種事,你他逃不開,只能硬著頭皮上。」
據紙紮吳所說。他前兩天就想和我們回合了。只不過,鄭州城已經不太平了。延年益壽會表面上銷聲匿跡,實際上,在城裡面布滿了眼線。這些眼線中有活人,也有死人。
我點點頭:「很有可能是這樣。不過和-圖-書,桃木劍的下落也不外乎那幾個人。要麼是被我拿了,要麼是冥王,要麼是仙人。我覺得,被我取走的幾率最低了。」
紙紮吳聽得目瞪口呆,連連說道:「水太深了,太深了。這已經遠遠不是我們這些小鬼能參与的了。」
我連忙拉了她一把,然後說道:「外面那兩個是假的。」
瘦子打了個哈欠,說道:「我現在魂魄還不穩定呢。說不定哪天就散了,我還是不學了。」
紙紮吳點點頭:「你說的也是,對方也真夠下血本的。只是不知道這延年益壽會什麼來頭,怎麼好端端的,和咱們杠上了?我看他們到處捉拿無主的孤魂,甚至有些活人,也被他們把魂魄給擄去了。」
我看紙紮吳似乎還不知道最近發生的事,於是簡明扼要的給他講了一遍,什麼地藏王的惡念,什麼我的前世。以及那個大秘密之類的。
我擺擺手:「任誰也想不到,會有人故意把魂魄打散來騙我們啊。」
我點點頭:「這樣的話,我心裏就有數了。」
無雙又問:「那麼,你趕快把記憶找回來,看看是怎麼回事?」
紙紮吳嘆了口氣,感慨道:「嘴上沒毛,辦事不牢。你們幾個看見瘦子和邋遢道士回來了。怎麼救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•com不知道用白紙照一下魂呢?」
外面坐著假的瘦子和邋遢道士。我已經變成驚弓之鳥了。我決定幫無雙照照不然的話,始終踏實不下來。
紙紮吳說道:「再明顯不過了。上一世的時候,他想逼你說出秘密在哪,你沒有答應。這一世,他改變策略了,直接派兩個卧底在你身邊。你不去找這個秘密還則罷了。只要你去找。他馬上就能知道,然後趁你不注意,把你找到的東西搶去。」
紙紮吳擔心泄露行蹤,所以一直沒有露面。直到看見假的瘦子和邋遢道士把我們迷得五迷三道。
他緊張地看了看外面那幾個替身,說道:「現在時候不早了。你還是趕快回去吧。別走大路,翻牆回去。」
我問他們兩個:「鬼使呢?你們看到他了嗎?」
我一邊盯著她的臉,一邊胡思亂想。無雙好像從來沒有看過小格式的電影,對婚姻的概念停留在一個鍋裏面吃飯的層次上面。找個時間,我得讓她開開眼界。
鄭州城裡面有不少平房,但是更多的是樓房。我盡量找黑暗的地方,一路悄悄地趕了回來。
他倒是有心想進門告訴我們。但是又擔心被假瘦子察覺。也是猶豫了很久,才冒險接近我們的小區。藏到我們hetubook•com•com家的牆裡面了。
我小聲的把回憶中的內容說了一遍。無雙聽得連連讚歎:「這下惹惱了,連冥王和仙人都開始搶這些東西了。」
無雙撤回了桃木劍,詫異的看了我一眼:「你在這搞什麼?蠟燭?白紙?你在照魂?」
小區裏面靜悄悄的。似乎沒有什麼異常。
我盯著傳床上的身軀,小心謹慎的接近著。
我點了點頭,向紙紮吳到了個別。然後跳到一間平房上面了。
我有些為難的說:「不瞞你說,我感覺這是所有的記憶了。換句話說,那些靈芝能給我提供的記憶就這些了。今天晚上我醒過來之後腦子很清楚,再也沒有之前那種渾渾噩噩的感覺了。」
無雙問道:「想起來什麼了?」
無雙聽得連連點頭,說道:「好哇,騙到我頭上來了。真是可氣,不過更可氣的是,明明知道他們是假的,我們還不能把他們怎麼樣。」
我拉著無雙坐到床上,然後小聲說道:「我又想起來一點東西。」
無論從哪方面看,我都像是一個半夜偷窺的變態。但是這是我自己老婆的房間,我進來應該不算變態。
這哥倆估計沒看見我起床吃東西洗臉。馬上信了。然後他們開始順桿爬,問道:「你從幻覺中醒過來了?這次看見什麼了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