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三十二章 出征

第四百三十二章 出征

我也不知道鑽了多久。瘦子終於沉不住氣了。他假裝聽到了什麼,然後裝模作樣的把耳朵貼在牆上,隨後對我們說:「我感覺這裡有點動靜。」
瘦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,然後說道:「我們的魂魄還不太穩定,我擔心找到那個大魔頭之後,還沒等我們出手,就讓人打得魂飛魄散了。」
無雙已經把第二個鎖魂環做好了。她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但願一切順利吧。」
我笑眯眯的湊過去,盡量裝出一臉神秘的樣子:「今天的事情比較多,我們早點起床,準備一番,然後出發打那惡念一個措手不及。」
無雙說道:「如果拿到了的話,那把劍肯定會成為我們家族的傳家寶。可是很奇怪,我們家從來沒有修道之人,直到我媽認識了張元。」
然後他們兩個很主動的問道:「我們什麼時候去找那個大魔頭算賬?你們知道他在哪嗎?」
無雙想了想,說道:「地藏王的惡念想利用咱們找到線索。咱們不如反過來利用他們,把惡念抓走的人都救出來。」
我站在廚房裡面,假模假式的做飯。而無雙子站在旁邊,真的在做兩個鎖魂環。
過了一會,我向客廳裏面望了一眼,邋和*圖*書遢道士已經不見了。
瘦子和邋遢道士疑惑的看著牆上的表,現在是凌晨三點,他們說道:「我們兩個是鬼,喜歡晚上,這沒什麼,怎麼你們兩個,起床也這麼早?」
無雙點點頭,站起來說道:「你們等我一會,馬上就好。」
這下瘦子和邋遢道士知道我說的是誰了。他們兩個有些震驚的說:「那個大魔頭?你們打得過他嗎?」
我不由得嘆氣,惡念找的這兩個人,演技也太差了。
後面的幾個小時里。瘦子和邋遢道士自覺地充當了尋路的角色。他們總是率先發現各種動靜,領著我們在七扭八拐的地下前進。
我問她:「你有什麼辦法嗎?」
我心中想到:「這一趟,果然是太容易了。看來地藏王的惡念真的決定把我和無雙的父母交出來,好讓我們安心的去尋找那個秘密了。」
我擺擺手:「是咱們。」
瘦子和邋遢道士全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不過到最後,他們也沒有說什麼,只是有些不情願的抱怨了一句:「這得找到什麼時候?」
我小聲的對無雙說:「事情基本上辦成了。我猜邋遢道士這時候肯定是去向地藏王的惡念報信去了。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•com
我想也不想,抽出桃木劍就捅了上去。只是不曾想,這地下管道實在太狹窄了,我的桃木劍當的一聲,看在旁邊的管道上面。根本揮不上去。
下面不僅僅臟,而且很危險,各種垃圾發酵之後產生很多有毒的,易燃的氣體。幸好我們是修道之人,所以才能在這裏從從容容的走過去。
我點點頭:「這個想法雖然好。可是你有什麼具體的計劃沒有。」
我和無雙坐下來。把兩隻鎖魂環給了他們。瘦子和邋遢道士戴上之後,贊道:「果然舒服多了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不錯,我爸媽不知道怎麼回事,被地藏王抓起來了。不把他們救出來,我實在不安心。」
這時候,頭頂上的人伸出一隻手來。一下攥住了我的手腕。
瘦子和邋遢道士瞪著眼問道:「惡念?什麼惡念?」
無雙說道:「這把劍是我爸做的。不是你回憶中的那一把。」
我裝作很緊張的樣子走過去。一本正經的聽了聽。然後點頭說道:「好像確實有點動靜。要不然咱們從這裏走?」
我說道:「不是已經跟你們講過了嗎?就是延年益壽會裡面的那個大魔頭和_圖_書。」
想到這裏,我低頭看了看無雙手裡的桃木劍。
我點點頭,說道:「有一點線索了。不過,為了避免夜長夢多,先要把我父母救出來。因為這一趟不知道什麼猴年馬月才能回來,我先得確保他們的安全。」
我正在得意。忽然頭頂上有人笑道:「你們居然來自投羅網了?」
無雙開始故意問道:「咱們這一趟,是要把地藏王的惡念殺掉嗎?」
我點點頭,說道:「看來,我們得想辦法找到缺少的那一段記憶才行。不過,到哪去找呢?」
瘦子和邋遢道士更吃驚了:「我們兩個也去啊?」
我點點頭:「當然了,我們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。你們不去怎麼行?」
我連忙抬頭,頭頂上出現了一張臉。正朝我們詭異的笑著。
我點點頭,說道:「有一點線索了。我們曾經被延年益壽會的人帶走過。我記得,當時在地下似乎有一條通道,我們只要挨個排查下水道,應該就能找到地藏王。」
我點點頭,有些失望的說道:「難道冥王沒有拿到那把劍嗎?」
我這話是問無雙的,無雙也很配合的說道:「好,那就來這裏看看。」
桃木劍是揭開秘密的關鍵。而桃木劍的下落,和*圖*書就難以考證了。
我也站起來,說道:「我去做點飯,你們兩個等一會。馬上就好。」
瘦子和邋遢道士對視了一眼,神色有些複雜。然後他們問道:「你們打算要去找那個大秘密了嗎?」
然後,我們也不等鬼使從冥界回來。兩人兩鬼,就出了門。
我擺擺手:「不要緊,讓無雙給你們兩個準備鎖魂環。」
無雙已經做好了一隻鎖魂環,她點點頭說道:「希望憑著我們這兩句話,地藏王真的會放人。不過,我們這一趟是不是有點危險了?我有點猶豫,不然的話,等地藏王養好了傷,再和他一塊去找惡念算了。」
我搖搖頭:「地藏王的惡念,咱們現在還沒有實力殺了他。不過,總得把咱們倆的父母救出來。不然怎麼安心去找那個大秘密?」
我分析道:「如果我們和地藏王一塊去。惡念肯定不會再輕易放人了。這麼多天了,惡念肯定已經知道,想找線索,應該從我身上下手。他沒有威逼我們,反而派了這麼兩個人過來。看樣子,他這次不想再像上一世一樣和我們正面衝突。所以我猜,我們這次去,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。」
我和無雙微微一笑:「放心,總有找到的一天。m•hetubook•com•com
無雙想了想,說道:「想要找到那段記憶並不容易。咱們倒不如想想,怎麼對付外面的兩個假人吧。」
到後來的時候,我已經能聽到有人在高喊萬歲了。
瞬間,我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。正要把我的魂魄吸出來。這時候我哦注意到,在我們頭頂上的是一個紙人。它的背上,畫著一連串複雜的符文。
我們兩個商量了一陣,隨後打開了房門。
我們兩個走出去,看見邋遢道士已經回來了。他正在和瘦子小聲的說話。忽然看見我和無雙出來,又馬上停住嘴了。邋遢道士停頓了一下,似乎覺得這麼干有點突兀,於是又提高了嗓門,故意和瘦子說些無關緊要的事。
實際上,我們一直在偷偷地聯繫紙紮店的老闆。對延年益壽會的活動位置,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。但是今天,我和無雙故意隨便挑了一個下水道口,忍著臟,鑽了進去。
一向膽大的無雙變得謹慎了。而我卻忽然充滿了冒險精神。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,或許找回記憶之後,有些事正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我的性格。
我的記憶意外的中斷了。我不知道桃木劍在誰手裡。無論是被誰拿到了,這麼多年過去了,隨便藏起來,就再也難以找到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