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三十三章 點到為止

第四百三十三章 點到為止

但是現在不同了。今天我們既然敢來找地藏王,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這時候眼看紙人想要控制住我的魂魄。我不敢怠慢,連忙調整了一下角度,把桃木劍舉起來了。
無雙拽了拽我爸的衣領,果然,在他的后脖頸上有一道符咒。
我問她:「你怎麼樣了?」
那邊無雙正在囑咐我爸媽:「出門之後,沿著這條路馬上走。外面有瘦子和邋遢道士接應你們。」
我們兩個小聲的交談,驚動了那些市民,其中有一個回過頭來,沖我們不滿的說道:「這裏不許喧嘩,你們也是來拜仙人的嗎?那就趕快跪下來。」
這道符刻得很淺,我輕易的就將它毀去了。我爸悶哼了一聲,像是很痛苦似得。然後,他的眼睛裏面恢復了清明。他詫異的看著我:「許由,你怎麼在這?」
無雙說道:「為什麼不行?現在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」
無雙小聲的說道:「我看,現在他很虛弱,陷入到回憶當中去了,似乎沒有什麼抵抗力。」
現在他坐在地上,眉頭緊皺,一動不動。
我擺擺手:「你不用管我們。我們這麼大本事,還沒什麼人能傷的了我們。你們快走吧。」
無雙想了想,說道:和圖書「不去也行,要不然你們就在這裏望風吧。等一會我們把人救出來,你們兩個接應一下,不用管我們,直接帶著他們回到地面上。」
我們兩個走了一段路之後,就看到了那扇乖乖的大門。所有的聲音,都是從這門口面傳來的。
我做了個手勢,小聲的說:「別說話。也別亂動。」
我一聽這話,有些忐忑了:「這是怎麼回事?地藏王的惡念打定主意了要捉住我們嗎?」
這個跪在隊尾的市民,正是我爸。他像是不認識我了一樣,正低聲的念誦著什麼。
巨大的震驚甚至讓我忘記了反抗。幸好,身後的無雙在我身上拍了一下,喝道:「許由,你在愣著做什麼?」
我正在奇怪,曹操忽然回過頭來,向我咧嘴一笑。我馬上明白了。原來這小子是在裝傻。他重新混到延年益壽會來了。
無雙搖搖頭:「我沒關係。剛才背後有一個紙人,也用了同樣的一招,我不留神,和你一樣著了道。」
無雙小聲地說道:「我發現帶著他們兩個就得看著他們。既要防備著他們給我們下套,又要假模假式的救人,這一路上還不夠操心的。」
我問無雙:「他們兩個呢?www•hetubook.com•com
我們走到屋子裡的時候。看見裏面有很多人。
我和無雙一路高歌猛進。走到了那扇大門旁邊。我們兩個沒有猶豫,直接一腳把大門踹開了。
無雙說道:「剛才那些符咒也爬到他們身上去了。他們根本抵擋不了。如果不是身上戴著鎖魂環,這時候恐怕已經被捉走了。我發現他們的時候,他們連人帶鎖魂環,正在被拽走。於是我當機立斷,把他們救了下來。」
我想了想,不由得點頭:「確實是這個道理。」
然後,我的桃木劍砍了上去。火星四射,正好砍在了牆壁上。
無雙指了指幾步開外,距離我們稍遠的地方。那裡有一把桃木劍,這把劍插在旁邊的牆壁上。兒劍身上穿著兩個鎖魂環,將他們釘在牆上了。
這時候,無雙也蹲了下來。她向旁邊指了指:「你媽在那邊。」
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些紙人。看著它們爬到我的胳膊上。瞬間,我的胳膊失去了知覺。我感覺,我正在變成紙人。
無雙小聲的問我:「你看,他這是什麼情況?」
然而,曹操的脖頸上光溜溜的,上面什麼也沒有。
我和無雙走過去,將桃木劍拔了下來。
我們雖然和-圖-書很有把握,今天這一趟很安全,地藏王的惡念不會對我們怎麼樣,但是現在面對著他的時候,心裏仍然有一些忐忑。
瘦子和邋遢道士連連道謝,一邊道謝,一邊說道:「地藏王實在太厲害了,太恐怖了。我們兩個差點就被他弄死了。要不然,我們還是別去了。」
我的劍還沒來得及砍上去。紙人身上的符文忽然動了。他們像是一條蛇一樣,居然紙人身上爬出來,一直想我胳膊上爬過來。
然後又看了看周圍:「這裡是?」
這些人都跪在地上。向一尊金身仙人跪拜著。他們全都是普通的市民,很虔誠的拜倒在地,嘴裏念念有詞。
我點了點頭:「你說的也有道理。剛才雖然驚險。但是地藏王總算給我們留了一條命,看來,今天的事大概是一場戲。」
我爸媽點了點頭,互相攙扶者走了。
我看著這個人,愣了一會。我沒有跪,而是蹲了下來。我攙著他的手臂,有些心疼的說道:「爸,是你嗎?」
我想了想,小聲的說道:「看樣子,似乎也是陷入到過去的記憶當中了。」
我看看無雙,她的臉色也不太好。而且左手捂著右臂。
我媽擔心的看著我和無雙:「你們兩和*圖*書個怎麼辦?」
這話說得聲音不小,擺明了是說給瘦子和邋遢道士聽得。
我搖搖頭:「不行,他不傻。雖然故意放咱們兩個進來,又故意示弱,讓我們把人救走。但是我覺得他還沒有糊塗到真的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。」
等到距離瘦子和邋遢道士有些遠的時候,我悄悄地問無雙:「怎麼不帶著他們兩個了?」
我左右看了看,不見了瘦子和邋遢道士。
我不知道曹操有什麼目的。或許,他王圖霸業的夢想還沒有忘掉。我沒有勉強他。而是回到了大門附近。
無雙點點頭:「哪能這麼容易就讓你把人救走呢。」
與此同時,短短的地下通道兩旁,幾乎布滿了剛才的那種紙人。他們身上的符咒像是病毒一樣,瞅准了機會就要竄到我們身上。
那邊無雙已經把我媽身上的符咒毀掉了。我走到曹操身邊,打算順手也把他救走。
我曾經見過這種紙人。停屍房裡面。我和無雙不知不覺著了道。
我和無雙循著那山呼萬歲的聲音,慢慢的走了過去。
今天我們不怕被伏擊。因為即使被困住了,想必地藏王的惡念也會把我們放掉。今天的主題叫點到為止。
我和無雙蹲在門口,看著微閉著眼睛的惡念和-圖-書
我要破中指,擠出一點血來。然後抹去這符咒。
幸好,這桃木劍是用血養起來的。它安然無恙,而那符文已經碎裂掉了。
我看見隔著兩三個人。我媽也在向這金身仙人跪拜著。而在她身邊,還有多日不見的曹操。
我爸雖然不是修道之人,但是看今天的架勢,也能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。所以什麼都沒說,只是點了點頭。
如果是在幾個月之前,對這種能動的符咒我們一點抵抗力都沒有,非得著了道不可。然而現在不同了。我們體內的內丹已經成型,強大的陰陽二氣保護著我們。這些符咒,可以被我們輕易地毀掉了。
這時候我才想起來,從丹田裡面升起一股熱流。是陰陽二氣迸發出來的能量,一步步逼著,將那符文從我身上逼出去了。
無雙搖搖頭,小聲的對我說道:「如果惡念打定主意要捉我們,我們根本逃不掉。」
我一看這金身仙人,不由得愣住了。這不是地藏王嗎?但是下一秒,我反應過來了,這不是地藏王,這是惡念。他奪去了上一世的身體,所以是一副道人的打扮。
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:「你該不會想趁機除掉他吧?」
我抬頭看了看無雙,說道:「他們都被控制住了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