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八十八章 分歧

第四百八十八章 分歧

張夫人忽然勃然大怒,隨手抓起桌子上的茶杯,朝鬼使扔了過去:「你算個什麼東西?地藏王的奴才而已,我們尊重你,叫你一聲鬼使,實際上,不過是鬼奴,你還想上天了?」
溫玉的這一拳打得很重,我看見無雙的魂魄變得有些虛幻,似乎要魂飛魄散了。
無雙又閉上了眼睛,有些懊悔的說道:「當初,我應該給你也做一個的。可是我太懶了,一直沒有動手。現在有了孩子,即使想做,也不能了。」
老闆一臉陰沉的說:「既然如此,你們何苦告訴我,我已經死了?讓我蒙在鼓裡,自欺欺人的過幾年豈不是很好?」
我心中大慟,沖溫玉吼道:「她還有傷呢。」
無雙看了我一眼,眼睛里流露出威脅的意味,那意思似乎在說:「要是你敢出什麼幺蛾子,一會你給我等著。」
我們離開了火葬場,跟著老闆慢慢的向回走。出門的時候,我們遇上了提著啤酒回來的工人。他警惕的看著我們:「你們幹什麼的?是不是想偷屍體?」
胖子再不濟也曾經是仙人,偷襲的實力還是有的。
方丈有些無奈的走過去,拍拍他的肩膀:「哥們,別哭了行不行?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m•hetubook•com.com給自己哭喪的呢。」
我看見溫玉從床上跳了起來。然後用力的向我拍過來一掌。
無雙手忙腳亂的幫她把眼淚擦掉。張夫人拉著無雙的手,說道:「無雙,我們不在這裏了,咱們娘倆回陰間。咱們去陰間,那裡才是咱的家。」
方丈說道:「我們不告訴你,萬一哪天陰差來了你也不相信呢?到時候,你恐怕得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。」
張夫人咬牙切齒的說道:「你憑什麼去?我們是冥王的後代,陰間是我們的家,你算什麼?」
那一瞬間,我的腦子裡面滿是疑問,卻想不出一個答案來。我的腦子裡反覆的閃現著這些問題。直到無雙驚呼一聲,讓我快躲開。
我若無其事的攤了攤手,心想:「偽君子就偽君子吧,反正她說了也不算。不過,溫玉最後的那句話,倒是值得我們警惕。」
我疑惑的看了張夫人一眼,看見她眼角紅彤彤的。我心中有些詫異:「她剛才哭過了?」
無雙輕聲說:「把我扶起來。」
我扶著無雙,慢慢的朝方丈走過去了。
這種情況,我們幾個都看出來了。無雙走到張夫人面前,問道:「媽,你怎麼了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?」
然而,她似乎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。我感覺她打我的時候留有餘力,一擊失敗,馬上轉身,向無雙拍了過去。
無雙看了看他,說道:「你的陽壽應該還沒有耗盡。暫時在人間做個孤魂野鬼吧。等你時辰到了,自然會有陰差來捉你。」
方丈看了看無雙,然後有點猶豫的說道:「溫玉給你留了幾句話,我不知道無雙聽得話,是不是合適。」
無雙慢慢的睜開眼睛,有些虛弱地說:「沒事,我有鎖魂環。」
而張元坐在那裡,就掩飾的太差了。或者說,他根本沒有掩飾。他坐在凳子上,胸口正在劇烈的起伏。
我在看鬼使,他雖然面色平靜,仍然是平常那一副恭恭敬敬的神態,但是眼睛裏面的戾氣並沒有完全消失。他剛才應該發火來著。
她意興闌珊的嘆了口氣,說道:「行了,我們走吧。」
我看見溫玉從床上坐起來。腦子嗡的一下,瞬間失去思考的能力了:怎麼會是她?她怎麼在這裏?我的肉身呢?我的孩子呢?
老闆哭了幾分鐘,果然抽抽噎噎的止住了。他問我們:「我現在該怎麼辦?」
這時候我才想起來,無雙的手腕上一www•hetubook.com.com直套著鎖魂環。看來剛才的那一擊還不至於要了她的姓名。
我下意識的向旁邊躲了躲。溫玉這一掌落空了。
無雙就站在她身後,萬萬沒有料到無雙會來一招聲東擊西。她根本躲不開,不僅僅躲不開,甚至連準備的時間就沒有。電石火光之間,她挨了一拳,身子重重的飛了出去,撞在牆壁上了。
原來,就在我們打鬥的時候,老闆已經把其餘的屍體都掀開了。果然,他找到了自己的屍體。現在正抱著屍體痛哭呢。
我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對吵架的夫妻,心裏總覺得重點似乎不在陰間。
無雙著急的問:「到底怎麼了?怎麼忽然又要回陰間了?」
我點了點頭:「好說,好說。」
我看見無雙雙目緊閉,從牆壁上慢慢的滑落下來,掉在地上,身子軟軟的癱倒在那裡,一動不動了。
溫玉冷笑了一聲,打算接著向我打過來。然而,她沒有成功,因為胖子在她身後拿出一張鎮鬼符,把她給制住了。
無雙不明所以的看著張元,下意識的回答道:「好啊,都回陰間。」
恰恰在這時候,鬼使笑嘻嘻的說道:「張元不是人間的人。我總是吧?我是鬼使,我可以去陰間。」
方丈搖搖m.hetubook.com.com頭,指了指旁邊的床鋪。
等我們回到旅館的時候,發現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。張夫人、鬼使、張元,他們三個人坐在屋子裡面,呈三角形。各自保持著一段距離。
方丈無奈的看著老闆:「哭兩聲就行了啊。哭多了傷身。」
我問他:「溫玉呢?哪去了?你把她放走了?」
我心裏破口大罵:「去你媽的,有這麼問的嗎?無雙既然就在旁邊站著,她能不聽嗎?」
方丈搖搖頭:「不是她的殘魂厲害,是你們兩個現在太弱了。你們需要靜養,儘快恢復實力。可千萬不能再折騰了。」
這時候,張元站起來,說道:「我也要回陰間。」
方丈看著我們兩個,說道:「溫玉的殘魂自殺之前。他說,許由自己身受重傷,還要幫著別人找屍體。真是大善人。可是這樣的一個大善人,居然三番五次的傷害她。所以他不是善人,是偽君子。這件事不會結束,只要她或者,你們就別想過安生日子。」
我有點奇怪,因為溫玉不見了。
他們這種位置,讓我有一種三足鼎立的感覺。
方丈搖搖頭:「我放走她幹嘛?剛才出手了根本不是溫玉的真身,只是一道殘魂。她被我抓住之後,就自己掏出桃木錐,自盡了和*圖*書。」
無雙顯然也覺得這話有點無聊。
旁邊的方丈解釋道:「你還回去開你的旅館,該幹嘛幹嘛。到時候等著下冥界就行了。」
我顧不得和溫玉糾纏。急匆匆跑到無雙身邊:「你怎麼樣了?難受不難受?」
我點了點頭:「這個我明白。」
老闆沉默不語了。然後,他擺擺手:「罷了罷了,死就死吧。我這輩子沒做什麼壞事,就是愛貪點小便宜。希望下輩子還能做人。哎,許兄弟,我的喪事你能不能幫幫忙?屍體在這扔著也不是個事啊。」
我心裏知道,溫玉估計沒好話。我心中忐忑,還要硬著頭皮說道:「我和無雙一家人,有什麼話不能當著她的面說?說吧,沒關係。」
老闆悲痛的揮揮手,一邊哭一邊說:「你這人怎麼這樣呢,一點同情心都沒有。我都死了,還不讓我哭兩聲。」
張夫人看起來很平靜,但是聽無雙叫了一聲媽之後,眼淚馬上就掉下來了。
不遠處的方丈說道:「你們倆,別在那粘著了。快過來看看。」
我們一言不發的向外走。他看我們面色不善,而且人多勢眾,沒敢吱聲。我們也就懶得理會他,徑直走了。
我看著她,不由得想落淚。
我不由得咋舌:「一道殘魂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嗎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