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百八十九章 老冥王的遺言

第四百八十九章 老冥王的遺言

張夫人叫住他:「方丈,你留下,你最有資格知道這事。」
按照套路,張夫人應該堵住張元的嘴,急切的說道:「別亂說話,我相信你。」
沒想到,我這個曾經打敗奇才,打敗張元,打敗仙界眾神的人,居然會被鬼使扼住脖子。被這個平時小心翼翼,即使露出真面目,實力也不及判官的小鬼扼住脖子。
無雙顯然不信,她又喊道:「奇才在我手裡。」
張元和張夫人難得肉麻一回。但是誰都沒有起鬨。因為大家的注意力不在他們的肉麻上面。而在張元所說的那件事。
溫玉停下腳步,面帶笑容的看著鬼使:「做我的使者?聽起來不錯。」
只不過,想不到的是,鬼使仰天長嘯了一聲,身上忽然散發出磅礴的氣勢。這氣勢超過了陰差,幾乎和判官相當。
隨後,溫玉揮舞著桃木劍,就要打出去。
張夫人聽見鬼使在這裏大聲的喊叫,喝道:「找死。」
無雙喊道:「我的孩子在哪?」
然後一拳打了出去。這一拳,張夫人用盡了全力。但是即使是這樣,也只是打得鬼使跌倒在地而已。
鬼使恨得咬牙切齒:「你居然這樣罵我?」
張夫人擦了一把眼淚,吸溜著鼻涕說道:「和_圖_書是啊,這麼多年了,我忽然發現,我有點不認識你了,等我認清楚了你再說吧。」
鬼使看看方丈:「你瞧見沒有?」
張夫人點點頭:「不錯,我正是在針對你。方丈為人有時候有點膽小,有時候有點莽撞,考慮不周全。但是他生性率直,不會拐彎抹角,正是我要找的人。」
張元臉上露出一副後悔的表情,他看著張夫人,動容的說道:「九幽。我還是張元。好,那件事,我答應你了。」
無雙顯然發現這個情況了。她問道:「媽,你怎麼了?」
就在這時候,一道紅光閃過。鬼使忽然栽倒在地。
張元伸手指了指頭頂:「我若在染指這件事,五雷轟頂。」隨後,他很肉麻的說道:「這件事與你比起來,也實在不值得什麼了。」
我正要仔細詢問的時候,鬼使湊過去,說道:「既然你已經原諒張元了,那麼我能不能?」
我正在看得出神,忽然有一隻手將那把劍拔出來了。
張夫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然後咬牙切齒的說道:「不可能。」
我們幾個人雖然身上受了傷,實力剩下不到一成。但是好歹人多勢眾,想要攔住鬼使,還是輕而易舉的。
鬼使和張元www•hetubook•com.com雖然有些氣惱,但是在張夫人面前似乎矮了幾分。而張夫人盛氣凌人,一副拳打張元,腳踢鬼使的架勢。可是她偏偏又像是受了委屈似得哭了。
然而,下一秒鐘,她又氣急敗壞的衝著張元吼道:「我要離婚。」
他笑嘻嘻的爬起來,沒有繼續說下面的內容,而是有些威脅的意味:「怎麼樣?你還要標榜自己高尚?親女兒不也得瞞著?」
張元說的斬釘截鐵,氣勢磅礴。我看見張夫人臉上不自然的流露出愛慕之色,然後她徒勞的問道:「真的嗎?」
方丈想要衝過去幫忙。但是鬼使惡狠狠地看了他一眼,威脅到:「如果你靠近我,他的脖子就斷了。」
張夫人搖了搖頭:「無雙和許由自然可以知道這件事。」
他距離我太近了。即使站在我身後的無雙也沒有時間救我了。更何況,他們不一定能救得下來。
張元回答的鏗鏘有力:「如有虛言,五雷轟頂。」
溫玉臉上露出不在乎的神色。她收回桃木劍,淡淡的說道:「我倒要看看,這些陰差,是不是能保你們一輩子。」
我看他們兩個的架勢,這絕對是發生什麼了不得的事了。以至於張夫人開始懷和_圖_書疑自己的丈夫,逼得他發下重誓。
下一秒鐘,鬼使已經到了我的面前。
我們想也沒想,就像鬼使圍攏了過去。
然後她轉身向外走去。
鬼使大怒:「你針對我?」
我看張夫人,張元,鬼使這幾個人的表現,分明是出了什麼事。
這四個字似乎把張元鎮住了。他不由得培賠笑道:「你這是幹什麼?我們這麼多年了,走到這一步不容易。」
如果溫玉說的是真的,那麼她顯然是為了收割我的性命而來了。而我在生死關頭,滿腦子想的卻是:我的桃木劍怎麼在她的手裡?我的劍什麼時候丟的來著?
鬼使禮貌地向方丈說到:「謝謝。」然後開始把手向我的心臟伸過去。
然後,她很隨意的伸手提起鬼使,閑庭信步一般的向外走了。
我一把拽住無雙,將她擋在身後,同時吩咐道:「陰差,把冥界里的陰差叫來。」
緊接著,十八大判官答應了一聲,帶著千軍萬馬,從地下鑽出來了。
方丈有些羞澀的說道:「張夫人,你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」
張夫人沒有理會方丈的打岔,而是繼續看著鬼使,說道:「而你就不同樂。菩薩在的時候,你衣冠楚楚,現在菩薩走了,你變成了衣冠和*圖*書禽獸。」
然而,已經太晚了。鬼使向我們沖了過來。
她正提著劍,冷漠的看著這一屋子人。她低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鬼使。淡淡的說道:「這個人的命是我的,誰也取不走。」
我死裡逃生,低頭看了一眼。鬼使身上插著一把桃木劍,將他扎了個對穿。
溫玉的身子頓了一下,然後我聽到她的聲音有些顫抖:「在你手上……」緊接著,她的聲音又生硬起來:「你最好別動他,不然,你知道後果。」
鬼使忽然扯著脖子喊道:「既然如此,那我可不客氣了。諸位,我告訴你們一個消息,老冥王臨死的時候,告訴張夫人……」
這把劍很熟悉。我看了一會,有點疑惑:「這把劍。怎麼有點像是我的?」
張夫人忽然笑了,她一臉嘲諷的看著鬼使:「我罵你又怎麼樣?千不該萬不該,你不該那這件事威脅我。無雙,你們幾個把他給我拿下。」
他猙獰的看著我們:「你們以為,我這幾千年跟著地藏王菩薩,是吃乾飯的嗎?」
趴在地上的鬼使面露驚恐的看著密密麻麻的陰差,喊道:「救我。我可以當你的使者。」
無雙的聲音裏面有掩飾不住的激動,她大喝:「判官何在。」
張夫人搖搖頭:「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沒怎麼。」她一臉慈祥,似乎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事似得。
不得不說,鬼使的離間計還是比較成功的。方丈面色有點尷尬的撓撓頭:「那我迴避一下。」
偏偏在這時候,天無絕人之路。平地里起了一陣陰風,緊接著,這裏陰氣大盛,濃雲密布。
無雙沒有和我矯情,她分得清輕重緩急,開始躲在我身後,召喚冥界的陰差。
外面數不清的陰差攔著他。但是根本擋不住溫玉,她就在我們我們眼皮子底下,這麼從從容容的走了。
我抬頭,駭然看到溫玉。
然而,張夫人不愧是女中豪傑。她雖然有對張元的牽腸掛肚,但是同時,也能理智的認清現實。只見她忽然冷峻的看著張元:「你發這個誓,不後悔嗎?」
方丈果然腦筋比較直,他居然辯論到:「你說的不對,你捏住的是許由的魂魄。而且他的魂魄很厲害,除非扎中心臟,不然……」
溫玉手拿著桃木劍已經湊了過來。這下眾人更不用救我了。因為他們根本救不下來。而且,溫玉殺了我,肯定不會罷手。這裏的所有人,估計都得陪著我一塊死了。
溫玉冷笑道:「一個死人,有什麼好問的?」
張夫人看見鬼使露出真面目,急道:「快走,快退回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