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一十章 四個魂魄

第五百一十章 四個魂魄

判官誠惶誠恐:「他們確實長得不一樣。可是,他們的氣息是一模一樣的,同生死簿上記錄的不差分毫。我們也知道這四個人不是同一個人,可是具體的哪個是真的,哪個是假的,我們是在區分不出來。」
我問紙紮吳:「你不是見過他嗎?哪個是真的?」
紙紮吳撓撓滿頭的白髮:「沒關係,沒關係,實際上,我也覺得荒誕不經。」
判官有些為難的說道:「實際上,不是沒有抓到他,而是我們一共抓到了四個。」
紙紮吳點點頭:「沒錯,就是他。你們是不是至今沒有抓到他?」
我圍著這屋子轉了一圈。看見這四個人高矮胖瘦,有老有少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,如果有什麼共同點的話,就是他們的神情有些相像。
紙紮吳連連搖頭:「你們兩個千萬別誤會,我既然說這件事,肯定是想好了辦法。這世上沒有青蚨蟲了不假,但是青蚨蟲的血液,有一個人可能還有。」
無雙也點頭:「我也覺得荒誕不經。」
紙紮吳搖搖頭:「我說的不是這個。你看看這四個人,仔細看看,有什麼感覺?」
無雙站起來,說道:「這人在哪?帶我們去看看。」
無雙www.hetubook.com.com擺擺手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「照魂。」
判官點點頭,然後說道:「自從上次張元做了冥王,嚴令陰差判官勤勉做事以來,我們把積壓下來的案底都翻了出來。其中就有這個賽魯班的。我們也派人,在他生前活動的地點尋找過。抓他的時候倒很容易,可是後來我們發現,我們抓了不止一個他。」
判官說道:「已經照過了,還是分不出來。」
我看著他,問道:「這話怎麼講?」
我強壓住心中的怒火,問道:「所以,你還是來耍我們的?」
胖子問道:「如果他不找溫玉呢?你別忘了,這小子可是傲氣的很。」
我們聽了這話都不由得一愣:「什麼意思?你們抓到了四個?」
我問道:「是誰?」
判官點了點頭,急匆匆地走了。
我不滿地說:「這不是廢話嗎?簡直太古怪了。」
判官連忙答應了一聲,去準備照魂了。
紙紮吳說到這裏,我們的臉色才微微有些變化了。因為我們都意識到,這個方法行得通,沒準真能找到溫玉。
無雙聽完紙紮吳的話之後,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。然後她問我:「和_圖_書你有什麼感覺?」
這房子一共有四個門。每個門對應著一個房間。也就是說,這房子是由四個小房間拼起來的。
我有些惱火:「你是來消遣我們的?」
無雙說這話的時候,語氣很平淡,但是裏面透著陰冷。我不知道她打算怎麼對付奇才。不過,只要不傷害他的姓名,我也就只好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了。
我聽這話有點不對勁,連忙說道:「你說明白點,怎麼回事?」
判官又問道:「只有這些信息?」
無雙奇怪的看了判官一眼:「你瘋了?這四個人長得完全不同,怎麼可能是同一個人?」
我一陣失望。從給人希望又讓人失望,這紙紮吳可真夠缺德啊。
紙紮吳點點頭:「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不過這個時間段活下來的,恐怕超不過五位。對了,他的魂魄應該一直留在人間,沒有來過冥界。」
我們走到這座房子跟前,看見這四個人全都坐在地上,一副淡然的樣子。不溫不火的看著我們。
我有些詫異:「他活了一百五十歲?」
紙紮吳說道:「他發現這青蚨,實際上有很強大的魂魄。當然,這個魂魄與我們人類相比,那是微不足道了。但是在昆hetubook.com.com蟲裏面,還算是相當有分量的。他們的血被抹在銅錢之上,會形成執念。不知不覺的影響人的行為,讓人把錢花出去,然後兩種銅錢團聚。」
紙紮吳說道:「就是當年的那位道友,你讓判官一查便知。」
張夫人說道:「現在倒有個難題了,你們怎麼把青蚨的血,抹在溫玉身上?」
紙紮吳看了看這四個人,臉上的肉抽搐了一下,然後小聲的說道:「這四個人,有點古怪。」
紙紮吳小聲的說道:「我看相像的不僅僅是神情,你不覺得,這四個人是同一個人嗎?這個是小孩,這個是青年,這個是中年,這個是老年。」
我看看紙紮吳,說道:「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了,青蚨在哪?」
房間裏面很小,從牆上伸出來一根鐵鏈,每條鐵鏈都綁著一個鬼。
這四個鬼高矮胖瘦,各不相同,怎麼看也不像是同一個人。
我點點頭:「這樣解釋倒還可信一點。比之前什麼平白無故多出幾十枚銅錢來倒可信多了。」
我看著紙紮吳:「什麼解釋?」
判官連忙帶著我們走了出去。我看見這是一座特製的房子。不知道是用什麼做成的。這屋子通體雪白,在幽暗的冥界,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看起來很是有點惹眼。
紙紮吳說道:「塗了青蚨血的銅錢能夠自動飛回來,這個謠言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。不過後來,大家都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誰不願意不勞而獲掙錢點呢?所以啊,青蚨早就被捉的絕了種了。」
無雙打開門,沖外面喊道:「判官何在?」
紙紮吳點點頭,接著說道:「這位道友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之後,就發明了一個羅盤。將青蚨母血塗在羅盤上面,就能依靠羅盤指使的方向,找到青蚨子血所在的位置。」
無雙喝道:「那就再照。」
十幾分鐘之後,他帶著一個捲軸回來了。說道:「你要找的這個人,應該叫賽魯班。他的祖上都是做木匠的,只有到了他這一輩,改行做了道士,不過,因為從小受到家族熏陶,特別喜歡各種消息機關,稀奇古怪的東西。曾經嘗試著製作飛鳥木牛之類。」
紙紮吳說道:「這位道士相信,所有的傳說,不可能全是胡編亂造。一定有它的道理。於是,他當真就找來了兩隻青蚨,研究了一番。最後憑藉道術,他給出了一個解釋。」
無雙把玩著手腕上的鎖魂環說道:「這個倒不難,我手裡有奇才的魂魄,到時候,https://www.hetubook•com.com我們將血塗在他的身上。只要他去找溫玉,我們就能順藤摸瓜。」
紙紮吳嘿嘿的笑道:「他和我一樣,專門做一些歪門邪道的事。現在魂魄恐怕還在人間東躲西藏呢。」
紙紮吳嘆了口氣,說道:「以前有句老話,叫既能如是生銅錢,青蚨安能不絕世。」
無雙淡淡的說:「如果他不找,就想個辦法讓他找。」
無雙使了個眼色,紙紮吳說道:「幫我們查一個人。此人是個道士。生活的時間,大概在二百年到五十年之前這一段時間。」
然而,那判官指著他們說道:「這就是那個賽魯班了,我們不知道哪個是真的。」
紙紮吳連連擺手:「可不能這麼說,我是來給你們想辦法的。剛才我講的,只是傳說而已,這個傳說已經過去不知道多少年了。傳到最近幾百年的時候,大家自然也是不信了。不過,後來出了一位喜歡考據的道士,他正經的道術不怎麼樣,但是對著些旁門左道,稀奇古怪的東西,很是感興趣。」
我實話實說:「荒誕不經。」
幾秒鐘后,一個判官走進來了。
紙紮吳好心給我們送來這條妙計,結果被連批了兩個荒誕不經。我媽急忙攔住我們兩個:「別這麼說,傷了吳老頭的心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