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一十一章 尋找賽魯班

第五百一十一章 尋找賽魯班

我們回到人間之後,由紙紮吳帶路,去尋找那個賽魯班。
無雙揮揮手:「給他照魂。」
我把這個意思向紙紮吳說了。紙紮吳嘿嘿的笑:「當初我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,整天擔驚受怕,擔心哪天死了,也得進化魂池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認識了賽魯班。說實話,我扎紙人能有今天的成就,還是多虧了他的指點迷津。當時他已經是一百多歲的人了。我也曾經問過他同樣的問題。躲在這小鎮中,是不是大隱隱於市。你猜他說什麼?」
我覺得這簡直是一場鬧劇。人怎麼會有四個魂魄?而且是從小到大能夠排列起來的。
隨後,他將這些散掉的肢體一樣樣的拿到白紙後面讓我們看。
我眨眨眼,問道:「說什麼?」
判官搖了搖頭:「我們沒有找到他的身體,這些魂魄是在他生前呆過的地方出現的,我們偶然發現的。」
我點了點頭:「倒也挺有道理。」
我們不想打擾他,只要作罷。
紙紮吳一路走,一路嘀咕:「不應該啊,怎麼會這麼巧?我們剛剛到這裏,人就死了?他活到現在快兩百歲了,怎麼可能輕易死了?」
我不由自主的向前看了看。我發現這老頭確實安安和_圖_書靜靜在那裡躺著。確實是死人的樣子。
但是我們人人都知道,孩子在溫玉手中,一天不救回來,我們就一天不能放心。
蠟燭點上了,白紙也豎了起來。這四個魂魄的影子投在白紙上。我們看了一眼,頓時有些無奈,因為這些影子,確實一模一樣。
紙紮吳點點頭:「先禮後兵也好。我們什麼時候出發?」
無雙點點頭:「那咱們就去請他吧。不過事先說好了,先禮後兵,他如果不識抬舉,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。」
這時候,判官已經將照魂的工具取來了。他聽見我們是說話,很殷勤的說道:「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,這小子沒有兄弟。所以,四胞胎的情況應該不可能。」
最前面一個姑娘,手裡捧著遺像,哭哭啼啼向前走。看樣子,是在出殯。
張夫人嘆了口氣,說道:「剛回來幾分鐘,還沒有喘口氣,又要走了。」
無雙說道:「現在。」
一邊說著,他慢慢地向那四個魂魄走過去,開始在他們身上仔細觀察,挨個比較,看樣子,是打算找出什麼不同來。
我們本來想去看看方丈和瘦子。但是被紙紮吳攔住了。據他所說,方丈一直在閉和-圖-書關,嘗試著看看能不能把瘦子的魂魄融合在一塊。
紙紮吳冷笑一聲:「痴獃?不可能,賽魯班怎麼可能是痴獃?」
判官為難的說道:「沒辦法審,這四個人都有痴獃。問什麼也不知道,打也沒有用。」
我擺擺手:「我們跟過去看看。」
紙紮吳說到:「他說,外面好吃的好喝的,花花世界這麼熱鬧,我才不想隱居。」
我一愣: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實際上,即使人的相貌再相似,影子也是應該有區別的。而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四個影子,我找不到任何區別。
我忽然那想起一句話,小隱隱於山,大隱隱於市。
無雙臨走的時候輕輕地對張夫人說了聲:「對不起。」
張夫人知道她是什麼意思,拍拍她的腦袋:「沒關係,沒關係。那塊石頭沒了就沒了。要想找到那力量,不知道要花多麼大的功夫,溫玉還沒有那個能力。」
紙紮吳點點頭:「很有可能還活著。如果你們要去找他的話,或許我可以和你們一塊去,當年我和他有一面之緣,雖然他不一定給我這個面子,不過,我總算能和他說上話。」
轉眼間,我們到了火葬場。那些人小心翼翼的將和圖書他從薄棺材裏面挪了出來。
忽然,沒有任何預兆,紙紮吳一轉身,拽住了身後那魂魄的胳膊,一用力,只聽見咔嚓一聲,那隻胳膊掉下來了。
「賽魯班說道,如果在山山老林裡邊,方圓幾百里,只有我這麼一個魂魄,不被發現還好,一旦被發現了,根本逃不掉。倒不如在這小鎮裏面,有這麼多生人作掩護,誰有能找得到我?」
然而,紙紮吳找了一番,卻什麼都沒有發現。
我們都吃了一驚,不由得喊道:「紙紮吳,你這是幹什麼?」
無雙皺著眉頭說道:「這個人該不會是有四個雙胞胎吧,然後隔十幾年殺一個……」
當我們通過照魂之術看這些殘軀的時候終於發現,他們確實不屬於同一個人。這些軀體亂七八糟,有一節手骨甚至來源於一個女人,因為手掌很小,直街細長。這些細微的枝節,如果不是單獨拎出來,只憑照魂,並不能發現。
我們三個剛剛走到門口,忽然裏面傳來一陣吹吹打打的聲音。
紙紮吳在前面走了一會,指著一個門臉,說道:「到了,我們走吧。」
我們三個人跟在出殯的隊伍後面,仔細的感覺了一下,棺材裏面確實有鬼氣。難道說,賽www.hetubook.com.com魯班真的在裏面?
事到如今,終於查清楚了。這個賽魯班,居然用一些亂七八糟的魂魄拼成了自己的樣子,來迷惑冥界。
紙紮吳把那胳膊舉起來,笑呵呵的向我們說道:「這胳膊是假的,根本不是這魂魄上面的。」
紙紮吳說道:「這地方安全,一般的陰差,除非是要拿裏面人,不然的話,不會來這種地方轉悠。」
我點點頭:「好像也只有這種可能了。」
我抬頭看了看,是個足療店。本能的我乾笑了一聲:「這老頭,怎麼住在這呢?」
緊接著,大門敞開,走出來幾個精裝的小夥子,從裏面抬出來一具棺材。
我本來以為,他會藏匿在深山老林之中。可是我卻想錯了,紙紮吳帶著我們走近了一個小鎮。
「我又問他,外面那麼多陰差想要抓你,你不隱居,不怕被抓起來嗎?」
紙紮吳說道:「鬼比較忌諱這個,這裏面的東西,畢竟比較污穢。」
我跟在後面問道:「為什麼啊?」
然後她問判官:「審過他們了嗎?他們怎麼說?」
然後,他像是瘋了一般,七零八落,將那魂魄拆散了。
紙紮吳笑了笑,說道:「像他這種奇人異士肯定是有很多怪癖的。如果你強迫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•com他做什麼事的話,他或許不敢說什麼,但是背地裡肯定會搞破壞。」
這時候我們發現,這魂魄上面被人用血巧妙地畫了一道符。這道符延伸到血脈中,極其隱蔽。而且,這道符的作用很奇怪,只是維持這魂魄的統一罷了。
他無奈的回過頭來,問道:「這些魂魄,你們從哪抓到的?是從同一個人的身體裏面找出來的嗎?」
無雙嘆了口氣:「這個賽魯班真是好手段啊。」
紙紮吳點點頭:「這樣聽起來,似乎是故意讓你們發現似得。」
我指了指那遺像,問紙紮吳:「這個是賽魯班嗎?」
紙紮吳點了點頭:「是倒是,不過,他不應該死啊,冥界不是沒有抓到他的魂魄嗎?」
我略微有些興奮的問道:「這麼說的話,這個賽魯班還活著?」
無雙對紙紮吳的態度有些驚異:「他實力很強大嗎?聽你的意思,好像我們得求著他出手啊。」
紙紮吳說道:「我早就聽說他喜歡搞這些巧奪天工的小玩意,沒想到,居然能做的這麼精妙。這四個魂魄裏面,其中三個應該是用來練手的,可惜這小子百密一疏,把四個魂魄都放跑了,反而露出破綻。」
可是這四個魂魄又好端端的擺在我們面前,由不得人不信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