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一十四章 插翅難逃

第五百一十四章 插翅難逃

無雙不說話,只是盯著賽魯班看,把他看得有點發毛。他退縮了:「要不然,我不問了。」
賽魯班又說:「母親和自己的孩子是聯繫最緊密的,如果你分出一縷殘魂。這殘魂在找不到本體的情況下,會去找孩子的魂魄。」
我正沒精打採的休息,忽然靈光一閃:「這縷殘魂,是不是可以當做羅盤來用?」
我耐心的跟在後面,祈禱著她能把我領到正確的地方。
賽魯班擺擺手:「難能呢,哪能呢。這種事,舉一反三,稍微動動腦子想想就知道了。」
我拿起桌上的蠟燭,跟在殘魂身後。
雖然這個手段也不怎麼樣,但是總比殺人好。
我感覺地面上無風起塵,緊接著,一股陰森的氣息冒了出來。四個判官分站四方,行了一禮。
賽魯班自言自語,一會感嘆,一會點頭。
無雙出來之後,那縷殘魂馬上回到她的身體上面了。她看看我,問道:「找到了?」
賽魯班聽了無雙的話一愣,問道:「找自己的孩子?」後面的話簡直是情不自禁說出來的:「冥王居然弄丟了自己的孩子?」
聽完紙紮吳的一番話,賽魯班想了一會,然後說道:「既然是你的孩子,實際上,沒有青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蚨也可以找出來。」
我可以發威將他們趕走,但是這樣肯定會影響到殘魂的感覺。於是我只好拿出無雙的桃木劍,左劈右砍,刺傷了幾個小鬼,立了威,這樣,才總算從小鎮裏面走了出來。
賽魯班想了想,問道:「你們知不知道,如果修道之人分出一縷殘魂來。這殘魂在無意識的狀態下,會自己去找本體。」
無雙說道:「帶著陰差,把這個村子圍起來。無論是人是鬼,是鳥是獸,許進不許出。」
這小鎮上有很多孤魂野鬼,他們看見我和無雙的殘魂之後,都有些好奇的湊過來。
我看看表,這時候已經快要半夜了。我問無雙:「我們什麼時候開始?」
無雙說道:「現在就開始吧。紙紮吳和賽魯班也幫不上什麼忙,就先回冥界去吧。一會我藏到鎖魂環裏面,你一定要跟著我的殘魂,把孩子找到。」
我原本以為,只要一夜的工夫就能找到目標。可是事實證明我錯了。
這些人何曾見過這麼多鬼,被抓出來的時候,一半已經嚇暈了,剩下的一半,也是面色蒼白,瑟瑟發抖。
無雙愣了一會之後,說道:「你居https://m•hetubook.com•com然讓我殺人?」
我指了指前面的村子:「萬無一失,他們肯定就在裏面。」
我看著東方開始長吁短嘆:「按照這個找法,多少年才能找到?恐怕在街上亂走,偶遇溫玉的概率都比這個大。」
殘魂走得很慢,經過了一晚上之後,我們只是向東方走了幾里地而已。
無雙點點頭:「好。」
無雙不耐煩的說道:「你已經在人間耽擱了這麼久,我現在只是把你抓回去,把殺掉你已經算是好的了。快走吧。」
紙紮吳猶豫了一下,把刪減之後的版本大概說了一遍。畢竟無雙在旁邊聽著,太敏感的信息紙紮吳都略去了。
這一縷殘魂開始飄飄蕩蕩,在夜色中亂轉。
我從早上跑到夜晚。待陰氣充足之後,將殘魂放了出來。
無雙點點頭:「這個自然知道。」
無雙沒有說話,只是用威脅的眼光看著他。
村民們早就已經被驚醒了。家家戶戶貼在窗戶上向外看。
這一句話把賽魯班鎮住了。他愁眉苦臉的想了一會,然問道:「我這麼問有點找死。不過我還是想知道,你的孩子怎麼丟的?」
日出之後,陽氣大盛,殘魂根本經受不住炙烤。我只好用陰氣https://m•hetubook.com.com包裹著她,躲在一個陰涼的地方。
村子裏面先是有狗瘋狂的叫了起來,但是幾分鐘后,連狗的叫聲也沒有了。估計是被這強大的氣息鎮住了。
紙紮吳目光閃爍的看著他:「你這麼懂行?該不會自己都試了一遍吧?」
賽魯班本來一臉好奇,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樣子打聽八卦。忽然瞥見無雙這個眼神,臉色馬上變了,他一臉擔心的問道:「你們該不會殺了我滅口吧?」
無雙點點頭:「這個簡單。我有鎖魂環,可以藏在這裏面。正好我還關著奇才,等找到了溫玉,這也算是一個籌碼。」
然後她向地下招了招手,輕喝一聲:「判官何在。」
賽魯班說道:「最徹底的辦法是把母體打得魂飛魄散。」他說完這話,估計是看我們神色不對勁,馬上又解釋道:「不過,其實把魂魄完美的隱藏起來也可以。在殘魂找到孩子之前,半點氣息都不能露出來。」
無雙和我站在街心。那些陰差像是進村的鬼子,挨家挨戶將村民揪了出來,仍在大家上。
無雙擺擺手:「吳老頭,你跟他說吧。」
我點點頭:「放心吧,我一定把孩子救回來。」
賽魯班嘆了口氣,只得跟著紙紮吳出了門。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這個店,估計也不想要了。修道之人,本就不太在意這些身外之才,更何這個店只是為了做偽裝,真相已經暴漏,偽裝也沒必要再存在了。
無雙表情有些異樣的看了我一眼,不過,她什麼也沒說。只是晃了晃身子,鑽到鎖魂環裏面了。
而無雙幽幽的說道:「我也算是一個母親了,如果為了找自己的孩子而殺了別人的孩子,我實在做不到。」
我心中大喜,重新將殘魂包裹起來,向南方飛掠了一個小時。
殘魂在地上猶豫了一會,然後慢慢地向南方走去。
賽魯班提出殺掉一個孕婦的時候,我們全都聽傻了。
我點頭答應了。
無雙等周圍的人都安靜下來之後。去二樓取了蠟燭。點上了。然後盤腿坐下,分出一縷殘魂。
無雙疑惑道:「殘魂找不到本體?有什麼辦法讓它找不到嗎?」
賽魯班想了想:「用動物的話,當年也有一定效果,不過和人比起來,那可就差的太遠了。如果想要保證成功率,我建議你們虐殺。這樣魂魄中所含的恨意比較濃,效果也就更好。不過這樣的話。怨氣很重,一旦反噬倒是麻煩。哎,反正你們是冥王,用不著擔心這個。」
想到這裏,我沒有再耽擱,包裹著殘魂,飛速和-圖-書的向前掠出去了。
這樣反覆的糾正方向,反覆的奔走。終於,我把目標鎖定在一個小村子里。
我聽完紙紮吳閹割之後的敘述,心中不由的嘆氣:「這簡直廣電總局的作風啊。」
賽魯班哭喪著臉說:「我這就要去冥界了嗎?」
陰差齊聲答應了。然後她意氣風發的帶著人闖進了村子。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我們退而求其次,用懷孕的動物怎麼樣?」
她看了看自己的殘魂,把手腕上的鎖魂環摘了下來,塞在我手裡了。囑咐道:「一會見了溫玉,不要手下留情。」
無雙的聲音有點激動,她問道:「怎麼找?」
無雙看看身後的陰差,喝道:「都跟我進去,挨家挨戶的搜。我們要找的,是一個道術高強的女人,一個頭髮鬍子都已經白了的老頭,一個魂魄。還有一個小嬰兒。嬰兒必須要毫髮無損,其餘的三個,殺無赦。」
再三確認之後,我把無雙從鎖魂環裏面放了出來。
無雙淡淡的說道:「找得到孩子,你可以投胎轉世。找不到的話,你就進化魂池吧。」
賽魯班估計也知道自己的建議有點違背天理。但是他想了想,還是堅持了自己的觀點:「這估計是唯一的辦法了。」
判官應了一聲,帶著人像是烏雲一樣涌了過去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