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三十章 尋人

第五百三十章 尋人

我把照片拷到電腦上。然後用軟體來回的調節光線。幾分鐘之後,地藏王的模樣終於露出來了。
我聽見幻象這麼說,心裏面隱隱有些擔心,然後問他:「你突然感應不到了,這有什麼大概的原因嗎?你說出來,大夥幫著你分析一下。」
方丈笑了:「不錯,不錯,就是這樣。」
我和無雙沒有耽擱,馬上盤腿坐了下來。幻象在旁邊指導著我們兩個,並且自己分析自己,不是陰氣,不是陽氣,而是一種純粹的力量,與一絲魂魄的混合之物。
幻象說這話的時候,指了指身邊的方丈。
無雙笑了笑:「還不是一樣?都是你自己的魂魄。」
二叔點點頭:「是啊,他在村子里沒留多長時間,就向東邊去了,我親眼看見的。」
我點點頭,又想了一會,沖無雙笑道:「你學過打出幻象嗎?」
只不過很可惜,我們始終沒有感應到他的氣息。這樣有兩種情況,要不然,他已經死了,要不然,他不在我們神念的範圍之內。
我看看他們兩個人,說道:「行了,現在事情辦得差不多了,咱們走吧。」
地藏王微笑的看了看我們幾個,然後說:「許由,無雙,怎麼了?出事了嗎?」
想到這裏,我去把電腦打開了。
我知道無雙的意思,雖然我們現在是魂魄狀態,但是一來一回,也要耽誤不少時間,而地藏王已經離開幾個月了,我們再不抓緊時間的話,可能真的趕不hetubook•com.com上了。
無雙看了看幻象,問道:「你能在人間呆多久?」
念珠碎掉的那一刻,周圍的陰氣急劇的聚攏,然後我們身子前邊出現一個模糊的人影。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地藏王菩薩。
無雙拉過二叔,指著幻象問:「二叔,你前兩天看見的那個和尚,是他嗎?」
我點了點頭。
二叔插嘴說:「那個和尚說他是從西邊來的。還說什麼唐僧西行取經,他卻向東走,什麼南轅北轍,但是都能成正果之類的。總是全是瘋話。」
方丈把相機遞過來:「你看,怎麼不見人?」
地藏王想了想,說道:「或許,是真身已經死了。」
無雙眉毛一挑:「你也不知道?這怎麼可能?幻象和真身之間可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。你不可能不知道。」
根據我們的經驗,在村子裏面尋找地藏王的蹤跡是最方便的,城市裡面魚龍混雜,倒很不好找。於是我們貼了幾張宣傳單,準備接著走。
我把剛才的照片調處來,果然只有房間的擺設,不見幻象的影子。
我們沒有辦法,只能一路貼著小廣告,一路打聽過去。
我有些煩躁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。我想了想,對無雙說:「既然二叔他們幾個人曾經見過地藏王,咱們就在這附近好好打聽打聽,沒準能找到他。」
我想了想,說到:「放心吧,等出了鄭州,估計就沒有這種情況了。」
街上和*圖*書的店鋪都已經關門了。而我們很自覺地進了一家店,自己打開燈,接上電源,印了不知道多少張尋人啟事。
我把他趕開了,接著問幻象:「是啊,你怎麼可能不知道真身在哪?」
我點點頭:「我也沒學過,有沒有興趣比賽一下,看看誰先領悟?」
無雙又問幻象:「你和真身是什麼時候失去聯繫的?」
我們出了這家店,然後開始慢慢的向東邊走。
方丈有些不樂意了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方丈手裡擺弄著相機,愁眉苦臉的說:「不行啊,握著相機出毛病了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足夠了,足夠了。」
我一聽這個,眼前一亮,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,他會一路向東走?」
無雙馬上明白了:「你的意思是,我們也打出兩道幻象,一路護送家人嗎?」
我嘆了口氣:「只是一道幻象還不夠,你的真身在哪?我們必須把真身請出來。」
等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後。無雙掏出地藏王的念珠,捏醉了。
這人影開始的時候很模糊,漸漸地,越來越清晰,到最後,甚至翻出來金光。
地藏王說:「按道理說,幻象的確應該知道真身在哪。但是就在幾個月前,我突然感覺不到了。」
地藏王猶豫了一下,然後為難的說:「許由,這件事,我恐怕幫不了你了。真身在哪裡,我也不知道了。」
方丈一邊笑哈哈的裝那些傳單,一邊說道:「怪不得世上這麼m•hetubook•com.com多男盜女娼。原來做壞事這麼爽啊。」
像地藏王這樣真心誠意只要個饅頭的,實在太少了。所以我們隨便問了問,只要他出現過的地方,老百姓大多都記得。我們也是靠著這一條若隱若現的線索,漸漸地向東方走去。
幻象說:「不確定,這隻是一種可能罷了。從古至今,曾經有的幻象找不到自己的真身,後來發現,真身已經死了。你們要知道,能打出幻象來的,一般力量極為高強,所以幻象和真身失去聯繫的可能性很小。所以,沒有太多這方面的例子,可能性,我也就不敢保證了。」
我點點頭:「沒錯,出事了,我們需要你幫忙。」
真身苦笑一聲:「這個我也不知道了,我一直被封印在這念珠裏面,剛才你把我找出來,我才能出現在這裏。」
我想了想:「這也倒是。」
我們不知道地藏王具體在哪,所以只好沿途一路貼小廣告,並且時不時的用神念尋找他。
小的時候,我以為那是我。但是直到現在,我才終於明白了,這小嬰兒是他們所謂的真的兒子。
這句話是面對地藏王的幻象說的。
二叔想了想:「大概兩三個月前。」
幻象淡淡的說: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可能是因為魂魄不能在相機上面成像吧。」
這一日,我們來到了一個城市。這時候我們已經出省了。
我湊過去,問他:「怎麼回事?」
和*圖*書成想,三五個紅袖章,像是專門等著我們一樣,不知道從哪冒出來,指了指我們,說道:「亂貼小廣告,罰款二百。」
方丈說到:「這樣可不太好。走到哪都能被小鬼認出來,這樣的話咱們的行蹤不全都被溫玉幾個人掌握了嗎?」
這電腦自從我上大學之後就沒怎麼用過,上面落了一層灰,我還真有點忐忑,它能不能打開。
我搖搖頭:「不是我的照片,是他們的兒子的。」
二叔幾個人馬上倒頭就拜,嘴裏念叨著:「活神仙,今天看見活神仙了。」
自從昨晚的事情之後,鄭州的大街上又零星的出現了一些小鬼,不過這些小鬼看見我們幾個之後,都緊張的逃開了,估計都知道了無雙是冥王。
我拿著一疊宣傳單說道:「你可消停點吧,哪天讓無雙在功德簿上給你記一筆,等你死了下地獄,有你好受的。」
無雙又著急的問:「那你幾月份看見的他?」
地藏王正要說話,忽然嘁哩喀喳一陣亂響。我扭頭,看見方丈正開著閃光燈拍照片。
我們沒有多耽擱,和各自的父母簡單地到了個別,然後就將他們送走了。至於二叔幾個人,也跟著回家了。
房子裏面只剩下我,無雙,方丈三個人。
好在地藏王一路要著飯過來的,而且身份特徵比較明顯。要知道現在的和尚,哪個不是養尊處優,腦滿腸肥?偶爾在街上看見個攔著人佈道的,也大多都是騙子。
雖然現在我已經和他m•hetubook.com•com們冰釋前嫌,但是看見這照片,心裏還是有點疙瘩。
我剛剛說了這話,忽然腦子一激靈:「哎?我記得好像有一種說法,這玩意需要調調光線什麼的。」
地藏王道也不推辭:「但說無妨。」
這真是個晴天霹靂。這消息一下打在我的身上,我感覺全身有點麻木。現在地藏王是我們最後的依仗了,如果他死了。我們該怎麼辦?
風箱嗡嗡的響了足足有五分鐘,電腦總算開機了。
無雙問我:「這是你小時候的照片?」
無雙搖搖頭:「沒學過。」
二叔疑惑的看了看,又想了想,點點頭說:「嗯,看著這模樣倒是很像,但是比他可臟多了。」
幻象咧嘴笑了笑:「雖然我是地藏王的幻象,不過說實話,我的力量和他差不多。」
幻象說道:「只要沒有比我強大的力量攻擊我,可以呆上十年左右。」
緊接著,無雙又補充了一句:「安全嗎?」
無雙緊張的向前踏了一步,幾乎要揪住幻象的領子:「你確定?」
我點點頭,說道:「那就好,那就好,只要地藏王還活著,我們就總有辦法找到他。」
我看了看桌面背景,不由得一聲長嘆。因為這背景是一張照片,我爸媽抱著一個很小很小的小嬰兒。
等到天黑的時候。我和無雙都順利的分化出來了一道幻象。
我們收好了照片,在家裡面略微收拾了一下,鎖好門,就走了出來。
然後她帶著詢問的目光看著我:「讓他護送親人去沙漠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