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三十一章 神算

第五百三十一章 神算

老頭躲在軍人背後:「我是騙子?你們接著找去吧。一輩子也別想知道那瘋和尚在哪。」
我話說到一半,忽然腦袋嗡的一下。疼得我眼淚差點掉下來。
紅袖章摸摸下巴:「不行,還是得罰款。」
無雙說道:「除非,地藏王有危險,馬上就要從人間消失了。」
我一愣,不懷好意的回頭看了看。出乎我的意料,身後叫我們的,並不是紅袖章,而是一個擺攤的老頭。
我點頭:「見到了。」
無雙一愣,緊接著說道:「對啊,怎麼回事?你怎麼知道的?」
我點點頭:「而且最後那一句,一輩子也別想知道在哪。咱們只要四處打聽,怎麼會一輩子都不知道呢?除非……」
我們三個愣了:「這是什麼套路?」
無雙白了我一眼:「大學生,你又有什麼高論?」
無雙喜道:「果然猜中了。」
老頭笑眯眯的看著我們:「來一卦?」
我回頭,看見是那幾個紅袖章,一臉狼狽的站在旁邊,而他們周圍,多了十幾個同樣打扮的人。
方丈直接把一沓傳單拍在老頭腦袋上:「你還敢要錢。」
方丈又問道:「你能猜出來我們要找誰嗎?」
方丈有些不滿地說:「我們沒帶錢。這裏不能貼尋人啟事嗎?」
我欲哭無淚:「你不是專業騙子嗎?怎麼還犯這種低級錯誤?我就是太輕信你了,不然的話,我也不至於現在才想明白啊。」
老頭束手而立,並沒有把白布亮出來和圖書
那些紅袖章還想著圍住我們幾個暴打一頓,不過我們很輕易的逃走了。
我走到半路上,忽然回過味來了,苦笑一聲:「咱們是不是讓人給騙了?」
我一看見方丈這架勢,心裏面暗爽:「這兩對騙子恐怕是葯鬥法了。」
方丈想了想,說道:「這個名字,好像有點耳熟啊,不過,好像不是我們要找的人。」
紅袖章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:「當然不能貼。」
方丈卻攔在我們面前:「別打了,這是血光之災,咱們趕快找那老頭吧。」
只有老頭笑眯眯的不說話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我們三個人這些天確實應了方丈的那句話,做壞事實在是太爽了。
方丈嘿嘿的笑了一聲:「世間的大道理都是想通的嘛。」
我抖了抖手裡的小廣告:「咱們把廣告貼的滿大街都是,這老頭早就看見了啊。」
我拍了拍她的肩膀:「年輕人,不讀書啊,就容易被騙。」
無雙說道:「不過,剛才他說你有血光之災。不知道是不是會應驗。」
老頭問:「怎麼樣,見到血光之災了沒有?」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濟顛就是濟公。法力無邊,瘋瘋癲癲。」
然後他開始掰著手指念叨:「一會什麼星,一會什麼時辰。然後來了句:你們要找濟顛。」
老頭面不改色,看著我說道:「第一,我聽出來你們不懂這裏的規矩。我能在這安然無恙的擺攤,是因為我交過保護費https://m•hetubook.com.com了,無論是官是匪,都不會再騷擾我。第二,我可不是騙子,老夫人送綽號賽半仙。算卦沒有不靈的。第三,我聽出來你聲音急促,看出來你雙目無神,這是典型的凶兆啊。恐怕再過一會,你就有血光之災。」
我有些奇怪的看著他:「我們只是貼了一張傳單而已,就要罰二百,怎麼你在這裏騙人就沒事?」
而我們三個則開始回味老頭的最後一句話。
我在這氣勢洶洶,無雙也躍躍欲試。顯然我們兩個都想胖揍這些人一頓出氣。
老頭沒想到我們說打就打,扯著嗓子開始喊救命。
兩分鐘后,我們三個還沒有反應過來呢,一群端著槍的軍人把我們堵在牆角了。
我無奈的看著方丈和無雙,說道:「你們倆智商加起來也沒有一個老頭高。」
老頭進一步解釋道:「你們要找的人,和濟顛一樣,也是一個瘋和尚。沿街乞討,不修邊幅,對不對?」
老頭嘿嘿一笑,看了看天,說道:「老夫昨晚夜觀天象。知道今天會有三個年輕人來這裏尋人。」
我們趕到火車站之後,在廣場上找了很久。終於,在一個很隱蔽的牆角,看到了那老頭。
有這麼多當兵的在,我們只好乾笑一聲:「這老頭是騙子,他說會算命,其實是想騙我們的錢。」
這一嗓子可壞了。火車站的人一傳十,十傳百,紛紛扔了行李。大叫大嚷著開始逃跑。
無雙笑道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.com:「我看你現在說的就神乎其神的,行了,咱們走吧,看看那老頭有什麼門道。」
我說道:「如果他是騙子,有必要大費周章,讓我們兩小時後去火車站找他嗎?」
方丈伸手把尋人啟事撕了下來:「那我揭走還不行嗎?」
我說道:「這老頭是不是早就料到了,這些紅袖章會叫人過來,所以斷定我們會挨揍?」
方丈乾笑了一聲,說:「難不成你還想回去報仇?反正咱們都走到半路上了,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,去火車站看看唄。那老頭說什麼來著?知道我們要辦的另一件事?」
無雙咦了一聲:「這和地藏王有點像啊。」
無雙恍然大悟:「原來這老頭是按照廣告上念的啊。」
無雙有點泄氣了:「原來果然是個騙子啊。濟顛是誰?」
方丈連忙拉了她一把,然後做出一副老江湖的樣子:「你先說說,什麼事,我看看對不對。如果說對了我就信你。」
老頭連忙站出來:「我,是我。他們打人。」
他們奇怪的看了看我們四個人,問道:「剛才誰叫的救命?」
我看著那些人大頭朝下,栽在桶裏面,不由得咧了咧嘴:「這一身衣服可是糟蹋了。」
我氣得火冒三丈:「你們三個,不去換衣服,居然叫人來打架?行,我就陪你們玩玩。」
我們幾個轉身想走,忽然有人叫住我們了:「三位,三位,你們留步。」
方丈這麼一說,我腦子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裡也是一激靈:「對啊,血光之災真的應驗了。得了,我們走吧。」
我心中恍然:「擺攤算命的?」
無雙連連點頭:「沒錯,沒錯。」
老頭很有城府的一笑:「這地方的老大我不認識,沒有交保護費。」
方丈很有興趣的問:「哪三個問題?」
無雙點點頭,很鄭重的說道:「沒錯,我猜,這件事可能和地藏王有關係。」
無雙看了胖子一眼,說道:「跟他們費什麼話啊。」然後一抬手,將這些人給扔到垃圾桶裏面去了。
老頭樂了:「不錯,我當然能化解,不過,這是你們的劫數,命中注定,我不想參与。我可以幫你們另一件事,不過不是現在。兩個小時之後,我在火車站旁邊等你。」然後,他將那塊布收起來,揣在懷裡了,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:「這次你可別忘了帶錢,我給人算卦,價錢都不低。」
我撓撓頭:「你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呢?你確定剛才說的不是戀愛指南?」
我沖她神秘的一笑:「我敢肯定,那老頭要說的,必然是找地藏王的事。而且,他還能說的神乎其神。」
那老頭被我拆穿,仍然面不改色:「這位朋友,可不要無賴我,我確實是按照上古秘術算出來的。我告訴你,我不僅知道你們要找誰,我還知道他在哪裡。只要你們給我二百塊錢,我就幫你們算算……」
方丈也恍然大悟:「有這個可能。」
這老頭坐著一個馬扎,身前鋪著一塊白布,上和-圖-書面畫著一個大八卦。
我看著老頭搖搖晃晃的走了。心裏想到:「這是什麼路數?」
老頭說道:「我這不是猜,我這是算出來的。」
這可不是紅袖章了,這可是裝備齊全的武裝部隊啊。
方丈說道:「這你就不懂了,干我們這一行的,有時候會欲擒故縱,讓你得不到,你才會越加好奇,讓你得到的越困難,你才會越珍惜。」
無雙問我:「他什麼意思?想騙我們的錢?」
我點點頭:「你也算是坦誠。」
無雙問道:「你要跟我們說什麼事?是不是……」
無雙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:「怎麼了?大學生,你智商高?」
我說道:「來之前我不是說了嗎?這老頭要和我們說的,肯定是地藏王的消息。」
我饒有興趣的看著他:「所以呢?你肯定能化解對不對?」
方丈頓時火大:「你這不是訛人嗎?別以為我們好欺負。」
隨後,他央求著那些軍人,將他護送著走了。
所以身上根本沒帶錢,吃喝基本上都靠偷。忽然冒出來三個紅袖章,跟我們要二百塊錢。
方丈說道:「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這個老頭知道地藏王的下落。」
老頭尷尬的笑了笑,然後正色的說道:「朋友,你這句話,讓我聽出來三個問題。」
方丈問道:「你怎麼不擺攤了?剛才我一直找你的大八卦,這一通好找,怎麼找也找不到。」
我擺擺手:「得了吧,我怎麼會有血光之災,就咱們這個水平……哎呦。」
無雙皺皺眉:「怎麼說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