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五十一章 燈光

第五百五十一章 燈光

我撓撓頭:「我怎麼也比方丈機靈點吧。」
我站在大街上,開始有些頭皮發麻了:「這村子空了?這裏的人都消失了?」
想到這裏,我看了看那些村民的屋子。
無雙說道:「咱們走南闖北這麼久了,練得要多機靈有多急令,什麼時候出過事?方丈也算是老江湖了,不至於在這地方栽跟頭吧。」
我從屋子裡面退出來之後,正要關掉地三間屋子裡面的燈,忽然,呆住了。
我越想越覺得這裏不對勁,心裏面忽然湧出一個強烈的念頭:離開這裏,現在就走。
我在一團黑暗中跌跌撞撞,總算跑回到了街上。
要麼,這全村人都是夜貓子,晚上失眠睡不著,喜歡開著燈看書看電視。但是根據我這兩天的觀察,完全不是這樣。
難道他還能失蹤了不成?
我問道:「既然這些村民不是贔屓,那麼他在哪?」
我搖搖頭:「我還是覺得不對勁。這地方本來就邪門,或許方丈著了道也不一定。我得去找找他。」
我想了一會,心裏面升起一個念頭:「他們肯定是在掩飾什麼。所有的屋子都打開燈,我就會不知道,到底哪間屋子有問題。」
方丈點頭:「挖!我去找工具。」
我點和*圖*書點頭。
另外一個原因,可能這個村子的人正在舉行什麼儀式,而這儀式的一部分,就是開燈。
我嘆了口氣,開始坐在地上分析:「現在我們少了三個人。這三個人應該還在村子裏面。要麼,我們是遇到什麼鬼怪了。要麼,是人乾的。如果遇見鬼了,無論是鬼打牆還是鬼遮眼。我現在沒什麼可說的,只能束手無策。如果是人為的話,肯定和這些村民有關。」
方丈左看看右看看,說道:「這個,我也不知道了。」
方丈左右看了看。說道:「如果那隻老龜真的在這裏的話。不在天上,不在地面上,那肯定就在地下了。」
我點點頭:「我知道,放心吧。」
家家戶戶在大半夜點著燈。這很奇怪。他們這麼干,一般有幾個原因。
地藏王說道:「這個。我也不知道了。」
因為我看到,剛才第一間屋子的燈光,又重新亮起來了。
我心裏面有些發慌,接連看了十幾家,全都空無一人。
然後,就應該是床底了。
破家值萬貫,破敗的家中總是有很多破爛。我就在這破爛中磕磕絆絆,發出各種聲響。
我爬到窗戶邊上,瞪著眼睛向裏面張望。我看了一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眼,不由得大感意外。
無雙嘆了口氣,說道:「要不然,我留下來陪著地藏王吧,許由,你去前面找找。」
我現在的方針是穩紮穩打,步步為營。只要村子裏面的燈被關上大多數,我肯定就能找出來,有問題的屋子在哪。
我很輕鬆的說道:「你怎麼膽子變小了?這可不像你啊。」
方丈在附近找了一圈,沒有發現工具,然後慢慢的走遠了。
這屋子裡面,沒有人在讀書看報,也沒有人在舉行什麼神秘的儀式。裏面空空蕩蕩的,根本就沒有人。
照舊是踹門而入,兩扇門拍在牆上,發出一聲巨響。
地藏王微笑的看著我們兩個:「我就在這裏等你們好了。」
我頭皮一陣發麻,緊接著察覺到:「不對,裏面肯定有人。」
我先走到大衣櫃前面,用力的一拉櫃門。
沒錯,有個呼吸聲,正從某個地方傳出來。
無雙指了指地藏王:「那地藏王怎麼辦?」
我長舒了一口氣,算是定下神來。然後我慢慢地走到另外一個院子裏面去,將這裏的燈也關掉了。
無雙看看我:「你是比方丈機靈,還是比方丈勇猛?你找他?你不怕把自己也搭進去?m.hetubook•com.com
我忽然仰天大吼了一聲:「喂……」
然後我轉過身去,緊緊的抓住石頭,開始大街小巷的搜索。
這裏很窮,窮到我看不見多餘的鞋子。這雙質量尚好的拖鞋,一定是有主的。
想到這裏,我加快腳步,想回去找到無雙和地藏王。
地藏王說道:「如果我們三個都走了,方丈回來找不到我們怎麼辦?」
當人的眼睛不能工作的時候,其他的器官就會格外的靈敏。
他們的屋子都亮著燈,不像是已經睡下了。
我忽然看了一眼那些亮著的電燈:「如果真的是鬼把村民抓走了。他們為什麼要統一的打開燈?」
我眉頭緊皺:「難道我猜錯了?」
我心中一動,問道:「挖?」
我猛地趴下來,床底黑乎乎的,但是藉著燈光我能看出來,這裏也沒有任何異常。
無雙忽然又叫住我。她從路邊撿了塊石頭塞在我手裡,說道:「別走遠。」
想到這裏,我連忙跑了過去。
無雙看了我一眼,說道:「小心。」
我一下就慌了:「這兩個人去哪了?」
剛才我們在村子裏面亂躥的時候,這些村民都打開窗戶,威脅的看著我們,但是現在不同,他們的窗戶都緊緊地關上了,沒有一和*圖*書戶是打開的。
可是我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找回去的時候,卻沒有看到他們兩個的影子。
這村人生活很規律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而且因為比較窮,很少開電燈。像今天這樣全村統一打開燈的情況,很是罕見。
我在街上走了一會。忽然發現一個問題。
裏面是一摞一摞的包袱,我將那些東西都拽出來,扔在地上。什麼都沒有。
無雙搖搖頭:「你得跟我們一塊走。你太重要了。」
好在這牆已經很老了,到處都是可以下手的地方。
剛才我藉著燈光冒冒失失的闖進來,直到關上燈那一刻,我才發現,我根本沒有記退出去的路。
我有些擔心的說道:「方丈這小子,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。」
我開始在大街上奔跑,生怕是自己記錯了位置。可是跑了一會我發現,我已經把這個村子轉變了,這裏的確沒有他們三個的影子。
我站在屋子當中,藉著燈光觀察這裏:「大衣櫃,床底。唯一能藏人的兩個地方。」
就在我要轉身出門的時候,我忽然看見一雙拖鞋,凌亂的踢在床前。雖然很不成樣子,但是兩個頭是衝著床的。
這兩個原因都有點扯,我想不明白這和無雙幾個人失蹤有半毛線關係。
這聲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音中,似乎夾雜著嘆息,夾雜著因為恐懼產生的大喘聲。我不知道這聲音來自於我,還是來自於誰。
十五分鐘后,方丈還沒有回來。我不由得開始有些擔心了。
我從牆上爬下來,然後又看了另外一家。那邊,也是空空蕩蕩的,不見人影。
想到這裏,我抬腳踹開前面的院門。然後急匆匆的闖進去。將裏面的燈關掉了。
然後我向無雙說道:「如果你不放心,你就跟著我一塊來。」
我靠著牆蹲下來,使勁的敲自己的腦袋:「不對,不對,這樣太不正常了,肯定有什麼原因。讓那個我想想,讓那個我想想。有什麼鬼法力無邊,可以把整個村子的人都弄走嗎?」
我聽他這聲音裏面分明偷著興奮。一邊在附近琢磨漁民的工具一邊說道:「這是咱們倆第幾次聯手挖墳了?」
聲音傳出去老遠,根本沒有人回應我。沒有人生,沒有狗叫。只有嗚嗚的海風,帶著腥味在村子里飄出來。
一條條小巷,一條條街道。我幾乎找了一個遍,始終沒有方丈的身影。
後來我也懶得猜了,乾脆趴在一戶人家的牆上,使勁抓著牆縫向上爬。
現在,我像是進了村的鬼子,在屋子裡面慢慢的踱步,同時豎起耳朵,仔細的聽這裏的聲音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