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五十二章 神龜

第五百五十二章 神龜

這話聽得我一愣:「這麼重口味?」
我問道:「你們怎麼回事?找了你們很久都找不到。」
在他身後,有一男一女,抬著一個盤子,上面就盛著那隻龜殼。
剛才在轉圈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一棟房子,比其他村民的院子要大上一號,而且大門裝修的很精美。
無雙幽幽的說:「聽說,你是嚇暈的?」
我聽到這裏,才算是漸漸明白了,問道:「所以說,這裏的人不打算殺我們了?」
我們幾個人或坐或卧,圍著一堆火,像是牲口一樣,倒在地上。
我哆嗦了一下,正要問他:「你是人是鬼?」
我好奇的問道:「為什麼我來了他就不哭了?」
無雙說道:「應該是害命吧。我聽這些人說,我們幾個外來人想挖這裏的石頭,是不祥之人,會給他們帶來災難,所以要把我們燒了,平息大海的怒火。」
於是我繞著圍牆轉了一圈,選了個比較低矮的地方,然後搬了些磚頭,踩在上面。
下面什麼都沒有,我又撲了個空。
我點點頭,心裏面卻想:「如果這裏當真是贔屓的地盤,那它倒是趕快來救人啊。」
老者並沒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樣激動不已,將我引以為上賓,然後賠禮道m•hetubook.com•com歉等等。
沒想到,我剛一回頭,就看見兩個巡海夜叉,正站在我身後。紅眉綠髮,其丑無比。
我兩眼一黑,就人事不知了。
老頭看了我兩眼,忽然有些激動地問道:「你的朋友殺了神龜?」
有點像是外國的萬聖節,也有點想說中國唱戲的妝扮。
而我們身邊則是那些牛鬼蛇神。這時候距離近了,我才發現,他們並不是真的妖鬼。而是在臉上畫的彩妝,帶的面具。
小孩一邊抹眼淚,一邊畏懼的說:「嗯,村長把她叫走的。」
我決定鞏固戰果,於是一把抓住小孩的胳膊,惡狠狠地問道:「你是誰?」
萬一有什麼瞎了眼的小偷打這個村子的主意的話,這家絕對是值得一頭的人家。
我心中暗呸了一聲:「真不是個東西。」
方丈有些不爽的看了我一眼:「我是那種人嗎?怎麼說我也是個仙人,你這樣描述太不給我面子了。」
小孩說:「知道,房子最大的那一家就是村長家。」
只是向院子裏面望了一眼,我就已經嚇呆了。
然後,我看見一個全身發白的小孩,長著白色的頭髮和眉毛,正一臉恐慌,又一臉惡毒的看著我。
我問www.hetubook.com.com他們:「你們怎麼都被抓了?」
以我現在的實力,打草驚蛇,似乎不是什麼好事。
然後飛快的從小孩家跑了出來。這時候,我已經知道我應該去哪了。
他只是走過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我,問道:「這東西你是怎麼來的?」
我被這麼一嚇,頓時從那摞半截磚上摔下來了。然後,倒在地上。不偏不倚,後腦勺磕在一塊石頭上。
我這時候才發現,後背上的龜殼不見了。
沒想到,小孩說道:「我爸也讓村長叫走了。」
我看到這裏,忍不住一扭頭,就要從牆上溜下來。
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,看見面前有幾個人,分別是無雙、方丈、地藏王。
我正這樣想的時候,我身子後面的一扇門開了。然後有個蒼老的老者,慢慢的走了出來。
問完這句話,我才發現,他們三個都是被綁著的。被人扔在了地上。然後我發現,我也被綁起來了。
我搖搖頭:「你聽誰說的?我是摔倒了,腦袋砸在一塊石頭上面,砸暈的。」
我趴著牆頭,使勁的用兩隻手將身子提了上去。
我一見小孩哭,心裏面也是安定了不少。看來比氣場,我算是贏了。
我點了點頭,心中想和_圖_書到:「神仙?難道真的是在祭祀?」
我迅速的伸手,將他身上的被子拽走了。
我跑到這家的大門口,仔細研究了一番。
然後我又問小孩:「你知道村長家在哪嗎?」
簡直是群魔亂舞啊,牛頭馬面,豺狼虎豹,蝦兵蟹將,他們全都在圍著一堆火,靜悄悄的轉圈。一個正常人也沒有。
無雙也不禁莞爾,她點點頭:「你來之前,方丈確實哭嚎了一陣子。說什麼你把他從大聖廟弄出來,跟著你趟了三四年渾水。不過,等你來了,他就不哭了。」
小孩抽噎著說:「我媽被叫去村長家了。」
既然已經知道了,無雙幾個人很有肯能在這,我也就不踹門了。
無論誰被這樣一個白毛的小孩盯著都會心裏發毛的。
我緊張的問:「這裏的村民想要怎麼樣?謀財還是害命?」
小孩哭道:「我從過來沒去過,我哪知道?」
我點點頭:「多謝。」
於是我大聲否認,不是我朋友殺的。我的朋友就是一隻神龜。
他們三個人正在意味深長的看著我,那目光,可實在說不上友好。
我被這目光嚇了一跳。仔細再看的時候,我發現那確實是一隻眼睛。
我不卑不亢:「是朋友的。」
他這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幅模樣,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來,這龜殼關係重大。我當然不能承認,何況我也沒有做過。
正在我轉身要走的時候,我忽然發現,在一摞碼的整整齊齊的被子裏面,有一隻眼睛,正在惡狠狠地盯著我。
小孩被我嚇得更加慘烈的哭了起來。
緊接著,小孩又說:「全村的人都被村長叫走了。但是村長不讓我去,說我有病,上輩子幹了壞事,神仙罰我,讓我滿身都是白帽,所以我不能去,去了神仙會生氣。」
無雙說道:「這裏的人肯定和贔屓有些關係,他們崇拜海龜。看見你的龜殼,尤其尊敬,認為這事和先祖的什麼遺願有關係。」
無雙無奈的說道:「你走了沒多久,就有一張漁網,一下把我們兩個網住了。對方人多,我們很快被打暈了,帶到這裏來了。」
我不由得皺皺眉頭:「這都哪跟哪?咱們有這麼大面子,能讓大海發火?」
我本以為,把神龜兩個字抬出來,會讓我獲得一些優待,但是我剛剛喊完這兩個字就後悔了。
然而,我馬上有反應過來。不對,這其中有詐,如果對方真的葯殺我們的話,以方丈的性子,這時候早就大呼小叫,哭爹喊娘的鬧起來了,斷然不會像現在這樣,m.hetubook.com.com這麼平靜。
我走到床前,看了看癱倒在床上的被子。一把掀了開來。
我不由得點頭說道:「這也倒是。」
沒想到,那小孩先哭起來了。而且抽抽噎噎,根本止不住。
我一愣,說道:「這麼晚了?」
我聽無雙這麼一說,當真認真考慮起來自己應該怎麼死了。
我把耳朵貼在牆上,仔細的聽了聽。裏面靜悄悄地,不像是有什麼聲音。
無雙點點頭。不過她還是很謹慎的說:「這隻是我的個人猜測。如果你的龜殼不能救我們的命,那我們也沒有半點辦法了。」
實際上不用問也知道,小孩他爸肯定是個軟蛋,這會大概躲起來了。又或者,小孩他爸早就死了,剩下孤兒寡母,寂寞難耐,這才讓村長有了施展的空間。
無雙苦笑一聲:「這事,你問我,我問誰?不過你最好詳細打聽一下你的死法,不然一會沒有心理準備,死的很難看。」
我問小孩:「村長把他們叫走做什麼了?」
我有些無奈,語氣略微平和的問道:「你們家大人去哪了?」
無雙說道:「因為這裏的人對你後背上的東西感興趣。」
果然,老者臉上閃現出殺意:「神龜和你做朋友,然後你殺了他,取走他的甲殼?」
我又問小孩:「你爸呢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