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五十三章 託夢

第五百五十三章 託夢

我們在這個村子裏面要過飯,知道這裏多麼貧窮。但是今天的飯卻很豐盛。
我想了想,說道:「不對,當時贔屓離開的時候曾經跟我們說什麼,渤海上有三仙山,蓬萊、方丈、瀛洲、之類的。他應該是在海上。」
我們幾個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: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那些村民走上來幾個,把我們四個架起來,押送著在村子里遊行。
長著已經在裏面等我們了。
老者搖搖頭:「昨天晚上神龜顯靈了,託夢給我,說你們是它的朋友,並且告訴我,你們當中,一個叫許由,一個叫無雙,你們是認識的。」
方丈一聽又要綁,連忙向龜殼裡面鑽。他本來就胖,一時間又鑽不進去。那些村民沒有辦法,只好幫忙往裡面塞。
等到天亮的時候,老者帶著一批人過來了。
我一看老者這副臉色,頓時慌了,連忙說道:「我沒有殺神鬼,是它自己給我的。留個紀念,留個紀念,我們是好朋友。」
老者的態度忽然來了個大轉彎,我反而有點不適應了,問道:「你們查出來了,那個龜殼?」
我們幾個都鑽到龜殼裡面去了。這龜殼看起來不小,但是一個人鑽進去,畢竟是有些擠hetubook•com•com。當然,我可以把手腳從裏面伸出來。但是那這樣的話像極了烏龜,我是不肯乾的。於是只好蜷縮在裏面。
老者點點頭:「不強求。」
方丈抱怨道:「我早就說了嘛,不要背著那個烏龜殼,現在惹出事來了吧?」
方丈忽然又來了精神,說道:「這個村子的形狀不就是贔屓嗎?我敢肯定,他就在下面。」
老者轉著圈的看我們。看得我心裏發毛。我又不敢出聲,生怕一句話說不對,弄個身首異處。
餓著的滋味總是不好的,我們稍微吃了一點,消滅掉飢餓感之後就再也吃不下去了。
無雙也點點頭:「一個龜殼而已,能有什麼問題?然後她也鑽進去了。」
這建築很像是一個亭子,遠遠地頂,和整個村子的建築樣式都格格不入。
方丈就歡欣鼓舞起來:「太好了,那我在外面等他們好了。」
然後,老者看著我們,說道:「神龜想邀請你們去一趟,跟它說幾句話。不知道你們肯不肯同意。」
地藏王說道:「算啦,既然這位老人家讓我們睡進去我們就去吧,正好昨晚一夜沒有合眼,也都困了。」
然後他回頭看了我一眼:「和_圖_書我們族人,世代崇拜神龜。我們出海打漁,每次都能平安回來,全賴神龜保佑,如果它是你們所殺,那我們一定會燒了你們祭天。」
老者見我痛快的答應,神色好了很多,然後走到一張桌子前面,取出來四個大龜殼,說道:「麻煩你們鑽進去。」
外面的村民漸漸地散了。這裏只剩下我們四個和那老者。
老者有點著急了:「不瞞你們說,要不是神龜託夢,讓我這麼干,我還捨不得把這些龜殼拿出來給你們睡呢。」
實際上,我們圍坐在火堆旁,被火烤的很舒服,然而,一想到過一會有可能會死掉,我們就什麼都干不下去了。
那些村民根本不理我們,帶著我們在村子里轉了一圈,然後將我們押送到了一個奇怪的建築中。
地藏王始終很淡定,他問老者:「你們,打算殺我們了嗎?」
無雙也點了點頭:「那隻龜殼告訴你的?」
我頓時放下心來:「這就好,這就好。」
老者一瞪眼:「胡說八道,這龜殼分明是受了重傷而死的。」
老者揮揮手,對外面的人說道:「你們先回去吧,就是他們幾個。」
地藏王搖搖頭:「這些人心思縝密,繩子都是在油裏面和*圖*書浸過的,一沾火肯定會把人燒死。」
方丈則罵罵咧咧:「這些人殺過多少人了,怎麼這麼有經驗?」
老者見我們誤會了,連忙解釋道:「幾位放心,我們是絕對沒有惡意的。這龜殼是天地靈物,不瞞你們說,全村有資格在裏面睡覺的,也就老漢一個而已。」
這個解釋還算合理,不過對我們沒有什麼用處。我們得想辦法逃離這裏。
我無奈的說道:「你看看我們幾個,手無縛雞之力,怎麼可能殺了神龜啊。」
方丈看我們三個都進去了,他笑嘻嘻的向老者說道:「我不進去可以嗎?」
方丈見我們兩個一致對外,很不服氣的嘀咕了一聲,然後不說話了。
地藏王嘆了口氣:「不知道哪位贔屓,現在在哪裡,如果能請他出面的話,或許可以把我們保下來。」
老者卻沒有說原因,又看了看無雙:「你是叫無雙?」
我和無雙異口同聲:「滾蛋。」
我看著這老者頭髮斑白,已經很老了。不要說現在我們人多勢眾,即使只有我一個人,也絕對可以幹掉他。
老者古怪的看了我們一眼,然後指著我說:「你是叫許由?」
老者忽然揮了揮手。然後向村子裏面走了。
m•hetubook•com.com們走進去之後,他揮了揮手,有人擺上來飯菜。
老者給我們解開繩子,然後看著我們狼吞虎咽。
我看這些人手裡面個個拿著趁手的傢伙,不由得一陣心驚肉跳。
方丈一邊咬著牙使勁一邊哭:「村長,咱們先說好,等辦完了事,你們可得負責把我拽出來。」
我走進去,抬頭看了看,忽然恍然大悟:「這個一個龜殼,一個無比巨大的龜殼。」
老者顯然對我極不信任,但是他倒沒有什麼過分的工作。只是很嚴厲的看了我一會。轉身將龜殼交給了身邊的人,說道:「拿去供奉起來,小心點。我過幾分鐘帶著全村人去祭祀。」
老者看看我們幾個,說道:「你們放心吧,我們不殺你們,昨天晚上算是個誤會。」
無雙小聲的說道:「方丈,你想死你自己去死,都這時候了,還幫著他們出主意殺我們嗎?」
我點點頭:「是啊。」答應了之後有很奇怪,問道:「你怎麼認識我?」
我點點頭:「這個沒問題。」
我聞了聞,果然如此,不由得一陣沮喪。
我點點頭:「理論上是,可是人人都知道,渤海裏面根本沒有這三座山。」
我見無雙和地藏王都進去了,也說道:「如果你和*圖*書們要害我,估計也不用這麼大費周章,那我也去吧。」
老者說道:「神龜邀請的主要是許由和無雙,你是幹嘛的並不重要。來人,接著給他綁上。」
無雙小聲地說道:「既然是仙山,或許常人難以看到吧。」
任誰死到臨頭了,都不會從容的吃東西。
方丈在旁邊嘀嘀咕咕:「就算是要殺我們幾個,也不用這麼興師動眾吧?隨便扔個火把不就行了?」
一瞬間,我的腦子裡面開始模擬出各種場景,怎麼劫持老者,怎麼逃出漁村,計劃的分外周詳,只等著實施了。
老者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說道:「是不是你殺的,很快就會知道了。」
方丈哆嗦著問身邊的村民:「大哥,你們殺人之前還要遊行啊?」
方丈嘆道:「你們還算有點人性,斷頭飯做的還算過得去。」
方丈抻著脖子望了望:「那邊就是渤海吧?」
方丈嘿嘿的笑道:「既然如此,你還是自己睡吧。」
我盯著眼前的一圈火光,說道:「咱們或許可以用火把繩子燒斷,然後先逃走再說。」
我點點頭,說道:「沒錯啊,他受了重傷,臨死的時候送給我的。」
然後他轉身走了。留下我們四個,被綁在火堆前,看著跳躍的火苗發獃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