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五十五章 贔屓的請求

第五百五十五章 贔屓的請求

整個過程中,方丈都沒怎麼說話,他一直看著贔屓,繞著他轉圈。
說話的工夫,老者已經把香燭紙錢拿來了,說道:「這些可以嗎?這些香燭是供奉神龜用的。這些紙錢是剛剛用白紙剪出來的。」
和往常一樣,我們又睡到了野外。
我們這才一拍腦門,返回去拉方丈。
我們四個都有點哭笑不得:「我們現在已經這副樣子了,還能幫忙?你覺得我們能幫上什麼忙呢?」
我嚇了一跳,連忙撲過去,抱著她搖晃:「無雙。你怎麼了?你沒事吧?」
我不解的問:「為什麼?」
我們都點點頭:「沒錯,簡直臭死了。」
老者看無雙似乎不想說,看他的樣子,似乎不打算強人所難,但是他咬了咬牙,試探著問:「我們怠慢了神龜的貴客,它是不是要懲罰我們,以後不保佑我們了?」
我睜開眼睛,看見無雙臉色發黑,似乎不像是活人的樣子。
我睜開眼,發現我們幾個都像是大烏龜一樣趴在地上。而且個個滿頭大汗。
老者一愣,然後點了點頭:「不錯,這裡有一條河。」
三十里路並不算遠。但是步行的話,足足讓我們走了一天。
地藏王深深地看了贔屓一眼,嘴裏和*圖*書念了一句:「相生相剋,生生不息。看來,你就是那個大機緣了。」
方丈嗯了一聲,然後一臉好奇的說道:「我聽你說,渤海上有三仙山。這三座仙山在哪?怎麼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?」
然後,贔屓轉身,消失不見了。
老者走進來,說道:「神龜是不是和你們說什麼了?」
老者連連著點頭:「這個我們自然明白,總不能麻煩他老人家。我們每次都很小心。」
我擺擺手:「你放心吧。沒有的事。」然後我又加了句:「不過你們出海的時候也要小心點。不能仗著有神龜保佑,就肆無忌憚。」
無雙看了他一眼,說道:「你也去後面。到時候,我和地藏王在前面。」
地藏王說道:「你確定他們是冤鬼?」
贔屓說道:「我的本體在一條河裡面,被一群孤魂冤鬼困住了,動彈不得,你們幫我。」
方丈說道:「我覺得咱們最好在這裏呆一晚上。明天早上再去看那什麼冤鬼。」
老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當然可以,當然可以。你們是神龜的客人,我們可不能無禮。」
我有些鬱悶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然後隨口問了一句:「你讓我們怎麼幫你和-圖-書?我先聽聽看。」
臨走的時候,老者有些忐忑的問:「神龜都跟你們說了什麼?」
我無奈的說道:「你也知道咱們的力量被封住了?咱們現在這狀態,還上哪去捉鬼?好好跟人家談談,咱們好聚好散就算了。」
地藏王合十:「阿彌陀佛,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。這些冤鬼聚集在河中,恐怕一定有他們的道理。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,我們恐怕只能走一遭了。」
贔屓點了點頭:「我需要你們幫我一個忙。」
無雙猶豫道:「你問這個幹嘛?」
贔屓點點頭:「怨氣極重。」
贔屓喜道:「如果你們能將我的本體救出來,那一切自然不在話下。」
我看看她:「你要這玩意幹嘛?」
我們四個人帶足了傢伙,開始向那條所謂的河走去。
我這樣一搖晃,這才發現,無雙的臉上居然抖落了一層黑色的塵土。然後,無雙睜開眼睛,睡眼惺忪的看了我一眼。隨後哈哈大笑:「許由,你臉上是什麼玩意?」
等到晚上的時候,我開始聞到了一股腥味。是河水獨有的臭味。
這種行為,倒把贔屓看的發毛,他問道:「這位小友,你為什麼總是盯著我和*圖*書?」
這一晚上很安靜,直到第二天早上。
我們一連退了很遠,直到那股臭味可以忽略不計的時候,才找了個地方休息了。
我們幾個從龜殼裡面爬了出來,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腳。
無雙看了看,都收下了。
我搓搓手:「那就對了。」隨後我微笑了一下:「我們幾個,是不是可以離開了?」
贔屓也是滿臉苦笑:「我現在本體被困,只逃出來了一絲靈智,你讓我想辦法,我能有什麼辦法可想?這一點靈智託夢或許可以,但是解掉你們身上的毒,實在是難上加難。」
地藏王很清醒,他問道:「你把我們找來,是有什麼事嗎?」
贔屓微微一笑,說道:「此地向北三十里,有一條河。這裏的村民都知道,我就在那裡。以你們幾位的本事,就算力量被封,應該也可以看出來,哪裡怨氣最重吧。時不我待,我就不多留你們了。」
方丈說道:「你就是贔屓?」
這一場折騰,足足用了半小時。最後,還是浪費了老者家的半桶油,才把方丈給弄出來了。
然後,我們問明了路,就和老者告別了。
此時還不到中午,村長率領著村民就在屋子外面,正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們。
https://m.hetubook•com.com我驚訝道:「你怎麼知道?」
我撓撓頭:「孤魂冤鬼?我們現在的能力,對付得了孤魂冤鬼嗎?」
地藏王點點頭:「一善一惡,勢成水火。」
贔屓說道:「我的本體被困住了,我需要你們幫我。」
贔屓微微一笑:「等我脫困之後,自然會邀請你們三位去仙山上遊覽一遭。」然後他看了看地藏王,說道:「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,你的魂魄似乎分為兩個極端。」
贔屓說道:「道家講陰陽,相生相剋,生生不息。如果你信得過我。我倒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。」
無雙白了我一眼:「等到了地方,你在後面。」
方丈聽了這話,在旁邊嘿嘿的笑。
與此同時,我們也醒了過來。
地藏王說道:「不是我們不幫你。我們幾個,現在已經力量盡失,如果你能幫助無雙他們三個人解掉身上的毒,或許我們還可以幫你。」
老者說道:「看你們幾個剛才雖然睡著了,但是不住的呼喊,加上手舞足蹈,應該是看到什麼東西了。」
贔屓也嘆了口氣,說道:「這些冤鬼的力量不是很大,只是勝在數量比較多。我不知道你能能不能做到。但是你們是我唯一能找到的人了,如果你們也不和_圖_書行的話,那我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。」
地藏王點點頭:「我們儘力而為。」
贔屓點點頭:「不錯,我就是。」
我們幾個正在閑聊,身後傳來了方丈的怒罵:「你們幾個沒義氣的,倒是把我拽出來啊。」
無雙說道:「村長,你們能不能給我們準備點紙錢,黑狗血,蠟燭,白紙之類的?」
這一次,即使是一向有冒險精神的無雙也沒有提出異議。畢竟我們的實力在那擺著,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,仗著身手好就要肆無忌憚了。
方丈捂著鼻子說:「這裏的味道簡直比那條蛇妖還要臭。」
無雙說道:「你太面了。那些小鬼一看你這麼慫,提什麼要求他們都不會答應了。」
我覺得我要和贔屓陷入一個死循環裏面了。我掰著手跟他說:「我們現在沒有力量了,你不幫我們恢復力量,我怎麼幫你脫困?你想想辦法?」
我向老者說道:「這村子以北三十里,是不是有一條河?」
無雙理所當然的說道:「捉鬼啊。難道你想空手套白狼?你別忘了,咱們現在的力量被封住了,必須藉助工具了。」
贔屓說道:「我現在沒有能力幫你們。不過,如果你們能夠幫我脫困,我倒是可以幫你們解毒,這個並不難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