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五十六章 灰色的村子

第五百五十六章 灰色的村子

一時間酒足飯飽。再不說正題,這女人恐怕就要把我們轟出去了。
一年多的討飯經歷讓我們學會了自來熟。
我們隨便走進了一戶人家,問道:「有人在嗎?」
我點點頭:「差不多啊。我覺得,河裡面的冤鬼另有其人。等我們真要和它們拚鬥的時候,沒準還要依靠這些好鬼。你現在將他們的墳墓挖了。等到了晚上,兩幫鬼聯手,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」
這種墳,只可能是某個大家族的祖墳。
這話倒把地藏王聽得一愣,然後他問道:「那麼,你們村具體有什麼奇怪的事呢?」
我點點頭:「至少它自己是這麼說的。」
方丈看我一眼,說道:「照你這麼說,生前是好人,死了一定是好鬼了?」
我心裏嘀咕:「真是牛逼,看風水的夜觀天象。方丈你道行倒是挺高深的。」
方丈說道:「這裏除了他們,還有別的鬼嗎?」
無雙說道:「這附近有人住嗎?這條河臭成這樣,誰會在這裏住?」
女人愣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我不是說過了嗎?我們這個村子,什麼樣的奇怪玩意都有。」
屋子裡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:「誰啊?」
方丈看了看天,說道:m.hetubook.com.com「現在已經中午,要不然,我們去找點吃的吧。」
無雙一臉無奈:「臭成這樣,就算是怨氣衝天,也感覺不到了。」
無雙小聲嘀咕了一句:「怎麼瘦成這樣?」
無雙又問:「你們村,叫什麼名字啊?」
那女人用僅有的腮肉做出一付恍然大悟的樣子:「原來是要飯的。」
女人看了他一眼,似乎有點不耐煩,從兜裏面掏出來幾張票子,遞過來說道:「拿去吧。」
我們幾個在河邊眺望,卻沒有發現村子。
方丈皺著眉頭說:「有這麼嚴重嗎?」
我們厚著臉皮說:「誰也不找,路過這個村子,感覺餓了,想向你們化點緣,不知道行不行?」
方丈湊過來,問道:「怎麼樣?找到那些冤鬼沒有?」
無雙一臉不信的樣子:「這地方,稍微有點智商就不會靠近了,它有毛病嗎?來這麼臭的地方?」
這村子和三十裡外的漁村相比,簡直就是天壤之別。雖然兩個村子都靠海。但是一個窮的叮噹響,另一個富得流油。
女人坐在沙發上,似乎有點疲憊,她指著冰箱對我們說:「吃什麼自己找。」
方丈搓著手,嘿嘿的說道hetubook.com.com:「現在不用找村子了,我們已經找到冤鬼了。」
這女人說道:「你們不是一直在打聽嗎?」
那天上午,我們在河邊轉來轉去,始終拿這裏沒有辦法。
這些草亂蓬蓬的,左一叢,右一叢。長得說不上茂盛,而且顏色也不大對。
女人說:「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,兩條腿的人有的是。我們這村子裏面,什麼樣的神奇玩意都有,所以乾脆就叫三蛤村。」
無雙踮著腳四處望了望,說道:「這裏好像有一條小路,想必是通往哪個村子的,我們先吃飯,順便打聽一下,這裡有沒有什麼異常。」
我點點頭: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
地藏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說道:「我們想問,你們村,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?」
女人愣了一下,然後饒有興緻的看著我們:「你們幾個,倒是挺有意思。行了,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,你們跟我進來吧。」
我聽見無雙這麼一說,不由自主的在臉上摸了一把。
然後他看看我:「許由,有沒有興趣再挖一次墳?」
我點點頭,看著遠處的大煙囪說道:「咱們辦完了事趕快走吧。不然的話,沒準得得了肺病。」
和_圖_書們擺擺手:「只求一飯,不要錢。」
我們踩著這些枯黃的草,走很久,終於看到了一條河。
無雙捂著鼻子說道:「贔屓的真身在這裏?」
女人淡淡的說:「三蛤村。」
我們走到村子裏面,看見這裏家家戶戶住著新房子。
這聲音很輕,讓人感覺這裏的主人是一個很和善的人。
我說這個人骨架很大。是因為她個子很高,但是身上沒有多少肉,幾乎是皮包骨頭。正盯著兩個空洞的眼睛,看著我們幾個。
我們沿著昨天的路線走了一段。果然看見一條河。
指尖上有一層黑色的塵土,不知道是哪來的。
我擺擺手:「沒興趣。你怎麼知道那些冤鬼就是這些墳裏面的?」
我苦笑一聲:「他有沒有毛病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如果我們找不到他的真身,我們就有毛病了。」
我們沿著那小路走了一會,很快就看到了一個村子。
幾秒鐘之後,屋門開了,走出來一個骨架很大的人。
那女人見我們竊竊私語,皺了皺眉頭,隨後問道:「你們是誰?你們找誰?」
方丈連忙出面解釋:「我們不是要飯的,我們是出家人,雲遊僧人。」
我說道:「可能是減肥減的。」
我點點頭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:「就是這麼嚴重。」
我們幾個都有點無奈,說道:「那該怎麼辦?」
我心裏一驚:「這女人怎麼這麼強的戒備心態?」
屋子很結實,圍牆很高大。甚至有不少的二層小樓。看來,這村子里的人生活的很不錯。
混凝土的地面,是灰白色的。牆上的瓷磚,也是灰白色的。等我們走近了才發現,那些瓷磚原本是白色的,只不過清洗不到位,這才變成了灰色的而已。
我們結伴走過去,仔細一看,果然有一片墳,層層疊得,埋得雖然不是橫平豎直,至少也有一定規律。
這女人正要給我們講,忽然又停下來了,她看著我們幾個,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你們幾個,是要飯的嗎?一進門就問東問西的,似乎有什麼目的啊。」
我誠懇地說道:「你看看,這些鬼都是有祖墳的,這說明什麼?說明他們生前都是老老實實的正經人,作姦犯科的人,是不允許住進祖墳裏面的。」
方丈隨口編瞎話:「我們四個,實不相瞞,是看風水的。幾個月前,夜觀天象,發現此地有些不太平,生怕這裏出事,於是日夜兼程趕了過來。」
想象中的人鬼大戰並沒有發生,甚至我們根本找不到鬼在哪裡m.hetubook.com•com
無雙一邊吃,一邊問道:「大姐,你們家真有錢。」
無雙皺著眉頭摸了摸自己身上,然後點了點頭,看樣子,也不想在這裏多呆。
只不過,唯一讓我感覺到奇怪的是。這個村子灰濛濛的。
我們想了想,也都答應了。畢竟,問問這裏的當地人,能給我們不小的幫助。
我們在裏面找到不少吃的。這時候也不管是素是肉了。拿出來分了分,然後就開始吃。
我看了看地藏王,後者馬上會意了。仗著一張寶相莊嚴的臉,地藏王問道:「這位施主,我能不能向你打聽一點事?」
地藏王指了指河岸旁邊的一片荒地,說道:「這裏應該有村子,你們看,哪裡不是一片墳塋嗎?」
河水幾乎是墨色。散發著腐臭。
女人漫不經心的笑了笑,似乎對這句恭維很免疫:「我們村子,家家戶戶都有錢。」
我們跟著這女人進了屋。發現這房子。嘖嘖嘖。簡直和富豪沒什麼區別,該有的,都有了。
這條河很小,周圍沒有任何村落,荒涼的可怕。從河邊延伸出來到很遠的地方,都長著黃色的草。
方丈和地藏王都從地上站起來,左右看了看,說道:「這裏怎麼這麼臟?」
我皺皺眉頭:「這名字倒挺繞口的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