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八十一章 車禍

第五百八十一章 車禍

我看了看前面,影影綽綽的有不少高樓。我說道:「要不然,咱們去醫院看看吧。」
無雙看著老冥王,問道:「老祖,你有沒有辦法,將已經魂飛魄散的人復活?」
我嘗試著感覺了一下,身上的陰陽二氣很充沛,仍然在我的控制之中,不由得放下心來。
方丈笑了兩聲,忽然又有些喪氣:「有什麼用?瘦子確實已經魂飛魄散了。」
我說完這話,看了司機一眼,忽然奇道:「哎?你長得有點面熟啊。」
方丈聽了這個名字之後,也點了點頭:「確實有些耳熟,在哪聽過呢?」
張夫人說道:「你們現在就要走嗎?」
我們兩個這才恍然大悟:對啊,是紙紮吳。
張夫人問道:「老祖,難道這紙紮吳,有關於那些族人的線索?」
老冥王看了看張元,有些敲打他的意思:「聽說你把我的骨頭煉化了,這才讓你們一伙人實力大增?」
司機也看了看我,說道:「咱們倆似乎在哪見過。你是……哎?師父。」
我聽了這話直咧嘴:「這件事靠譜嗎?我覺得胖子整天迷迷糊糊的,別把這件事給搞砸了。」
老冥王冷笑了一聲,沒有再說話。
方丈擺擺手,說道:「你們不了解地藏王的實力,我卻明白。如果他成功的化解了惡念,將魂魄變成一個整體的話,那自然可以。但是以他現在的狀態,卻是萬萬不能了。」
我擺擺手:「別管他了,我們趕快走吧。」
我一和*圖*書聽這話,差點氣死:「你第一次開車?你小子有沒有駕照?」
我腦袋上冷汗直流:「斷了,斷了。」
無雙有些不爽的看著我:「你整我是不是?」
然後,我聽見刺耳的鳴笛聲。我抬頭,看見一輛速度極快汽車,朝我衝過來了。
方丈倒勸我們兩個:「再怎麼說,你們兩個的神念不是還在那裡嗎?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?尋常小鬼,根本近不了他們的身。如果真的有人要對付他們的話,恐怕憑一個紙紮吳,也攔不住啊。」
隨後,我倒吸了一口冷氣,喊道:「腿,疼死我了。」
然而這一瞬間,我感覺自己的氣息像是被壓制住了一樣。我根本逃不開,緊接著,我眼睜睜的看著汽車撞在我的身上。
我只好點點頭,說道:「要等地藏王化解惡念,不知道要到什麼猴年馬月了。」
我被這輛車的氣勢嚇得一愣。然後趕快要躲開。
贔屓被方丈強白了兩句,心有不甘,開始據理力爭起來。
無雙閉著眼睛,凝神了兩秒鐘,忽然又把眼睛睜開了。
我們兩個的速度很快,但是每走一會,就壓嘗試著感應胖子幾個人的氣息,生怕將他們漏掉了。
這時候我發現,我的腿耷拉在地上,正在以一個彆扭的姿勢彎曲著。很明顯,它是斷了。
我們反應了一秒鐘,然後齊聲歡呼起來:「是瘦子,居然是瘦子。真沒想到,他居然是當年的族人。」
我說和*圖*書道:「剛才汽車撞我的那一瞬間,我感覺自己的力量消失了,變成了一個普通人。所以,腿就這樣斷了。」
無雙說道:「我記得胖子他們幾個的實力不怎麼樣。他們應該不會用道術跑過來,很可能會弄一輛車吧。」
張元倒表現得很坦然:「反正那身體你也用不上了,我猜,你大概也想造福後人吧。」
張元說道:「我聽說,地藏王曾經計劃幫他復活。」
忽然,我的小腿傳來一陣劇痛,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劇痛折磨的哎呦一聲,抱著腿倒在地上。
老冥王躊躇的說道:「只有三分之二嗎?這樣我沒有多少把握,不過,倒可以試一試。」
無雙淡淡的笑了笑,什麼也沒說,轉身走了。
我和無雙並肩向外面走。路過值班室的時候,看見裏面黑著燈。
我無奈的說道:「不是,我好端端的裝這個幹嘛?」
無雙看了我兩眼,忽然說道:「你該不會是裝的吧?」
我們不知道眼前的這座城是哪,規模不是很大,名號也不是很響亮,只是千萬個中國普通城市中的一員。
贔屓又著重強調:「小心你們的女兒。」
無雙點了點頭,和我向西邊奔過去。
無雙說道:「就是啊,你好端端的裝這個幹嘛?怎麼會忽然腿疼了?」
老冥王說道:「如果他的魂魄碎片完整的話,倒是可以試試。」
無奈之下,我們兩個現出身形,開始慢慢的向前走,同時仔細和_圖_書感應著周圍的情況。
我的身子輕飄飄的飛了起來,在空中旋轉了兩圈,隨後,掉在地上。
無雙緊張的蹲下來,問我:「你怎麼了?」
無雙的神色很是詫異:「這怎麼可能?咱們兩個都已經是仙人了,怎麼腿會斷?」
我點點頭:「早點接到瘦子幾個人,我們也就安心了。」
無雙嘆了口氣:「醫院能治好?算了,你想去就去吧。」
無雙無奈的看著我們兩個:「你們兩個什麼記性?吳天正不就是紙紮吳嗎?」
那輛車的司機倒是沒有逃跑。他跑下來,很緊張的說道:「兄弟,對不住,我第一次開車,一緊張,沒弄清楚有門和剎車的區別。」
無雙奇怪的看著我:「你做什麼夢呢?什麼斷了?你的腿嗎?好好地啊。」
不過奇怪的是,我們始終沒有感覺到他們。
我想了想,說道:「現在恐怕沒有別的辦法了,我們兩個現在動身,去護送他們吧。」
老冥王說道:「根據生死簿上的記載,最後一個出現在人世的族人是吳天正的大徒弟,不過很可惜,他也已經死了。」
過了一會,她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。然後睜開眼睛,說道:「太好了,紙紮吳最近聯繫到了胖子。我們打算讓胖子把瘦子的魂魄護送過來。」
無雙把我扶起來,問道:「現在怎麼辦?去醫院嗎?」
我咬著牙冒冷汗:「還是疼。」
司機搓搓手:「嘿嘿,還沒來得及考,不過以前開過拖拉機,都和*圖*書是帶方向盤的東西,差不多。不過,這汽車比拖拉機快太多了,一時間有點把握不住。」
我被無雙搖晃著,睜開了眼睛。
我搖搖頭:「哪能去醫院啊,得先索賠啊。在大街上這麼開車,怎麼也得給他點教訓。」
無雙馬上盤腿,說道:「我試著,看看能不能溝通沙漠裏面的幻象,讓紙紮吳把瘦子的魂魄送過來。」
我問她:「怎麼樣了?感應不到嗎?」
我說道:「就算是用車,現在也應該到了啊。」
然而,這屋子亮不亮燈,對我們的視力幾乎沒有什麼影響了。我看見這值班室並沒有人。
無雙點點頭,坐在地上,試探著重新感應她的幻象。
第二天下午的時候,我已經有些著急了。這小子該不會出了什麼岔子了吧?
我的話還沒有說完,路邊忽然一聲驚呼,然後,有一隻手猛地拽住無雙的胳膊,將她拽走了。
我聽見身後方丈還在和贔屓爭論:「我聽你這話怎麼這麼不對勁呢?哪有讓別人小心自己女兒的?」
我心中一喜,向無雙說道:「哎,我沒事了,好了。」
無雙說道:「剛才那老頭不在值班室睡?不應該啊,這都大半夜了,他還回去不成?」
我牢騷了兩句,說的無雙心裏也沒底了,她問道:「那你說,現在怎麼辦?」
無雙攙扶著我,試著向前走了兩步,問道:「怎麼樣了?」
張夫人說道:「他們兩個的實力已經接近陰差了,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。m.hetubook.com.com
無雙被我這麼一說也猶豫了:「應該不會吧。就算胖子比較迷糊,他好歹還有七個徒弟。」
經過無雙這麼一提醒,我也從疼痛中回過神來:對啊,我這身體是魂魄幻化成的,雖然肉體的事都能做到,但是,畢竟比肉體強悍了百倍不止,尤其是韌性,不可能出現斷胳膊斷腿的可能啊。
然後,無雙沖那邊喊道:「開車的,下來。」
我微笑著搖搖頭:「這不是我的徒弟,他不是在叫我。」
無雙只得答應了一聲:「恐怕也只有這樣了。」
我連連擺手:「沒有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……」
無雙搖搖頭:「不是,我剛才在想。如果紙紮吳走了,你爸媽怎麼辦?他們兩個呆在沙漠裏面,會不會有點危險?」
我和無雙走在大街上。正在向人打聽,哪裡有醫院。忽然,我感覺我的腿完全康復了,那種疼痛的感覺消失不見了。
無雙緊張地問:「怎麼了?」
張夫人點點頭,囑咐我們:「小心。」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算了,本來想讓你把我拉到醫院,不過我可不敢坐你的車了。」
我說道:「大部分完整,大概有三分之二吧。剩下的,可能已經消散掉了。」
無雙奇怪的看著我:「你什麼時候收了個徒弟?」
然後,我有些凝重的對無雙說道:「這個地方有古怪。」
我擺擺手:「你可別提那七個徒弟了。捉鬼都用黑狗血。不知道誰教他們的。這是結合了道術和民間傳說在捉鬼啊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