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八十二章 護送

第五百八十二章 護送

我睜開眼,發現我被無雙背著。她使勁彎著腰,讓我的雙腳不至於拖在地上,正跟著胖子的隊伍,一步步向前走。
草梗扎著我的臉,我最後的一個念頭是:「這種感覺真不舒服。」
等到天黑的時候,老七把車停下來了。
胖子擺擺手:「慢嗎?不慢。這樣能掩人耳目。那誰,小七,還有多久到鄭州?」
那些小道士又像是罐頭一樣塞進去。然後汽車激起一片塵土,開走了。
無雙正要說話,忽然哎呦了一聲,緊接著,倒在地上了。
胖子從地上爬起來,很平淡的說了聲:「原來是這麼回事啊。那咱們走兩步,再偷一輛車。」
無雙問胖子:「你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還抬著棺材?瘦子呢?」
我說道:「既然疲勞駕駛容易出事,那就換個人啊。」
老七笑道:「我們走的小路,把警察都避開了。」
我很坦誠的說道:「不會。但是這有什麼難的?不就是轉方向盤嗎?」
老七點點頭,說道:「在啊,就在車上。」
然後他走過去,把車門拉開了。狹小的車廂里斜放著一具棺材。這棺材很小,但是就是這麼小的棺材,也把車廂佔滿了。
無雙疑惑的看著我:「現在倒沒事了。不過我敢肯定,剛才是有柱子把我砸中了。」
我開始全身脫離,跪倒在地上。
那些道士七手八腳把棺材抬下來,然後把胖子請了出來。
胖子幾個人走兩步,就時不時的回頭看看無雙。那表情,似https://m.hetubook.com•com乎也有點不好意思。畢竟他們有幾個人高馬大的人,眼睜睜看著無雙背著我,似乎有點不夠照顧女性。
我說道:「你還記得白天的時候嗎?我感覺腿疼,然後就被一輛車給撞了,你可得小心點。」
然後我左拽右拉,將車上的小道士們給弄下來了。
我頓時就嚷出來了:「你開車不管加油啊?」
無雙點點頭:「都小心點,雖然時間不長,但是出事的可能不是沒有。」
老七搖搖頭:「沒死,沒死。我師父說,用棺材比較安全。不過具體怎麼個安全法,他卻沒有告訴我們。」
她的聲音距離我越來越遙遠。我使勁捂著脖子,聲音顫抖的厲害,剛才很可能已經傷到了聲帶。
我這個建議剛剛提出來,就被無雙踢了一腳:「你試試?」
胖子有些幽怨的說道:「當初剛剛見到你們兩個的時候,你們和我的實力也差不多,這才幾年過去了?你們在這世上都能橫著走了。我還得拚命地捉鬼拿妖。哎,真是不公平啊。」
我說道: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」
我一把將他揪到一邊去:「你費什麼話呢?」
我拍了拍棺材,將棺材蓋掀起來了。
無雙說道:「咱們直接把瘦子的魂魄帶回去算了,何苦跟他們在這裏瞎折騰呢?」
我嚇了一跳,連忙問道:「你怎麼了?」
小七掏出一個地圖,又是量又是算,然後說道:「明天晚上之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前,肯定能到。」
胖子正以一個極不舒服的姿勢蜷縮在裏面,那樣子,像是有人把他強塞進去似得。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就算咱們要帶走瘦子的魂魄,那也得胖子同意啊。可是你看現在這架勢,胖子顯然不可能答應。」
我問老七:「你師父在車上?」
我問老七:「怎麼回事?」
我問道:「你為什麼不向胖子借個徒弟?幹嘛非要親自背著我?」
緊接著,喉嚨處一道酥麻,緊接著,有東西從裏面噴了出來。
我說了這話,這撐著地面的右手和雙腿開始發麻,這種麻木很快蔓延到腦袋上,我覺得頭髮都豎起來了。
剩下的六個道士,有的坐著,有的蹲著,甚至有個人趴在棺材上面。直接把車廂塞滿了。
我昏迷了一會,就悠悠醒轉了。
我們都點點頭。
無雙摺騰了十幾分鐘,終於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老七很困惑的說:「我明明加滿了的。難道這車漏油?沒有聞到汽油味啊。」
我沖無雙點點頭:「胖子這一次還挺靠譜的。」
我摟著他的肩膀:「他找到了老冥王的一具骸骨。你也知道,老冥王給自己製造了不少替身,個個不凡。如果你也能找到一具,並且將她煉化,沒準比我們還厲害。」
我皺著眉頭問道:「怎麼不走了?」
我嘆了口氣:「算了,我來。」
然後帶著那些徒弟烏泱烏泱的向前走了。
我每說一句話,都感覺有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大量的血噴湧出來。我說道:「沒關係,一會就好,是幻覺。」
我看了看他們的車:「你這個汽車,是不是有點太慢了?」
老七撓撓頭:「咱們一直在鄉下走。這裏根本沒有加油站。」
我擺擺手,馬上改口:「開個玩笑,開個玩笑。」
無雙沒有回答我的問話,而是反問道:「胖子為什麼不讓我們兩個護送瘦子的魂魄?而是要親自送到鄭州?」
他嘿嘿的笑了一聲,從車上跳下來,看著我和無雙說道:「你們兩個,實力不錯啊。」
老七說道:「開車時間太長了,疲勞駕駛容易出事。」
老七感慨道:「哎呦,咱們好幾年沒見了。你們最近怎麼樣?」
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然後說道:「我師父最近實力暴漲,你聽說了嗎?」
無雙站在一邊,含笑看著我,像是在看耍猴戲。
無雙懷疑的看著我:「你會開車?」
胖子眨了眨眼,說道:「啊?怎麼回事?」
胖子一臉得意的說道:「我這不是想嗎?千里迢迢把瘦子運過來。萬一路上出點什麼岔子,可是不好。於是我就找了個棺材。這東西至少能聚攏點陰氣。瘦子呆在裏面,至少能降低魂飛魄散的風險。」
胖子得意道:「士別三日,當刮目相看。我現在也能獨當一面了。」然後他說道:「咱們接著走?」
瘦子嘆了口氣:「我得貼身保護啊,萬一有人識破了我們,想要把棺材偷走,至少還有我這麼一層保障。」
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.com看了一圈,這些人中並沒有胖子,於是目光鎖定那棺材:「你師父,該不會在這裏面吧?」
無雙伸出手,在身前憑空摸索了一陣:「不可能,有一根柱子壓著我的腿呢。」
老七搖搖頭:「沒有啊,最近我師父神神秘秘的,設么么也沒有說,指揮者我們偷了一輛車,然後開始往這裏趕。」
無雙拽著我,哭道:「許由,你怎麼了?你別跟我開玩笑啊,不然我生氣了。」
我問道:「沒事吧?」
老七說道:「沒油了,走不了了。」
老七撓撓頭:「他們幾個都不會,連拖拉機都沒有摸過。」
我頓時有些無語:「修道之人還講究這個?」
我心中一震,說道:「你別告訴我他已經死了啊。」
我坐上去,剛要開著車向前走。不料汽車晃了一下,忽然熄火了。
老七點點頭,說道:「是啊。你們是許由和無雙?」
胖子說道:「怎麼樣?明天晚上就到,不會耽誤事。你們兩個,要不要跟我們一塊走?」
我抬頭的動作被無雙感覺到了,她回頭看了我一眼,微笑道:「醒了?」
我伸手捂著脖子。那邊沒有血,但是我卻能真實的感覺到,我的血正從裏面湧出來。
然後是從心底里升起來的脫力敢。我右手一軟,徹底的趴在了地上。
他們已經認出我來了,知道我和胖子關係不錯,所以倒沒有怎麼反抗。
我一愣:「有東西砸到你了?沒有啊,我什麼都沒有看到。」
我們兩個像是神經病一樣,在一片空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氣中亂摸。摸了一會,什麼也沒有發現。
胖子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老七撓撓頭:「好像沒油了。」
胖子說道:「沒油了就去加油啊。」
無雙點了點頭:「放心吧。」
我拍拍他的肩膀:「行了,別裝死了,是我。」
我笑道:「你們這麼干,交警也不查你們?」
很快,無雙也把這小子認出來了:「你是不是胖子的徒弟?你是……老七?」
無雙古怪的看了他一眼:「你師父沒有告訴你?」
旁邊的老七勸道:「師父,你不用著急。正所謂,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,我看他們兩個活的還沒有我們幾個高興。」
她剛說完這句話,我忽然感覺一道寒芒貼著我的脖子劃過去了。
我點點頭:「也算有點道理。不過,你幹嘛也鑽進去?」
我點點頭:「是啊,說了你不用擔心,只是幻覺。」
我和無雙跟在汽車後面,像是兩個押鏢的鏢師,一路向鄭州方向趕去。
老七有點為難:「我師父說了,不到鄭州誰也不許開棺。」
我看看老七,說道:「讓你的師兄弟都下來,我要開棺。」
老七點點頭,說道:「是啊,我師父就在棺材裏面。」
胖子睜開眼,看了看我。然後掙扎著從棺材裏面鑽了出來。
胖子說道:「放心吧。」然後他重新躺到棺材裏面了。吩咐老七:「接著開車。不用管許由和無雙,人家用走的都比你們快。」
無雙瞪著眼,有些驚恐:「有東西砸到我了。」
然後無雙把我放了下來,仍然小心翼翼的扶著我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