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八十三章 生死村

第五百八十三章 生死村

我們問道:「怎麼了?怎麼嚇成這樣?」
一路上,那些小道士都在七嘴八舌的討論:「這下好了,拖拉機寬敞,我們不用再擠著了。」
老七馬上點頭:「對對對,開門揖盜,我上學的時候學過。」
然而,他剛剛說完這句話。他胳膊上的傷痕就消失不見了。
老頭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們是過路的嗎?」
她說這話的時候,顯然沒有我那種輕鬆。因為我們都知道,這種莫名其妙的疼痛,最後很有可能會變成現實。
胖子警惕的看著老頭:「你是人是鬼?」
我們正在疑惑,忽然聽到後面的院子走出來一個女人,指手畫腳的衝著這老鄉喊。
小道士們說道:「師父,有人來了。」
這種安靜我們經歷了無數次,這裏,很可能是一個廢棄的村子,一個人都沒有。
無雙說道:「恐怕不是人,是人的話,你們根本聽不到。」
旁邊有小道士補充:「沒錯,晚上的時候怎麼也看不出來,但是等到了早上我們就發現,其實這村子是一片荒墳。」
老七一拍大腿:「各位師兄,我們是來偷車的,沒有人不是更好嗎?我們在這糾結什麼呢?趕快動手吧。」
然後他用桃木劍在自己胳膊上割了一劍:「你看,我這還流血呢,我是活人啊。」
我們幾個慢慢的站起來,我問老頭:「你是這個村子的村民?」
然後他晃了晃手裡的手電筒,說道:「你們跟我來吧。我們這裏和*圖*書啊,一半村子里住著活人,一半村子里住著死人。經常有過路的人,走到這裏來被鬼迷住,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好。我老了,就當是做做善事,把他們給找回來。」
老鄉蔫頭耷拉腦的回答了兩句,就跟著這女人進去了。
胖子咳嗽了一聲,說道:「那啥,老鄉,你們這拖拉機賣不賣?」
一個道士在街上望了望,指著一個角落說:「那裡停著一輛拖拉機,咱們去那邊吧。」
胖子不耐煩的說道:「別扯淡,到底怎麼回事?帶我去看看。」
老頭說道:「我看你們也像是過路的,我們這個地方,鬼說話是聽不見的。」
老七說:「就算是聾子,我們來了這麼多人,他也得看看我們啊。難道還是個瞎子?」
小道士們都一臉崇拜的看著胖子。
整個過程都沒有聲音。
胖子搖搖頭,那樣子看起來快要瘋了:「不可能,我們怎麼會莫名其妙的死了呢?而且自己還不知道?」
隨後他指了指旁邊的拖拉機:「這玩意不是真的,是紙紮店糊的。」
我在後面看的想笑:「可能這是個聾子。」
小道士們都很緊張的看著胖子:「師父,這地方,是不是全都是鬼?」
胖子撓撓頭:「怎麼回事?這裏的人都睡著了?」
老七走得最快,他走到拖拉機頭上,正準備輕車熟路的偷車,忽然大叫一聲,扭頭跑回來了。
隨後,他又緊張的看著我們和-圖-書:「難道你們是鬼?不像啊。」
前面的胖子一行走了一會,忽然慢慢的停了下來,他們說道:「前面有個村子,可能有車。」
無雙笑道:「你最好也捂住脖子。」
胖子疑惑的看看自己的手:「這小子是鬼?」
胖子嚇得一哆嗦:「無雙,你的意思是,我們已經死了?」
小道士們反駁道:「怎麼可能?剛才我師父都摸他了,根本摸不到。如果他是人,應該摸得著啊。」
那人仍然是猛吸煙,什麼話也不說。
小道士又緊張的糾正道:「有鬼來了。」
胖子有重複了一遍:「老鄉,你聽見了嗎?」
我們走過去之後,果然發現一個人,就坐在拖拉機後面,叼著煙,看著我們一行人。目光很淡定,果然一副準備充足,守株待兔的樣子。
胖子看了看無雙,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,他們是活人?」
胖子疑惑的吸了吸鼻子:「這裡是墳地?我感覺不像啊。」
然後,我們一群人烏泱烏泱的向拖拉機走過去了。
老頭愣了一下,然後很無辜的說道:「是人啊。」
似乎,我們告訴他們已經死了之後。他們就真的開始變成鬼了一樣。
這個借口真是爛極了。不過總算是塊遮羞布,至少能讓我們避免光著身子出來。
我們一行人走到村子裏面之後,很快就愣住了。因為這村子裏面很安靜。
忽然,他抬起頭來,說道:「你們為什麼可以看見我們?我也能摸到你們和_圖_書,這不是證明了嗎?我們還活著。」
一小時后,我忽然聽到一陣輕輕地腳步聲,從街道的另一頭傳過來了。
胖子有點不耐煩的伸出手,打算推推這人。他嘴裏說道:「老鄉,你……」
另一個說道:「不對,你看這牆,這大門,都是新的,不像是搬走的樣子。這裏肯定有人。」
而我心裏也想,這些年,胖子沒有了瘦子的照顧,果然能獨當一面了。
胖子現在也不偷車了,就這樣盤腿坐在街上。我們挨著他,坐在他周圍,就這樣苦等天亮。
這幾個人越說越可怕。我看他們的樣子,簡直要把自己嚇得尿褲子了。
胖子嚇得一哆嗦,連忙把手縮回來了。
無雙說道:「那些人,應該不是鬼,我感覺不到鬼氣,反而感覺他們身上有陽氣。」
我和無雙有些憐憫的看著他,但是最終仍然不得不狠下心說道:「我們兩個早就沒有身體了。現在的身體,是用魂魄幻化出來的,換句話說,我們兩個早就已經死了。」
無雙說道:「胖子,我不會坑你。我真的感覺不到你的氣息。你仔細想想,這裏一路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是不是出了車禍,你們卻不知道?」
小道士們紛紛抽出來桃木劍,叫道:「是鬼?」
胖子看樣子徹底絕望了。他在地上坐了一會,忽然長嘆了一聲:「算啦,算啦,死了就死了吧。咱們和冥王是朋友,死了和活著也沒什麼區別。」
那人猛吸了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一口煙,隨後吐出來一個大煙圈。根本沒有理會胖子的話。
我補充道:「這叫開門揖盜。」
無雙的話,讓我心中也是一動。說實話,我並沒有注意到胖子一行人的氣息。但是現在看來,他們身上,似乎確實沒有什麼陽氣。
我說道:「沒錯,我們是過路的,這個村子是怎麼回事?能告訴我們嗎?」
老七忽然說道:「師父,對啊。你檢查一下魂魄在不在,咱們就知道是不是已經死了。」
我們明明看見他們在說話,但是卻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我點點頭,說道:「到底是心寬體胖,你倒看得開。不過,你不找找你的身體嗎?瘦子的魂魄還在嗎?」
胖子想了想,說道:「拖拉機開起來也不怎麼快,不過,總比兩條腿走著要好一些。大不了等上了大路我們再換一輛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我覺得是。」
幾秒鐘之後,那腳步聲在我們面前停下來了。然後,我看見一個身材並不高的牢頭。
老七指著拖拉機,哆哆嗦嗦的說:「這車咱們偷不成了,人家,人家,那句話怎麼說來著?人家打開門等著我們呢。」
無雙淡淡的說道:「有的鬼,死的時間長了,也摸不到活人。」
這話說到一半,他就呆在那裡了。我們明明白白看見胖子的手沒有任何阻礙的穿過了這人的身體,出現在了他的背後。
老七說道:「有沒有辦法證明我們的死活啊。」
關鍵時刻,胖子簡直心思縝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密到讓人五體投地。他的神色開始有些凝重了:「我們莫名其妙的死了,會不會和瘦子的魂魄有關係?我現在不檢查,倒沒什麼,只要一檢查,對方就會知道這魂魄在什麼地方。所以,我不能檢查,我得等到天亮,看看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。」
老七的表情很誇張:「這個我知道。我們看見的都是幻覺,其實我們現在不是在村子裏面,是在墳地裏面。」
緊接著,我看見胖子一行人的身體變得虛幻起來。再也不像以前那樣,具有活人的樣子了。
老鄉仍然在抽煙,似乎沒有任何感覺。
一頭白髮掉了大半,有些微胖,穿著一個白色的背心,問道:「幾位,你們在這幹嘛呢?」
幾個小道士七嘴八舌的說道:「睡著了也不應該這麼乾淨啊。我看,這些人像是全都搬走了。」
說完這話,我看了看無雙:「你小心點,別靠近柱子。」
小道士們有些不爽了,小聲嘀咕道:「這傢伙什麼來路?拽的二五八萬的,一會師父發功,肯定讓他沒有好果子吃。」
我點點頭:「小心點。」
胖子蹲在地上,使勁的搖頭:「不可能。這中間肯定有什麼問題。」
胖子點點頭:「小七說的有道理,咱們趕快找一輛車吧。」
胖子看著我們兩個,滿臉的不相信。那些小道士聚攏在胖子周圍,開始亂摸,藉以檢查他們是死是活。
老七領著我們一邊走,一邊說道:「那邊有個人,也不說話,直勾勾的看著我們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