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五百八十四章 正面交鋒

第五百八十四章 正面交鋒

很奇怪的,當鮮血吐出來的時候,周圍的那些屏障莫名奇妙的消失不見了。我從半空中,摔到了地上,不可謂不狼狽。
胖子一臉警惕的看了看老頭,然後搖頭說道:「不用了,我們著急趕路。」
老頭居然沒有阻攔胖子,任由他們幾個走過去了。這樣一來,胖子反而遲疑了,生怕這老頭是在欲擒故縱,前面真的有什麼陷阱。
老頭微微一笑,然後看著我和無雙說:「這兩位呢?你們要不要進來坐坐?」
我嘆了口氣,說道:「行了,別難過了,咱們以後肯定還會再遇見她。」
無雙嘆了口氣,卻沒有走,她看著那老頭,說道:「你身上的氣息,不用於人,也不同於鬼,你知道你是什麼嗎?」
我伸出手,去拽無雙。但是我的手就要握住她的胳膊的時候。我感覺有一個冷冰冰的東西抵在了我的脖子上。我可以想象出來,這是一把鋒利的刀。
無雙說道:「把她叫出來吧,我有話說。」
無雙說道:「你殺不了我們,我們是你的父母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這個就是咱們的女兒,我能感覺得到。」
那老頭聽了無雙這話,卻臉色一變,然後砰地一聲,散成一地黃沙。
然後,和圖書他催促著小道士們向前走。
無雙卻沒有再說話,只是默默地向前走。
然後,她一步步的向小女孩走過去。
她冷冷的回到道:「天煞。」
我驚魂甫定的看著無雙,也看著外面戰戰兢兢的胖子。他們幾個沒有離開,而是抬著棺材在等我們兩個。
那老頭像是根本沒有聽到我們在嘀咕一樣,默默地走在前面。過了一會,他停下腳步,轉過頭來,說道:「各位,咱們到了。」
無雙看著倒塌了的房子,說道:「我在進門之前,身體就被她控制了。雖然能正常的行走,但是力量被壓制住了。」
這屋子裡很簡單,兩張椅子,除此之外,再也沒有什麼了。
我看看頭頂上的房梁,不由得拉了無雙一把,指了指頭頂:「快走,你忘了之前的幻覺了嗎?」
然後就有道士開始懷疑的看著我和無雙:「你們兩個不是說,那些村民也不是鬼嗎?現在該怎麼解釋?」
無雙在旁邊喊道:「孩子,他是你爸。」
我看見一間很簡陋的茅屋,孤懸在村子外面。此情此景,很容易讓人懷疑,到底村民是鬼,還是這老頭是鬼。
我咬了咬牙,去拽無雙。
但是我面前的小女孩根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本不聽這話,仍然在繼續用力。
那些小道士個個喜形於色:「太好了,鬧了半天,我們沒有死啊。」
但是割破了自己的手指,在那些鮮血面前,她製造出來的無形屏障很脆弱的崩潰了。
我驚呼:「他不是真的人?」
無雙跟在後面,叫道:「孩子,孩子……」
我看著那小女孩的眼睛,說道:「她……死亡之眼呢?」
隨即,我看見這一口血打在什麼東西上面。它開始瘋狂地後退。
然而,無雙忽然從嘴裏噴出一口鮮血。
我有點摸不著頭腦:「把誰叫出來?」
我小聲的嘀咕道:「好厲害,好厲害。」
我們在人鬼兩界也摸爬滾打多年了。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老頭不可能沒有戒心。
她推開屋門,走了進去。我無奈,只得跟上。
旁邊的那些小道士聽見我們的對話,個個嚇得心驚膽戰。但是他們顯然很忠心,沒有人說要逃跑。
這小女孩還很小,但是她望著我們兩個,臉上全都是冷漠。
胖子被她搶白的說不出話來。
然而,她很快逃得無影無蹤了。無雙的速度在她面前,根本不夠看。
胖子急道:「這麼說話的,我們是和圖書瓮中捉鱉了?你們倆不是號稱本事大得很嗎?不能帶著我們打出去?」
無雙點點頭,說道:「有能力把他造出來的,也只有咱們的女兒了。」
那幾個小道士像是在過地雷陣一樣,每走一步都要提前邁出腳去,上上下下的試探一番。
胖子急的跳腳:「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這麼好奇?是誰有什麼關係嗎?」
我說道:「不是人也差不多了。也有可能是山精鬼怪之類的,不過,以咱們的能力,應該能夠應付的了。」
我看無雙的神色有些悲傷,這種表情,在她臉上並不多見。我問道:「無雙,你是不是猜到這個人是誰了?」
無雙看著老頭,淡淡的說道:「你不能對付我。」
無雙想了想,說道:「反正肯定不是鬼。」
無雙淡淡的說道:「她恐怕已經可以操縱死亡之眼了。」
然後,我看見她沖我伸出手來,然後,用力的一捏。
我鬆了一口氣:「我還以為你瘋了呢。明知道那老頭不對勁還要進去。」
無雙淡淡的說道:「總之,這兩撥人很不對勁,你們小心點吧。」
我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在壓縮,把我擠在正中央。我全身的力量都被限制住了。這種感覺,恐怕只有面對三仙山https://www.hetubook•com•com裡面那隻老烏龜的時候才有。
那老頭笑嘻嘻的說道:「我是什麼?」
她驚訝的看了我們一眼,然後轉身逃走了。
胖子點了點頭,招呼著他的徒弟們抬著棺材跟上。
我問無雙;「怎麼回事?」
胖子小聲地問:「既然他們不對勁,咱們就別跟著他們走了,咱們自己找一條路不行嗎?」
胖子指了指我和無雙:「他們不是嗎?」
我看著這張臉,和無雙有七八分相似。我的手不由得開始顫抖。
胖子消息到底不夠靈通,聽到我們談論這小女孩,似乎是我們的女兒,頓時來了興趣。於是笑嘻嘻的問道:「小姑娘,你叫什麼?」
我扭頭,問無雙:「這個是……」
老頭一臉微笑的看著我們:「這位姑娘是說哪裡話?沒有人要對付你。」
無雙說道:「我想知道是誰在算計我們。」
她說道:「你喜歡他們當爸媽,你自己去認啊。」
她看了看胖子,淡淡的說道:「我沒有爸媽,怕什麼?」
無雙像是被人控制了身體一樣,說的話,做的動作,越來越讓人不理解了。
我問道:「是誰?」
無雙無奈的說道:「當時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,她能壓制住我,自然也就能對付你。我們只有跟和圖書著他進去了。」
這地方根本就不是給人住的。而老頭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神秘了。
然後,無雙身子極敏捷的跳起來,拽住我,一下躥到屋子外面了。
這時候,她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畏懼。她伸出手,打算把無雙擋住。
胖子聽了之後直吐舌頭:「哎呦,我的媽。天煞孤星。你起這個名字,不怕克你爸媽?」
老頭指了指茅屋:「不進來坐坐?」
說話的工夫,從廢墟裏面走出來一個小女孩。
胖子對這個答案仍然有些不放心:「肯定不是鬼?這麼說,你不能保證他是人?」
無雙點了點頭。
我的胸腔終於堅持不住了,口中一陣腥甜,然後,我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我憋得滿臉通紅,眼珠幾乎要從眼睛裏面爆出來。
我的女兒驚訝的看著我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。很顯然,她今天失手了,很意外的失手了。
胖子跟在後面,小聲的問我們兩個:「你們能看出來這是人是鬼嗎?」
她的話剛剛說完,這屋子就塌了。
無雙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老頭,說道:「對方既然在這裏等著咱們,恐怕已經想好了怎麼對付我們了,哪有那麼輕易逃掉。」
現在,如果我執意要把無雙拽開,這把刀會毫無怨念的在我脖子上割下去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