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百一十章 黑袍人

第六百一十章 黑袍人

黑袍人身上沒有半點氣息流露出來。這讓我有一種無力的感覺。我不知道對方的底細,所以加倍的恐懼。
這時候,老冥王有些氣餒了:「現在,恐怕只能看這丫頭自己的了。如果她能控制住這塊石頭,這光幕,也就不攻自破了。」
張夫人搖搖頭:「什麼都沒有看到。那些小鬼像是被抽幹了一樣,成片成片的死掉了。我和章信看見情況不妙,連忙逃回來了。」
退出去這一步之後,我們每個人腦子裡都有些懊悔。可是要想讓我們再上前一步,把失去的半米奪回來,那又是萬萬不能了。
張夫人猛喘了幾口氣,說道:「外面有變故。」
那光幕像是不受力一樣,對於我們的擊打,根本沒有任何影響。我們想盡了辦法,始終沖不進去。
我一看她這個表情,心中不由的一緊。叫道:「不好了,大家快退。」
黑袍人瞪著漆黑的眼睛,上下打量了我們一番。然後淡淡的說道:「你們的力量,在人間也算是不錯了。」
我們都搖了搖頭。
老冥王點點頭:「很有這個可能。」然後她慢慢伸出手,在天煞身上檢查了一番,說道:「現在看來,情況似乎很穩定,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,應該能夠控制住神石。」
贔屓沒有回答我。但是我已經看到了。
然後他抬起頭來。
老冥王嘆了口氣,說道:「這神石堅硬異常,沒有任何東西能把它切開。而我的神念,更是探m.hetubook.com.com查不到裏面的東西。」
無雙小聲地說道:「剛才在外面殺人的,難道是他?」
大殿外面出現了一個人。身上裹著黑色的袍子。
方丈一拍腦門:「我知道了,他是當年的那個神秘人,打傷瘦子的神秘人。」
黑袍人淡淡的說道:「你們身上的力量,都是神石給你們的。這天地間,每一個修道之人,都是神石的子孫。現在神石要出世了,你們不可不拜。」
然後,無雙衝上前去,打算把天煞拉下來。然而,那神石上面憑空泛起一道光幕屏障,將她擋住了。這哪是天煞控制住了神石啊,分明是神石將她給控制住了。
不知道為什麼,我們居然被這個一臉淡漠的人逼得後退了一步。
黑袍人輕輕笑了一聲,這聲音極盡輕蔑:「不能用人間的標準衡量嗎?你們這些人,還配得上別的標準嗎?」
這時候,她勇敢地站了出來,站在我們身前,不卑不亢的盯著那黑袍人,說道:「你到底想幹什麼?」
黑袍人完全沒有出手的打算。他兩手放在身後,以一個最悠閑的姿勢走過來。
正在這時候,張夫人和章信沖了進來。他們兩個臉色煞白,面目驚慌。看見我們幾個,幾乎說不出話來了。
我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。幾乎和他臉碰臉了。
我緩緩的搖頭:「我不知道。他應該不是魂魄。是一種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。」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
那黑袍人像是沒有聽到一樣,仍然自顧的拜著。過了一會,他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。然後說道:「我在祭拜神石。」
我腦仁一陣陣的疼:又來了。冥界又要遭難了。
我們仍然搖頭。
無雙緊張的問道:「這裏面的東西,對我的孩子有沒有影響?」
我第一次看見他的臉,消瘦,蒼白,甚至很年輕。但是這一張年輕的臉上,卻寫滿了滄桑。我能感覺到,他已經生活了很久很久,以至於對這世間都有一絲厭倦。
我們一聽這話,頓時呆住了。
老冥王嘆了口氣,大聲問道:「你是來對付我們的嗎?」
而贔屓龐大的身軀正擋在門口。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焦急地問道:「出什麼事了?你們亂跑什麼?」
開始的時候,我很奇怪,他為什麼總是這樣盯著我們。但是我忽然發現,其實他不是在看我們,而是越過我們的身體,正在看大殿裏面的神石。
黑袍人見我們無動於衷,倒也沒有動手。他只是緩緩地向前走著。一步步向我們逼近。
老冥王一步跨到張夫人身前,問道:「出什麼事了?具體點。」
我詫異的看著老冥王:「你不知道這裏面有東西?你不是和它鬥了幾千年嗎?」
老冥王這話剛剛說完。我就看見神石上面發出一道道裂紋。這些裂紋裏面散發出奪目的光彩來。
我越看這事越不對勁。招呼了眾人一聲:「www.hetubook.com.com一塊上啊,這石頭不對勁。」
老冥王是我們這群人中的主心骨。憑良心說,今天的一切,都是在他的主導下完成的。
方丈直接問了一句:「哎,小夥子,你給誰磕頭呢?」
我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:「他到底是什麼人?他從哪裡來的?」
張夫人還在那驚慌失措的說著:「陰差和小鬼們在一瞬間,似乎蒼老了幾百歲一樣。然後,他們就紛紛倒在地上死掉了。他們死掉之後,馬上化作一堆白骨。只剩下零星的一點魂魄碎片。」
我們一聽這話,頓時有些懊悔了。照這人所說,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為,是幫了倒忙不成?
這時候,我們全都沖了過去,包括溫玉和奇才,都加入了圍攻的陣營中。
我們幾個人站在這神秘人身後,面面相覷,都不敢輕舉妄動。畢竟他剛才展示出來的一手功夫,實在有些匪夷所思。
那黑袍人頭也不回的說道:「你們幾個人的實力,還提不起我的興趣。所以,你們暫時沒有危險。」
方丈插話道:「我們是仙人。怎麼能用人間的標準衡量?」
無雙的聲音也滿含著震驚:「他到底是什麼東西?」
黑袍人冷冷的笑了一聲:「我不知道你們這些蠢貨是怎麼想的,居然敢動神石。不過也好,你們誤打誤撞,倒幫了我不少忙。」
然後,他向前跨了一大步。
老冥王盯著那黑袍人,厲聲問道:「你想幹什麼?」
老冥王站在天煞面前,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正在仔細的看著她。一邊觀察,一邊說道:「如果她被神石控制住了,我們根本沒有逃走的機會。現在這麼長時間了,她一動不動,可能還有轉機。」
老冥王搖搖頭,說道:「未必是神石的主人。他既然祭拜神石,不可能是神石的主人。」
贔屓正要有所動作,老冥王忽然叫道:「等等。事情似乎沒有那麼壞。」
方丈說道:「我看八成跑不了。這個人有點邪門。」
一直在門口堵著的贔屓退了回來。然後淡淡的說道:「來了。」
方丈急不可耐的推搡:「出大事了,失控了,快逃吧。」
這幾個頭磕的很是恭敬,祭拜祖先也就這個陣仗了。
我們已經讓這個人弄懵了。站在門口,完全有些不知所措。
我驚慌失措的回頭,看見這個年輕人已經越過了我們。正站在那塊石頭前面。然後,從新跪了下去。
黑袍人輕輕地笑了一聲,然後說道:「幹什麼?自然是迎接神石大人,重新降臨人間了。」
我們逃跑的趨勢停下來,謹慎的回頭看。
張夫人說道:「不知道出什麼事了。但是那些陰差和小鬼全死了。」
我再要努力的感知他的時候,他已經從我身體裏面穿過去了。
老冥王看看我們幾個問道:「你們有人見過他嗎?」
老冥王搖搖頭:「現在還不知道。希望這孩子能把裏面的東西也一併控制住吧。」
無雙著急的跺腳:「這怎麼行?我得把她拽下來。」
老冥王的和*圖*書臉色也有些發白:「這是為什麼?誰乾的?看到了嗎?」
然後衝著我們,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。
我問道:「什麼來了?」
老冥王眯了眯眼睛,有些凝重的說道:「神石裏面好像有東西。」
我們正在小聲的嘀咕。那黑袍人忽然雙膝一屈,跪了下來。
老冥王又問:「有人知道他在拜誰嗎?」
於是我們只好站定了腳步,再也不肯退讓,同時暗自戒備,一旦這小子有出手的意思。我們必要然群起攻之。
然後,他面帶微笑的盯著我們。
我腦子嗡的一下,馬上想到:外面出事了。
那一瞬間,我感覺有另外一個人走進了我的身體。我能感覺到他從我的魂魄中穿過去。我感覺到他的情緒:冷漠、喜悅,如釋重負。
張元大著膽子走回去,看了看天煞,說道:「是不是她在和神石相抗衡?現在他們兩個誰也控制不了誰?」
那黑袍男子並沒有否認我們討論出來的結果。他一步步的向前走著。似乎沒有看到我們堵著門口,擋住了他的去路一樣。
我倒抽了一口冷氣:「完了,完了。真的把神石的主人引來了。」
方丈雖然放鬆了,但是我們的神經,仍然緊繃著。
實際上,沒有人知道事情成功與否,都在盯著這裏。忽然聽見我這麼說。頓時炸了窩。開始向門口涌過去。
方丈鬆了一口氣,笑道:「這下好了。原來是來磕頭的啊。」
他身材纖瘦,個子也不高。低著頭站在那裡,倒像是落魄的行人一樣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