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百一十一章 神石的主人

第六百一十一章 神石的主人

方丈連忙辯解道:「太冤枉了。我和你們無冤無仇,和許由還是好哥們。我至於害他的孩子嗎?」
黑袍人微微一笑,說道:「你們不是一直擔心,神石的主人會出現嗎?」
但是緊接著,我又皺了皺眉頭,大著膽子問:「外滿的小鬼和陰差,是你殺的?」
老冥王問道:「是不是因為裏面的東西?」
我聽方丈分析的頭頭是道,不由得,也有些放下心來了。
這些年來,這塊石頭不知道吸收了多少道人的力量,恐怕也是在為復活做準備。只可惜,我們始終沒有想到這一點,居然天真的想著,找到一個絕世天才,將神石的力量吸收掉。
然後,他變成了一縷縷的黑絲,直接穿透那道光幕,附著到神石上面去了。
張元走過去,讚許的拍了拍方丈的肩膀:「分析的不錯啊,以前怎麼沒看出來?你小子,粗中有細啊。」
方丈說道:「你聽我說啊。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。神石主人的地位,肯定要遠遠地高於黑袍人,不然的話,他也不至於拜祭。可是為什麼還要進入到神石裏面呢?只有一個可能,神石的主人,恐怕傷重的已經喪失了靈智。又或者說,喪失了大部分靈智。我們看到神石能夠控制上古仙人的時候,自然對它嘖嘖稱奇,那是因為我們把它當成了一塊石頭。但是你們把它想成一個力量強大的仙人呢?它的所作所為,似乎有點不太智慧了吧。」
黑袍m.hetubook.com.com人愣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不錯,確實是因為這個。」
黑袍人輕蔑的笑了笑:「這話是誰說的?」
緊接著,他有些讚賞的看著老冥王:「沒想到,你倒是有些眼光。」
黑袍人說道:「這神石不應該出現在人間。但是當年,有一個叛徒,偷偷地將他帶下來了。這個叛徒,應該就是你們口中的瘦子了。當年我將他打傷,自然是想把神石帶回去。不過,最後還是讓他給逃了。」
無雙心直口快,接過黑袍人的話頭,說道:「所以你就殺了瘦子?」
老冥王勃然變色:「神石的主人,就在神石裏面?他是什麼時候進去的?」
無雙兩隻手按在光幕之上,腦袋重重的撞在上面。
我使勁揉了揉臉,然後問道:「為什麼?你不是對我們沒有興趣嗎?」
我們聽到這句話,算是暫時鬆了一口氣。
黑袍人轉過身來,點了點頭。
我皺皺眉頭:「你們的族人?三足烏?」
張元本來和方丈勾肩搭背的聊天,說到這裏,忽然收起了笑容,有些嚴肅的說道:「方丈,你可別想蒙我。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,見過的人可是太多了。你沒有說實話。」
說完了這句話之後,那黑袍人就此徹底消失不見了。
張元摟住方丈的脖子,似乎擔心他逃跑似得。他說道:「剛才你的一番分析,精彩的很。可是我卻不覺得,你是大智若和*圖*書愚,平時一直在藏著掖著。你老實交代吧,這些消息,你是怎麼知道的?是誰告訴你的?」
無雙又問:「能不能告訴我們?」
張元猛地回頭,看著方丈,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。他問道:「這話怎麼講?」
黑袍人嘿嘿笑了一聲,說道:「不殺他們,我還到不了這裏。」
方丈嘿嘿笑了一下,說道:「這黑袍人,是人也罷,是鬼也罷,是什麼東西也罷。咱們雖然制不住他,但是他實際上也虛弱的要命,隨時有可能散掉。所以,他奪去了那些小鬼的生機,讓他自己,多活了幾十分鐘。」
黑袍人說的語焉不詳,更加勾起了我們的興趣。
張元點點頭:「有意思。不過,為什麼呢?這和孩子有什麼關係?」
方丈皺了皺眉頭,看了看周圍正在看著他的人,愁眉苦臉的說道:「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行不行?」
無雙問那黑袍人:「你是不是知道這神石的來歷?」
無雙想了想,說道:「就是最初擁有神石的那個人。你為了得到神石,把它打傷了。」
我這時候才明白過來。當初溫玉帶走天煞的時候,恐怕滿心怨毒,可是幾年下來,這份怨毒,恐怕已經消磨的乾乾淨淨了。
張元說道:「行。怎麼不行?不過剛才那一連串的結論,雖然隨機應變的加上了黑袍人的存在。不過,要想把這一串事情想明白,沒有幾個月的調查做不到。我猜,你好像早就知道天和_圖_書煞坐在神石上面會出事啊。」
張元問道:「那你這是怎麼回事?」
老冥王對黑袍人的誇讚一笑置之,然後問道:「那裡面,到底是什麼?值得你下跪?」
黑袍人說道:「任何人做了叛徒,都不會輕易承認的。我餓米有必要騙你們。如果當時我帶走神石,後來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。但是那叛徒把神石隱藏的太過好了。等多年之後,我再找到它的時候,卻發現我已經無法帶走它了。」
黑袍人想了想,然後恍然大悟:「你說的應該是那個叛徒吧。」
我們都一愣:「叛徒?」
方丈笑了笑,說道:「我這是大智若愚,真人不露相。」
黑袍人很坦誠的點了點頭,說道:「不錯,是我殺的。」
「所以說,黑袍人肯定注意到了這一點。所以今天趕過來。鑽入到神石裏面去,用他自己的力量,讓神石的主人從新匯聚靈智。你想想,一個剛剛覺醒的靈智,怎麼可能和天煞斗?一番較量之後,天煞仍然是你們的女兒,只不過,她的性格可能會受一些影響罷了。」
我們都搖了搖頭,問道:「為什麼?」
我們察覺到,這黑袍人雖然神秘和陰森,但是好像確實沒有要對付我們的意思。於是我們問道:「這塊石頭,真的是要把人間攪得天下大亂嗎?」
張元看著光幕中的神石,說道:「神石的主人出世之後,這孩子,是不是就算是死了?」
方丈安慰他道:「也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不一定,這要看孩子的意志力強不強了。」
我扭頭再看她的時候,只見她臉色煞白。像是在極短的時間內老了十幾歲一樣。
方丈點點頭:「我剛才忽然覺得,我的族人,和這神石,可能有些關聯。」
神石的主人既然躲在石頭裡面。必然是遭受了什麼創傷。不得已,逃到了這裏面。
老冥王撲通一聲,坐在地上。
黑袍人淡淡的說道:「生靈塗炭,是因為你們太貪心罷了。這神石,不是人間之物,你們沒有資格擁有它。強行得到手,自然會招來殺身之禍。」
方丈說道:「神石的主人在裏面呆了幾千年,始終沒有出來過。這種呆發,換誰都受不了。他不出來,只有一個可能,他傷的太重了,根本沒有辦法出來。你再想想,剛才的黑袍人,為什麼要殺掉外面的陰差和小鬼?為什麼又要融入到神石裏面去?」
我們一時語塞。老冥王說道:「這還用人說嗎?這塊石頭出現之後,已經有很多仙人因為它而死掉了。為了爭奪它,也已經攪得生靈塗炭了。」
無雙說道:「瘦子怎麼可能是叛徒?這塊石頭是他在機緣巧合下,湊巧得到的。」
我們默默的把她扶了起來。老冥王看著光幕裏面的天煞,嘴裏喃喃的說道:「我們害了她。」
這句話說得很玄,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。看黑袍人的意思,他似乎沒有解釋的興趣。
現在天煞和神石連為一體,恐怕,她已經變成神石和_圖_書主人的目標了。這麼年幼的孩子,如果神石的主人想要奪體重生,沒有比她更合適的目標了。
方丈嘆了口氣,只好說道:「我這些事,確實是剛才想明白的。聽起來我比你們知道的要多一些。實際上,主要是我想到了我們族人的一些事。」
黑袍人猶豫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你們,還沒有資格知道這件事。勉強了解到了,有害無益。我只能簡單地說,這神石,是你們力量的來源。當然,著天地間不止這一塊,只不過,這一塊有些特殊罷了。」
方丈的眼睛裏面有一絲不自然的閃光。不過,這閃光稍縱即逝。他很快換上了在大聖廟時候就練得爐火純青的表情,絕對的熱情,絕對的自信。他又要騙人了。
黑袍人沒有回答,他的身子開始變得虛幻起來。
方丈理直氣壯地說道:「我說的話,我自己能負責,我說的都是實話。」
實際上,不用老冥王提醒。我們也都猜到了。
方丈看我們一副深思的樣子。接著分析道:「這黑袍人想要打敗我們,自然是易如反掌,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。他在外面殺了那麼多鬼魂,難道就是為了來這裏磕幾個頭?顯然不是,他真正的目的,恐怕是為了融入到神石裏面去。」
然後,我聽到身後傳來一陣低低的哭泣聲,我回頭,發現正在流淚的,居然是溫玉。
我聽到裏面傳來他的聲音:「這個孩子倒很是不錯。算我謝謝你們了。」
黑袍人皺皺眉頭:「什麼瘦子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