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舟而復始

作者:趙乾乾
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四十三章 垃圾堆旁,我們重逢

第四十三章 垃圾堆旁,我們重逢

她的腳抬在半空中,找不到一塊空間落腳。
周筱隔五分鐘就給她換一次毛巾,邊安慰她:「沒事了,已經不燒了。」
「周筱。」人果然是不能太餓的,太餓連耳朵都會背叛你。
她用力地從底下把它抽出來,用力過猛還差點摔倒。
時間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的滴答。
好熟的聲音啊,她太餓了以致出現幻聽嗎?她手沒停,繼續綁。
然後他也很客氣的回了一句話:「不客氣。」
「沒吧,應該是有人在想我了,呵呵。」
又沒話說了……
一出房門就看到那四大袋垃圾,她本來想視而不見地走過的,但是還是做不到,只得嘆口氣化身神力女超人扛著它們下樓。
「噁心死了,又臭。做完記得倒垃圾。我去洗澡睡覺,累死我了。」算了,現在她連衣服都不想炫耀了。
兩人自從交往了之後老沒話講。以前蔡亞斯都叫她死女人,電話一拿起來就是死女人,最近怎麼樣,幾天沒看你,還以為你死了呢……周筱一般就會回他說,死男人,你還沒死我怎麼敢死啊?你死了我也沒死之類的。反正以前兩人的對話都是這種缺心眼型的。現在成了男女朋友,這種對話好像不是很合適,所以……所以就造成了現在這種狀況……尷尬。
唉,她可愛的床啊~~她回來了。她把自己丟在床上,呈大字型躺著。手機突然響了,接起來,是張姐:「喂,周筱啊和圖書,我老公讓我打電話謝謝你昨晚的照顧。」
經過好幾個小時的顛簸,周筱站在家樓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,還好有救苦救難的寒流,不然她現在還在那個水深火熱的小島上。
「沒啊,寒流嘛,我在找厚衣服穿。你記得要多穿點。」
她開門進去的時候,嚇了一跳:這還是她家嗎?鋪天蓋地的衣服、書、零食……
周筱窮凶極惡地看著她,指著腳下說:「馬上給我清出一條路來,不然我就從你的屍體上踩過去。」
置若罔聞,一心一意地綁垃圾袋,綁完垃圾袋,她拍拍手 直起身子,然後……轉身……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……(電影都是這樣演的,當一個人震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貝多芬的《命運交響曲》就會響起)
周筱無力地搖搖頭,沿著她清出來的那條路回房間。臨關上房門前撂了句狠話:「我等下打開房門的時候最好是都是收拾好了,不然你就給我提頭來見!」
「喂。」是蔡亞斯,她離開那個沒有信號的鬼地方之後就給他發過簡訊了。
第二天一早起床就聽說公司決定提前結束軍訓,放員工回去休息,本來還有三天的訓練就改為放假。周筱和病怏怏的張姐一致認為公司根本不是體恤員工,是怕員工都病了,沒人來替他們賣命!殺千刀的資本家!
她在衣櫃里翻來翻去,沒有一件衣服想穿的,煩死了,難怪人家說女人的衣櫃里永遠少一件衣服。和-圖-書翻著翻著,她突然挖到一個很大的袋子,用膠紙封得死死的,她自己也忘了是什麼來的,從外面按軟軟的,應該也是衣服來的,但什麼衣服那麼大件啊?
「你臉上塗的是什麼鬼東西?」
安靜了好一會兒,周筱握手機的手都冰涼了,才聽到蔡亞斯說:「你在做什麼?」
「馬上,馬上。」袁阮阮邊說邊迅速地拾東西,很快她的手上就抱滿了東西往她房間里走去,邊走東西還邊掉。
到後半夜張姐的燒才真的退了,累得要死的周筱沉沉地進入夢鄉。
「人家在做面膜啦,我待會兒去倒嘛。」袁阮阮從房間里走出來。周筱回過頭想罵她,哎唷媽呀,史瑞克咋跑出來了?她的臉上塗滿了鴨屎綠色的東西,遠遠就散發著陣陣腥臭味。
「那是我在想你。」蔡亞斯在講甜言蜜語嗎?為什麼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?一定是天氣太冷了。
周筱突然覺得鼻子有點發癢,忍不住就連打了幾個噴嚏。
「哦,拜拜。」周筱放下手機,唉!雞湯啊?她也好想喝啊。
周筱一覺醒來居然已經是中午,肚子餓得咕咕叫,她刷牙洗臉之後準備打電話叫外賣,但怎麼都找不到外賣的傳單,想出門又懶得,於是勉強從柜子里抄出一包泡麵來泡,走出房門的時候發現,袁阮阮那小妖精已經去上班了,重點是她還是沒有把垃圾拿去倒。
「啊?體會?公司是當我們是小學生就對了和圖書,春遊要寫遊記。變態,我要辭職。」周筱快瘋了,畢業之後腦袋都快生鏽了,還讓她寫體會?
「不用客氣啦。你好點了吧?」
「袁阮阮!你收完的垃圾為什麼不去丟!」她居然整出了四大袋垃圾,每袋都碩大無比,就丟在兩人房間的走道之間。
「周筱。」
外套!兩件外套!兩件黑色外套!一男裝一女裝的兩件黑色外套!(果然這種敘述方法相當討人嫌)當年情人節趙泛舟送的禮物和她準備送給他的禮物。周筱發了一會呆,覺得外套是無辜的,而且天這麼冷,而且三年前的衣服現在看起來還是很好看,而且她又剛好缺衣服穿,所以……不如就……就拿來穿?
「好啦。」
等到體會寫完,綜藝節目看完之後,夜幕已經降臨了,周筱的肚子已經其餓無比了,在再吃一頓泡麵和出去覓食之間猶豫了一會兒,她最終決定還是出去覓食吧,反正樓下有一家快餐店,下去打包上來用不了多久。於是她隨手從零錢袋裡抓了一把錢出了房門。
周筱半彎腰去放好垃圾,肚子因為彎腰擠壓而發出咕咕的叫聲,雖然旁邊沒人,她還是臉紅了。她放垃圾袋的時候太用力了,導致兩個垃圾袋的口都開了出來。於是她只得接著彎腰綁垃圾袋。
「袁阮阮!你給我滾出來!」周筱河東一聲獅吼。袁阮阮從房間里連滾帶爬跑出來,對著周筱傻笑:「呵呵,你不是還有三天才回來嗎?」
她沿著和圖書原來的姿勢躺在床上發獃,躺著躺著覺得有點冷,從床上躍起來找衣服。
「還行,對了,差點忘了跟你說,經理剛剛打電話讓我通知你們,這次的軍訓要寫體會,上班那天交,說是會有評比,前三名有獎金。你不是中文系畢業的嗎?加油啊。」
周筱運氣算好的,沒趕上感冒大潮。但是跟她同一個房間的張姐就慘了,入夜之後就開始發燒,燒得直說胡話:「我不要死啊……我還要結婚呢。」「我要回去見我老公。」「我要吃叉燒飯。」
寒流!
那另一件衣服怎麼辦?給蔡亞斯?不好吧,好像有點不是很厚道。不管啦,先放著。周筱對著鏡子是越看越滿意,打開房門想跑去給袁阮阮看看,一衝出去就給地上一大包垃圾絆了一腳,差點摔倒。
「呵呵,我的體會是有一天我要燒掉公司。」電話里有一個男聲不知道在說什麼,只聽見張姐說:「哦,來了……周筱啊,我掛了,我老公雞湯熬好了,我要去喝了,拜拜。」
穿!幹嘛不穿?周筱穿著它在鏡子前搔首弄姿,三年前這外套大了一個size,現在倒是挺合身的啊,果然歲月催人肥啊。
來勢洶洶的寒流讓被丟在島上軍訓的員工一個接一個感冒,於是站軍姿時就壯觀了,咳嗽聲此起彼落,本來只要有人動一下就會兇巴巴訓人的排長也拿他們沒辦法,總不能叫他們不要咳嗽,只有板著個臉,背著手從隊頭走到隊尾,還不忘咕嚕兩和*圖*書句:「看你們這些人,讓你們平時不鍛煉身體!」
趙泛舟微笑著站在她面前,輕聲地說:「好久不見。」
最後兩個人都撐不住了之後才掛的電話,幸好掛的及時,不然周筱都快胃抽筋了。她放下手機開始剪開袋子。
「好。」
蔡亞斯問:「你不會感冒了吧?」
她把袋子放床上,想要撕開膠紙,但是可能因為年代久遠,膠紙和袋子已經融為一體,撕不開。她只好去找剪刀,正當她手上拿著剪刀要剪開袋子的時候,手機響了,她一手拿剪刀輕輕戳袋子,一手接起手機:「喂。」
她端著泡麵窩在電腦前看綜藝節目,看著看著突然想起軍訓體會,於是開了個word文檔邊看節目邊寫,這招是大學時候寫論文練的,中文系別的沒但是論文特別多,於是中文系的人都練就了一身邊玩電腦邊寫論文的本領。
周筱跑去找排長,排長來軍醫,軍醫開了一些葯就走了。可是張姐吃了葯之後還是一直喃喃地說著胡話:「老公,老公……」還扯著周筱的手低聲抽泣了起來,生病的人特別脆弱吧,人一生病就想見到最親近的人。這可真是苦了周筱,一時半會的,她上哪給她找老公?
「深海綠泥。」
呃……不回答好像太沒禮貌了點。於是周筱講了一句比沒有禮貌還要招人嫌的話,她說:「謝謝。」
好久不見……久不見久不見……不見不見不見……見見見見見見。(沒錯,周筱的腦袋裡自己在製造回聲)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