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舟而復始

作者:趙乾乾
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十五章 同居時代

第六十五章 同居時代

等到她回家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,周筱心驚膽顫地打開門,趙泛舟果然就坐在客廳等她,她果然就被臭罵了一頓。她有錯在先於是不敢頂嘴地任他罵個痛快,反正她也習慣了,左耳進右耳出的技能她已經修鍊到登峰造極。
「你幹嘛?」她奇怪地坐下,把手上的戰利品往沙發一堆,大半個沙發都被佔據了。
「看什麼?」她一頭霧水,「你該不會要我幫你挑喝哪個自殺比較好吧?」
「你啊,快轉檯。」他催促她。
趙泛舟把她往沙發上一丟,「你給我坐好。」
等到謝逸星的秘書拿著文件出去了之後,趙泛舟翻開自己的衣領,濃濃的水蜜桃味,難怪他老是覺得這兩天老是覺得周筱就在附近,原來他身上跟她一個味兒了。
「你很煩,不要看就去拖地。」她自顧自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,話說,這女主角嘴唇也太黑了吧?
「我先把球賽看完。」某人完全沒有感應到她的怒氣。
「好啊。」周筱毫不客氣,騰的一下躍上他的背,「走咯,試試看你能不能背著我拖地。」
周筱按住他的腦袋,手接著轉檯,「管你要看哪個,我不要看籃球。」她按啊按啊,總算在某個台停下來,台灣偶像劇——《惡作劇之吻》。
趙泛舟安靜了五秒,突然周筱尖叫起來,甩著剛剛捂著他的嘴的手,叫:「你好噁心啊!我手上都是口水啦。」說著她把手心往他身上的衣服擦,「死變態。」
(四)關和圖書於晚歸。
「放我下來啦。」周筱的胃被硌在他的肩膀上,一顛一顛的,都快吐出來了。
「上一個台。」趙泛舟抬高頭,用腦袋敲了她大腿一下。
「你回來了啊。」周筱翻個身嘟喃了一聲又要睡著。
「拖不幹凈你自己下來拖。」他托著她的手一收,她差點滑了下來,又勒著他脖子鬼叫,「不要不要。」
「不要逼我用扛的。」他陰森森地說。
周筱無奈的隨他去,最近某人有返老還童的趨勢。
凌晨兩點,睡得迷迷糊糊的周筱被搖醒,床頭站著一臉怒氣的趙泛舟。
「喂,他們的對話很無聊。」趙泛舟抗議道,「那女的也太笨了吧,這麼笨怎麼可能養得大?」
「你真的很麻煩耶。」周筱被拖著走,很不情願。
「你倒是挺想我死的啊?」他瞪她一眼。
「趙泛舟,現在就過來洗。」她忍無可忍,這傢伙的每天都這樣敷衍她。
第二天一早,周筱被旁邊躺著的人嚇了一跳,甚是不滿,「你給我起來,你昨晚幾點才回來的?」
「兩點。」他下意識地回答。
趙泛舟愣了好幾秒都不知道怎麼回答。
周筱看著他走出房門的背影,很是鬱悶,這年頭給他面子還要被嫌棄,真是什麼人都有。話說回來,他為什麼會在她床上?
「居然不給我打電話也不等門。」他在她耳邊小聲地抱怨。
「幹嘛啊?」周筱真的就乖乖坐好,看他想搞什麼鬼。
「別吵,我在聽電視和*圖*書。」他哼了一聲,又沉沉睡去。
「拖乾淨點,那塊地沒拖到。」周筱趴在趙泛舟背後亂叫一通。可憐的趙泛舟一手托著著某人,一手拿著拖把在地上畫大字。
他鬆開了她的脖子,但是卻把她從椅子上拖起來,扛在肩上,走向客廳。
趙泛舟懶得接她的話,這女人羅嗦起來沒完沒了。
「去超市。」他懶得跟她瞎扯,拉起她說。
「怎麼這麼客氣呢?不如試試看嘛。」他熱氣地邀約。
「我沒答應每天都要拖。」他也跳上她的床,跟她理論。
「你嫌我胖對不對?」周筱重新把薯片丟回去。
「不是吧,你自殺還真的要挑口味啊?」她捂著腦袋問。
「我說的,快點快點,去拖地。」她死死勒緊他的脖子,說什麼也不下來。
「不用了,謝謝。」
周筱拉下他的手,「算了,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,你出去。」
他躺下,把頭枕在她大腿上,順手把遙控遞給她,「枕頭,轉檯。」
「我要買零食。」周筱在零食區停下,堵住趙泛舟推的購物車不讓他走。
「你自己看。」
「知道了。」還在看球賽的某人隨口應她。
「趙泛舟,你說你會洗碗的。」周筱指著洗碗槽里堆著的碗碟大叫。
(二)關於拖地
趙泛舟不動,誰要去拖地啊!什麼鬼東西,那男的臉也太白了吧?
「隨便你,到時你不要來吵我就好了。」
「誰讓你一直不給我打電話。」被擰醒的人哼了一聲,掀開被子下和_圖_書床。
「那是您不嫌棄。」他痞痞地說。
「哪有啊?」他哭笑不得地靠過去摟住她的脖子,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感性了,「你胡思亂想什麼?」
「是你自己答應的。」周筱從床上躍起,站在床上兩手叉腰居高臨下地看著他。
「好,我知道了,以後地也是我拖,行了吧?」趙泛舟很無奈地說。
「大哥,你背對著電視。」周筱拍拍他後腦勺。
周筱眼珠子一轉,頭一偏,在他臉頰親了一口,「這還差不多,好了,你可以出去看電視了,別吵著我上網。看完電視記得拖地。」她揮揮手,跟趕蒼蠅似的。
「你知道是水蜜桃味的就好,我不要用水果味的。」趙泛舟彈了一下她的腦袋。
「好,你慢慢看。」周筱咬牙切齒道。
半個小時后,周筱搖一搖腿上的趙泛舟,「別睡了,等下感冒,回去房裡睡。」
周筱蹦蹦跳跳地回到家,就看到某人板著個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面前擺了沐浴露、洗髮水、洗衣液。
「不行。」他把她丟進去的薯片又放回架上去,「你等下胖了或者長痘痘又要鬼叫鬼叫了。」
「你覺得只是洗碗的問題嗎?」她淡淡地說。
超市裡。
「你在生什麼氣?」趙泛舟站在她背後問。
「什麼鬼東西,我不要看,那名字就夠噁心了。」趙泛舟要搶遙控,周筱不給。
某個周末,拖地拖到一半的趙泛舟把拖把往地上一扔,去某人房間里找某人晦氣。
周筱早已沉沉睡去和_圖_書
「好好好,不就是洗碗嗎?我都洗,我洗一整個月,行了吧?」他的手不死心地圈上她的脖子,討好地說。
周筱坐在電腦前,瞄都不瞄他一眼。
某天,謝逸星的秘書拿文件過來給趙泛舟簽,簽完之後突然笑著冒出一句:「趙總,你家的沐浴露是水蜜桃味兒的?」
「你是在嫌我體力不好嗎?要不要證明一下給你看。」趙泛舟逼近她。
「兩點?你反了啊你!」周筱用力擰了他耳朵一下,「居然混到兩點才回來!」
「我還可以再變態一點,你要不要試試看?」他笑得特淫 盪。
某個周六晚上,周筱去原來住的地方找袁阮阮聊天,聊得興起,趙泛舟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催,她都隨口敷衍說馬上回去。
一個小時過去了,房子安靜的不可思議,趙泛舟到廚房一看,到處都收拾得乾乾淨淨。他這才意識到,事情大條了。他嘆了口氣,敲敲她緊閉的房門:「周筱,我進去了哦?」沒有得到回應,於是他推了門進去。
「你閉嘴。」周筱捂住他的嘴不讓他說話。
趙泛舟笑著收緊圈住她脖子的手臂,「好啊你,居然用苦肉計。」
第二天周筱爆了一顆痘痘,對著鏡子慘叫。
「話也不這麼說啦,但是你非得喝的話,我覺得選洗衣液比較好,感覺比較有可能死掉,而且還是水蜜桃味的。」周筱把洗衣液挪靠近他。
「你需要鍛煉。」她很嚴肅地說。
「我已經拖了兩個星期的地了,我不幹了。」和_圖_書他對躺在床上看漫畫的周筱說。
趙泛舟掀起她被子的一角,躺了進去,把她撈進自己的懷裡。
「你真是個好人啊。」周筱諷刺道。
過了兩天,趙泛舟應酬去了,過了十二點還沒回來,周筱在家裡猶豫了一會兒要不要給他打電話,想起媽媽說要讓男人在外面有面子,就沒打,刷完牙后就睡覺去了。
「你嫌我煩了對不對?」她對著電腦面無表情。
周筱撓撓腦袋,她什麼時候賢良淑德過了?他會不會記錯人了啊?
「下來,誰說要這樣證明體力的?」他作勢要抖下她。
(一)關於洗碗看電視
周筱翻了個白眼,按遙控器。
「不要,我在看電視。」他撐開眼睛,乾脆翻個身,手圈住她的腰,把臉往她肚子埋。
(三)關於沐浴露洗髮水洗衣液
下班回家,他把屋子轉了一圈,沐浴露是水蜜桃味的,洗髮水是檸檬味兒的,洗衣液也是水蜜桃味的。他把東西都拎到客廳的茶几放著,等待下班不回家,硬要去逛街的女人回來。
「不要啦,我今天逛街好累,你自己去。」周筱不肯動,「反正我喜歡水果味的。」
「你挑的味道都很臭,以後你用你的,我用我的。」周筱跟在後面碎碎念,「沒有嗅覺的人。」
「咳,咳……我不能呼吸了啦。」周筱扯著他的手臂。
「喂,不要太過分哦。」她拿遙控敲他的腦袋,「誰是枕頭啊?」
「我是瞎了,你以前的賢良淑德都是裝出來騙我的。」他手又回去托住她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