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重生之出人頭地

作者:鬧鬧不愛鬧
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利益至上者沈弼

摩爾斯點點頭:「如果你不想考慮更深一些的問題,單純這樣理解也可以。」
「好吧,多謝摩爾斯先生的善解人意,他知道我正準備見他。」沈弼掛斷了電話。
等哈特離開辦公室,摩爾斯對沈弼說道:「我想你該知道為什麼哈特打電話給你。」
「別用在香港定居的時間來判斷我對香港的了解,摩爾斯先生,你們這些在香港,中國定居多年的英國人,自詡為了解中國人,對這座城市又了解多少,是啊,來滙豐銀行存錢開戶,必須是高等華人,必須之前就有滙豐其他客戶擔保,現在,我的客戶,因為與您的高等華人朋友出現生意上的衝突,你可以駁回我的借款申請,為此哪怕不惜損失三千萬港幣借款的利息,讓那些錢在滙豐的錢庫里繼續發霉!」
摩爾斯臉上的笑容慢慢斂去:「你覺得滙豐就該到處借錢給中國人,不去管他們做什麼?一個是多年來與英國人做朋友,並且在倫敦擁有一定知名度的林孝和,一方面是個投機取巧冒出頭的中國小子,我幫助英國人的朋友,就是損壞了滙豐的利益?小子,我給你個機會向我道歉,作為紳士的我,已經考慮到你這份申請被駁回的感受,給了你尊重,但是你顯然不尊重我,你在質疑我的決定。」
「邁克爾,摩爾斯先生讓你五分鐘後去他的辦公室見他。」
「你的客戶擴大發展的手段似乎有些激進,她似乎想要惡意收購希振置業。」
「邁克爾(注:沈弼英文名叫做邁克爾·桑德博格,之前似乎忘記說),你半個小時前提交的這份借款申請書,我順便幫你拿回來了。」一名沈弼的同事敲開沈弼辦公室的門,把一份借款申請書遞給沈弼。
「我只是不認可您的話,借錢給林家m•hetubook•com,借錢給宋天耀,完全沒有衝突,他們兩方打的你死我活對滙豐有什麼影響?沒有,為什麼不能把錢借給雙方,我們只是按時收取利息就可以。」沈弼調整了一下語氣,對摩爾斯說道。
摩爾斯把手裡的鎦金鋼筆套上筆帽,放在一旁,又把墨水盒小心的收好,這才抬起頭:「你好,邁克爾,找個位置坐下。」
沈弼說完自己想說的話,整個人似乎平靜下來,朝被自己激怒的摩爾斯稍稍欠身:「好的,摩爾斯先生。」
沈弼雙手放在膝蓋上:「是的,先生,那份顯榮貿易公司向滙豐申請借款的申請書被您駁回了。」
沈弼接過來朝對方笑笑:「謝謝,我愛滙豐,它的效率越來越快,這是個好兆頭,我……」
沈弼拿著這份被駁回的借款申請,抓起電話聽筒,電話那邊,是滙豐大班摩爾斯的秘書哈特:
每一個在二戰後才加入滙豐的職員,對摩爾斯都有一種崇拜感,沈弼也一樣,這個老人曾經在香港淪陷前三天,被迫以滙豐倫敦分行總經理的身份僭越奪權,越過四位候任繼位人,擔任滙豐總經理,接管滙豐管理大權,把滙豐銀行總行管理權在香港淪陷三日前快速轉移到英國倫敦,避免滙豐銀行被其他地區和國家,尤其是美國強制凍結的噩運。
「所以,我不能讓能幹的職員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大叫為什麼,我必須給他一個答案,對不對?」摩爾斯笑了一下:「那份申請書上,借款數字是三千萬港幣,用顯榮貿易公司和它控股的工廠和其他公司做抵押,如果我同意,那麼加上前段時間也是你幫這位安吉·佩莉絲小姐做的借款申請,她已經從滙豐借到六千萬港幣,很誇張的數字,你知道她準備做和圖書什麼嗎?」
摩爾斯被沈弼突如其來的激動嚇了一跳,剛剛探手拿的雪茄都不小心掉在桌面上,他想不耐煩的打斷對方的話,讓這個魯莽失禮的混蛋滾出自己的辦公室,可是沈弼卻沒有給他張口的機會,繼續語速極快地說道:
沈弼從日本分行回到香港總行工作之後,算上這次,只見過摩爾斯四次,有三次與宋天耀有關,可以說如果沒有宋天耀這個大客戶,他這種小小的客戶經理,想得到大班摩爾斯的召見,比他去港督府見港督容易不到哪裡去。
滙豐銀行大班摩爾斯是個五十九歲的傳統英格蘭人,不過外表看起來,他比其他英國老人更蒼老一些,穿著做工考究的深色西裝,古板的西裝同色系領帶,銀白的頭髮被梳理的整整齊齊,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面,座椅旁放著胡桃木手杖,就像是英國老年紳士的最佳模版。
「摩爾斯先生,哈特說,您要見我。」沈弼被秘書哈特帶入這間寬大的辦公室后,對正伏案寫字的摩爾斯開口說道。
他崇拜摩爾斯,摩爾斯也的確曾經拯救過滙豐,但是沈弼不認可如今滙豐對待中國人的方式,非常不友好,或者說,歧視,這代表滙豐把無數儲戶拒之門外,出於自己的身份和對滙豐的歸屬感,沈弼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摩爾斯。
沈弼臉色難看的站起身朝門外走去,都忘記了同摩爾斯告別行禮,可是走到門口,沈弼又走回來,站到摩爾斯的面前:
宋天耀接下來怎麼樣,與他無關了,他作為宋天耀的滙豐客戶經理,真的已經儘力了。
「是因為那個林家的人,給您打了個電話,所以您駁回了我這份申請?我可以這樣理解嗎?」沈弼聽完摩爾斯的話,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望向摩爾斯問道。
http://m.hetubook.com沈弼坐到一張天鵝絨布面的座椅上,畢恭畢敬的等著老人開口。
「給我他媽的閉上嘴!小子!」摩爾斯被沈弼的一大段話氣的抓起雪茄朝沈弼丟過去:「要麼滾回去寫辭職報告,要麼你就等著接到去馬來亞沙巴分行工作的調職書!等你在沙巴學會道歉,記得英國人該有的禮貌時,我會考慮把你再調回來!現在,帶著你那金錢至上利益至上的念頭,滾出我的辦公室!」
「擴大發展,準備涉足地產業。」沈弼對摩爾斯說道。
「我努力學習中文,我走遍香港和九龍的大小中國工廠,我看到大多數工廠仍舊習慣把錢存入中國人的錢莊,中國人的銀行,哪怕那些錢莊銀行的運轉並不穩妥,隨時可能關門。為什麼?因為一家小工廠整年的存款可能只有幾萬港幣,對滙豐不值一提,但是你們這些定居香港多年的英國人有沒有想過,香港所有小工廠的現金存款加起來,比那些大富翁的資產要多太多!一個高等華人家族,能擁有他媽的兩千七百二十四家小工廠嗎!我在參軍時都明白一個道理,在戰場上,是選擇與一個只懂紙上談兵的將軍做朋友,並肩作戰,還是一百名身經百戰的士兵做朋友並肩作戰,你有個將軍朋友,也許會讓你高人一等,彰顯你的社會地位,但是在戰場上那完全沒有用,當敵人衝上來時,將軍只懂體面的投降,那一百名士兵卻能陪著你發起衝鋒!這個問題,用來這裏一樣合適!林家就是那個屁都不懂的將軍,他們的投資雜而亂,躺在高等華人的位置上享受與英國人平等對話的特權,而宋天耀和那些不被你們認可的普通中國人,就是那些在商海里不斷積累經驗的士兵!如果滙豐真的繼續在把中國和_圖_書人分成階級,下場就是被敵人重重包圍,等著舉起白旗投降。摩爾斯先生,我很崇拜……」
沈弼坐在那裡,不卑不亢地說道:「先生,我們是銀行,只要客戶的資料和抵押擔保合理,我們沒必要去關心他們用什麼樣的方法做生意,我們看重的是回報。」
走出摩爾斯的辦公室,沈弼雙腳有些發軟,不過嘴裏仍然對自己說道:「銀行是純粹的金錢機構,借錢給別人,或者替別人存錢,銀行是中立的,不該受政治,人種之類的影響,唯有利益至上,該死的沙巴分行,等著我吧。」
「銀行是經紀機構,我們借錢給人們,或者吸納人們的存款,我們該始終記得,不能讓其他因素影響這最基本的兩點,借錢的人,不該問他是中國人,或者英國人,甚至是印度人,中國人宋天耀信譽良好,擁有固定資產,並且行業前景一片光明,自然可以是得到我們重視的優質客戶,而林家,現在除了那些地皮,還擁有什麼?只有同英國人的所謂友誼,摩爾斯先生,如果你考慮與林家交朋友,就該去俱樂部,而不是坐到這個位置上,仍然考慮對方的友誼,現在,你坐在這裏,最該考慮的是,滙豐的利益。」沈弼語氣非常嚴肅的對摩爾斯說道。
從1941年沒有經過滙豐董事會決議,直接由英國殖民部授權上任的摩爾斯,迄今已經在滙豐大班的位置上坐了十一年,從二戰中資產轉移,到二戰後重心重新投入中國,再到中國內戰,以及如今的禁運令,似乎這個老人有永遠處理不完的工作,這十一年,也養成了他剛愎自用,大權獨斷的性格。
摩爾斯灰藍色的眸子盯著沈弼,語氣不善地說道:「小子,你才在香港呆多久,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,我們需要一部m.hetubook.com分中國人擁有與英國人平等交流特權,但是不是準備把香港所有的中國人都當成平等的同類對待,你的客戶本來有機會進入這個範圍,但是不巧的是,他得罪了林家,林家的特權是英國人賦予的,就得讓其他人知道,除了英國人能針對林家,中國人,不行,行了,出去吧,我的茶可能不太適合年輕人的口味。」
他的笑臉凝固住,因為翻開借款申請的最後一頁,滙豐大班簽的並不是同意,而是借款客戶資料不完善,發回來讓人重新計算。
「但是這裡是香港,不是英國,這裏更注重階層和友誼,希振置業的控股家族林家,和他們控制的地皮,資產,比這位安吉·佩莉絲小姐和她那個中國情人更讓我看重,我需要的是穩定發展,而不是好像蒼蠅一樣飛來飛去,破壞氣氛,林孝和先生在早晨我起床后,特意打到我的家中,同我聊了聊這件事,我更認同他說的,惡意收購不該得到支持,而且讓那個中國小子別耍小聰明,把這位安吉·佩莉絲小姐擺在檯面,在我這裏於事無補,比起這個中國小子,我更願意聽林孝和先生對我說的關於林家的發展方向,而且,剛好,林家也準備從滙豐借筆款項。」摩爾斯對沈弼說道:「申請書上我用的駁回理由是客戶提交的文件不夠完善,你可以用這個理由來答覆他們,我不會讓你的業績落空,鑒於你這段時間的表現,我準備把你安排到西環分行擔任分行副總經理。」
「哈特,幫我同邁克爾準備兩杯茶。」摩爾斯等沈弼坐下之後,對自己的秘書說道。
「鈴鈴鈴……」電話鈴聲響了起來。
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,嚼了幾口薄荷糖調整口氣,然後離開自己的辦公室,搭電梯前往滙豐銀行董事長阿瑟·摩爾斯的辦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