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五章

何麗真的腦海中瞬間出現這兩個名字。她還想仔細看一眼背影,後面一個老師拍了拍她,「幹什麼呢?隊伍解散了。」
萬昆坐在凳子上,雙手插著兜,他身旁的窗戶半開著,外面的陽光照在學生白色的襯衫上,亮得幾乎反光。風吹過有點破舊的窗帘,簾尾掃在萬昆的下頜上,萬昆動也沒動一下。
胡飛在一邊冷笑一聲,說:「一群垃圾也學不了好了,早晚鬧出大事來,全給他們抓進去!」
何麗真順著點名冊上的名字,一個個念過去,在念叨吳岳明的時候,她聽到一聲洪亮的——「到——!」
何麗真說:「不能怪他啊。」
萬昆沒有回答,吳岳明說:「找程元他們?」
胡飛在旁邊把水杯重重一放,屋裡兩個女老師都嚇了一跳。
何麗真靜默。
何麗真有點疑惑地說:「校門口怎麼了?」她有點好奇,自己先站起來,往門口走。她一邊走,胡飛就在後面語氣憤怒地說:「要不就別來!來了還帶一堆破事,學校是給他們這麼鬧的么!?」
等教室靜下來后,學生都坐在座位上看著她。何麗真掃視一圈,有意無意地避開了角落的位置,然後低下頭翻開點名冊。
萬昆沒有回答,看著窗外灰塵瀰漫的操場。陽光晃得他輕輕皺起眉頭,不可聞地低罵了一句:「……操。」
「對啊,他休過一年學,又留了一級,加上上學又晚。」彭倩說著,感慨了一聲,「說起來,六班的學生會不會很成熟啊,畢竟有那麼多的留級生。」
她坐在自己的位置備課,http://m.hetubook.com第一節課下課鈴響起,六班班主任胡飛皺著眉頭進來了。彭倩從鏡子里抬起頭,看笑話地說:「怎麼樣啊胡老師,焦頭爛額吧。」
「哎?」吳岳明碰了碰他,「想啥呢?」
萬昆笑了笑,說:「早什麼,今天多熱,晚上再說吧。」
胡飛還在氣頭上,彭倩給她解釋說:「應該是來找茬的吧。都是一群社會上的二流子,以前跟萬昆他們打過架。」
「我說要不咱們早點去,程元那幫垃圾從上午就來門口堵了。」
萬昆皺眉,臉上有點不耐煩。吳岳明說:「這幫逼聽說你回來就過來了,你要嫌煩咱們就繞開?就是有點丟人,這要是說出——」
筆尖點桌,萬昆側眼,說:「你說什麼?」
彭倩仔細看著何麗真,說:「剛才不是我安慰他,是真的沒事。」她把椅子轉過來,對何麗真小聲說,「告訴你,我可是親眼看見過他們打架的,那水平差的不是一星半點。」
「什麼——?」吳岳明壓低聲音,瞪著眼睛看著萬昆,「真的?」
還有兩節課了,何麗真無意之中想到,她也能去見識一下那個讓胡飛頭疼的學生了。
「成,那就讓他們等著吧。」
不少同學笑起來,何麗真表情嚴肅,說:「安靜一點。」
何麗真回到辦公室,翻出自己的課表,今天下午有六班的語文課。
彭倩說完就等著何麗真問她細節,結果何麗真關注的點明顯不一樣,她瞪大眼睛,「你見過?你怎麼沒有制止他們啊。」
何麗真在胡http://m.hetubook.com飛的埋怨聲中來到走廊上,從最近的一扇窗戶往外面看。
胡飛擺擺手,「算了,別提了,我真不知道這學生來學校到底還有什麼意義。」
說實話,其實何麗真當時並沒有把萬昆太放在心上,畢竟一個高中生,年輕氣盛,又夾帶一點幼稚的衝動,她覺得,這些都可以理解。
別的班級不需要天天點名,但是五班和六班不行。這兩個班級每天逃學的學生太多,需要節節課點到。
萬昆看了一眼之後,低下頭,不輕不重地把手裡的圓珠筆扔到桌子上,然後長腿一伸直,踹得椅子和桌子分開老遠。
萬昆靠在椅子上,吳岳明看了一眼前面正在上課的何麗真,臉上表情稀奇古怪。
教師這個職業,現在越來越不好當,「責任」兩字太過沉重,不管是好學校還是差學校,都怕管人管出問題來。所以也難怪胡飛這麼生氣,不管怎麼說,他是萬昆的班主任,如果真要有什麼事情的話,這個責任肯定是他第一個擔。
何麗真低下頭。其實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低頭,只剩下一個名字,還有什麼必要再看一眼。
吳岳明看見,低聲問他一句:「怎麼了?」
胡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喝水,彭倩跟她說:「萬昆和吳岳明來上學了知道么?」
何麗真在進屋的一瞬間,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最後一座。
在兩個男生身體的空隙之間,何麗真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襯衫。或許是因為年紀的原因,他的身形要比其他的男生高大許多。萬昆此時側著頭,跟和圖書一個同學不知道在聊些什麼。
今天倒是比其他時候熱鬧一點,以至於何麗真都走進教室了,屋裡的喧鬧聲還沒有停下。
胡飛轉過頭,伸手指著門外,說:「等會你去看看。」
「哦……哦。」何麗真沖那老師笑了一下,然後跟著人潮往教學樓里走。
萬昆勾勾手指頭,吳岳明湊過去,萬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。
「應該也沒什麼事。」彭倩安慰胡飛說,「都鬧了那麼多次了,不都沒事么。」
「看什麼?」
六班在走廊的盡頭。走廊的牆壁上刷著半截綠色的漆,下方已經被蹬得滿是腳印,上面的白牆也不甘示弱,留有一塊一塊的球印。
何麗真回到辦公室,問胡飛:「胡老師,那些是什麼人啊?」
學生們總算是意識到何麗真的存在,聲音漸漸小了。
忽然間,他像是有了什麼預感一樣,轉過頭來。
何麗真心想,果然是他們兩個。
「嘁。」彭倩一白眼,「我管那閑事呢。」
何麗真想起那天晚上,他也是用這樣的聲音,從隊伍里站出來,又坐到她身邊,問她要不要唱歌。
高三辦公室朝南面,窗口正對著操場,外面走廊上的窗戶能直接看到校門。
何麗真忍不住抬起頭,一個她沒見過的學生,個頭也不矮,但是比起旁邊的那位要瘦弱一點。他穿著校服褲子,上身是自己的衣服,不僅喊了到,還衝何麗真揮揮手,說:「老師我第一次見到你啊!」
班裡有幾個男生都圍在後座聊天,聲音很大,女生也是坐得一堆一堆的,熱烈討論著明星化妝m.hetubook.com品的話題。
萬昆面前的兩個男生還在玩鬧,隨著他們身影的晃動,何麗真和萬昆的目光時而遮擋,時而袒露。
她最後的那次回頭。
吳岳明一頓,看著萬昆的臉色,說:「到底怎麼了?」
彭倩看她的樣子,說:「不用急,你很快也能見到了。」
何麗真不再閑聊,把學生資料放到一邊,自己看書。
「明子。」
或許是很短的時間,或許真的過了許久,何麗真幾乎覺得空間被定格了。
在走到五班門口的時候,何麗真就聽見六班教室里的喧嘩聲。
彭倩在他走後吐了吐舌頭,說:「胡老師的脾氣也是越來越大。」
何麗真淡淡地一瞥手上的資料,看到一條,忽然愣了一下,然後問彭倩說:「萬昆都二十歲了?」
他的聲音比外貌更不像一個高中生。低沉,無謂,聽不出情緒。
萬昆看著講台上那個有些瘦弱的身影,何麗真穿的衣服跟她那天去銹季的完全一樣,一身毫無可取之處的米黃色半袖襯衫,加上一條亞麻長褲。
下午第一節課,何麗真踩著上課鈴往六班走。
何麗真的腦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現了一個畫面。
何麗真無言地看著她,手裡無意識地翻著班級學生的資料。彭倩聳聳肩膀,又說:「都是群小屁孩,估計電影看多了,荷爾蒙分泌旺盛就出來找茬打架。」
萬昆和吳岳明?
萬昆在跟她對視了幾秒之後,就垂下眼睛。何麗真也轉過頭,但抱著課本的手卻在無意之中越來越緊,她步伐僵硬地往講台走,每走一步,都覺得耳根更熱一點。等她站到講台上,m.hetubook.com已經抬不起頭了。
她在黑板上寫字,聽見身後窸窸窣窣的翻書聲。
那個人蹲在小賣店門口,頭上是白熾熾的燈光,那天沒有風,他抽著煙,煙霧直直地向上飄。
「幹什麼啊胡老師。」彭倩說,「至於這麼大氣性么。」
萬昆沒有說話,粗長地手指里夾著一根圓珠筆,輕輕晃動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「啥事啊?」
校門口有大概五六個人,因為距離太遠,何麗真看不清楚他們的模樣,但是能看出他們年紀都不大,一副小混混打扮,頭髮染得亂七八糟,有幾個靠在校門上,還有幾個蹲著,就像在等人一樣。楊城二中沒有門衛,校園裡偶爾有一兩個打雜的,對這幾個人也是視若不見。
何麗真再一次覺得自己的耳根燒了起來,一種難以言喻的恥辱感折磨著她。她沒有看萬昆,而是掩蓋似的轉過身,面對著黑板,說:「那我們開始上課吧,大家把書本翻開……」
胡飛抬起手,指著門外,「看看校門口!」
萬昆轉過頭,跟他說:「晚上放學我有事情。」
「到。」
吳岳明覺得有點奇怪,趁著何麗真低頭說話的時候,伸手拉了萬昆一下,「喂,怎麼了?」
「……」
「萬昆。」
何麗真插話問:「胡老師,怎麼了?」
何麗真在講台上拍了拍手,手掌都是軟的,她說:「大家安靜一點,上課了。」
胡飛冷哼一聲,正好上課鈴響了,胡飛拿著課本去上課了。
下面的學生還在玩鬧。吳岳明跟旁邊的人聊完,側過臉來笑著對萬昆說:「要不等會就去?別讓他們等太久了啊。」
「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