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六章

「鬆手。」她說。
何麗真還是沒有明白,看了看手裡的筆記本,說:「那這是幹什麼的?」
何麗真按照學號,很快找到了萬昆。
劉穎擦了擦頭上的汗,說:「昨天去市裡開會,這是會議成果」
何麗真張口,萬昆已經背過身,往外面走了,她想再要求幾句,可是看著他的背影,嗓子眼像是被堵上了一樣,怎麼也喊不出口。
萬昆歪了歪脖子。
「嗯?」萬昆把煙放到嘴裏,一邊點火一邊含糊地說:「什麼怎麼樣?」
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,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叫了一聲。
「密碼……」何麗真自顧自地嘀咕,「密碼是什麼來著……」
「懶得往下問。」
下課鈴響起,何麗真滿帶複雜情緒,一分鐘堂都沒有壓,順利講完課。她沒有看下面的學生,說了句下課就抱著書本離開了。
找來一個同學把筆記本發下去,同學你一句我一句地瞎聊,何麗真笑著看著他們。
「那她會不會往外說啊?」
何麗真不讓腦海之中的想法表露在臉上,她冷靜地說:「總之那種地方不是學生應該去的,如果我知道你再去的話,我就要通知胡——」
「嗯。」
何麗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約在什麼地方打架了,她走在路上,手裡拿著手機,想著要不要給胡飛打個電話通知他一聲。
萬昆斜靠在廣告箱上,看著手裡的煙,說:「你之前不是還嚷著不想幹活,要回學校放鬆的么。」
空白的?
她嚇了一跳,張口就要喊。
第二天上班,何麗真進了辦公室,被劉穎塞了一摞子筆記本。
萬昆直起身,說:「不用再說了,我聽見了。記住在學校里別多說話。」
「幹什麼!?」
吳岳明和另外幾個男生玩遊戲玩得正嗨。萬昆走到吳岳明身後,拍了http://www.hetubook.com他肩膀一下,然後就往外走。吳岳明一見萬昆來了,把手裡機子讓給旁邊一個男生,跟著萬昆從網吧出來。
「我都沒想到,你居然是我的老師。」
萬昆蹲在小賣店門口的白熾燈下,對著黑暗的夜色抽煙。
換到萬昆的周記,何麗真看著筆記本上的名字——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萬昆的字跡,又大又草,張牙舞爪的好似簽名。有了吳岳明的打底,何麗真已經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了,等她翻開的時候,卻意外的發現萬昆什麼都沒寫。
「意思一下就行了。」劉穎說,「領導新上任,就喜歡鬧騰。」
何麗真輸入了自己身份證后六位,果然登上了,她隨口說:「沒什麼,我就想試一試。」
何麗真問:「這是做什麼的?」
萬昆忽然哼笑一聲,還是沒有回話。
何麗真與他目光交錯,回到黑板上,開始上課。
她覺得自己很能理解他們的心情。
萬昆雙手插在兜里,彎下腰,對何麗真低聲說:「別在學校里多嘴,聽見沒有?」他的語氣很輕佻,口息落在何麗真的鼻尖上,有一股初秋水露的濕意。
「喂。」
萬昆彈了一下煙,淡淡地說:「領班說現在嚴打,店裡不能留那麼多人,等這陣過去會給通知。」
他雖然是問的這句話,但是語氣卻是無比的肯定。
萬昆無所謂地看著她。
何麗真手攥著背包帶,越攥越緊。她看著萬昆,說:「你想幹什麼?」
「叫你呢,沒聽見?」
吳岳明說:「堵到人了吧,她怎麼說?」
彭倩進屋的時候就看見何麗真撅著屁股對著電腦,專註地看著。她笑著說:「站著幹啥,凳子就在手邊上,你是要減肥么?」
劉穎說:「我想了一下,與其和_圖_書開什麼班會,舉行亂七八糟的活動,不如寫個周記省心。」她轉過椅子,拍拍何麗真的肩膀,說:「你們胡老師管班級,事情太多,就給你做了。你辛苦一下吧。」
「……」
彭倩說:「人家鬧不行,不鬧也不行,胡老師你可太難伺候了。」
何麗真把本子來來回回地翻了好幾遍,也沒有發現使用的痕迹。
何麗真嚇了一跳,轉過頭,看著彭倩回來了,就問她說:「彭倩,你知道我們教務內網的登錄密碼么?」
他低下頭,對著何麗真輕聲說:「怎麼突然這麼多話了,那天你不是挺不好意思的?」
萬昆逆著光,臉上很暗,頭髮擋出眉毛,眼睛都看不清楚。這一絲不清,讓萬昆的形象模糊起來,只剩下那一隻沒法掙脫的大手,扣在她的胳膊上。
身後,胡飛還在跟彭倩熱烈討論怎麼樣能讓萬昆順利畢業。當然了,何麗真知道,他們說的「順利畢業」,只是想讓萬昆早一點離開學校。
萬昆甩了甩手,覺得有點熱,把衣服扣解開兩個,說:「算了,改天再說吧。」
「……」何麗真拿著筆,醞釀了半天,最後在回復的地方寫了一行字——畫的不錯,下次請交文字版。
「老實了這麼多天,不是好兆頭。」胡飛說。
「我是真不希望他來學校。」胡老師一臉真誠地看著彭倩,說:「就像個定時炸彈似的,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爆了。」
一共交上來三十幾本,寫超過五十字的只有六本,超過一百字的只有一本,何麗真把這個學生挑出來。這個學生叫吳威,何麗真回憶了一下,是個小胖子,學習還挺認真,語文課上難得會記筆記。
回到辦公室,屋裡一個人都沒有。何麗真把書往辦公桌上一放,都來不及坐下,就登http://www.hetubook.com到學校內網裡找學生資料。
何麗真箇頭小,面對萬昆顯得分外沒有氣勢,萬昆往前走了兩步,何麗真下意識地向後退。
吳岳明切了一聲,也掏出一根煙來抽,一邊抽一邊說: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上班。」
不知道為什麼,何麗真忽然覺得很緊張。
何麗真忽然覺得這聲音有點熟,抬過頭,黑漆漆的巷口,只有外面的路燈照進來一點亮光。萬昆往何麗真面前一站,後面的光都擋住了。
「是不是寫一句話也行啊——」下面有人喊,大家哈哈大笑。
「不知道。」萬昆彈了一下煙。
「你還記得我吧。」萬昆開口。
自從見到萬昆以後,何麗真這一下午都坐立不安,總覺得心神不寧,幹什麼都干不進去。晚上放學,何麗真多留了一會,等她整理完第二天上課要用的材料后,天已經黑了。她走出教學樓的時候特別注意了一下,校門口那幾個人已經不在了。
按照萬昆的入學年份,他兩年前就該畢業。
周五下午,胡飛在辦公室里泡了一杯茶,端在手裡,跟幾個女老師閑聊。
可這是空的筆記啊,何麗真翻了翻。那邊劉穎接著說:「開了兩個多小時,什麼有用的都沒說。前不久不是有新聞報道A市有兩個高三學生頂不住壓力跳樓了么,主要就是討論這個來著。看有什麼方法能更好地跟學生溝通感情,舒緩壓力。」
幾輛車開過去,車燈在萬昆背後畫了道弧,從左到右,然後又黯淡下來。
「教務內網?」彭倩疑惑地看著何麗真,說:「好像是身份證后六位吧。不過那東西八百年沒人用過,是當初要應付上面檢查做樣子弄的,你登它幹嘛?」
萬昆一邊走一邊抬起手,舉起來在空中胡亂一擺,懶洋洋地說:「老師再見m.hetubook.com——」
他遊刃有餘,她潰不成軍。
「沒關係,可以的。」何麗真說。
何麗真嚴厲地說:「之前我不知道情況,現在我了解了,就不能當沒發生。」
萬昆把煙點著,抽了一口,吐出煙來,輕描淡寫地說:「不知道。」
何麗真低下頭,一邊聽著其他老師的對話,一邊漸漸呆愣起來。她眼中白白的紙,也慢慢幻化成一幅畫面。
她笑著笑著,目光就與後排的萬昆對上了。萬昆安靜地坐在那,兩隻手放在桌子下面,毫不迴避地與她對視。
何麗真也樂了,說:「一句話太少了吧,怎麼也寫個四五句再交。」
資料上顯示的是他剛入學的時候照的一寸照片,坐在紅布前的男孩面目青澀端正,一點表情也沒有,留著寸頭,照相的時候頭稍稍有點歪。萬昆上學兩年,休學一年,又留了一年級,仔細想想,這都快是四年前的照片了。照片跟他現在比起來,稚嫩很多。
何麗真快速看完一遍后,把網頁關掉。
接下來的一周,萬昆居然每天都來上課。
何麗真往後翻了翻,萬昆的考試成績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,除了體育課以外,其他鮮少有及格的。
「你——」
「怎麼什麼都不知道,你就沒問出點什麼?」
「可我回來一天就沒意思死了,上班雖然累,但有錢賺啊。」
何麗真話說到一半,肩膀忽然一沉,萬昆一隻手抓在她的肩頭。何麗真像觸電了一樣,連忙甩開他。
初次談話,不,是某種意義上的初次談話。
萬昆站在那個壞了的廣告箱前面,掏了根煙,吳岳明看著他,說:「怎麼樣?」
何麗真說:「那種地方,你以後不能再去了。」她說完,見萬昆還是沒有什麼表示,又說:「你家裡知道你在那種夜店裡……打工么?」
何麗真手拿著筆,正和-圖-書在低頭批第一次交上來的周記。
夜色中,何麗真覺得後背滲出薄薄的一層汗。主要因為那之前短暫而無言的相遇,還有就是他的體型。他有多高?何麗真暗自揣度,182?185?在這個年紀,他這幅形象不可謂不特殊。萬昆這麼近的站在她面前,她幾乎要仰起頭才能看見他的臉。
在高三六班這個大環境里,居然還有這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學生,周記里詳細地寫了他一周的學習計劃,何麗真倍感激動,認認真真地回復了幾百字的內容,鼓勵他繼續好好學習。
「這個……」何麗真說,「我不規定字數,也不規定內容,你們想寫點什麼都行。」
等她把這個消息傳到班級里的時候,果然一片哀嚎聲。
「那下學期是不是還得寫日記啊?」
何麗真抿了抿嘴,說:「這是你跟老師說話的態度?」
其實何麗真也覺得這件事有點沒必要,但是上面要寫,她也沒辦法。
人消失在巷口,何麗真才慢慢活過來,她匪夷所思地原地轉了一圈,覺得自己這個老師當得簡直莫名其妙。
何麗真沒有注意,拐進小巷子,身後腳步聲越來越近,何麗真還在瞎琢磨,胳膊已經被拉住了。
「不知道?」
另一邊,萬昆從巷子里出去,轉了個彎去了街角的一間網吧。網吧名叫「小德」,門口的廣告箱壞了,裏面的燈一閃一閃。
何麗真掙脫手臂,站直在他面前,質問說:「你幹什麼?」
再往後看,何麗真驚訝地在交上來的筆記本里發現了萬昆和吳岳明的。吳岳明的周記在上面,何麗真翻開,發現他在第一頁上畫了一個巨大的笑臉。
何麗真的腦袋轟地一下就炸了,也不知道黑夜能不能遮住她的面紅耳赤。
「多大了還寫周記啊——」
萬昆沒有為難她,鬆開手,插回兜里,直身看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