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九章

何麗真笑著說:「沒事,你們繼續聊。」
「有啊。」彭倩緊盯著電腦,說,「手邊上第二個柜子里,怎麼了,你覺得不舒服?」
下午三點是六班的體育課,楊城二中的體育課基本就是自由活動課,大多男生都在操場上打球。何麗真在窗戶那看了一會,發現男生堆里沒有萬昆的身影,又到班級門口看。屋裡剩下的人寥寥無幾,有四五個聊天的女生,還有坐在前排,那個難得寫了一百多字周記的吳威在看書,剩下的就是趴在角落裡的萬昆了。
那幾個女生最先發現了何麗真。
吳威連忙說老師好,何麗真點點頭,說:「有什麼不懂的就去辦公室問,別自己一直死摳。」
萬昆的聲音低啞,或許因為是病中,聽著有些沒有力氣。
萬昆看著何麗真。何麗真說:「把這個拿著,讓吳岳明或者誰幫你擦擦藥,好的快一點。」
何麗真不去看萬昆的眼睛,又覺得這份寂靜有點難熬。這時,下課鈴拯救了她。何麗真把葯放到一邊落滿灰塵的桌子上,轉身就走。
「明天咱們校門口集合唄。」開完會,彭倩跟何麗真說,「劉老師家比較遠,她在那邊直接過去。」
萬昆還是沒有說話,屋裡過分的安靜。
上課的是一個男老師,叫李常嘉。歲數不大,也就三十左右,身材偏瘦,帶著一副眼鏡,書卷氣很濃。
「給你。」
下課後,何麗真回到辦公室,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憋了一肚子的火。她盯著桌子上的書,使勁拍拍自己的臉,給一邊的彭倩嚇了一跳。
她走進屋,來到最後一座。
「萬昆。和_圖_書
「喂?麗真,哪兒呢?!」商潔風格依舊,打個電話氣勢如虹。
「要成熟穩重的,還是年輕力壯一點的?」彭倩一邊說一邊給何麗真解釋,「跟你說,我男朋友大學畢業沒多久,身邊一堆單身年輕漢子,你說個條件,我給你物色物色。」
「再過兩個多小時吧。」
何麗真握住門把的手停頓住,身後的人走近,萬昆在她頭上低聲說話,聽不出語氣。
「說真的,喜歡什麼樣的?」
何麗真放下電話,轉身往學校走。
「你是怕別人知道你弄傷學生了么?」
不允許抽煙的規定在這個校園裡就像是笑話一樣。
「這個啊,你覺得這個好看?」
吳岳明在她身後冷哼一聲,聲音不大不小,或許別的同學沒有在意,但是何麗真聽得清清楚楚。她攥緊手裡的粉筆,深吸一口氣,當做沒有聽到。
何麗真說:「黃的那個後背露太多了啊。」
病了?
「這……」何麗真有點驚訝,「這怎麼這麼多葯啊。」
說完,她就往門口走。路過吳威的時候,何麗真笑著對他說:「看書呢?」
何麗真吸了一口氣,覺得胸口又窩了火,沒理由也沒借口,更沒處宣洩。
中午的時候,何麗真又去附近的藥店買了一盒燙傷膏,順便補了點葯放回辦公室抽屜。
「啊,都是老師們預備的,為了方便一點,你一瓶我一罐的,攢著攢著就多了。」
他在,那萬昆呢?
吳岳明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何麗真,何麗真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什麼。埋怨她,責怪她,覺得她不負責任,說hetubook•com好留他還趕他走。
吳威是個小胖子,帶著一副厚厚的眼鏡,看著就不像聰明孩子,但是他上課認真,何麗真很喜歡他。
萬昆卻開口了。
吳岳明又說:「他淋雨了,今天有點發燒。」
她叫了他一聲,萬昆沒有動靜。
什麼樣的?
是吳岳明。
彭倩一邊開會一邊撇撇嘴,被何麗真看到,又跟她使了個鬼臉。
「沒什麼。」何麗真過去,然後發現了一整抽屜的葯,什麼感冒藥,嗓子葯,還有跌打損傷葯,應有盡有。
何麗真仔細看了看,說:「那就綠的那條吧。」
何麗真說:「好啊,你什麼時候能到。」
手被蓋住,門把按下,萬昆繞過何麗真出了屋子。何麗真轉過頭,桌子上的兩盒葯原封不動地放著。
下課了,李常嘉作為指導老師,跟六七個語文老師一起開教研會。會上何麗真問了李常嘉好幾個問題,李常嘉都耐心地解答。一直到中午,語文組的教研活動算是圓滿結束了,何麗真跟彭倩打好招呼,先一步離開育英。回去的路上,她接到了商潔的電話。
何麗真連忙站起來,推了她一下,說:「別鬧。」
「呵。」
「嗯,你能找到我學校么,我在學校里等你。」
「這次教研活動的不止我們一個學校,一共有七八所學校的老師都要參加,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校風校紀問題,明天各位老師統一著裝。」
當天課程是回顧了一下高考出現率較高的古詩詞賞析。其實到了高三上學期,課程基本都快結束了,只剩下複習和做練習。不過難得李常嘉把課上的www.hetubook.com像是第一次講一樣,生動有趣,連何麗真都聽得津津有味。
「我覺得都挺好。」何麗真說。
約好了時間,何麗真和彭倩第二天早上八點半,在二中校門口集合,兩人結伴去了育英中學。兩人在學校里找到了教研活動隊伍,何麗真要聽的課是高三的實驗班語文課,上課時間最早。
【你是怕別人知道你弄傷學生了么?你不用擔心,沒人知道。】
何麗真看著他的身影,腦海中不由自主地聯想到,他沒去打球,是不是因為後背的燙傷沒有好。想到這,她的耳邊似乎又迴響起萬昆的話——
忽然一個球場傳來歡呼聲,何麗真看過去,一個男生跳得老高,把半空中的球搶下來。
「來,何老師給我挑挑衣服,你看這兩件哪件好看?」彭倩招呼何麗真,何麗真過去,看見她正在網上選裙子,兩條都是長裙,一條綠的,一條黃的。
「你不用擔心,沒人知道。」
「能用么?」
何麗真又囑咐吳威幾句,也出了教室。
「幹啥這是?」彭倩說,「瘋啦?」
「……我後背怎麼?」
「……」彭倩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,看著何麗真,「這也叫露的多?你別逗我了好不好。你跟男朋友出去難道要把自己裹成木乃伊么?」
何麗真說:「我剛參加完一個活動,現在往家走呢,活動有兩天,都是上午,就相當於下午放假了。」
何麗真第一反應就是那場大雨,然後想到的是萬昆燙紅了的後背。
「是啊,我們是別人介紹認識的。年輕點好,誰喜歡老頭子。」
「嘖,讓你給點意見呢。」
萬昆http://m.hetubook•com很安靜地坐在那裡抽煙,周圍一個人都沒有。
彭倩看著何麗真,神秘地一挑眉,把她拉近,說:「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?我手裡的資源科不少,喜歡什麼樣的?」
周三很快來到。
何麗真搖頭,悶聲說:「沒事。」
何麗真說:「拿著,你是因為淋雨才感冒了吧。還有,你後背上……」何麗真對上萬昆的雙眼,話就沒再說下去,只把手往前送了送。
提前一天,二中開了個教師會議,蔣主任大概講解了一下明后兩天的教研活動。其實說白了,就是去參觀學習,人家上課,我們記筆記,就跟學生差不多。蔣主任今年四十八歲,以前也是語文老師,作風老派,十分注重面子。
何麗真無意識地轉動眼睛,在操場上找尋一圈,最後看見操場看台上坐著一個人。
「你男朋友這麼年輕?」
「行。」
東西買完了,何麗真看著書桌上的兩盒葯,足足十分鐘,才站起身。像是上戰場一樣,一揮胳膊,把兩盒葯拿在手裡。
萬昆看著何麗真手裡的兩盒葯,沒有接過去。
你知道什麼。何麗真想。
她把葯重新裝進衣兜,回到辦公室。
「找得到,你等著吧!」
她急著去下單,何麗真回到自己的座位。彭倩在那填單子填得熱火朝天,忽然聽到身後何麗真輕不可聞地問了一句:「彭老師,你有感冒藥么?」
「嗯!」
何麗真呼出一口氣,說:「後背燙傷了吧,你上藥了么?」
何麗真聽到窗戶外面的操場上有玩鬧的聲音。她走過去,站在窗邊往外看,有兩個班正在上體育課,男生在球場上玩球,女生依舊三http://m.hetubook.com五成群地聊天。
何麗真的心忽然顫了一下,抬頭,彭倩還是興緻勃勃地看著她,何麗真說:「你快挑衣服吧,這不是限時打折么。」
她一句話都沒說,放下點名冊,轉身開始上課。
「呀!」彭倩大叫一聲,「我差點忘了!」
何麗真唔了一聲,說:「我沒男朋友啊……」
身後一聲淡淡的冷笑,何麗真轉頭,就看見一個高大的影子從她身後晃過去,她再轉眼,萬昆已經走出教室了。
屋裡有一股發霉的味道,何麗真在萬昆進來后,把門關好,然後把兜里的兩盒葯拿出來。
「當然啊。」彭倩笑著說,「你剛來不久,還沒吃開。跟你說,咱們這雖然破點,但是福利也是有的。」
因為教研活動,學校高三年級的課調整了一下,周三周四的課換成下周一周二上。也就是說下周何麗真要連續兩天一天上四節課。何麗真回到辦公室等商潔,辦公室里空蕩蕩的,只有她一個人。
「那趕巧了!」商潔說,「我正好回市裡,今天沒事,過去看看你唄。」
萬昆在走廊盡頭站著,何麗真走過去,到他身邊說了聲:「到這邊來。」然後徑直拐進了實驗室旁邊一個堆雜物的小屋裡。
「何老師?」一個女生說,「你怎麼來了?」
何麗真捂著臉,坐在座位上,手裡的書也看不進去。
何麗真被她逗得樂了,挑了一盒風寒感冒藥。
何麗真看了一會,然後微微低下頭,在他耳邊低聲說:「你別裝,剛才譚曉蘭叫我的時候你不是聽見了的。」譚曉蘭是剛剛叫她的女生,她看到在譚曉蘭叫她的時候,萬昆的身子動了動。
何麗真說:「你出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