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十章

胡飛轉頭,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皺了皺眉。
何麗真搖搖頭,「沒什麼。」
何麗真也就是象徵性地一問,她剛剛看到吳威的試卷了,寫的倒是很工整,就是文不對題,洋洋洒洒寫了一堆,就是扣不到點子上。
「商潔。」
何麗真記得萬昆的電話,她手指翻動,噼里啪啦地把十一位數字輸入進去,最後停頓一下,看著綠色的撥打鍵,看了許久,最後還是按下了紅色的。手機退回桌面,何麗真打開簡訊,編寫了一條——
何麗真說:「就是你選中的那個人,你說他……說他帶勁的那個……」
考試當天,萬昆和吳岳明都沒有來。何麗真在監考的時候,接連發現好幾個作弊的,她也沒有抓出來,走過去敲敲桌子,警告一下。
【老師,我有點喜歡你了。】
吳威離開了。
何麗真也不是存心隱瞞,她跟商潔說:「我就是想知道,萬……就是上次你叫出來的男的,現在還在不在那工作。」
「什麼地方?」商潔皺眉,又咽了一塊肉,才恍然說:「啊,你說那個酒吧?」
「哪裡?」商潔吐了塊骨頭。
「還行。」何麗真喝了一口水,終於開口了。
上課鈴響起,總算讓她回過神來。她把紙撕了,撕得粉碎,扔進廁所里沖走。她看著碎紙片被水沖了個乾淨,才離開。
何麗真一愣。
何麗真腳步越來越快,最後跑了起來,衝到廁所里,關好門,把兜里的紙掏出來。
一直到放學的時候,她的手和圖書機才響起來,萬昆回了簡訊,簡訊內容很簡潔。
雖然她是老師。
夜店,陪酒,假名字……何麗真覺得自己的頭有點疼。
商潔噗嗤一下樂了,「這你也記著?」
商潔有點難以置信地說:「他才念高三?天啊,看著可真不像。」
「得,我就知道。」商潔毫不意外地說,「根本沒去飯店吃飯吧。」
何麗真說:「我不知道……」說著,她看了一眼商潔,商潔瞭然地說:「想讓我幫你看看?」
商潔目瞪口呆地看著何麗真,「乖乖,到現在了你才想起來惦記人家?你這反射弧真是夠長的。」
她的事情也漸漸多起來,第一次測驗要到了。
「何老師。」辦公室門被敲響,吳威進來,手裡捧著一摞筆記本,「這是周記。」
雖然他是學生。
「嗯?」
她大步往辦公室走,明明是平底鞋,可踩在地上一下一下聲音分外明顯。
何麗真搖頭,說:「我們說的是兩回事,商潔——」她抬眼看著對方,緩緩地說,「那個人,是我的學生。」
商潔露出個瞭然的笑容,說:「沒事,你要真想見,我就抽空給你去看看。」
當老師的心情很複雜啊,何麗真把試卷收上來,回到辦公室。自己辛辛苦苦出的題,根本沒有幾個學生認真答完了。何麗真甚至還在一張試卷的作文紙上看到一張風景畫。
「對。」
「我回去結賬的時候看了名牌的,我想想……」商潔擰著眉毛,「好像留了一www.hetubook.com個叫『李峰』的名字。」
已經皺得亂七八糟的紙上,幾個字安安穩穩地排成一排。
「你這是什麼破學校啊。」上了車后,商潔說,「牆上都要掉渣了。」
「怪不得。」商潔說,「我就說不像十七八的,對了,叫什麼?」
何麗真就站在廁所間里,腦中一片混亂。
「放下吧,辛苦你了。考得怎麼樣啊?」
何麗真為這種不知是喜是憂的巧合苦笑了一下,說:「我跟他說了,讓他以後不許再去那種地方打工了。」
周圍似乎都安靜了。由四扇隔板圍起來的一廁所間里,何麗真拿著那張紙,手指都在顫抖。
「具體為什麼我說不好,但你要信我看人的眼光。」商潔細眉一挑,說:「那孩子身上有股野勁,看不住的。」
何麗真說:「還行吧,沒那麼誇張。」
「不是,不是你想的。」
「啊?啊……」何麗真嚇得手一抖,把那頁紙撕下來了,團成一團塞進兜里。「分、分好了,我這就給你看。」
商潔說:「反正也是了,在那種地方,很多人都用假名字的。」
她連班主任都不是,為什麼要操這份心。
在那之後,何麗真沒有在跟商潔討論萬昆的事情,換了幾個話題,倒是聊得很開心。傍晚時分,她送走商潔,一個人回家。
「為什麼?」
何麗真回家做飯,手機放在書桌上。等她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熄燈睡覺時,萬昆都沒有再回簡訊。
何麗真搖頭,誠http://www.hetubook.com實地說:「不知道……」
何麗真說:「最近剛工作,事情很多。」
「何老師啊。」胡飛進來,也抱著一摞試卷,「語文的試卷分好沒?」
「沒事。」何麗真安慰他,「多動腦子想,不用死做題,成績肯定會提高的。」
吃飯的時候,兩人閑聊了最近的情況。何麗真心裏有話,一直憋著,飯也沒有吃多少。
她把簡訊發出去后,就把手機放到衣兜里,批改試卷。開始的時候她改得有點心不在焉,可是兜里的手機一直沒有響。後來批試捲入了神,何麗真漸漸忘記了手機簡訊的事情。
何麗真說:「就是上次你帶我去的地方。」
回到辦公室,她徑直來到桌子旁坐下,把萬昆的周記打開,她撕的匆忙,第一頁還殘留了小半張紙,何麗真咬咬牙,把剩下的紙也撕了,然後拿出手機。
「好好好,說正事。」商潔拿起一邊的餐巾紙,擦了擦嘴,說:「怎麼是你學生了?」
「萬昆。」
「有事。」她簡單定論,「說吧。」
商潔又吃了塊肉,「那他在銹季留了假名字。」
外面進來幾個女生,說說笑笑地談論事情。上過廁所后,水池的水嘩啦啦地響,幾個人你等等我,我等等你,最後又結伴出去了。
「好的。」何麗真低著頭,把整理好的試卷分給劉穎一份。然後頭也不回地出了辦公室。
「我覺得考得不怎麼好……」吳威有些失落。
何麗真皺緊眉頭,「商潔!」
【不用那麼遠http://www.hetubook.com,我就有幾句話要說。】
其實,也用不著她做多少心理暗示,因為下一周開始,萬昆就沒有再來學校了。
對啊。
萬昆?
「那就是你的事情了。」商潔說,「不過我勸你最好別鬧僵了。他班主任不可能對他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,你一個語文老師亂操什麼心。」
何麗真把周記接過來,低頭看了一眼。當她看見第一本周記封皮上那個龍飛鳳舞的字跡時,她驚訝地說不出話。
何麗真躺在漆黑的屋子裡,覺得在一些問題上,萬昆似乎佔據了主導的地位。
商潔把車停到一邊,在導航上點了半天,最後確定一塊商業區。兩人找了一家燒烤店,商潔上來就點了四盤肉。
這次測驗只是高三學年無數測驗的其中之一,但是確實何麗真第一次參与命題的考試。她和劉穎一起出了題,規劃了試卷,何麗真還親自把試卷送到複印室,印了好幾百份。
何麗真知道她誤會了,一時間耳根子都紅了。
【你什麼時候有時間,我有話對你說。】
何麗真微微坐直身子,說:「什麼?」
商潔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。
好不容易等到商潔的電話,何麗真背著包來到校門口。商潔從車裡跟她招手,「麗真!這兒——」
何麗真說:「當然是來上課了。」
吳威看著語文老師翻開第一個周記本,然後就像見鬼了一樣,馬上合上了。吳威有點奇怪,說:「那,何老師要是沒事的話,我先走了。」
何麗真手指顫抖,重新翻開本子,在第和圖書一頁,本來是空白的紙張上,現在多了一行字。
何麗真低下頭,看著自己裝著佐料的盤子。
「謝謝老師。」
商潔看著何麗真的眼睛,嘴裏咀嚼幾下,把筷子放下。
「李峰……」
何麗真面容嚴肅地看著商潔,「這樣的話我就要跟他的班主任說了。」
【周六十點,武鳴廣場。】
胡飛有點奇怪地說:「你給我看什麼?分好就放劉老師桌子上啊。」
何麗真告訴自己,少管,或者,不管。
何麗真低著頭,輕輕嗯了一聲。
「銹季。」商潔總算是全想起來了,「沒去過,我這不是剛回來么,直接就來找你了,怎麼了?」
「你們還真是巧了。」商潔說。
商潔把筷子拿到手裡,在空盤子邊緣輕輕敲了敲,斜著眼看了何麗真一眼,何麗真覺得她又變回了那個精明商人。
何麗真皺眉,回復一條。
何麗真看著點名冊上空了三天的名字,最後也只是嘆了口氣就合上了。
「嘁。」商潔說,「有啥好吃的飯店,推薦一個,我還沒吃飯呢,餓死了要。」
「你……」何麗真看著她,說,「你還去過那裡么?」
「嗯。」
「不用看。」商潔說,「我跟你打一萬個保票,他肯定沒聽。」
因為何麗真非常喜歡這個難得愛學習的孩子,所以讓他做了她的課代表。
商潔笑了一聲,說:「他聽了么?」
「你倒是吃啊,不餓?」商潔問。
「誰?哪個人是你學生?」
何麗真說:「他今年二十歲了,休過學,還留過級。」
可萬昆沒有回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