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十八章

「看見怎麼了!」彭倩有點喝醉了,「誰說老師就不能哭了。」
吳岳明點頭,「行啊。」
何麗真有點愣神,說:「說、說什麼?」
「你都醉了。」
李瑩被他笑紅了臉,「今天我生日啊,你說什麼祝酒詞。」
吳岳明說:「問你話呢,玩點啥啊,發什麼呆呢。」
「灑了我再給你倒嘛。」
「真是服了。」彭倩說,「下午大家打得熱火朝天,晚上就來吃飯慶祝生日。哪來的這麼多精力。」
可能是剛才何麗真的出現,隔板後面沒有剛剛那麼吵了,何麗真一時還有點不適應。她說:「我去讓服務員倒杯茶來,你醒醒酒。」
原來萬昆就坐在隔板後面。
酒倒得差不多了,萬昆要喝,李瑩拉住他胳膊,有點不樂意地說:「沒說祝酒詞呢,急什麼。」
大夥哈哈大笑,李瑩瞪他,「你怎麼知道沒人要!」
因為旁邊那桌的聲音實在太過洪亮,何麗真的呼喚就這麼被淹沒了。眼見彭倩越哭越投入,何麗真站起身,自己到前面拿了幾張餐巾紙回來。
「咱倆?」彭倩把杯子里的酒喝完,說:「咱倆可不行,我不教這班,你——」彭倩放下杯子,看看何麗真,「你教不教一樣。」
何麗真笑了一聲,說:「我還沒窮到這個份上。」
何麗真說:「別太放在心上,很快就過去了,所謂,所謂——。」她想了想詞,說:「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。」
何麗真有心轉移話題,說:「別管他們了,你點好了么。」
「我說你們女生煩不煩啊。和-圖-書」吳岳明說,「成天這套。」
吳岳明說:「有有有,李大小姐誰都要,快倒酒。」
後面有個男生回頭看,何麗真臉上有點紅,側身站著把彭倩擋住,低聲說:「給學生看笑話么,快擦擦。」
有那邊做對比,何麗真和彭倩這桌就顯得格外的安靜了。不管受多大傷,彭倩先把肚子填飽,她一筷子一筷子地吃,不時還抬頭提點一下何麗真。
「嘖!」彭倩瞪了她一眼,何麗真馬上告饒說:「好好,你喝。」
兩人坐下后,服務員把菜單拿過來,何麗真把菜單遞給彭倩,「你來點吧,想——」
服務員拎上來幾瓶啤酒,何麗真傻眼了。
彭倩神秘一笑,說:「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?」
「那怎麼不吃?」
何麗真沒辦法,搖搖頭說:「沒有。」
「嗯。」
「那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?」
「——萬昆!」吳岳明大聲一喊,何麗真嚇了一跳。
何麗真和彭倩來到學校旁邊的一家燒烤店。這家店老闆是個韓國人,店面不大,但是做東西味道很正宗,生意特別火爆。
萬昆酒杯放下,痞痞地說:「什麼祝酒詞。」
「老師現在在校外啊。」一個男生說。
「過去了……」彭倩說,「我可是想跟他結婚的。」她一句話說了一半,後半句就成了哭腔,眼圈也紅了,眼淚撲撲地就掉下來。
旁邊一個男生說:「幹啥呢,趕緊倒啊。」
忽然有人喊了一聲,何麗真身形一頓。
幾個男生都是一愣,吳岳明看了看萬昆,和圖書然後轉過眼,說:「行啦,別抽了,給老師個面子嘛。」
那桌有七八個人,何麗真一眼就看出,這是六班的學生在聚會。
何麗真完全沒有料到這個,呆愣住了。然後在桌子上找餐巾紙想地給他,可是紙剛好都被彭倩用光了。她低頭翻包,面巾紙也沒有了。
何麗真說:「是借酒澆愁愁更愁。」
隔板那邊忽然傳來一陣陣怪叫聲。何麗真語音一停,覺得這聲音聽著有點耳熟。她側過頭,微微直起腰往對面看。
「……啊?」
「……」吳岳明笑了笑,說:「行,你是壽星你最大,你說玩什麼吧。」
李瑩臉又紅了,萬昆笑著踹了那男生一腳,說:「別他媽廢話,踢死你啊。」
萬昆猛地回頭。
他們紛紛把煙掐了,何麗真說:「你們接著吃吧。」說完,她就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她站在萬昆身邊,看他把酒喝完。
「……哦。」隔板那邊傳來萬昆低低的聲音,「你們定吧,玩什麼都行。」
李瑩說:「反正不玩股子。」
何麗真說:「別嘆氣,不是已經過去了。」
萬昆懶懶地一笑,說:「祝你老了一歲。」
「噗。」吳岳明在一邊嗑瓜子,笑噴了。「你別逗啊,你知道你昆哥什麼酒量么,還能喝么,趕緊倒上!一點眼力價沒有將來誰要你。」
「何老師?」
「吼——!!倒啊倒啊!接著倒啊——!」
「你吃啊,咋不吃,省錢啊?」
何麗真說:「我現在不怎麼餓,你吃你的。」
何麗真覺得這頓飯吃得就像坐過山http://m.hetubook.com車一樣,忽上忽下。
「玩真心話大冒險。」李瑩說。
「走起!」
你一句我一句,李瑩把酒給萬昆倒上,又給自己倒一杯,說:「這杯我陪你喝。」
彭倩一瓶酒下肚,臉上也蒙上了紅暈。她吃得也差不多了,筷子攥在手裡,在燒烤架上亂捅,捅幾下就嘆口氣。
「麗真?何麗真!」
「你說,要是現在胡老師也在這吃飯,場面會不會很精彩。」
「是啊。」吳岳明說,「何老師也在這吃飯啊?」
「你點了酒?」
何麗真點點頭。
隔板那邊,萬昆一杯酒下肚,周圍人都鼓掌,讓李瑩再倒。
「服務員。」何麗真抬頭叫了一聲,五米開外的服務員靠在前台上玩手機,完全沒有聽到。何麗真稍稍提高嗓音:「服務員——!」
彭倩走出校門,大吼一聲:「吃肉!」
何麗真和彭倩進去后,店裡已經快坐滿了。不過好在她們只有兩個人,挑了個空就坐下了。位置有點擠,右邊是其他客人,左邊緊挨著一個一米多高的擋板。
放學以後,何麗真為了安撫彭倩失戀的低落情緒,請客吃飯。
「討厭。」李瑩抬手,捶萬昆的胳膊,雙頰綻開兩朵花,一臉嬌嗔。萬昆皺皺眉,把酒杯拿開,「別鬧,灑了啊。」
一個男生提議說:「那就走個股子?」
何麗真說:「沒有胡老師,這還有我們呢。我們倆也是老師啊。」
何麗真把頭轉回來,彭倩也注意到了,小聲說:「六班的?」
「別去!」彭倩給何麗真拉住,說:「和-圖-書還有兩瓶呢,喝完再說。」
「……」彭倩無語地看著她,說:「你就這麼安慰我。」
他們那桌吃得已經差不多了,堆了滿桌子空盤子,幾個男生酒足飯飽,坐在凳子上抽煙。
李瑩轉頭和另外兩個女生討論了一下,然後偷偷看了一眼萬昆,萬昆從剛才起就一直靠在背後的隔板上,一句話沒有說。
「校——」
「好了。」彭倩把菜單給服務員,服務員下去后,彭倩就在座位里唉聲嘆氣。
萬昆似乎手裡拿著酒杯,旁邊有個女生,在給他倒酒,在旁邊怪叫著起鬨的是吳岳明。那女生叫李瑩,是下午體育課給萬昆送水的人。
「你說,有沒有男朋友?」彭倩像是在一個問題上較真到底了。
「嗯。」
一個人背對著她站著,是萬昆。
「裝的。」彭倩說,「沒醉!」
何麗真看著,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:「別抽煙。」
「點了啊,借酒澆愁你都不知道,虧你還是語文老師。」
彭倩一抽一抽地擤鼻涕,說:「何麗真,你有男朋友沒?」
彭倩不滿地敲敲桌子,說:「快說啊,我都要等睡著了。」
「別抽了。」坐在裏面的萬昆忽然開口了。其他人沒有反應過來,萬昆一抬手,把旁邊一個男生嘴裏的煙拿下來,按在桌子上。
彭倩說:「就問問嘛,聊天啊,要不說啥。」
何麗真:「……」
「沒有!」彭倩說,「快說,喜歡什麼樣的,知道什麼叫女人之間的聊天么,快交代!」
剛巧萬昆一桌玩了個什麼遊戲,吳岳明輸得熱火朝天,在那嚎叫。m.hetubook.com彭倩扭頭看了一下,然後轉頭對何麗真小聲說:「真能喊。」
「那我可不管你了啊。」
吳岳明說:「那你們要玩什麼?」
李瑩臉上紅撲撲的,好像故作姿態地為難,對萬昆說:「你還行不?還能喝么。」
何麗真:「……」
何麗真把拿來的餐巾紙遞給彭倩,小聲說:「別哭了,學生都看見了。」
何麗真一愣,說:「問這個幹嗎?」
何麗真說:「我很有誠意啊。」
「不要啊。」李瑩和身邊兩個女生一起反對,「你們玩這個我們怎麼辦啊,好無聊啊。」
「喲。」
幾圈酒喝下來,桌上的氣氛越來越熱。
「倒倒倒!」
「好。」
「喲。」有男生起鬨,「就陪喝啊,不陪點別的?」
何麗真看了他一眼,然後對一桌學生說:「聚餐呢?」
李瑩是個很漂亮的女生,不過也不怎麼愛學習,整個一小太妹,附近的學校里也很出名,不少人追。奈何佳人心有所屬,一門心思盯緊萬昆,萬昆只要來學校,走哪都想跟著,恨不得長在他身上。今天是她的生日,李瑩穿得性感火辣,畫著濃妝,假睫毛刷得又濃又密。
「……」何麗真點點頭,說,「吃燒烤?」
「校外怎麼了。」何麗真說,「校外你們就不是學生了?」
「你想吃什麼?」何麗真問。
「你玩不玩?不玩你自己走,我們玩。」李瑩白了吳岳明一眼,「還不樂意帶你呢。」
萬昆手裡拿著個打火機,頭輕輕靠在擋板上。打火機在手裡一圈一圈地轉著。
「……」何麗真說,「你真的醉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