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十章

萬昆不想再說,轉身要走。
王凱點了一根煙,斜眼看著他,萬昆看著虛無的一處,眼眶不知是被打的,還是因為想起什麼事情,有點淡淡的紅。
「少來這套。」吳岳明說,「你到底因為啥。」
吳岳明指著萬昆,說:「萬昆你就他媽一混蛋,我倒要看看你還不上錢的時候上哪求人去,以後有你後悔的!」
萬昆抬眼看他,吳岳明說:「你他媽上個月一屁股爛事,房租都是我墊的,這麼掙錢的工作你就這麼辭了,到時候又沒錢,上街搶啊?」
「到底怎麼回事!?」吳岳明也怒了,口氣變差,「你他媽說走就走,我小舅面子往哪放?」
吳岳明摔門走掉。
「你要去哪住?」
「什麼?」
萬昆沒回頭,「什麼幹啥。」
「我說,」萬昆歪著頭看著王凱,「你這店缺我沒法幹了?」
「別跟我放屁!」王凱顯然不信,「這人就這樣,白眼狼一個,媽的有了好處就忘了娘,要不是你來這,那這些活哪有你的份兒?」
這支煙抽得格外快,王凱把煙頭掐滅在煙灰缸里,萬昆問他:「你還打不打,不打我要走了。」
口袋裡裝著一摞衣服,也沒洗也沒疊,團成一團塞進去。王凱抬頭看他一眼,面色不善地說:「先幹活行不,沒看這邊忙著?」
萬昆看著他,說:「王哥,當初這活是我們拜託你才拿到的,我很感謝你。」
「說不幹就不幹了?」
屋裡靜悄悄的。
萬昆放下袋子,手插回衣兜,說:「東西放這,這個月的工資不用給,hetubook.com我走了。」
其實也不是靜,一個夜店,雖然是裏面的屋子,但也靜不到哪裡去。
王凱一愣,總覺得這聲音裡帶著一絲哽咽,他轉過頭看萬昆,萬昆低著頭,看著地面。
王凱認真地說:「我最後問你一遍,真不幹了?我告訴你你要反悔我不可能再要你。」
「操。」吳岳明也氣極了,「那行,你就這麼折騰,欠我的錢趕緊還!這個月房租你別想讓我墊!」
「沒有。」
王凱冷哼一聲。
難得的是他能一邊忍著,一邊抬起頭來。
王凱一拳揮上去,萬昆不躲不閃,被他打了個正著,王凱混社會的,下手還能輕了?萬昆臉頰瞬間就紅腫了。
萬昆看著王凱,說:「沒人包我,我也沒有找下家,我就是辭職了。」
萬昆沒說話,背著個破布包,站在那任他罵。
「房租我明天還你。」
王凱在心裏哼笑一聲。
萬昆雙肘支在窗台上,咯咯地笑出來,覺得這風吹得都比從前輕快。
「操你媽的,給臉不要臉!」
王凱說:「什麼意思?」
萬昆輕掐著腰,左右環顧了一下,最後嘆了口氣。
「但現在不行了。」
王凱點點頭,「滾吧。」
王凱比萬昆矮半頭,但他體格很壯,今年三十幾歲,是銹季的資深員工。王凱眯著眼睛看著萬昆,說:「說不幹就不幹,你他媽以為這是什麼地方?」
萬昆看著王凱,王凱又說:「如果你覺得自己做這個抬不起頭,那你就錯了。那句話怎麼說,大丈夫能屈能和*圖*書伸,我告訴你,這家店老闆以前也是干你這個出來的,現在怎麼了,照樣娶老婆生孩子,道上也有號,誰敢說閑話,錢大把大把的花。你要是鑽這個牛角尖,那可就沒意思了。」
萬昆說:「我要回楊城,晚了沒車了。」
「你找什麼新工作了?」
「嗯。」
萬昆靜了一下,好像在回憶什麼,然後自嘲地笑了一聲,抬起頭,「好像也啥都沒有。」
「我總覺得,要再這麼幹下去,就真的什麼都沒了。」
王凱聽到他說不幹了的時候,一點都沒當真,忙著手裡的事,說:「先幹活好吧。」
「因為我他媽看走眼。」王凱又罵了一句,腳踩在旁邊的沙發座上,「當初吳岳明他小舅來找我,我本來不想要你們,但知道你的情況后我改了注意。」王凱抽著煙,煙有點熏眼睛,「你爹媽都好賭,早年欠了三十幾萬,債主逼得急的時候他們賣血賣肉什麼沒幹?我還知道你媽賣了幾次就染上病死了。」
王凱拿煙指著他,說:「今天換第二個人說要走,我一句廢話都不帶有,知道為啥我偏揍你不?」
「怎樣?」王凱說,「要走可以,把一萬塊錢留下。」
「不幹了。」
「我知道你家情況。」王凱轉過身,坐到桌子邊上,伸手把煙灰缸拿過來,彈了彈煙,「吳岳明跟我提過。」
王凱看他,「你趕死啊這麼急。」
「就是不做了。」
「沒有就他媽給我在這老實幹活。」
「沒槍,就算了。」
他轉身開門,王凱這才叫住他,「回來!」http://www.hetubook.com
「我操你個——」王凱從桌子上撿起一個瓶子,朝萬昆砸過去,萬昆本能地歪過頭,瓶子砸在門上,彈回來,磕在萬昆眼角。
「你媽死了三年了。」王凱說,「你都沒有扔了那地方自己出去闖,每個月打工幫你爹還錢。我覺得你像個男人。」
萬昆說:「不做了。」
王凱說:「找到新地方了?」
萬昆看著王凱的眼睛,忽然笑了一聲。
「操!你犯什麼病啊。」
萬昆語氣不變,接著說:「以前我窮怕了,做夢都想混出來,覺得只要有錢讓我做什麼都行,不瞞你說,有一陣我都想搶銀行了。」
「不做了?」王凱像是聽到什麼搞笑的話題一樣,「幹啥不做了。」
他辭職得太快,以至於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。
萬昆趕人,「還有事沒,我還沒收拾完呢。」
萬昆一下子站起來,站在吳岳明面前,「老子不想幹了,哪那麼多為什麼?」
萬昆說:「你手底下是一個拿得出手的都沒有么?」
萬昆說:「沒有。」
萬昆抬起頭,看著王凱,「這事是我不地道,你生氣應該,但錢我不會給你,你要覺得心裏堵得慌,就揍我一頓,我絕對不還手。」
其實吳岳明說的都對,他剛給姥姥家打了四千塊錢,加上換吳岳明的,現在渾身上下剩下不到五千塊錢。
「但我真的不能做下去了。」
很多人說萬昆脾氣暴,其實他們只看了個表面,真正了解他,就會知道他有多能忍。不過也對,王凱心想,短短二十年,再苦的日子也http://www•hetubook•com過了,再毒的話也聽了,還有什麼不能忍的。
王凱放下煙,他很矛盾,他現在是真的想留下他,他覺得萬昆是個能幹事的人。
萬昆搖頭。
「如果只是我,做也就做了。」萬昆忽然開口。
「媽了個逼,你小子跟小小年紀,跟天借的膽子?」
「然後呢?」
萬昆還是沒說話。
萬昆辭職的消息第二天吳岳明才得知,急得他直接曠了一天班跑回來,他回來的時候萬昆正在收拾屋子。
「不用你墊。」萬昆說,「我明天就搬走。」
這回吳岳明是真的愣了,他這時才反應過來看周圍,萬昆行李少,就幾件衣服,一床被褥,連個行李箱都沒有,打包了一個大袋子,放在床邊。
王凱吐出一口煙,在白蒙蒙的煙霧裡看著這個男孩。
萬昆轉頭,王凱說:「幹啥這是?」
萬昆說:「不想做了。」
「我真的不做了。」萬昆把一個口袋放到辦公桌上,桌子跟之前一樣,堆著萬年不變的A4紙,污跡斑斑。
萬昆懶得回答,坐在床上任他發瘋。
王凱聽他說沒有,冷笑一聲,風涼地說:「哎呦,是不是幹了一次嘗到甜頭了啊。」他抱著手臂,一手指著萬昆,說:「是誰說要包你了怎麼的?我告訴你,你要信這個就是個傻逼,到時候讓人一腳踹了不知道上哪哭去。」
王凱一邊說,一邊看著萬昆的反應。話說到這個份上,萬昆都沒有表現出什麼。
他不怕,王凱知道,他是真的不怕,就算自己現在出去把全店的保安都叫來,他也不會怕。王凱氣到極致hetubook.com,居然樂出來。
萬昆手頓了一下,說:「不會再回來。」
「沒找。」
王凱說:「要錢你還不幹?」
萬昆辭掉了工作。
萬昆說:「那你要怎樣?」
萬昆神色淡淡,低著聲音,說:「我媽死的時候,跟我說要我照顧好我爸。我也想走,但是現在不行。我跟他說,等我把錢還完,就跟他沒關係了。」
吳岳明推門而入,「你幹啥啊?」
他不躲,王凱心裏也詫異了一下,這麼一個詫異,就沒有揮第二拳。
王凱緩緩地說:「不然,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啥?」
這還真是彈盡糧絕進退唯谷。
萬昆說:「幫我說句對不起。」
萬昆抽了根煙,說:「我聯繫了一個地方,你不用管。」
回想起何麗真,萬昆不自覺地咬了咬嘴裏的煙頭,軟軟的口感滾動在牙齒之間,他看著地上擺著的兩個包裹,忽然覺得自己這情況有點搞笑,叼著煙樂了樂,走到窗戶邊推開窗,沖外吹了一口氣,結果外面風大,又把煙吹了他一臉。
房子都退了,那就真的是下定決心了。吳岳明有點懵,他不知道萬昆怎麼突然之間就這樣了,「媽的……」他低聲罵了一句,「他媽剛掙了一萬多塊錢,你就辭職,神經病吧你。」
哦,不對,還有三千塊錢是欠何麗真的。
吳岳明說:「不行。」
「我告訴你你要走就別想再回來!」王凱說。
王凱嗤笑一聲,接著抽煙。
「你到底因為什麼?!」
萬昆閉了一下眼睛,隨後就聽見身後的動靜,王凱拉著他的后脖領往後拽,萬昆揚開胳膊,跟王凱面對面站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