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十一章

「都行。」
「怎麼稱呼?」
不得不承認,到底是比自己多活十年。
萬昆第一天干,連工作服都沒有,就穿著自己的衣服一袋一袋卸水泥。
孫濱跟來人說:「張工,這小伙新來的。」
「小夥子能不能吃苦啊。」張建設開玩笑地問。
張工有個非常符合工作性質的名字,叫張建設,萬昆知道的時候差點沒樂出聲來,孫濱跟張建設簡單交涉了一下,然後就走了,張建設把萬昆領到辦公室。
「對……我家。」
楊建設嘴裏的那個「基層人才」,其實就是工地小工,搬水泥,卸沙子,總之哪個累上哪個。
工地上背水泥的小工每天七點上班,晚上八點下班,一天工作時間十一小時左右,工資按天算,一天大概九十多塊錢。
坐著無事,萬昆掏出手機看,沒一會楊剛也搬完了,在空地上蒙圈了似的轉了幾圈,到處望,萬昆沖他吼一聲,「哎——!」
「想找啥工作?」
「好傢夥。」孫濱感慨地一挑眉,「結實啊。」
「我著急,而且缺個住處。」
萬昆一瞪眼,「十八?」
「別去啊。」
萬昆想起剛剛楊建設說的一個詞,「基層人才?」
張建設笑了笑,說:「這麼急啊。」
「孫師傅,哎呦,可累死我了。」
「切。」楊剛說,「誰管啊,能幹活就行了。」
楊剛坐到萬昆身邊,渾身是汗。他看著萬昆手機,說:「在工地要把東西看好,有很多人偷東西的。」
「很少。」工人說:「基本都是外地來的。」
工人說:「你是誰?幹啥的?」
「不太清楚。」和_圖_書
萬昆沒說話,張建設雙肘搭在桌子上,說:「這個,我先跟你說明一下,現在工地里比較缺的是基層人才,你身體素質比較好,要是肯吃苦的話,活多得是。」
「哦。」萬昆低頭看了看,手機看著有點新,因為屏幕剛剛換了一個。
陳路斜眼看他,萬昆說:「你干多久了。」
「十八。」
萬昆歪著脖子一樂,「還行吧。」
萬昆跟楊剛交流得很順暢,兩人勉強算是同齡,萬昆覺得楊剛有點像他學校里那些同學,只不過他成熟得要早很多。
「要培訓么?」
他被領到工地裏面的一間臨時辦公室,帶他的那個人就走了,臨走前讓他先等一等。萬昆在屋裡掃視一圈,不愧是工地辦公室,滿地都是沙子,角落裡放著一盆已經干透了的花。過了挺長時間都沒有人過來,萬昆百無聊賴地晃到屋外,正好一個工人路過,萬昆叫住他,「哎!」
萬昆說:「沒有家。」
工人扭頭看他,萬昆說:「你們負責人在哪?」
工人穿著工地統一的服裝,深灰色的,背上還印著「輝運地產」幾個字,他打量萬昆,然後轉頭朝一個方向望了望,走了幾步,跟同伴大聲喊:「老劉——!張工呢?」
他搬完的時候,楊剛才搬了一半,抽完了一根煙了,楊剛也沒運完一趟,萬昆站起來,拍拍屁股。
萬昆說:「我看外面寫著管吃管住。」
楊剛找到萬昆,小步跑過來,他看到陳路,沖他點點頭,陳路淡淡地回應,萬昆覺得這倆人平日應該沒什麼交流。
「對。」張m.hetubook.com建設說,「因為你是徹底的新人,我也不能馬上讓你正式工作,咱們這雖然沒有實習期,但也得考察一下。不過你放心——」張建設馬上又說,「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干白工,你要行,肯定留,而且我們都是正規開發商,會跟你簽勞動合同,也會交保險,你別的不要多想,好好乾就是了。」
「跟著師傅干就是培訓了。」孫濱拍拍萬昆肩膀,說:「放心,工地上的活都不難學,大師傅都是有經驗的,會讓你慢慢來的。」他手搭在萬昆肩膀上,又捏了兩下。
工地里的工人並不都像楊剛這樣健談,大多都是幹活幹得話都不會說了,楊剛開始的時候也跟萬昆聊一聊,但後來話也漸漸少了,萬昆看得出,他那是累的。
「你好。」
孫濱笑了,這小子實在,他跟萬昆說:「以前也沒幹過吧。」
萬昆淡淡地掃了一眼,從眉毛到脖子,到他那張國字臉,再到粗壯的胳膊。
楊剛咯咯地樂,「對,基層人才。」
張建設坐在辦公椅上看萬昆,「體格不錯啊。」
「別管別人的閑事,自己做完就行了。」
萬昆說:「能。」
萬昆說:「大哥怎麼稱呼。」
「你多大?」
「不清楚就來了?」
「缺錢,沒地方住。」
那這個就是工地負責人了,萬昆沖他點頭,「你好。」
萬昆說:「我來找工作的。」
張建設找來一個工友帶萬昆去住處,住處在工地後方,是一間長板房,萬昆進去后,裏面一串上下鋪。住著一對工人的地方能幹凈到哪去,一開門那股霉臭味就散和*圖*書出來,地上的行李包裹堆得到處都是。
工友把萬昆帶到一個床位,說:「就這吧,離窗戶近的都被挑走了。」
萬昆對工人說:「大哥謝了。」
萬昆本能地想要編瞎話,但是又一想,這種地方可能跟銹季不太一樣,到時候身份證一查怎麼都露餡,就實話實說:「二十。」
「工資的話,要看你做什麼了。」張建設說,「我們這的規定是這樣的,培訓期是不能發工資的。」
「對啊。」工友閃爍其詞,萬昆一樂,說:「假的吧。」
「對啊。」工友給萬昆指了一處,說:「我就睡那。」
萬昆剛剛搬完水泥,手裡都是灰,粗糙的拇指輕輕地抹了抹屏幕,許久,就在楊剛和陳路的注意力都落到別處時,萬昆才淡淡地嗯了一聲,說:
萬昆:「嗯。」
萬昆說:「工地讓招未成年?」
萬昆不清楚他為什麼這麼問,陳路說:「你這麼年輕,模樣也不錯,腦子感覺也夠用,應該有其他活能幹啊。」
「對。」張建設說:「就是管吃住的。」
「是啊。」
萬昆說:「外面不是寫著正規化管理么。」
「想干哪方面的活。」
「那行吧。」張建設說,「有很快能上手的,而且我覺得你身體好,應該不成問題。我先找人帶你熟悉一下,你先干兩天,看看行不行。」
因為定時定量,所以也不用自己費力多搬,多搬也沒錢,萬昆一次一次地把十幾袋水泥從工地扛到樓上,然後下來在一邊空地里坐著歇著。
那個叫老劉的人離了二十幾米遠回話:「在裏面!怎麼了?」
「那你也信http://m.hetubook.com?」楊剛一副過來人的樣子,說:「都是蒙你們這些新人的,哎其實也不算蒙,這行就這樣,你干久了就知道了。」
萬昆說:「你們都不是本地人么?」
工人點點頭,又問:「本地人?」
「先干?」
輝運地產項目從去年年底開始投入建設,目前正是缺人的時候,工地門口靠著一塊大牌子,上面明確地寫出——招工,包吃包住,免費培訓,正規化管理,絕不拖欠工資。
萬昆轉過頭,看見一個工人坐在離他不遠地地方,也在抽煙。他看起來就明顯成熟很多,三十左右,看萬昆看他,也不在意,說:「自己運自己的,你伸手,以後讓你幫忙的就多了。」
陳路點點頭。
倆人一邊聊一邊往工地走,這個在萬昆眼裡白斬雞一樣的未成年有個不太適合自己的名字,叫楊剛,老家在南方一個小縣城,來這邊打工已經快一年了。
萬昆不太在意這些,把兜子放床上,工友看他不說話,以為他不太滿意,又說:「其實離窗戶遠更好,別看夏天省事,涼快,等到冬天就有受的了,現在已經秋天了,你看這屋裡溫度。」工友說,「睡裏面能暖和點。」
「沒。」
輝運地產項目是楊城無數建築工地里不太起眼的一個。
「嗯。」萬昆轉頭看他,這個工友個子矮,年紀好像也不大,他問:「你也在這住?」
「你在這都幹啥?」萬昆問。
萬昆走過去,說:「你好啊。」
楊剛看著手機屏幕,說:「這是啥,金魚?這哪兒啊,你家?」
萬昆和孫濱同時看過去,一個人跑過來,中年男子http://m•hetubook.com,個頭不高,微胖,還帶著個眼鏡。他跑過來,滿頭是汗。
工友被拆穿,也不辯解了,「嗯,剛過十七。」
萬昆打量他,他對這人有點印象,他是第一個搬完的,比他還快。
萬昆叫了聲:「陳哥。」
「嗯。」
「我也是臨時工,剛來的。」陳路對萬昆說,「你怎麼會來工地?」
「等一下,我去叫人!」
萬昆會說話,孫濱看起來對這個大小夥子印象也不錯,正好管事的還沒來,就跟他閑扯了幾句。
「陳路。」
「這有個找工作的!」
工人看他,說:「我叫孫濱。」
「那你十六歲就幹了?」
萬昆一皺眉,說:「有沒有直接能做的。」
楊剛說:「跟你差不多。」
都說女人看女人,就是在權衡敵我實力,其實男人也一樣,而且有時候男人更神奇。女人大多是看臉,男人則是上下都看。
男人點點頭,「你好,你新來的?」
「本地人怎麼沒地方住,家呢?」
「孫大哥。」
「那估計會讓你打個小工。」孫濱說,「正好有幾個師傅手下都缺人。」
「孫師傅!」
「哎呦。」工人感慨說,「本地人咋來工地打工。」
工人轉頭看他,閑聊說:「小夥子多大?」
至於是不是正規化管理,萬昆不知道,但他選了這麼個地方,就是看中了它包吃包住的那一項,而且這個工地離他的學校,只有兩站地的路程。
「嗯,第一天。」
楊城勉強算得上是一個新興城市,就像一片肥沃的土地,正處在開發白熱化的階段,幾乎每天都有新工程啟動,烏煙瘴氣,到處都是施工的聲音。
「工資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