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十二章

但是不管誰說什麼好話,如果事情這麼僵持下去,那最後的結果肯定也只有開除這一種。
何麗真手一頓,萬昆又說:「我知道你在生氣,為什麼還管我。」
「萬昆。」
當時已經九點半了,因為是老院子,也沒有燈,家家戶戶都門窗緊閉,為了躲避接下來的風雨。何麗真硬著頭皮緩緩走過去。
他從地上站起來,拍了拍衣服。
何麗真說:「今天。」
撲通一聲,重物落地。
「你不能再氣胡老師了。」
學校又開了一次會,雖說是開會,其實就四五個人,包括胡飛劉穎和教務處的兩個男老師,還有蔣主任,何麗真並沒有被邀請參加,她旁敲側擊地打聽了一下內容,五個人里,蔣主任和教務處的兩個男老師是力主開除的,劉穎不建議直接開除,女老師到底容易心軟,劉穎一直跟蔣主任說再給一次機會。
外面的風呼呼地吹,何麗真把門打開,被風迷得閉了一下眼睛。
萬昆醒來的時候已經五點半,天都蒙蒙亮。何麗真也幾乎一夜沒睡,趴在桌子上,萬昆一有動靜,她就醒了。
門關上后,何麗真從屋裡出來,透過窗戶看向外面,萬昆雙手插著兜,在門口跟晨練回來的張嬸錯身而過。
他的襯衫在風裡鼓了起來,裏面什麼都沒穿,現在已經秋天了。
何麗真又說了一遍,「錢不用你還了,但是你要去學校一次,見胡老師。不管你是要休學還是要退學,都得跟胡老師好好談一談。」
「萬昆,你不要覺得整個世界都是圍著你轉的。」
m.hetubook.com何麗真看著草紙上紅色的墨水印記,心想。
自己也算仁至義盡了吧。
萬昆慢慢蹭著,進到何麗真屋子裡,他覺得很暖。其實屋裡也沒空調,也沒暖氣,任何取暖設施都沒有,可萬昆就是覺得很暖和。
外面的天還沒有亮透,就那麼一絲陽光,把漆黑的夜慢慢暈染成青色的天,外面的樹在晨露中散發著一股冷冷的香味,跟風和泥土混雜在一起,吹得萬昆一身汗都散盡了。
就這麼抻下去,等何麗真再回頭的時候,萬昆已經睡著了。
萬昆胸口起起伏伏,最後卻也沒敢再摔門。
萬昆坐在沙發上,他不時地低頭看一眼手機,每次都告訴自己再過十分鐘就走,再過十分鐘就走,可一下子半個多小時過去了,他還是不想動。
何麗真嘆了口氣,拉上窗帘,轉身將那張毛毯疊好,收回柜子里。
何麗真脖子很痛,聲音有點沙啞,說:「你醒了?」
萬昆沒回答,牙齒在嘴裏卻不老實,緊張般地咬咬這,咬咬那。
彭倩對此的解釋是——帶的時間太長了。
「你休息一下吧,雨應該很快就停了。」
萬昆咬了咬牙。
萬昆忽然轉過頭,何麗真已經回去了。
萬昆慢慢轉過身,說:「今天不行,能改一天么。」
萬昆吼完一句,醒過來,頭也低下了。
何麗真記得那裡是一長串的石台,大概半米高,用來圍住樹叢,從這個衣服的角度,這個人應該是躺在上面的。
萬昆手一停,轉過頭就是一句:「你他媽和-圖-書想嚇死我!」
萬昆背對著她,何麗真說:「你什麼時候去學校。」
是何麗真那嗓子給他弄醒的,尾巴骨差點摔折。
何麗真坐在桌子前面看書,萬昆坐在沙發上看她。
她回頭,萬昆就拎著那條毯子站在他身後。
「好好跟他說清狀況。」
萬昆滿腦子都是何麗真,對這老太太壓根沒注意,張嬸卻在萬昆走過去后馬上回頭看,等萬昆走出院子了她還在跟出去一段。
「嗯。」
先步入視線的是一個寬厚的後背,那人捂著自己的屁股,好像是從石頭上翻下去了。
何麗真覺得自己被坑了,她深切地懷疑萬林到底有沒有把她的話告訴萬昆,或者有沒有說全,是不是只說明不用還錢,沒提醒他要來學校。
何麗真想到一個可能,慢慢走過去。
「你是來還錢的?」何麗真看著他的背影,忽然說。
何麗真的腦海里瞬間浮現的就是以前看的殭屍片,嚇得她捏緊雙手,嗷地一嗓子。
萬昆出現了。
都說女人狠起來像刀,說的真對。還不是一般的刀,都是分幾次插下來,慢慢的,扎在一個位置,一次比一次疼。
萬昆忽然化身三好學生,何麗真萬分不適應。她思索了片刻,說:「你……你是不是缺錢了?」
而且……何麗真心想,才幾天沒有見到,萬昆好像瘦了一點。
何麗真終於覺得有問題。
何麗真說:「進屋吧,雨下大了。」
但不是出現在學校。
何麗真也靜了,她不知道要說些什麼。
何麗真摟著胳膊往後退,然後就聽見一聲和圖書悶悶的——
何麗真看著萬昆,他身上的泥沙和污漬,看著都很不正常,他看起來是那麼的疲憊。
萬昆太累了。他在工地正式留了下來,除了搬水泥以外,他還跟張濱學做扎鋼筋,兩份工一起打,一天下來,饒是萬昆鐵打的也受不了了。
何麗真不是不知道他在看著她,可她並沒有表示什麼,從前的那些訓斥話和玩笑話,此時都說不出口了。
萬昆在心裏淡淡地笑了一聲,整個世界?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什麼會是圍著他轉的。萬昆深吸一口氣,覺得汗散盡了,身子就冷起來了。
距離三步遠的時候,白色衣服忽然動了一下。
「錢不用還了。」何麗真說,「你爸爸有沒有通知你,要到學校來。」
何麗真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他看著地面,覺得這個頭不管怎樣都抬不起來。
門打開,外面的空氣因為昨夜的一場雨分外清新,涼涼的氣息讓何麗真精神了一些。
萬昆點頭,「我知道了。」
「你別看平時孩子熊,你恨不得咬死他,真到要扔了的時候,也會有點捨不得的。」
「你還是願意管我的對不對?」
他躺在沙發裏面,還有微微的鼾聲。
風掩蓋住她的腳步聲,何麗真悄悄地走過去,發現那白色是衣服角。在樹叢轉角的地方,露出來的衣服角。
讓何麗真有點意外的是,似乎胡飛也在會議上給萬昆說了幾句好話,當然了,綜合起來還是罵他的話居多,但是意外就意外在那零星的幾句求情上。
萬昆比何麗真清醒一些,他把毯子放到沙發hetubook.com上,就要推門離開。
「……」
那日天氣有點悶,何麗真在學校加了一會班,回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。她照常地換上便服,洗衣做飯,因為洗手台就在窗戶正下方,她洗盤子的時候偶爾抬頭看向窗外,天色灰暗,她幾次抬頭后,終於感覺到有點不對勁。
何麗真抱著手臂,沒有說話。
何麗真說:「萬昆。」
何麗真終於回話了,她轉過頭,看著站在門口的少年。
小廳里開著燈,燈光下萬昆的樣子好像更加落魄,臉上也髒兮兮的。何麗真忍不住問了一句:「你幹什麼了,弄成這樣?」
沉默漫無邊際,比風還勁。
萬昆都沒敢回頭看,低聲說:「錢我下次給你,學校我抽空會去一次的。」
萬昆覺得自己該走,以他從前的性質,他不會接受一絲一毫來自女人的難堪,可這次他留下來了。
回來的時候就一路瞄著何麗真的窗戶。
何麗真批閱手中試卷,偶爾愣神,鋼筆幹了,就輕輕甩幾下,在旁邊空白的草紙上划幾道。
主要是他剛才還沒回過神。他今天在工地幹完活,不知道為啥忽然就想起何麗真,一開始想就收不住了,就文藝一把,來做塊望妻石,但明顯風格不對路,他在門口待了一會就覺得累了,幹了一天體力活,萬昆實在沒忍住,就趴在路邊睡著了。
「走吧。」何麗真站起來,抱著書進屋。
「不會的。」
萬昆馬上說:「沒有。」
幾天後,事情出現了奇怪的轉折。
快要下雨了。
「你想讓我什麼時候去。」
出聲了就好說了,www.hetubook.com而且這麼接地氣的詞應該不是殭屍會說出來的,何麗真緊張的情緒稍稍緩和,等她冷靜下來后,就發覺剛剛那一聲怎麼那麼熟悉。
「……我操。」
何麗真家門口是一個小樹叢,上面掛著晾衣繩,何麗真自己衣服少,晾衣繩就被隔壁張嬸常年佔用,現在晾衣繩上掛著他們家的床單,因為風大,床單被吹得來回翻滾。
何麗真並沒有開口讓萬昆進屋避雨,萬昆意識到,心裏酸得要命,可他又不想表現出什麼,轉過身,說:「我走了,你回屋吧。」
從星期一開始,何麗真就在等萬昆,結果一周快過去一半了,萬昆也沒有來過。
萬昆有點後悔了,剛剛沒頭沒腦地就罵了一句。
何麗真就站在夜色里看著他,萬昆看上去有點奇怪。雖然他沒什麼錢,但是畢竟年紀輕,加上性格比較張揚,平日也愛打扮,今天卻穿得像街頭要飯的一樣,一件白色八分袖穿得都變色了,上面都是灰塵印記,露出來的小臂和手上也髒得很。
何麗真幾次想叫醒他,最後都沒有開口,從屋裡拿了張毯子,蓋在萬昆身上。
樹叢邊上似乎模模糊糊地有個白色的影子,何麗真開始時覺得是貓,並沒有在意。可等她洗完盤子,又洗完了碗以後,那白色影子一動都沒動,這要是貓那就是死貓了。
「你是不是在怨我。」萬昆低啞地問。
雨點落下來,萬昆看起來更狼狽了。
他還是不肯看何麗真的眼睛,何麗真也轉過頭,收拾了一下桌面,說:「其實都是你自己的事情,你願意上心就上心,不願意沒人逼你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