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十三章

「我跟你說,給咱們做飯的那家,是吳工的人,咱們的飯他們動過手腳的。」
萬昆看著他,淡淡地說:「誰知道裏面都有些什麼人,真要撕開了——」他拿煙的手在工地的方向轉了一個小圈,「想在這弄個什麼事故,對他們來說太簡單了。」
萬昆看著他,「休息時間不是還沒結束嗎!?」
「沒。」
「怎麼地,看你媽看?」
他拍拍屁股站起來。
萬昆頓了三秒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說:「你專心做事,沒人會找你麻煩的。你不用來找我,我不可能回去了。」說完,他不等吳岳明再說什麼,直接回去。
楊剛嘴裏的這個吳工,叫吳立權,跟張建設一樣,是工地的包工頭。在這樣一塊工地里,還有兩個像他們這種的小工頭,楊剛跟萬昆說,農民工大多都是結伴的,由一個小工頭帶著,到處找活,一般外人是插不進去的,如果不是工地實在缺人,可能連臨時工都不好進來。
他最先是從飯里領悟的。
萬昆說:「什麼意思?」
萬昆沒說話,陳路看了他一會,重新低頭扒飯。
萬昆幹了沒幾天就體會到了。
「承包飯的跟吳工他們是一起的,別人不知道,我是偷聽到的,他們把本來的肉菜減少,然後拿出去單賣,但他們自己的就沒變。要不你哪天吃飯去他們那邊看看,量跟咱們都不一樣的。」
「那你他媽別影響別人啊!」
吳岳明還真把在銹季工作的那套衣服穿出來了,三件套,本來衣服質量就一般,穿在工地這種地方,看起來更加不倫不和*圖*書類。吳岳明擰著眉打量萬昆,最後好像忍不住了一樣,一臉晦氣地轉過頭,罵了一句:「操!」
萬昆說:「現在不行。」
「我影響誰了。」
低俗,世故。
萬昆從自己褲兜里掏出煙,點著。
楊剛本來打算把萬昆拉到統一戰線上,結果萬昆不理會,只得心懷不滿地離開。
萬昆說:「寫名了?」說著,他還把盒飯拿起來來回看了看,「沒有啊。」
「他怎麼知道我在這的。」
萬昆面無表情地看著他,「找我有事么。」
「找我有事么。」
於是每天工地的工人捧著盒飯吃,對面就是老闆的小車,擺開一排加餐,那香味就不用提了,帶來的菜基本每天都能賣光。
他把沾上醬料的幾處搓了幾下,然後甩一甩,重新穿上。
楊剛憤憤地說:「本來就是我們的,那誰還能嫌肉多啊?」
楊剛走後,萬昆說: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。」
萬昆沒說話。
有些斤斤計較的私心,也有些義無反顧的決然。
吳岳明轉頭環顧四周,「萬昆你他媽是不是傻逼啊,放著輕鬆錢多的活不幹,來這遭罪?」
而且這盒飯老闆最絕的地方在哪呢,他並不止於每天帶百十來份盒飯來工地,他還帶著各種各樣的配菜,以肉居多,不過這個不白給,得花錢買。
萬昆吐了一口煙,「想看熱鬧?」
萬昆嗯了一聲,那人又說:「平時也去加個餐,買點吃的,別總吃這點東西。」
他抽了兩口,心裏一個想法冒出來,跟陳路說:「你是不是也被他們搞過和_圖_書?」
「放心。」陳路吃得頭都沒抬,說:「你的活我幫你做。」
萬昆眉頭一皺,有人找?
「其實那些菜本來就是我們的。」
萬昆哼笑一聲,「怪不得啊,想讓我幫你出氣啊。」
中午和晚上的伙食工地承包給一家盒飯餐館,每天中午一人一份盒飯,工地幹活累,消耗大,盒飯給的量也算足。
陳路盯著他,萬昆把煙含回嘴裏,說:「等等吧,不是時候。」
萬昆樂了出來,「回來干?幹什麼?」
「哎!」
萬昆隨口一說,旁邊的楊剛覺得腸子都打結了,飯都咽不下去。兩個民工口才不行,對這若有若無的冷嘲熱諷還不出口,打頭的那個一緊鼻子,抬手,把萬昆的盒飯一下子掀了起來。
工地盒飯質量一般,用的米都是碎米,粘性差,這麼一揚,沙子一樣地灑在萬昆的臉上。還有沒吃完的菜,醬汁,通通揚在萬昆的衣服上。
等萬昆吃到一半的時候,來了兩個人。
萬昆抽了口煙,說:「我剛來,你也沒比我早幾天,他們這伙從工程開始就在了,對這比我們熟悉太多了。」
「你到底回不回來干。」
他笑得含糊,笑得懶散。
吳岳明心裏有氣,只從萬昆走了之後,他在銹季也不順。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,他總覺得王凱對他不滿意,大事小事地找他茬。吳岳明知道,王凱雖然沒有明說,但是他的意思就是想讓他把萬昆給勸回來。
萬昆拿著筷子把地上的菜葉子撿到盒裡,拿起來扔到垃圾堆,又走到一邊的水池和*圖*書子,把上衣脫了洗。
吳岳明歪著頭看著萬昆,「怎麼,你也覺得這地方丟人是不。」
「不是!」楊剛抻著脖子,一手指著外面大門的方向,喊道:「有人找你!」
「咋不還手?」
後面的那個人走出來,看著萬昆,說:「平時你好像也一次飯都沒買過吧。」
但只有米飯足,菜很少。
萬昆咯咯一樂,胳膊肘墊在膝蓋上,灰白的煙霧從鼻腔中散出來。
吳岳明大吼一聲:「我!」
萬昆回過頭,看見身後不遠處蹲著個人,陳路捧著盒飯正在吃,他一邊吃一邊抬頭看萬昆。
「好,好……」吳岳明怒火中燒,自言自語起來,「對,這地方好。」
「謝了。」
一邊的楊剛頭抵著,盡量縮成鴕鳥,吃飯都是靜音的。
陳路說:「跟我有啥關係。」
但這個事沒有就這麼結束,因為非常不湊巧的,第二天萬昆的盒飯領錯了。他打開的時候就覺得今天飯菜比較良心,菜量明顯多了不少,楊剛坐在他身邊,奇怪地說:「你今天飯菜這麼多呢?」
陳路沒說話,萬昆看他一眼,發現他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。
他幹活的這個工地標榜包吃包住,其中吃飯這一項很有說道。
「我說了,不會再回去,這地方我待得很好。」
「都不加餐能吃飽么?」
吳岳明沒想到話題這麼快就結束,看萬昆要走,想也沒想就叫住他。
萬昆拿起手機看了看,說:「這都幾點了,趕緊睡覺去。」
萬昆和楊剛一同往外面走,萬昆遠遠地就看出了吳岳明。
陳路啐了一m•hetubook.com口,「滾蛋。」
萬昆給楊剛使了個眼神,楊剛看懂了,先回去,可他也好奇,走幾步就回個頭看。
萬昆過去,「你怎麼來這了?」
萬昆說:「你看不出來?」
「不知道,就說找萬昆,正好我聽見了。」
你一聽,就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萬昆睜開眼,手上一松,飯盒落在地上,他抬起頭,那兩個工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他。
萬昆皺著眉頭,說:「別磨蹭了行不,娘們一樣。」
萬昆說:「什麼意思。」
「那又咋的。」
「……」
「誰找我。」
「摳。」
萬昆說:「我昨天打你卡里了。」
陳路還沒回答,那邊楊剛已經離得老遠喊他。
萬昆放下筷子,抬眼說:「幹啥?」
陳路又問他:「怎麼不揍他?」
「王凱告訴我的。」
萬昆至始至終,都沒有回頭。
都是一個工地上的,萬昆對這兩個人不算太陌生,但也僅僅只是臉熟的程度。
吳岳明瞪著眼珠子看著他,一字一句地說:「之前墊付的錢還沒還完呢。」
工地沒有統一食堂,萬昆平時喜歡坐在外面的板車旁邊吃飯,吃著吃著,就覺得面前暗下來了。
萬昆轉過頭,吳岳明說:「你他媽還要啊在這干?」
萬昆安靜地坐了一會,然後把地上的飯盒撿起來,兩個工人看出他認慫,微微緊繃的神經也鬆了,吸了一口痰,吐到一邊,結伴走了。
「你真二十歲?」
他氣得手直哆嗦,從兜里掏出手機,也不知道是瞄準什麼地方,啪啪啪地照相,「傻逼,我讓你覺得這地方好。」
萬昆一抖和圖書煙,「隨你怎麼說。」
萬昆閉著眼睛,懶洋洋地說:「你瘦猴似的,喂不飽么。」
陳路沒回答。
陳路筷子一頓,「什麼不行。」
光是這樣也沒什麼,最多能說明賣飯的人比較會做生意,但有一天,楊剛跟萬昆說,事情根本不是這樣。
人作為群居動物一直保有一個特點,就是拉幫結夥,不管在什麼地方,人一多了,總能形成一個小社會。
「幹啥?」這兩人鄉音很重,前面一個一手插在兜里,看著萬昆說:「吃的挺香唄?」
「裝傻是不。」
萬昆停頓片刻,說:「真拿錯就對不起了。」
「你要做的話。」陳路放下盒飯,聲音低沉地說:「算我一個。」
吳岳明也看到他了。
「明天我有事。」萬昆忽然說,「孫師傅那邊我已經說好了,但是……」
「看啥?」
萬昆抖抖衣服,覺得肚皮涼涼的,他走到陳路身邊,蹲下,斜眼看他,「有煙沒?」
楊剛本來在他旁邊說話,一抬頭,看見那倆工人,瞬間就安靜了。
「還有事么,沒事我先走了。」萬昆說著,轉過身想離開。
「萬昆!」
萬昆拿著筷子,笑笑,說:「我怎麼覺得今天的夠吃了呢。」
萬昆說:「我是來幹活的,不是來打架的。」
萬昆說:「我吃的不多。」
「你說幹啥!」
「你這體格吃的不多?」
吳岳明氣得直瞪眼,「萬昆!」
那天天色已晚,萬昆趴床上準備睡覺,楊剛過來聊天,跟萬昆說:「現在還非讓我們買,真他媽的。」
「慫逼。」
那人指著萬昆的盒飯,「你領錯了知道不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