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十四章

第三十四章

「就是吳岳明給萬昆照了幾張照片。」吳威說,「然後他們就鬧起來了。」
「你自己覺得丟人么。」
「他不應該被開除,他跟從前——」
「……」何麗真說,「蔣主任說給你機會?」
何麗真輕輕地捂住自己的嘴,怔然地看著那個人影。
何麗真被彭倩帶回辦公室,屋裡正好就剩她們兩個,彭倩在轉移上轉了一圈,手裡的圓珠筆晃來晃去,說:「聽說沒。」
彭倩轉過來,說:「不知道你關心學生唄。我知道你一直不想萬昆被開除,其實說實話,我也不想,但是開不開除不是我們說的算的,你這麼冒冒失失,到時候搞不好反效果了。」
萬昆終於慢慢轉過身,這個角度,他只能看見何麗真的頭頂。
你萬昆擋著著遮著那,最後遮羞布拿開,還不是跟其他人一樣。
不服氣總歸還有。
何麗真終究還是搖了搖頭,「沒怎麼。」
他低著頭,頭髮擋在臉前。站在夜色中,他似乎又瘦了一些,可仔細看,又覺得他壯了,只不過依舊彎著腰,站都站不直。
「瞎拍?虧你說的出來啊,你認不出來他?媽的你以前寫情書不是說化了灰都能認出來么。」
她拐到往常必經的那條小巷裡,站在一棵大榕樹下就不再走了。
萬昆不說話,何麗真猶豫了一下,說:「你跟胡老師談過了?」
「哎呀你還真知道。」彭倩掏出手機,說:「他已經來學校了。」
「結果呢。」
說到這,兩邊似乎都要動真格的了,何麗真從人堆里擠過去,一邊說:「別鬧了,你們別鬧,回座位上去,上課了!」
吳威走後,何麗真就在原地站著,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知道彭倩過來給她拍醒。
「好。」
他還穿著那身衣服。
何麗真過電一樣鬆開和_圖_書手,可手卻被萬昆一把抓住了。
她不知道能不能行。
「你是不是也覺得丟人。」
何麗真沒有鬆手,「萬昆。」
何麗真覺得自己的眼眶熱了起來。
「啊,不好意思。」何麗真趕忙把手機還給吳威,「你快點回去。」
「不知道。」
何麗真在樹下等了四十多分鐘,等得腿都泛麻了。
「周曉丹我操你祖宗——!」
何麗真回過神,看見吳威獃獃地看著她,「我的手機……已經上課了。」
萬昆低聲緩道:「你說拉就拉,說松就松,怎麼不問問我。」
手機里的照片其實大家都看見了,萬昆那麼扎眼的人物,真心容易辨認,班裡的人心思各異,有驚訝的,也有鄙夷的,但最多的,還是幸災樂禍。
何麗真為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臉紅了。
不管照片如何,萬昆本人的威懾力還是不小的,周曉丹沒有說什麼,但是目光卻上下打量著萬昆。
周圍幾個男生在笑,李瑩咬牙切齒地大叫一聲,抬腿就踹周曉丹。
她不知道他會不會來。
彭倩停下轉移,說:「剛剛啊,在校門口碰見的,現在應該在校長辦公室吧。」
何麗真恍然想起兩天前的那個晚上,萬昆躺在自己屋外的石階上睡著的樣子。
萬昆隨口說:「可能吧。」
何麗真說:「萬昆。」
有人出來圓場,學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何麗真來到周曉丹面前,說:「你沒事吧,用不用去醫務室?」
何麗真說:「為什麼鬧?」
「對了,我也帶手機了,你要看照片不?」吳威從兜里把手機拿出來,刷了一會,拿給何麗真看。
萬昆捏著書包帶,轉身就要走。
何麗真低下頭,過了一會才說:「你覺得他們會怎麼決定。」
他跟何麗www.hetubook.com•com真距離有點遠,何麗真說:「你去工地打工了。」
萬昆覺得胸口堵得難受。
「老師?何老師?」
周曉丹若無其事地冷哼一聲,低頭玩筆。
「好的好的。」
萬昆和校領導的談話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,然後他回了一次班級,進屋前班級還亂成一團,等他進去后屋裡就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一樣,瞬間就安靜了。
何麗真手指一顫,緩緩看向彭倩,「不知道什麼。」
萬昆雙手插在兜里,轉過頭,淡淡地看向窗外,兜里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攥在一起。
很熱。
周曉丹臉上通紅,不知道是疼的還是丟人丟的,他搖搖頭,「不去。」何麗真說了聲好,回到講台上。
萬昆說:「蔣正宇說看我表現。」
「我想去看看。」
寬曠的工地上,有幾個幹活的工人,離得最近的那個人彎著腰,好像正要扛起地上的一袋水泥。
十幾歲的小孩,就是愛熱鬧,還愛看人落水,尤其是班裡的男生,以前不管真心假意,都一直被萬昆壓著,因為萬昆除了身體條件以外,還有一點比較惹人注意——就是神秘,就像是一個帶著面具的魔鬼一樣。
他的堅持,不會說,也不會放棄。
午休過後,六班的班級群炸開了鍋,吳岳明在自己空間里上傳了一套圖片,文件夾命名為「傻逼」,公開點擊。
何麗真是下午第一節課,走在走廊里稍稍覺得有點困意,剛打了個哈欠就聽見班級裏面有吵鬧的聲音,她走進去,看見教室後面為了一群人,好似在吵些什麼,連她進來了都沒有注意到。
李瑩平時在學校也不老實,典型小太妹,雖然是個女生,但膽子肥得沒邊,自己以往窘事被爆出來,情急之下對著周曉丹的襠口就踢過去,和_圖_書她穿著硬底涼鞋,這一腳下去,周曉丹半條命差點沒踹沒。
現在就好比忽然刮來一陣風,面具被吹下來了,大夥忽然發現魔鬼其實長了一張趙本山的臉,於是恐懼和敬畏都變得可笑了。
「你他媽亂說什麼!」
李瑩氣得臉上通紅,「那照片瞎拍的!」
何麗真看著他,覺得他經歷了好多,可這些經歷恐怕她永遠都不會知道。她只能從每次見到他時感受到的他身上的氣息,猜測他吃的那些苦,做的那些決定。
何麗真低聲說:「你跟我來一趟。」
沉默又蔓延開來。
「呃,剛剛,教室里……」
周圍看熱鬧的哈哈大笑,不知道是笑李瑩,還是周曉丹,或者是這件事本身。
「你知道我要說啥你就點頭。」
小胖墩跟在何麗真身後,一直走到走廊盡頭。何麗真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停下腳步,吳威說:「何老師怎麼了?」
萬昆拍拍衣服,看向最近的周曉丹,低聲問:「看什麼?」
何麗真看著他認真的表情,一時啞然。
這兩句話前後明顯沒有什麼必然聯繫,何麗真慢慢引導他,「照了什麼照片?」
萬昆不回答,他側著頭,安靜地聽她說話。
「嗯?」彭倩說,「跟從前怎麼?」
以往安靜是氣質,現在就是裝逼。
「我讓你別管我,老子丟人是我自己的事。」
過了幾秒鐘,一個人低著頭走出來。萬昆單肩背著一個書包,但是明顯是為了今天來學校做樣子的,書包癟癟的,什麼都沒有。
萬昆低聲嗯了一下。
他守著那一點點的尊嚴,怕你笑,又怕你看輕。
「瘋了啊你,蔣主任也在那,一堆老領導訓學生,你個語文老師湊什麼熱鬧。」
何麗真在他桌子上輕輕敲了一下,吳威抬起頭,「啊,何老師。」www•hetubook.com•com
她知道萬昆力氣比她大很多,所以驚訝於他們拉拉扯扯之間,還真的把萬昆拉了回來。
這一節課她上的有點心不在焉,當然了,底下的學生更加心不在焉,幾乎何麗真每次回頭都能看見一堆人悶著頭在玩手機。
萬昆終於有了點反應,聲音低啞地說:「照片你也看到了?」
何麗真放下書就要走,彭倩連忙叫住她,「你幹啥啊你。」
下課鈴響起,何麗真還沒來得及說下課,學生們又瞬間涌在一起,何麗真乾巴地抿抿嘴,然後走下講台,來到第一排靠窗的位置。
何麗真跑了幾步,拉住他,萬昆避開她的手,「你別管我!」
萬昆徑直走回自己的座位,全班人的目光都跟隨著他。
「不知道?」
「你少逼逼!」李瑩看都不看,一巴掌把周曉丹的手打開,周曉丹手機險些沒握住掉地上,緊著拿好之後又開始損李瑩。
「幹啥呢這是,石化了啊。」
兩人站到榕樹下,何麗真說:「我沒有覺得你丟人,萬昆,你肯換工作,我……」何麗真聲音越來越小,「我很高興。」她想起那一晚,「你上次,為什麼沒有告訴我。」
漫天的灰塵幾乎透過手機屏幕,瀰漫在走廊之中。
「因為萬昆。」
李瑩依舊怒火中燒,自己也覺得有點丟人,但還是抹不開面子。她上學也化妝,眼圈紅棕,頭髮編得繁瑣複雜,用塗滿指油的手指著彎下腰的周曉丹,惡狠狠地說:「輪到你說話了?你他媽再廢話一句信不信老娘今天找人閹了你!」
「嗯。」
何麗真看過去,李瑩站在過道里,瞪著眼睛,正跟對面的周曉丹吵架。周曉丹坐在最後一排,左手邊就是吳岳明和萬昆,平日里沒少受他們脾氣,今天剛好刷手機的時候刷出那幾張照片,像中彩了似和*圖*書的開心。
吳威正在整理筆記。
「那你怎麼還不鬆手。」
以前跟他相處,萬昆很愛說話,感覺像是有扯不完的話題,今天卻安靜成這樣。
巷口一晃而過一個人影,只出現了那麼兩秒鐘,快得說是幻覺都可以。可何麗真卻敏感地喊出來:「萬昆!」
何麗真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了,「什麼時候?」
「在跟胡老師談話呢。」
何麗真點點頭。
這種半推半就簡直就像是情侶鬧彆扭一樣。
何麗真愣愣地站在當場,彭倩又轉了起來,說:「生怕別人不知道怎麼。」
「我瞎說?」周曉丹把手機拿到李瑩面前,「你自己看啊,看你昆哥幹啥呢,切,哎呦可真行,還富二代呢,笑死我了,農民工二代還差不多。」
「不知道。」彭倩實話實說,「不過感覺希望不大了。」
他嚎叫一聲,捂著下面就蹲下了。
何麗真忽然覺得他的身體靠近了,她似乎聽到了一聲輕輕的笑,而後就是耳邊低低的嗓音。
何麗真震驚地抬頭,「什麼?」
「我什麼時候說你丟人了!」
「你急啥,打你臉了是不,上趕著跟個啥似的,你去找他合夥下鄉吧,男耕女織,正好搭配。」
沉默太久,何麗真輕輕地說:「你怎麼不說點什麼。」
晚上放學,何麗真拎著包離開。
旁邊一個老大爺走過去,一臉「傷風敗俗」的表情看著他們,何麗真拉著萬昆回到巷子里。
旁邊走過幾個學生,何麗真停頓了一會,又問:「萬昆怎麼了。」
今天下午,她給萬昆發了一條簡訊。
「啊。」吳威領悟地說,「他們剛剛鬧了一場。」
吳威在文學方面的造詣實在差得令人髮指,考試考不明白,說話也費勁。在何麗真的細緻追問下,吳威講了將近十分鐘,終於在下節課上課前把事情說清楚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