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有生之年

作者:Twentine
有生之年 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
第三十五章

何麗真隨口說:「知道什麼。」
萬昆不自覺地握緊自己的書包帶,跟在何麗真身後。
「坐著吧。」何麗真說,「你接著吃。」
「哦。」
「萬昆!」
萬昆低著頭,沒說話。
「餓么。」
何麗真的心被揉爛了。
「還什麼。」
何麗真覺得這個名有點耳熟,想了想,萬昆馬上補充說:「在楊山路後面,離學校就兩站。」
萬昆說:「想什麼。」
這段路走得很快,何麗真心想,只要把他剛剛的話慢慢地回憶一遍,就已經到頭了。
「他會來么?」
誰讓老天站在我這邊,把你對我那沒有底線的好,通通給我看。
萬昆聽完,扯著嘴角苦笑一聲。
萬昆又化身三歲小孩,跟胡蘿蔔玩的不亦樂乎。
「你說什麼?」
「什麼?」
萬昆這輩子沒對第二個人這麼示弱過,對他而言,所有的苦他都能壓縮成一個小盒,拍拍手,揣進腰包帶著。
人和人之間,總有些事情無法共享。
何麗真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「想吃什麼?」
「最近不行。」萬昆說,「我跟胡飛說了,我姥姥病了,很嚴重,我至少要把手術錢掙來。」
「好吃么?」
他們靜靜地看著彼此,目光都那麼清澈,在白熾燈的照耀下,像亮著光一樣,說不清是誰映著誰。
「三個菜,兩素一肉。」
人與人相處終歸是不平等,總有人會多耍些賴皮,也總有人甘心受著。
萬昆搖頭,「沒怎麼。」
她轉過頭,看見萬昆低頭看她,何麗真說:「還有,你不用想著還我什麼,路是你自己選的,也是你自己走的。你覺得對得起自己就行了http://www.hetubook.com。至於那些話……」何麗真抿抿嘴,說:「你也不用太上心,我沒有很難過。」
何麗真說:「工地吃不飽飯么。」
「你先鬆手。」何麗真話一出口,自己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那聲音又輕又軟,怎麼聽也不像是訓話。
「那你想要我做飯給你帶么?」
「嗯,你不難過。」
萬昆端著盤子,又坐了回去。
何麗真轉過頭,低聲說:「來吧。」
何麗真拿東西的手頓了一下,然後說了聲好,從冰箱里拿出幾個雞蛋。
「……」
「他說讓我叫家長來。」
「可你說的那些,我聽了難受得快要死了一樣。」
何麗真有些意外,趁著倒水的功夫扭頭看他一眼,又說:「你還能被嚇到?」
「對學生而言,老師生氣都嚇人。」何麗真笑了笑,說:「嚇到你了?」
「你怪我是應該的。」萬昆終於鬆開了手,他站在何麗真身後,說:「我會一點一點地還你。」說著,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,說:「我不會讓你輸的。」
萬昆切了一聲,鬆開手,何麗真捂著自己的手腕,說:「你下次能不能別胡鬧。」
「嗯。」
「我知道,我說錯了話。」萬昆低聲說,「我知道……」
何麗真臉紅的速度堪比下開水鍋的大蝦,她說:「萬昆,你別這樣。」
萬昆說:「輝運地產。」
何麗真覺得掌心的米似乎都變得沉重了,她低聲說:「什麼一輩子,你二十歲的年紀,談什麼一輩子。」
筷子落盤,鐵筷子,敲得瓷盤叮叮鈴鈴響,萬昆抬起頭,盯著何麗真背影。
何麗真和-圖-書手裡幹活不停,淡淡地說:「我問你要不要帶飯去工地。」
「沒有。」萬昆說:「工地包飯,盒飯。」
連何麗真聽著都覺得有問題了,更別說萬昆,那短短一句話就像是情人間的俏皮話一樣,萬昆聽得忍不住挑起嘴角,手掌捏了捏。
何麗真轉頭夠放在角落裡的大米,忽然聽到身後有動靜,剛一愣神,人就被抱住了。
萬昆說:「你說像啥就像啥。」
「跟胡老師他們怎麼談的。」
「咳!咳咳……」
何麗真說:「你站著幹什麼?」
何麗真說:「你冷不冷。」
如果不熟悉,真的很難相信他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孩子。他抱著她,站在廚台前,一雙粗壯的手臂,把她整個人都包裹起來了。
「我認錯了。」萬昆很快地抬頭看了何麗真一眼,又把目光垂下。「最後說看我表現。」
「你還怪我對不對。」萬昆的聲音在她的頭頂響起,他每說一句話,都帶著何麗真的後背一起輕輕地顫動,透過皮膚、背脊,那種顫動傳入更深,敲在心臟上一般。
「會。」萬昆靠在沙發上玩胡蘿蔔,全不在意地說:「我有辦法讓他來。」
「對不起……」何麗真雙手握在一起,「我沒想到,不是,我是說那些話不是我想……」
萬昆的筷子停下了,兩秒后,又開始接著戳,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著說:「辭了。」
萬昆個頭高,靠在檯子上,頭一偏就搭在上方的櫥柜上了。他靜靜地說:「如果這輩子還不完,就攢下輩子接著還。」
何麗真放下抹布,轉過頭看他,說:「你的工地在哪。」
「你要來上學hetubook.com么。」
「等會隨你潑,我就抱一分鐘。」
何麗真一邊把雞蛋打到碗里,一邊思索著身後少年人的目光。
「你說什麼?」
何麗真說:「有食堂?」
她輕輕地對他說:
萬昆把胡蘿蔔都戳爛了,隨口說:「有什麼好吃不好吃的,填肚子。」
「萬昆……」
「萬昆。」
何麗真說:「都給什麼飯?」
沉默。
何麗真想起萬昆的父親,不知該作何感想。
「那我現在把你明天的飯菜做出來。」
「什麼都還。」萬昆說,「把錢還了,債還了,錯還了,一天不夠還一個月,一個月不夠還一年,一年不夠就還一輩子。」
何麗真覺得自己的手腕被萬昆攥著,還像擀麵皮似地來回搓了搓,她臉上像燒起來了一樣。
「看著好像受了很大委屈,其實也只是看起來而已,我說那些狠話,你只是一聽一過。」萬昆說著說著,聲音卻好像帶了些微的顫抖。
萬昆雙手插著兜,轉頭看她,「我要說冷,你帶我回家么。」
何麗真帶萬昆回到自己的家,進屋后,何麗真放下包,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。出來的時候看見萬昆還是剛剛那副樣子,站在小廳中央,一手拉著背包帶,一手插著兜,好像動都沒動過。
萬昆傻了一樣,「怎麼帶?」
「酒吧的工作……」
何麗真說:「我要真不管你了你會怎麼樣。」
何麗真看著他。
攥著手腕的大手粗糙又有力。
何麗真慢慢靜下來,說:「萬昆,說出那些話,我很抱歉。」
萬昆又沉默了一會,然後低聲說:「雞蛋餅……」
何麗真直起身,來到冰箱旁,「想吃什麼m.hetubook.com?」
萬昆拿筷子戳盤子里的一塊胡蘿蔔丁,說:「能吃飽。」
何麗真放下鍋碗,水龍頭還一滴一滴地落著水。她靜默了一會,才低聲說:「萬昆,你不欠我什麼,就算欠,那點東西也眨個眼睛就還清了。」何麗真把水龍頭又擰緊了一些,轉過頭,剛好跟萬昆的目光撞上。
萬昆說:「還你。」
何麗真點點頭,彎下腰接著掃地,掃好之後把垃圾倒在廢簍里,又把笤帚放回原處,擦洗手台。
何麗真覺得,可能是萬昆久不如此,忽然來一下,她難免會覺得緊張。
萬昆輕輕哼了一聲。
萬昆看著她的眼睛,似乎有些迷茫,他的語氣像打商量似的對何麗真說:「如果還完了,那剩下的日子,你就對我好一點,行不行。」
「你生起氣來好嚇人。」
萬昆低著頭,看著光潔的地面,說:「我還能點么。」
萬昆不理會她的玩笑,說:「我一直以為,你氣得已經不想管我了。」
「你知道么。」萬昆靠在一邊的洗手台上,看著幹活的何麗真。
何麗真說:「你快鬆手,這像什麼!」
可面對何麗真,萬昆總是忍不住,把委屈放大一萬遍,非要何麗真為他難受為他擔憂才罷休。
安靜足足五六分鐘后,何麗真背對著萬昆,整理廚台,一邊說:「要不要我給你做飯帶著。」
「……」何麗真靜靜地看著他,萬昆難得有點不好意思,頭低下,不與她對視。
「我知道你怪我。」萬昆說著,頭低下,鼻唇順著後腦的弧線,貼合得格外密切,他一張嘴,何麗真就覺得頭皮跟他接觸的地方一陣發麻,像是電磁的理療儀一樣,和_圖_書從神經中樞開始,傳導到各處。
萬昆把盤子放到一邊,靜了片刻,才低聲說:「你說呢。」
萬昆好似回過神,哦了一聲,走到沙發旁,坐下。
何麗真一邊掃地一邊說:「工地吃不飽么。」
萬昆抬起頭,「是不是大人都這樣。」
何麗真轉過身,接著剛剛沒有幹完的活,淘米做飯。
「到時天大地大,你是自由的。」
有些記憶只屬於你,有些記憶只屬於我。
做好了雞蛋餅,萬昆端著盤子狂吃。何麗真看著他狼吞虎咽的模樣,覺得這並不能說明她的廚藝水平,這隻能說明他現在的飢餓程度。
周圍似乎都染上了他的熱度,他的氣息。
何麗真關上水龍頭,問:「如果還完了呢。」
這機械化地一套動作,怎麼看都像是木頭人一樣。何麗真覺得有點奇怪,她靠在洗手台上,說:「你怎麼了?」
何麗真根本聽不懂萬昆什麼意思。
萬昆猶豫地站在當場,何麗真拿來笤帚,看他還站著,說:「坐下啊,幹嘛呢。」
所以說……
巷子里靜靜的,榕樹在夜色下罩出一個巨大的黑影,月光都投不下來。巷子口偶爾開過一兩輛車,燈光從左到右,一閃而逝。在那短暫的時間里,萬昆的身體逆著光,形成一個高大又沉默的剪影。
沒道理,沒辦法。
萬昆一邊捏一邊掂量,「你好瘦啊。」
話題有點尖銳,又有點突然,萬昆一個不注意,噎了一口,把大半嘴的東西都咳了出去。他連忙站起來,把盤子放到一邊,說:「我幫你收拾。」
何麗真說:「他同意了?」
晚上有些涼,他還穿著一身薄薄的八分袖,頭髮絲在夜風中輕輕飄動。